窃玉生香邵飞全本在线免费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37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07-25 11:34
窃玉生香邵飞全本在线免费阅读

窃玉生香邵飞全本在线免费阅读。赌石圈里有一句话叫做“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我的青春就是赌出来的!

我爸爸叫邵德中,喜欢研究赌石,不敢真赌,没钱!

但自从我和我爸爸在瑞丽,亲眼看到陈老板花二万买的石头卖出三百万之后,我爸爸就魔障了!

他不顾全家人的反对,带着抵押房子的全部家当到了瑞丽,找到陈老板的那个熟人店。在老刘的建议下,花了六十多万买了一块黑乌沙。黑乌沙赌石是缅甸翡翠矿中产量最大、赌性最强、变数最多的毛料,被称为“十赌九垮”的原石。

但是这块石头有一个“窗口”就是在石头上用切割机摩擦出一个口子,能看到里面的肉质。我爸爸看中了这个窗口,他说窗口里面的色是紫色的,极有可能是紫罗兰的种,十来公斤的料子要是满料,那得上千万了。

我爸爸当场就要了这块原石,交易结束之后,老刘说得去缅甸取料,就不能给我们切料子了。

我跟我爸爸就离开了店铺,去公行,也就是专门帮赌客切石头的地方,找了一个专门切石头师父来切这块原石。

切石头的师父看了看,说:“这块料子我不敢切,因为有鬼。”

切石头的师父见我爸爸还不死心,就给我爸爸指了个明路,他说:“如果石头是真的,那你说的当然没错,但是,这是个李鬼,仿照的紫罗兰底子做的料子,开口的料子是粘上去的。”

我爸爸听了,觉得不对,切石头的师父就生气了,把石头拿过来掰扯了几下,我跟我爸爸看着傻眼了,石头居然被分成了三个部分,这样的三层,用胶组合起来可谓完美,第一层确实是天然糯冰种翡翠,第二层假色,所以投不进去光,第三层就是开口贴染色料子的地方,真是一个完美的做假的料子。

我爸爸看着料子,当时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了,他沉默了很久,跟我说:“我研究的没错,不是我不懂,而是料子是假的。”

晚上回到宾馆,我还安慰爸爸,不怪他,以后还有机会。

但等我出去给爸爸买晚饭回来,我一开门,就看到房顶的电风扇上挂着一个人,我心一下子就绝望了。

是我爸爸,他就那么孤零零的一个人吊在上面……

赌石真的是“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陈老板一刀下去三百万,我跟我爸爸一刀下去倾家荡产,我老爸连命都没了。

我爸爸的葬礼花了好几万,全部都是借钱办的葬礼,我爸爸的死,也没得到亲人的同情,都说活该,我们也认了。

房子被收走抵债,我和妈妈被迫回姥爷家借住。但我受不了姥爷一家人异样的眼光,也受不了学校里同学们的冷眼嘲讽,发誓一定要赚钱!

我也没打算要正经的过以后的日子,在那里跌倒,就得从那里爬起来,我就要靠赌石发家致富,就算以后我会跟我爸爸一样的下场我也认了了。

我拉着脸跟班长韩凌借了一千块钱就跑到瑞丽,去了姐告赌石一条街。

姐告是瑞丽跟缅甸边境最大的一条翡翠原石集散交易地,全国一半的翡翠都是从这里批发出去的。

我没有去老刘的店,那孙子都不知道跑那去了,但是这里的店铺很多,我找了一家比较大的,害怕被坑。

吉茂赌石店算是比较大的了,门口坐着都是人,我走了进去,里面有成品区还有原石区,我没在成品区逗留,直接去原石区。

原石区附近,摩擦的声音不绝于耳,赌石的人也很多,这些石头都是没有开窗的,行话叫蒙个头子,很便宜,几百块钱就能买一块,是最低档的货,开窗的非常贵,五十块钱的石头,你开个窗,窗口有绿色,就能翻一百倍。

这些原石都是按大小来卖的,最大的有几十公斤,但是得几十万,我买不起,我摸了摸口袋里钱,只有七百,我还得给我留三百买高铁票,所以能买的起的原石,我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了,我看着眼前只有鸡蛋大小的原石,心里很不爽,最便宜的也得五百块钱,而且只有鸡蛋大小……

