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世豪婿叶凡章节目录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39 views 20 评论 发布时间: 2019-11-04 15:54

小说一世豪婿叶凡章节目录,家族无情,生母受辱。他蛰伏十年,今王者归来。 “我不懂何为年少轻狂,我只知这世间,胜者为王!”

小说一世豪婿叶凡章节目录
小说一世豪婿叶凡章节目录

“小凡少爷,十年了。再深的怨恨,也该淡了。”

“回家吧。”

“你父亲,你爷爷,你的宗族兄弟们,都在等你。”

“至于你的婚事,事关家族荣辱、子孙后人,待你返回家族,家族自会为你为你挑选这世上最漂亮最优秀的女人,做你的妻子,做楚家的儿媳。”

“秋家的那个秋沐橙,配不上你,更配不楚家。”

云州市,护城河旁,一位唐装老者,老眸通红,却是苦口婆心的劝着。叶凡站在他们面前,跟他们相比,叶凡的衣着是那般普通,甚至可以说有些寒酸。

“是啊,十年了。就是一条狗,也变老了。可是你口中那所谓的家族,还真是一点没变。”叶凡笑着,满脸自嘲,眉眼有些微红。

“十年前,我父母跪在楚家门楣之前。当时的家族,也是这般对我父亲说,说我母亲一介平民,卑微鄙贱,配不上楚家,不配为楚家儿媳。而我,则是家族口中的“贱民”所生的贱种。我与母亲,就这般无情的被那所谓的家族扫地出门,流落街头。直到后来,我入赘秋家,受尽屈辱。”

“十年了,你们何曾管过我跟母亲死活。如今,就几句话,就让我忘记仇恨,忘记当年我母亲所受的屈辱,随你们返回家族,延续楚家香火,你们觉得,可能吗?”

“回去告诉家族,我叶凡姓叶,不姓楚。”

“还有,告诉我那废物老爹。配不上我母亲是他,他更不配当我父亲!”

叶凡恨,恨家族冷血无情。

叶凡更恨,父亲懦弱无能!

当年,但凡父亲有一点骨气,他跟母亲,也不会遭受那么多的屈辱。

无数次,叶凡渴望自己父亲能保护自己,保护母亲的时候,可是他的父亲,都退缩了。对家族之命,言听计从。

哪怕楚家将叶凡母女扫地出门,他的父亲也只是惶恐看着,在家族面前,他害怕的根本不敢说一句话,更不敢反抗半点,眼睁睁的看着妻儿,遭受羞辱。

他打心眼里瞧不起他。

“小凡少爷,你要想清楚了啊。”

“你要知道你今日拒绝的是什么,那可是富可敌国的财富,是位极天下的权势。”

“只要你回家族,不出十年,整个楚家,都是你的。”老者还在劝着。

可是叶凡已经转过身子,低笑一声:“那又如何?”

“就算你们给我整个天下,在我叶凡眼中,也不及她眉间,一点朱砂!”

话语坚定,有如金石落地,铿锵作响。

叶凡已然离去,此处,只剩下一片无声的讶异!

良久之后,一道叹息声,却是从湖边传出。

一中年男子,远远的看着叶凡远去的背影,内心之中,却是无尽的亏欠与懊悔。

“小凡,你比爸爸,有出息!”男人,含泪笑着。

云州的街道上,叶凡大步走着,双眼通红。

这么多年,受尽屈辱,叶凡觉得自己应该早已宠辱不惊。然而,楚家人的出现,终究还是让这个不过二十出头的男人,心中难以平静。

不过,生活还要继续。叶凡整点心情,随即快速赶到秋家。

秋家,在云州市这个三线城市也算小有名气。不过,最让秋家为众人所知的,还是三年前秋家最漂亮的女人秋沐橙,竟然突然嫁给了一个当时落魄如狗的废物,还收其为上门女婿。这件事,在当时可谓轰动全城,自此秋家几乎沦为笑柄。

