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婚入骨:娇妻萌宝怀里来苏黎昕全本在线免费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39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07-25 12:06
宠婚入骨:娇妻萌宝怀里来苏黎昕全本在线免费阅读

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她深陷出轨门,渣男假闺蜜双双联手,她痛失母亲遗物与父亲公司,更在雨夜被丢出家门。 五年后,她牵着萌物正太霸气回归,从南家大小姐摇身一变成为亚洲首席执行官,更有萌宝出动,碰瓷总裁拐来撑场面。

吵!
耳旁的人声人语,吵得脑仁发疼!
大床边,南珺琦全身隐疼,宛如刚被丢入搅拌器里糟踏千百次,两腿间撕破犹如热辣……
总算顶开这条眼缝,全球光怪陆离。
忽而只听‘滴答’两声,堵在大门口的人蜂拥而入,长枪短炮搭起,广角镜头指向了心绪飘忽不定的南珺琦。
“南小妹,昨日尚先生让你举行的结婚纪念宴会,为何独独你沒有出現?”
“南小妹,我想问一下尚先生警报后的这20个钟头里,发生什么事?”
警报?宴会?结婚纪念?
南珺琦头疼欲裂,新闻记者的一串提出问题的重中之重与记忆力重合,昨天晚上……
她错过了细想,视野慢慢清楚,当扫过围在床前的陌生人脸庞,落定在尚安和温文尔雅的脸部,她心魄一缩,忘记了吸气。
昨天晚上是她们完婚一周年纪念日……
南珺琦挣脱着坐起來,褥子下降,那嫩白的皮肤上,一条条红蓝紫色印痕好像薄纸上的浓墨重彩,突显着欢爱后的气场……
眼下的新闻记者一整片唏嘘声,南珺琦垂下眼,碰触颗颗蓝莓印痕,倒吸了口凉气。
她忙不迭拽住了尚安和的手腕子,“并不是那样的!”
“可以了!”尚安和冷声喝道,眉心蹙紧,视网膜心态繁杂。哄闹声埋下伏笔,他二步往前,将运动外套气势汹汹丢在南珺琦脸部,“回家了!”
风波停止,可是南氏集团公司的儿媳妇被变绿的事一时之间满城风雨。
南珺琦卷缩在布艺沙发上,心神不安,诺大的家,空空荡荡的,如同她颗心,好像被刀割剜了个洞。
“咔哒”两声,房间门开过。
她机械设备般仰头望着西装笔挺走入的男生,眼泪湿润了眼圈,风通常跑去扯住了他袖子,“安和,你信我多次怎么样?我……我仅仅想给我一个大意外惊喜,确实……”
昨日,苏黎昕给她献计献策,说给她高僧安和定了个屋子,她不疑有他,在屋子里喝下杯水,以后的记忆力干干净净。
尚安和鄙夷看见她,眸底深似汪洋,“就是我蠢!头顶一整片草原都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多少人段子,呵——”
他招手图示身旁的男生回来,不抗回身,宛然不肯再与南郡琦多做死缠。
南珺琦看见眼前一席西装不苟言笑,夹着皮包的男生,内心有一种不太好的察觉到躁动不安。
“南小妹,我是王祁,它是拟好的离婚协议。”
见南珺琦没接,王祁将文档放到了茶桌壹角,冷淡填补道:“南氏集团公司前老总弥留之际立过遗书,若您夫妇两人在其中另一方外遇叛变,企业20%的股权将迁移碰伤另一方,离婚协议里早已确立标明。”
一边的尚安和神情更为冷厉,“南珺琦,事到如今你要死缠烂打有什么用?签过字人们互相相欠!”
霎时间,南珺琦只觉得挺括立在自身眼前的男生极其陌生人,她轻瞥了眼离婚协议书上,他早已下属姓名,只等你一刀两断!
南珺琦痛心到室息,“安和!我就是被诬陷的,南氏集团公司是我爸爸交给我的产业链,我不想让你的!我本质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事,我能警报,让警察调研!”
尚安和的眼中有暗流涌动,继而他’噗嗤’笑出了声,“南珺琦,你居然有脸说让警察调研,你要嫌不足丢脸吗?识趣得话,签订合同书,不然……”
他顿了顿,内眼角一缕狠戾,紧接着从容不迫,取出1个木匣子,匣子耳光尺寸而偏平。
他渐渐地开启,低头将小木匣放置土里,得逞的目光逐渐明确,“并不是说这就是你母亲交给你的的遗物吗?”
他依然是在笑,伸出脚,还要落下去。
“不!不必!!”南珺琦疯掉一样狂叫,瞳孔陡然变大,担心到完美。
王刑事辩护律师立即拦下了失灵的南珺琦,而尚安和的脚早已踩在了匣子上,要是稍稍用劲,那一颗古色古香的玉镯子,絕對会土崩瓦解,“真心实意签名,你看着办!”
“我……我同意你,全都同意你……”她忙不迭答复,背脊骨冒虚汗淋沥,宛如奈何桥已过一遭。
事到如今,她只感觉自身好像进了1个陷阱,彻底变成猎物。
但是,别无选择。
握着笔的手在哆嗦,他在页角签订的姓名那麼整齐精益求精,乃至能想像到那时候泰然自若的情绪。
眼泪湿润了字迹,她发麻的写出姓名,每几笔每个画,歪歪斜斜……
尚安和一刹那不瞬的盯住,神情逐渐趋向狂喜,又快速按捺住,在她下笔的产,猛然将离婚协议书吸走。
“立刻整理物品滚蛋!”紧接着将小木匣一脚踢飞,按捺不住迈向大门口,从袋子里取出手机上,隐隐约约能听到他通电话时轻声溫柔的声线:“都解决好啦,我立刻去约你。”
无心是什么体谅别的,南珺琦赶忙爬以往将小木匣拾起,玉镯子早已土崩瓦解,她颓然坐着土里,耳旁恬静无音,恐怖的清静,静到能听见心血管大片大片破裂的响声。
不久尚安和接听电话时的溫柔神情,也许等这天等好长时间了吧。
南郡琦看见木匣里粉碎的玉镯子自我调侃一颦一笑,旧事模糊不清,我不知道蹲坐了多长时间,她踉踉跄跄到了楼,小书房旁是酒藏,爸爸健在时个人收藏了许多珍贵的白兰地和威士忌。
泪水更加不止,酒类满上,掂着水杯送至嘴上。
苦味的酒类入喉,她眉梢都未曾皱一下下,饮酒如注水,喝一杯然后喝一杯……
究竟喝过是多少?
南珺琦我不知道,醒来时的那时候爬在木地板上,伸展手臂碰倒了土里的空酒瓶。
夜幕四沉,屋子里被黑喑密不可分笼罩着,她站起来,晃晃荡荡的来到窗前,打开窗帘布壹角,渗入潋滟的渔火。

小说名字:宠婚入骨:娇妻萌宝怀里来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