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釜底抽薪孤注一掷了。我看到一块黄皮壳的料子,很小,两头尖,中间圆,不到一斤,我一看就知道,典型的大马坎的小料子“一窝鸡”这种料子很好卖,我拿起来一看,皮壳很薄,我用强光灯往里面一打,非常的透,但是很难辨别里面有没有货,用一句话来说就是色串皮,雾裹色,皮肉难分。

不过我就打定主意赌这块石头了,我爸爸研究的经验说,大马坎的料子若厚皮而雾黑,便不可赌,赌来底灰水短,绿色往往偏蓝,又无反弹力,但是这块料子则是相反,所以可以赌。

我把石头拿到柜台结算,五百块钱,人家开了单子,就让我让我去排队,赌石的人很多,切石头的师父忙不过来。

我刚往那一站,突然听到有人大喊“哈哈,涨了,满色豆青种的料子,两百多斤,这个得两千多万了吧,放炮,快点放炮。”

我听着这喊声,就探着头看,地上有两块大石头,被从中间给剖开了,里面全部都是豆青色的料子,我看着眼红的很,这块料子原石至少得两百万,但是这一刀下来,是个满料,而且还是豆青种的,两千万甩大街卖,如果是我的该多好,可惜我没钱啊。

“砰砰砰……”

一阵鞭炮的声音从外面响起来,我看着有个老板在发红包,妈的红包里面都有一千多块钱,他派了十几个,所有人都围着他转,真他妈的威风。

我手里紧紧的握着这块鸡蛋大小的原石,妈的,能不能蛋生鸡鸡生蛋就看你了,老子以后也要这么风光。

生成推广文案获取推广链接设为关注章节第2章:磨皮我在店里面等了很久才轮到我切石头,前面的人几乎都没有人开出来好料子,我心里很忐忑,我把料子拿了过去,交给师父,师父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石头,好像不想切似的,问我:“怎么个切法?”

我说:“大马坎的料子皮薄料小,你给我磨皮吧。”

赌石的手段主要通过擦、切、磨三种方法来实现。

因此,怎样擦,擦多深、擦多大,甚至能不能擦都要考虑清楚。

切石也是一样,可以一刀切富,也可以一刀切穷,行话有“擦涨不算涨,切涨才算涨。”能否切,怎样切,都要凭你自己的经验和运气。

磨是为了看清楚内部的色和水,磨的好坏也是十分讲究的,如果磨出来有色的,就可以停手了,因为那就涨了,如果磨皮之后没色,那就得继续赌了。

师父有点不情愿,跟我说:“这么小一料子,一刀两半就成了,磨皮多费事啊。”

我心里很着急,我说:“师父,这料子就是因为小才不能切啊,万一切了里面不是个满肉,你是让我做挂件还是把件啊?”

切料子不是随便切的,你得看料子的形状大小,适合做什么东西,如果你贸然切了,有可能好料子都给你切坏了,所以切石头的师父至关重要,他要是不高兴你,一块好料子都能给你切废了。

“哎,小子,这料子这么小你就别墨迹了,师父给他切了,赶紧的,我这料子这么大个,好几十万呢,我要赶着上个老板的运气呢。”

我回头看着说话的人,是个肥头大耳的人,穿着西装,一脸的横肉,还带着个大金链子,典型的暴发户,我看着师父就要把料子给我切了,我急忙拦着, 我说:“师父,你别给我切,一定要给我磨,这块料子皮薄,满料的机会很大,如果你给我切了,就坏了品相了。”

师父有点不爽,嘴里念叨着“这么小的料子,能有什么品相?”

我看着他打量料子,心里就很着急,切石头的人一般都听石头主人的,人家有要求,他就得按照主人的要求去做,因为这样切坏了不找他的麻烦,所以虽然他不想磨这块料子,但是还是按照我说的去做。

“妈的,小子,你别耽误老子时间,老子一分钟都好几十万呢,你磨一块料子得多少时间?”

我回头看着那个老板,我没说话,我不想惹事,我还是跟师父说:“一定要磨。”

师父点了头,但是后面的那个老板不愿意了,说:“你小子找抽是吧?”