直到入赘半年之后,叶凡才终于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当时秋沐橙一家犯了弥天大祸,给整个秋家都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失。当时秋家的老爷子大怒之下,随即对秋沐橙一家人进行惩罚,强行让秋沐橙嫁了一个废物,以示惩戒,同时警示其他家族成员。

而作为其中主角之一的叶凡,也是完全成了男人口中的耻辱,女人口中的废物,彻底的成为人们茶前饭后的笑料。

这时候,手机响了,是秋沐橙打来了,也就是叶凡名义上的妻子。

“你在哪,立刻赶回来,我们没时间等你。”冰冷威严的语气,仿若命令。

三年了,叶凡也习惯了。但挂掉电话之后,叶凡还是加快脚步朝秋家赶了。

今天是秋家老四的闺女订婚的日子。

秋家老爷子有五儿一女,秋沐橙的父亲家里排行老三。如今,老四家女儿订婚,秋沐橙一家,自然也当出席。

“沐橙,抱歉,我有点事儿,来晚了。”叶凡紧赶慢赶,总算及时赶到。

此时,秋家门前,热闹非凡,宾客众多。但是秋沐橙的容颜依旧出众,曼妙的身躯也是极为显眼,叶凡第一眼便看到了她。

“有事儿?你一个废物能有什么事?”

“整天磨磨蹭蹭拖拖拉拉的,我家沐橙就是被你这个窝囊废给拖累的。”见到叶凡,一个妇人顿时难掩心中厌恶,指着叶凡鼻子随即骂着。

随后,又看到叶凡的穿着,顿时更怒了:“你是蠢货吗?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还穿这一身破烂衣服,你想把我家沐橙的脸都给丢尽吗?”

妇人脸都气青了,恨不得一脚踹叶凡身上似得。她旁边,一中年男子也是很不悦的瞪了叶凡一眼,那抹嫌弃与厌恶也是分外鲜明。

“好了妈,别说了。”秋沐橙却是心情平静,淡淡说道。

似乎,她因为叶凡丢人也已经丢习惯了。

“为什么不说,沐橙,这废物就是故意的,故意穿成这样让我们丢人的,他就是上天派来来折磨我们一家的。”韩丽愤怒吼着,老眼气得通红,这些年因为叶凡,她心里也不知道憋了多少委屈。

“够了!”秋沐橙突然一吼,“妈,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在家你骂他也就骂了,外面你还骂,你知道你这是打的你女儿的脸吗?还有,你又不是不知道,叶凡到我们家之后我们给他买过一件衣服吗,你让他穿好衣服,他有吗?”

秋沐橙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但叶凡看到,她的眼睛也红了。

这三年,没有人知道,他们这一家子,遭受了怎样的屈辱与委屈。

被女儿一吼,韩丽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擦了擦眼睛,随后便扭头朝房间走去了。

叶凡也没有说话,跟秋沐橙他们一起也进去了。

秋家之中,一片喜庆的气愤。

此时,老四一家正站在门口,热情的招待着来往的宾客。

“哈哈~”

“他二嫂,越来越漂亮了啊?”

“你能来我们就很高兴了,不用随礼。”

“哎,您太客气了。”

“这么多钱?不行不行,太贵重了。”

“好吧,那我们就收下了。下次您儿子结婚记得通知哈。”

“快,盈盈,还不快谢谢你二嫂二伯。”

老四家媳妇王巧玉一脸的热情,收下客人随得礼后,又让自己女儿秋沐盈赶紧叫声二嫂,嘴甜的很,随后更是周到的将客人带到厅堂中入座。

“巧玉,恭喜啊。我们没来晚吧?”

这个时候,秋沐橙一家也到了。秋沐橙的母亲韩丽笑着上前贺喜,秋沐橙跟叶凡两人也是亲切了喊了一声四婶。

“哦,晚了也没事。反正你们来了也没啥用。”见到这一家人,王巧玉刚才一脸笑意随即散去,板着一张脸冷冷说道。对于秋沐橙与叶凡的亲切称呼,她更是连理都没理。

“谁让你们来的。”

“还带着这个废物,不嫌丢人吗?”