他抓着我的衣服,想要打我,但是这个时候过来两个保安,那个老板看了一下,就松开了,说:“小子,出去再说。”

我没理他,我不相信他还敢打我,姐告一条街的治安非常好,因为这里每时每刻都有成千上万的资金流动,所以安保特别严格。

师父拿着料子,在切割机上打了一下,冒出来一些火花,我心里很紧张,紧紧握着手,我感觉手心里面都是汗。

师父磨了几下,我的心跟着那摩擦的声音快速的跳动着,过了一会,师父磨开了一个口子,拿出来打了水,看着我说:“运气不错,有黄色,典型的大马坎黄翡的种,不过也不值钱,顶多一千块钱,打个吊坠还行。”

我听了松了口气,我说:“继续磨吧,看看能不能跳色。”

跳色就是翡翠里面的走色变了,一块翡翠原石里面有多少种颜色都是不定的,有时候黄色里面夹着绿色,这就叫做跳色,如果走绿,那石头翻倍就更多了,所以我很期待里面能跳色。

师父摇了摇头,那意思就是可能性不大,他把石头掉了个头,然后继续打磨,我心里很期待,很紧张,如果跳色了,那最起码得三千起步,而且好卖。

我很紧张,紧张的喉咙都冒火了,我不停的咽着唾沫,突然,我看到师父把料子拿起来了,磨开的皮里面还是淡黄色,我心里很失望,妈的,怎么还是黄色?怎么没有跳色呢?

这块料子如果没有跳色那就定性了,最多两千块钱,而且很难卖。

师父看了我一眼,笑了一下,说:“年轻人,经验还是不足,还要磨皮吗?万一里面没色,你这块石头可就废了,跳色跳没的料子我见的多了,这块就差不多,见好就收吧。”

生成推广文案获取推广链接设为关注章节第3章:跳色我看着料子,心急如焚,这个时候是该做决定的时候,如果收手不磨了,还能卖个一两千,但是很难卖,估计赌石店都不回收,因为低级的料子他们太多了,所以我必须得赌出一个好料子才行。

我说:“磨,继续磨,里面肯定会跳色的。”

我的话很坚定,因为我相信我爸爸的经验理论,他说过,这种料子肯定会出货。

师父听了,就一副劝不了你死活的样子,然后继续磨皮,我听着切割机摩擦的声音,身体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我非常的紧张,如果赢不了,我连回去的路费都不够,我可是借钱来赌的,我可不想走我爸爸的老路子,我必须得赢,我能不能翻身就看这块原石了,这块原石可是承载着我所有的希望。

我咽了口唾沫,嗓子干的冒烟,突然,师父大叫了一声:“哟呵,小子,你厉害啊,跳色了,中间夹着绿色呢,底子还是冰种的,典型的大马坎黄夹绿的一窝鸡小把件啊,一万起跳啊。”

师父这一声,把我的魂差点都给喊没了,我看着料子,中间透着绿,很透,底子很好,种也很好,我赌赢了,这也证明我爸爸研究的赌石经验没错,我很高兴,我拿着料子,笑呵呵的走了出去,但是没人恭喜我,也没人多看我一眼,因为这块料子也就一万块钱的料,这些钱在他们眼里,还不够一块好一点的原石呢。

但是在我这里,就是我人生起步的关键,对我很重要。

我拿着石头到了回收柜台,赌石店一般都有回收原石的柜台,这里可以寄售,老板要提成,卖出去给钱,也可以直接卖给老板,但是价格肯定会低。

“先生,你要出售料子吗?”

我看着美丽的服务员,我把料子给她,他拿着喷雾器喷了一下,把上面的渣滓去掉,说:“大马坎的料子,黄加绿,种,底子都不错,达到了冰糯种,色也有三种,但是太小了,我们只能给你一万,你考虑一下我们的报价。”

翡翠的“种”也叫“种份”,指的是结晶颗粒的粗细大小,结晶颗粒越小,种越好,结晶颗粒越大,种越差。

“水”也叫“水头”,指翡翠的透光性,也就是翡翠的透明程度,行家将水分为一到三分,由低到高透明度逐渐增加,三分水最透明,玻璃种就是三分水。

另一个常用的名词叫“底儿”,也有行家叫“底水”、“底张”,实际上都是在说翡翠的透明程度,它是由翡翠结晶颗粒的大小、翡翠毡状结构的细密程度决定的,结晶颗粒越小、毡状结构越致密,翡翠的透明度越高,种水越佳。

翡翠的种水也是有级别的,最好的就是帝王绿级别的,这得论克卖,其次就是玻璃种,也是论克卖的,极为稀少,冰种算是第三个等级吧,比较常见。

我听了有些不甘心,这块料子如果有十公斤,那么至少得上百万,但是可惜,他只有一斤都不到,我说:“行,给我开单子吧。”

她笑了一下,让我等一会,很快他给我开了单子,拿了现金,给我提了现,我手里握着一万块钱,我心里美滋滋的,赢了一次,肯定就能赢第二次,哈哈,五百赌一万,实在是赚。

老爸,你等着,我一定会赢更多的,我会证明你的研究经验是没错的。

我刚出门,突然就被几个人给围住了,我都没叫喊,就被一个人拿着刀抵着,我很害怕,以为遇到抢劫的了,但是我被拖着走到了一边,我看到了之前的那个肥头大耳的老板,他走过来,甩手给了我一巴掌,打的我耳朵嗡嗡作响,我看着他,不敢说话,他说:“小子你挺狂啊,敢他妈顶我的嘴?”

我不敢说话, 我知道多说多错,任由他发泄就完了,他看着我不说话,就笑了起来,说:“别说我欺负你,你让老子不爽,就得让老子消消火,叫声爷爷来听听。”

我看着他,心里很火,我说:“去你妈的,我是你爷爷,你今个要是有种,你就弄死我,弄不死我,我肯定让你死。”

他听了就哈哈大笑起来,很轻蔑,他说:“玩横的?瑞丽田老五不是白叫的,信不信老子把你丢到盈江里都没人知道,等你尸体飘到缅甸去,你都臭了你信不信?”

我瞪着他不说话,他拿着刀,在我脸上拍了两下,狠狠的说:“老子是混事的,知道吗?”

我很害怕,真的,但是我不想低头,我不想我爷爷我爸爸都受辱,我说:“你要不把我在这弄死,你就是龟儿子。”

他听了很恼火,四处看了一眼,咬着嘴唇,真的想扎我一刀,但是怎么都不敢下手,我看着他的表情就很松了口气,虽然他是混子,但是也不是敢随便杀人的人,就是表面狠而已。

“给我打,医药费我出,草你妈的。”

他说着就要打我,这时候我听到一个人叫了一句:“别闹事……”

这句话比圣旨还管用,这些人真的就把我松开了,我回头看了一眼,不知道那个有头有脸的人出来了。

生成推广文案获取推广链接设为关注章节第4章:挨骂

我转身看着从赌石店里走出来的人,他长的高挑,一米八多,脸很黑,寸头,头上的头发每一根都像是钉子一样,很精神,穿着西装,皮鞋很亮,看着就像是有身份的人,他手上戴着一枚戒指,是翠绿的翡翠戒指,这枚戒指怎么都得二三十万。

他走过来,那个胖子有点不高兴,说:“大哥,你管我的闲事?”

“虽然不是一个妈生的,但是你叫我一声大哥,我就得管着你,老五,别打架,这年头,赚钱要紧,姐告遍地都是黄金,人家抢好来不及,你却把功夫耽误在这个上面,不值当。”

他说完就走到我面前,把西装的扣子给扣上了,说:“小兄弟,你眼光很准嘛,那块料子虽然小,在我眼里不过是个芝麻,但是你却说他能出料,他就出料,这种自信的人很少见,除非是真正的行家,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跟你进行一次深层次的交流呢?”

他的话,让我很惊讶,我没想到在那个大环境里居然有人注意我,不过我看着那个胖子,他跟这个人应该是兄弟,所以被他注意到也不足为奇,但是他们看着就不像是好人,特别是这个跟我说话的人,他给我的感觉,比这个胖子还要阴坏,所以我就拒绝了,我说:“我还要上课,没时间。”

我说完就要走,那个胖子就说:“妈的,你小子是不是觉得自己挺有能耐的,来来来,咱们比比,到底谁横,操你妈的。”

他的话很难听,我看着几个人要围着我,但是那个穿西装的只是挥了一下手,他们就后退了,虽然心有不甘,但是都不敢在过来,这个时候那个穿西装的人从里面的口袋里拿出来一张名片,说:“我在瑞丽做夜场生意,也喜欢赌石,这是我的名片,拿着我的名片,随时都可以来找我,你这个人,脾气很对我的胃口,希望能跟你做个朋友。”