王巧玉虽然态度不好,但至少也没撕破脸。但秋沐盈年轻气盛,显然没那么多顾忌,见到叶凡之后便一阵厌恶,也不顾周围都是客人,直接便气愤骂道。连伯父伯母都没叫,更别说秋沐橙这个堂姐了。

在秋家,叶凡无疑就是个耻辱。女婿没出息,秋沐橙一家子自然也不受待见。

“盈盈,小点声,注意点影响。”王巧玉拉了自己女儿一下,随后便态度冷淡的接过秋沐橙一家随得份子钱,然后便让他们进去了,让他们自己去找座。

“看好那个废物,被让他丢我家盈盈的人。”最后,王巧玉还不忘讽刺叶凡一句。

“这家人,一家四口,这么多人,就随这么点钱,分明就是来蹭吃蹭喝的,真是不要脸。”身后,传来堂妹秋沐盈不加掩饰的厌恶声音,秋沐橙的脸色白了白,韩丽也是心里堵得慌,但他们一家都假装没听到,没说什么。

毕竟,秋家老爷子五个儿子,就他们一家混的最差,女婿也是最没出息。没钱没权,自然也没底气。

这时候,门外突然一阵喧哗。

紧接着,一辆奔驰车驶来。只见一个年轻女子一席长裙,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走了进来。

见到来人,刚才因为叶凡一家的到来满脸厌恶的王巧玉与秋沐盈母女两人,顿时一喜,脸上像抹了蜜一般,笑得极为灿烂,人家还没到门口,这母女两人便赶紧到门口迎接了。

“沐红妹妹,五妹夫,你们总算到了。四姐都等你半天了。”秋沐盈满脸谄媚。

“快,里面请。”

“怎么买这么多东西啊,太客气了。”

“快,来人给侄女婿提一下。”王巧玉也是各种逢迎巴结,热情之至。

同样的亲戚关系,看着这截然不同宛然冰火两重天的待遇,秋沐橙一家,心里却是有如刀绞。

秋沐红,是老五家的女儿。因为找了个好女婿,整个秋家几乎都对老五一家极为巴结。

“小寒少爷,十年了,再深的怨恨也该淡了,回家吧。”

“你父亲,你爷爷,你的宗族兄弟们,都在等你。”

“至于你的婚事,事关家族荣辱、子孙后人,待你返回家族,家族自会为你为你挑选最漂亮最优秀的姑娘做你的妻子,做陆家的儿媳妇。”

“秋家的那个秋沐橙,配不上你,更配不陆家。”

云州市,护城河旁,一位唐装老者,老眸通红,苦口婆心的劝着。

萧寒站在他们面前,跟他们相比,他的衣着是那般普通,甚至可以说有些寒酸。

“是啊,十年了。就是一条狗,也变老了。可是你口中那所谓的家族,还真是一点没变。”

萧寒笑着,满脸自嘲,眉眼有些微红。

“十年前,我父母跪在陆家门楣之前。当时的家族,也是这般对我父亲说,说我母亲一介平民,卑微鄙贱,配不上陆家,不配为陆家儿媳。”

“而我,则是家族口中的“贱民”所生的贱种。我与母亲,就这般无情的被那所谓的家族扫地出门,流落街头。直到后来,我入赘秋家,受尽屈辱。”

“十年了,你们何曾管过我跟母亲死活。如今,就几句话,就让我忘记仇恨,忘记当年我母亲所受的屈辱,随你们返回家族,延续陆家香火,你们觉得,可能吗?”

“回去告诉家族,我萧寒姓叶,不姓陆。”

“还有,告诉我那废物老爹。配不上我母亲是他,他更不配当我父亲!”

萧寒恨,恨家族冷血无情。

萧寒更恨,恨父亲懦弱无能!