我拿着名片,他就带着人走了,我看着名片上的名字,心里吓了一跳,田光。。。

这个人在瑞丽很有名,他有五个兄弟,他的爸爸以前是派出所的所长,这个田光是老大,从小就仗着他父亲做一些黑道上的活,他的父亲很生气,还亲手抓过他,但是却无法改变他走上与之背道而驰的道路。

田光的三个弟弟都坐过牢,他也坐过牢,每个人都是混子,有的还是持枪被捕的,而这个田老五是后妈生的,也是非常的霸道,听说他们兄弟四个跟这个田老五的感情都不好。

我怎么也没想到会遇到田光,他们混事的事迹是我们上初中高中的时候经常在球场上吹牛的话题,每个人都叫田光光哥,搞的好像认识他似的,说白了,这个田光就是我们上学时候的偶像。

我真的没想到我能遇到他。

我把名片收起来了,但是我不觉得我会找他,毕竟我是个好人,我不想跟这些黑道人的有任何过节。

我在瑞丽住了一天,不想脸上的肿块被人看到,第二天我才买了高铁票回昆明,回到了学校宿舍之后,我看到我的室友都不理我,每个人都对我很冷漠,我知道他们害怕我借钱。

我也没有怪他们,毕竟欠了太久了,我把欠的钱都给还了,一共三千多,然后请他们去撸串,但是没人去,都说还要复习要考试了,我看着不停打游戏的三个人,我知道,他们都是在躲我,虽然我还了钱,但是谁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借,都在给我脸色看呢。

我懂,也没多说,就自己一个人出去了,我不能怪人家给我脸色看,借钱次数多了,总是会招人嫌的。

我有了钱,在学校附近的烧烤摊点了很多吃的,还点了三瓶啤酒,我自己一个人喝,怎么说,也得犒劳犒劳自己。

我吃着吃着,突然看到有两个人站在我面前,我抬头看了一眼,是韩凌还有一个同学叫周娜,这个周娜挺高的,一米六多吧,但是长的丑,嘴大眼小,而且在班级里属于火爆脾气的那种,没人愿意跟这样的女孩子多打交道。

就连放炮都不找这样的,难甩,我看着他瞪着我,心里就有点堵,我说:“干嘛?我记得我不欠你钱啊?”

“是啊,你不欠我钱,但是你钱韩凌钱啊,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大吃大喝,你良心被狗吃了?”

我听着周娜的话,心里就不爽,我说:“我欠韩凌的钱,她都不说话,要你管啊?”

“废话,她是我姐们,你知不知道韩凌把生活费都借给你了,她以为你是真的遇到困难了着急用钱,但是没想到你居然一个人在这里大吃大喝,你知不知道韩凌这两天自己吃的什么?馒头,都是白面馒头,你知不知道要吃多久?吃一个月馒头啊,你要不要试试吃一个月馒头什么滋味?”

我听着周娜的话,就看着韩凌,她急忙把手里馒头背到身后,低着头,不说话,但是从表情看,很伤心,我心里非常的过意不去,真的,我不知道韩凌真的把自己所有的生活费都给我了,我也有点混蛋,回来的第一时间居然不是找她还钱,而是在这里大吃大喝。

还好我赢了钱了,如果我输了,那真的是对不起韩凌了,我跟韩凌其实并没有什么交情,只能算是同学,但是她愿意拿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给我,宁愿自己吃馒头也要借给我,就这份真心,真的不比我那些宿舍的兄弟差。

我说:“一块吃吧,想吃什么我请。”

“哟,拿着韩凌的钱在这充阔呢?你要点脸行吗?早就听说你这段时间把所有的同学都借遍了,大家都躲着你呢,我看是你躲着大家呢吧?自己一个人在这享受,你把大家当提款机呢?”周娜说。

我看着她义愤填膺的脸,心里很不爽,真的,这种女人能找到男人一定是老天爷瞎了眼,但是她把我说的无话可说,我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叠钱,数了一千,我觉得过意不去,又多数了五百,我说:“一千五,那五百当利息。”

我塞到韩凌的手里,她有点惊讶,看着我,说:“别了,一千就一千,多的你拿回去吧,但是我要问你,这钱那来的,你千万不要做坏事,会毁了你一辈子的知道吗?”