当年,但凡父亲有一点骨气,他跟母亲,也不会遭受那么多的屈辱。

无数次,萧寒渴望自己父亲能保护自己,保护母亲的时候,可是他的父亲,都退缩了。对家族之命,言听计从。

哪怕陆家将萧寒母女扫地出门,他的父亲也只是惶恐看着,在家族面前,他害怕的根本不敢说一句话,更不敢反抗半点,眼睁睁的看着妻儿,遭受羞辱。

他打心眼里瞧不起他。

“小寒少爷,你要想清楚了啊。”

“你要知道你今日拒绝的是什么,那可是富可敌国的财富,是位极天下的权势。”

“只要你回家族,不出十年,整个陆家,都是你的。”老者还在劝着。

可是萧寒已经转过身子,低笑一声:“那又如何?”

“就算你们给我整个天下,在我萧寒眼中,也不及她眉间,一点朱砂!”

话语坚定,有如金石落地,铿锵作响。

萧寒已然离去,此处,只剩下一片无声的讶异!

良久之后,一道叹息声,却是从湖边传出。

一中年男子,远远的看着萧寒远去的背影,内心之中,却是无尽的亏欠与懊悔。

“小寒,你比爸爸,有出息!”男人,含泪笑着。

云州的街道上,萧寒大步走着,双眼通红。

这么多年,受尽屈辱,萧寒觉得自己应该早已宠辱不惊。

然而,陆家人的出现,终究还是让这个不过二十出头的男人,心中难以平静。

不过,生活还要继续。萧寒整点心情,随即快速赶到秋家。

秋家,在云州市这个三线城市也算小有名气。

不过,最让秋家为众人所知的,还是三年前秋家最漂亮的女人秋沐橙,竟然突然嫁给了一个当时落魄如狗的废物,还收其为上门女婿。

这件事,在当时可谓轰动全城,自此秋家几乎沦为笑柄。直到入赘半年之后,萧寒才终于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当时秋沐橙一家犯了弥天大祸,给整个秋家都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失。

当时秋家的老爷子大怒之下,随即对秋沐橙一家人进行惩罚,强行让秋沐橙嫁了一个废物,以示惩戒,同时警示其他家族成员。

而作为其中主角之一的萧寒,也是完全成了男人口中的耻辱,女人口中的废物,彻底的成为人们茶前饭后的笑料。

这时候,手机响了,是秋沐橙打来了,也就是萧寒名义上的妻子。

“你在哪,立刻赶回来,我们没时间等你。”

冷漠的语气,没有任何感情蕴含,仿若命令。

但三年了,萧寒也习惯了。在挂掉电话之后,萧寒还是加快脚步朝秋家赶去。

今天是秋家老四的闺女订婚的日子。

秋家老爷子有五儿一女,秋沐橙的父亲家里排行老三。如今,老四家女儿订婚,秋沐橙一家,自然也当出席。

“沐橙,抱歉,我有点事儿,来晚了。”

萧寒紧赶慢赶,总算及时赶到。

此时,秋家门前,热闹非凡,宾客众多。

但是秋沐橙的容颜依旧出众,曼妙的身躯也是极为显眼,萧寒第一眼便看到了她。

“有事儿?你一个废物能有什么事?”

“整天磨磨蹭蹭拖拖拉拉的,我家沐橙就是被你这个窝囊废给拖累的。”

见到萧寒,一个妇人顿时难掩心中厌恶,指着萧寒鼻子随即骂着。

随后,又看到萧寒的穿着,顿时更怒了:“你是蠢货吗?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还穿这一身破烂衣服,你想把我家沐橙的脸都给丢尽吗?”

妇人脸都气青了,恨不得一脚踹萧寒身上似得。她旁边,一中年男子也是很不悦的瞪了萧寒一眼,那抹嫌弃与厌恶也是分外鲜明。

“好了妈,别说了。”

秋沐橙却是心情平静,淡淡说道。

似乎,她因为萧寒丢人也已经丢习惯了。

“为什么不说,沐橙,这废物就是故意的,故意穿成这样让我们丢人的,他就是上天派来来折磨我们一家的。”

韩丽愤怒吼着,老眼气得通红,这些年因为萧寒,她心里也不知道憋了多少委屈。

“够了!”秋沐橙突然一吼,“妈,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在家你骂他也就骂了,外面你还骂,你知道你这是打的你女儿的脸吗?还有,你又不是不知道,萧寒到我们家之后我们给他买过一件衣服吗,你让他穿好衣服,他有吗?”