我听了心里又感动又好气,怎么都觉得我会变坏呢?我说:“不偷不抢,赌石赢来的。”

韩凌更加吃惊的看着我,说:“赌石?你疯了吗?你忘记你爸爸怎么死的吗?”

我听了就很生气,我说:“韩凌,我是借了你的钱,但是别以为这样你就有资格教训我,我走的路我自己能负责,行吗?”

“狗咬吕洞宾,那天你要跳楼了,给我发一短信,我去围观。”周娜说,他说着就拉着韩凌走了,我心里特别生气,我看着韩凌还回头看我,眼神里有很多想说的话,我知道她要说什么,无非就是不要让我重蹈覆辙之类的。

我觉得我爸爸的研究经验有用,所以我也不会重蹈覆辙的,我一定能翻身的。

我也没心情吃饭了,就结账准备走,身上还有五千多块钱,等有时间再去赌一次,这次赌个大的,说不定我就能一夜暴富了。

我没准备回宿舍,免得那帮兄弟晚上睡觉还得惦记着怎么防着我借钱,我找了一旅社,三十多块钱,准备住一晚上。

昆明大学附近到处都是旅社,高档的低档的都有,我走在灯红酒绿的大街上,看着那些高档的酒店大楼,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住进去。

“哎,邵飞,真巧啊,遇到你了,你爸爸怎么没来接我啊。。。”

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回头看了一眼,我还奇怪呢,这是谁啊,我一看,居然是陈玲,她穿的可是有点性感,我从来都没见他这么穿过。

她朝着我走了过来,我都没敢认,一身粉紫色的短披肩小外套,衬托出她绝佳的身材,一双黑色的高腰丝袜,将她的美腿修剪的笔直,漆黑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弧度搭在肩上。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这一看就知道出来玩的,她说的话也有点奇怪,我爸爸死了她应该知道,不知道她什么会这么问,当我看到她身后追着三个男生的时候,我就懂了,拿我当托来了。

“邵飞,我都忘了,你爸爸去世了是吧,不好意思,刚好,你也会开车是吧,你送我吧,我喝了酒了,不能开车。”陈玲说,她说着就把车钥匙给我,我拿着手里,看了一下,玛拉莎蒂GT,这车得两百多万呢。

“哎,兄弟,你是路过的吧?要是路过,你就走吧,兄弟们还有事呢,要不然,兄弟几个可得找你弄点乐子了,谁叫你把我的乐子给带走了呢?”

我听着说话的人,就扫了他一眼,穿着一身休闲名牌装范特西款的,长的不是很好看脸上都是疙瘩,瘦高瘦高的,留着长头发,跟披头士似的,这人是学校的小霸王,谁都认识。

“王青,我是你的乐子?”陈玲不高兴的说了一句。

这人叫王青,家里有点钱,具体有多少钱我不知道,就是很有钱,所以很霸道,换女友跟翻书似的。

“陈玲,都他妈是出来玩的人,都到宾馆门口了,你要回家,逗哥们玩呢?”王青说。

“我给花花面子,她邀请我来参加你的生日宴会,没说要跟你们开房,时间也不早了,我司机来接我了,就不陪你们玩了。”

她说着就按下了我手里的钥匙,打开了车门坐了上去,我看着王青,他瞪着我,一副要是我敢走就弄死我的样子。

我心里很不爽,其实我不想帮陈玲的,但是我特别不爽王青看我的眼神,所以我还是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妈的,你有种,小司机,看老子以后怎么收拾你。”生成推广文案获取推广链接设为关注章节第5章:冲动

车子里面弥漫着优雅的法国香水与酒气的味道,这种味道很复杂,让人又爱又恨,充斥着糜烂的味道。

我看着后视镜里的陈玲,她从化妆包里面拿出来口红,补一下妆,很优雅,也很漂亮,黑色的丝袜透着油一样的光,让人忍不住顺着那优美的曲线朝着黑暗的深渊望过去。

陈玲收起来镜子,抬头看了我一眼,她打开窗户,风吹动她的头发,将她的衣领吹开,黑色蕾丝的内衣裸露在外面,她也不在意。

我专注开我的车,对于陈玲,我再也没有好感,在她的心里,我只不过是司机的儿子而已,而现在,我也沦落到成了她的司机。

同样大的年纪,同样的年华,我却要为生计奔波,到处受人脸色,而她却豪车座驾,游走于酒池肉林之中,这种落差感,让我有些颓丧,感叹命运的不公。

“王青以后要是找你麻烦,你来找我。”

陈玲跟我这么说,我点了点头,但是心里没有要找她的意思,如果王青找我麻烦,找陈玲帮忙的话,那很丢人,估计以后学校里又会说邵飞这个人不但爱借钱不还之外,还喜欢靠女人。

“今天其实是给花花面子,她说王青生日,让我给个面子来一下,我就来喝喝酒,没想到王青还想要我跟他开房,你说什么人?仗着他老子有几个臭钱,就到处玩女人,玩其他女人就算了,还想玩我?”

陈玲抱怨着,我没有搭理她,在我眼里,他跟王青是一样的人。

“邵飞,你爸爸死了,生活很困难吧,我爸爸那个人很倔,我说不动他,对不起啊。”

我看着陈玲满脸抱歉的笑容,就点了点头,我说:“没事。。。”

陈玲的虚情假意我都已经看清楚了,但是我不想撕破脸皮,没这个必要,她也不欠我什么。

“邵飞,你车开的也不错,以后给我开车吧,你爸爸拿多少钱,三千是吧,我没那么多零用钱,我给你一千五怎么样?”陈玲认真的说。

我听了之后,心里很火,但是我笑着回头看着陈玲,我说:“谢了,不过我的志向不在这,我也不会做一个司机。”

陈玲看着我,有些尴尬,问我:“那你能做什么啊?”

我说:“赌石。。。”

陈玲听到我的话,觉得很可笑,她压抑着嘲笑的声音,说:“赌石也能算是职业吗?你忘了你爸爸是怎么死的了吗?”

我突然刹车,陈玲因为惯性,一下子扑了上来,她生气的骂我:“你干什么?你疯了?”

我看着前面突然塞进来的车,心里很生气,有人故意别车,这个时候,我看着前面的车走下来几个人,手里都拿着铁棍,我知道麻烦了,把车窗锁死。

“下来,妈的,小王八羔子,你给老子下来。”

车窗被人给敲打的叮咚响,我看着外面凶神恶煞的人,是王青,他带着三个人把我们给围起来了。

陈玲看清楚了情况,有点害怕,她说:“别开门。”

我当然不会开门,我只要下去,肯定就会被打的。

陈玲对着王青喊:“你什么意思?你敢动我试试。”

王青冷笑了一下,说:“我哪敢动你啊,我他妈的要这小子好看,你有种给我下来,不然老子把车给砸了,到时候老子把你拖出来打个半死,你信不信,给我下来。”

我看着王青,他是冲着我来的,但是其实还是冲着陈玲来的,我回头看着陈玲,我说:“你说过的,王青要是找我麻烦,就找你,现在该你出面了。”

陈玲听了我的话,就看着外面的王青,她小声的对我说:“你下车,我相信他不敢打你的,我的车好几百万呢,被砸了你赔不起的。”

我回头看着陈玲,很迷,她也看着我,说:“邵飞,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他们的目标是你,你们打架斗殴,把我的车给砸了,那不得你们赔吗?我是为你好,他那么有钱,几十万不是事,你呢?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咽了口唾沫,陈玲的虚情假意让我看到了人性的更高的一层,我指着外面的王青,我说:“我要是把他们给撞死了,你是不是也要有连带责任啊?这车是你的是吧?怎么说,你也得有次要责任。”

陈玲听着我的话,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她说:“邵飞,你没喝酒吧?你说什么疯话?你给我下去。”

我没有听陈玲的话,我看着前面那辆车,根本没牌照,应该是无牌车,我把车窗锁死,猛然启动车子,打了个方向盘,一下子就把旁边的人给甩飞了,我开车后退,我看着王青他们四个站在前面,愤怒的拿着钢管指着我,我加大了油门,朝着他们开了过去。

“妈的,我就不信你敢撞老子。。。”

王青叫嚣着,我把安全带系好,把眼睛蒙上,看到我这个动作,他们四个一下子就散开了,陈玲抓着我大喊:“你疯了,放我下去。”

我没有跟陈玲废话,踩着油门就撞上去了,突然,我听到砰的一声,巨大的撞击力将前面的车子给撞飞了,我有踩刹车,我又不是不要命了,只是突然有点愤怒加上头,所以才这么做的。

我把车子后退,看着前面已经变形的车,就摇开车窗,我看着王青,他脸色有点难看,我说:“你不是说我不敢撞吗?你躲什么呀?装什么孙子?”