秋沐橙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但萧寒看到,她的眼睛也红了。

这三年,没有人知道,他们这一家子,遭受了怎样的屈辱与委屈。

被女儿一吼,韩丽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擦了擦眼睛,随后便扭头朝房间走去了。

萧寒也没有说话,跟秋沐橙他们一起也进去了。

秋家之中,一片喜庆的气愤。

此时,老四一家正站在门口,热情的招待着来往的宾客。

“哈哈~”

“他二嫂,越来越漂亮了啊?”

“你能来我们就很高兴了,不用随礼。”

……

“哎,您太客气了。”

“这么多钱?不行不行,太贵重了。”

“好吧,那我们就收下了。下次您儿子结婚记得通知哈。”

“快,盈盈,还不快谢谢你二嫂二伯。”

…….  

老四家媳妇王巧玉一脸的热情,收下客人随得礼后,又让自己女儿秋沐盈赶紧叫声二嫂,嘴甜的很,随后更是周到的将客人带到厅堂中入座。

“巧玉,恭喜啊。我们没来晚吧?”

这个时候,秋沐橙一家四口也到了,笑容满面的对着老四家贺喜道,秋沐橙更是亲切的喊了声四婶。

“哦,晚了也没事。反正你们来了也没啥用。”

见到这一家人,王巧玉刚才一脸笑意随即散去,板着一张脸冷冷说道。

对于秋沐橙与萧寒的亲切称呼,她更是连理都没理。

“谁让你们来的?”

“还带着这个废物,不嫌丢人吗?”

王巧玉虽然态度不好,但至少也没撕破脸。

但秋沐盈年轻气盛,显然没那么多顾忌,见到萧寒之后便一阵厌恶,也不顾周围都是客人,直接便气愤骂道。

连伯父伯母都没叫,更别说秋沐橙这个堂姐了。

在秋家,萧寒无疑就是个耻辱。女婿没出息,秋沐橙一家子自然也不受待见。

“盈盈,小点声,注意点影响。”

王巧玉拉了自己女儿一下,随后便态度冷淡的接过秋沐橙一家随得份子钱,然后便让他们进去了,让他们自己去找座。

“看好那个废物,别让他丢我家盈盈的人。”最后,王巧玉还不忘讽刺萧寒一句。

“一家四口,这么多人,就随这么点钱,分明就是来蹭吃蹭喝的,真是不要脸。”

身后,传来堂妹秋沐盈不加掩饰的厌恶声音,秋沐橙的脸色白了白,韩丽也是心里堵得慌,但他们一家都假装没听到,没说什么。

毕竟,秋家老爷子五个儿子,就他们一家混的最差,女婿也是最没出息。没钱没权,自然也没底气。

这时候,门外突然一阵喧哗。

紧接着,一辆奔驰车驶来。只见一个年轻女子一席长裙,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走了进来。

见到来人,刚才因为萧寒一家的到来满脸厌恶的王巧玉与秋沐盈母女两人,顿时一喜,脸上像抹了蜜一般,笑得极为灿烂,人家还没到门口,这母女两人便赶紧到门口迎接了。

“沐红妹妹,五妹夫,你们总算到了。四姐都等你半天了。”秋沐盈满脸谄媚。

“快,里面请。”

“怎么买这么多东西啊,太客气了。”

“快,来人给侄女婿提一下。”

王巧玉也是各种逢迎巴结,热情之至。

同样的亲戚关系,看着这截然不同宛然冰火两重天的待遇,秋沐橙一家,心里却是有如刀绞。

秋沐红,是老五家的女儿。因为找了个好女婿,整个秋家几乎都对老五一家极为巴结。

小说名字:一世豪婿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20条评论
  • 萧寒

    2019年11月4日 下午4:32

    @秋沐橙 老婆我其实是富二代啊,真的呢,你不相信是吧,那我先给你弄点豪车,来送给你把

    1. 秋沐橙

      2019年11月5日 下午12:21

      @叶凡 你是富二代,我看你是网络小说看多了吧,这种狗血剧情也想得出来

      1. 叶凡

        2019年11月5日 下午12:26

        @秋沐橙 你放心吧,我会证明给你看的,从此我不会让你在受委屈了

        1. 一世豪婿

          2019年11月5日 下午12:36

          @叶凡 快醒醒啊,太阳都 晒屁股了,还做梦呢

  • 叶凡

    2019年11月5日 下午12:30

    @李老二,你只知道我是身份,但是你可知道这些年你能混得真好,要不是我在背后帮你的话,你能这么顺利吗

    1. 一世豪婿

      2019年11月5日 下午1:07

      一世豪婿这本小说好看不呀,一共多少章,叶凡推倒秋沐橙是在哪一章呢

  • 沈少爷

    2019年11月5日 下午12:34

    @叶凡 你小子胆子不小啊,居然敢打我,我调戏你老婆怎么了,能被本少看中那是你的福气,看我怎么收拾你

  • 秋沐盈

    2019年11月5日 下午12:35

    @叶凡 叶凡你个废物,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沈少跪下道歉? 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净给我们秋家惹事。

  • 秋老爷子

    2019年11月5日 下午12:42

    @叶凡 我说你一个废物完全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一天惹祸倒是很厉害,现在给沈少爷给打了,说吧,你想怎么解决,是我来处理呢,还是等沈少爷找上门来?

    1. 秋沐盈

      2019年11月5日 下午12:43

      @秋沐盈 你混淆是非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刚才沈少明明只是跟三姐开玩笑而已,三姐心胸狭窄故作清高,一点玩笑就开不起了,如今更是诬赖沈少爷调戏轻薄于她,最后还联合你那废物老公把沈少爷打了。

    2. 叶凡

      2019年11月5日 下午12:52

      @秋老爷子 那沈家纨绔有辱沐橙在先,我们正当防卫,何错之有?反倒是你们,不辨是非,不分青红皂白,只听那秋沐盈一面之词,就对沐橙口诛笔伐。

      1. 秋家老爷子

        2019年11月5日 下午12:54

        @叶凡 放肆!你一废物赘婿,怎敢目无尊长,我们即便有错,也不是你能指责。还不跪下?否则,滚出秋家。

  • 王巧玉

    2019年11月5日 下午12:45

    @秋沐橙 简直就是红颜祸水

  • 秋磊

    2019年11月5日 下午12:47

    @秋沐橙 沐橙,快跪啊,你还愣着干什么?你难道真想害我们老两口也被逐出秋家饿死街头不成?

    1. 叶凡

      2019年11月5日 下午12:49

      @秋沐橙 他们这些人根本就不配,为什么要跪,放心吧,我说过从此不会让你受委屈,我说话算话,他们在我眼中就连蝼蚁都算不上

      1. 秋落

        2019年11月5日 下午12:50

        @叶凡 你个混账东西,竟敢对我们如此不敬,你眼中,可还有我等叔伯长辈?

  • 叶凡

    2019年11月5日 下午1:01

    @楚文飞 哈哈,你这丢人可丢大了啊,居然给秋老爷子送了那么大一个棺材,哈哈,我可真想看看当时的情景 啊

    1. 楚文飞

      2019年11月5日 下午1:09

      @叶凡 说,是不是你小子搞的鬼,秋家一夜之间被封,老爷子也 进了医院,这一切都是你惹的祸

  • 叶凡

    2019年11月5日 下午1:19

    @沈飞 在我眼中,秋家算什么,沈家又算什么,就算是云州的李老二,也不过我楚天凡的手下的一个家奴!

  • 楚文飞

    2019年11月5日 下午1:43

    @叶凡 麻蛋的,现在所有人都以为是我救了秋家,你倒是出来说句话啊,这搞的我下不来台啊,到时候见了沈先生我这不是要穿帮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