王青脸色铁青,指着我就要冲过来,我锁车窗倒车,然后离开现场,我从后视镜看到王青愤怒的追我,但是根本就追不到,而他的车子也报废了,被撞进了绿化带,我不怕他报警,无牌车,他不敢的。

车子开了一段时间,我打开窗户,舒了一口气,我回头看着陈玲,她紧紧的抓着安全把手,瞪着我,我笑了起来,她愤怒的吼道:“你还笑?你疯了?你知不知道我还在车里?”

我说:“咱们不是朋友吗?得共患难啊。”

陈玲气的脸色煞白,突然,她指着我,说:“我跟你不一样,你的命不值钱,我老爸好几亿的身家,都是我的,都得我来继承,我不能出事,不能死的,你知不知道。”

我停下车,我说:“终于说出来了是吗?在心里憋着是不是特难受?真对不住你,让你憋了这么多年。

陈玲看着我,愤怒的踹了两脚前面的座椅,她说:“是你逼我要把我跟你划分开的。”

我停下了车,我说:“我没逼你跟我做朋友,如果一开始,你就跟我爸爸说别公器私用,我坐公交车也能回家的,每次放学回家,好像都是你找我跟你一起坐车回去的,是吧,你自己想想。”

陈玲瞪着我,说:“这车两百万呢,你给撞了,你得赔。”

我笑了一下,把车停了,下车看了一眼,车还挺好,这么撞,只是保险杠变形了,我说:“行吧,我赔,到时候多少钱,你找我要。”

说着我就朝着公路对面走,陈玲对我喊:“你干什么?”

我说:“不送了,你自己开车回去吧。”

陈玲愤怒了,她说:“我喝酒了,不能开车。。。”

我没搭理陈玲,管我屁事,我拦了一辆出租车,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来,躺在床上,我看着天花板,手里捏着烟头,我决定了,明天就去瑞丽,这种受人蔑视的生活,我必须要改变。

必须!

昆明的阳光总是那么刺眼,这里没有冬季,一早起来就是大太阳,我得先去学校点了名,免得缺课太多,导师给我扣学分。

我到了教室,准备点名之后就溜,但是我刚到教室门口,我就看到一群人站在那,我看着是陈老板,就奇怪的走了过去。

陈老板也看到我了,他脸色难看的走了过来,他身后几个人还拉着我,我说:“陈老板你什么意思?”

“找你到谈谈话,你别叫,到时候丢人的肯定是你。”

我被陈老板的人带走了,我心里知道,肯定是陈玲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被带到了操场上僻静的小树林里,刚到,陈老板身边的人就朝着我肚子打了一拳,很疼,疼的我趴在了地上。

我抬头看着陈老板,他说:“昨晚上的事还记得吗?”

果然是为了昨天晚上的事,我说:“我跟陈玲都是成年人了,我们之间的事,不用你这个长辈来掺和了吧?”

“你他妈的贱命一条,老子当然不会管你,但是我女儿不一样,她比你高贵一百倍,你昨天晚上把她丢在马路上多危险,我今天来找你,是告诉你,以后离我女儿远一点,别以为你天天坐你爸爸的车跟我女儿一起回家,你们就是朋友了,你爸爸的车是我的,你知道吗?你爸爸只是个司机,你就是个司机的儿子,其他的你什么都不是,我女儿找你帮忙,那是看的起你,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排着队巴结我女儿呢,你他妈还跟那拽来拽去的。”

我看着陈老板,我点了点头,我说:“知道了陈老板,对不住你了,让你女儿受委屈了。”

陈老板瞪着我,伸手在我脸上拍了两下,说:“我知道你不服气,但是你能把我怎么样啊?相反的,我能把你弄死,下次见到我女儿,你得低着头,乖一点,懂了吗?”

他说完就站起来了,然后看了看才离开,我看着他的背影,吐了口唾沫,我心里告诉我自己,陈玲,总有一天,你得抬头看着我。

小说名字:窃玉生香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