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愿为你流尽眼泪长欢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33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11-25 16:04

小说愿为你流尽眼泪长欢这本小说是中长篇虐恋文 , 曾经,蓉城最有钱有势有地位的那个男人站在她面前:“来,打动我,从今以后在蓉城你就是呼风唤雨那一个!” 然而,一夜之间,她却从人人艳羡的江太太,沦为了整个蓉城最大的笑话……

小说愿为你流尽眼泪长欢
小说愿为你流尽眼泪长欢

女孩儿娇软的声音传出来,接着却是陆向远凉薄的声音:“怎么,你还有精力心疼别人呢……看来是昨晚没把你榨干……”

长欢再听不下去,那些污秽的话语不停在她耳边回荡,她那薄弱的幸福就这样被生硬无情的直接打碎,她哭不出来,眼眶里胀痛无比,可那眼泪却是怎样都掉不下来。

长欢跌跌撞撞的向外走,太阳穴那里撕裂着疼,像是被极长的钉子钉进去,翻搅着她的脑浆,让她痛不欲生。

越来越少的联络,同一个屋檐下却甚少发生的亲密接触,年轻气盛的年纪,他却不肯要她……

她一直都在骗自己,一直一直都在骗自己,是他们太忙了,太忙了,所以才会感情进入了这样温吞吞的过渡期,等到稳定下来,等他们结婚了,有了孩子,一切就好了……

可长欢怎么也想不到,陆向远今日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事来。

他说的话,像是锋利的刀子,把她的一颗心切割的鲜血淋漓。

长欢只觉得头痛欲裂,那一夜的片段好像又在眼前闪现,那个男人冷漠深邃的眼瞳,毫无怜惜的撞击……

长欢不由自主的抬手捂住眼睛。

她一直都有这个心结,她想要告诉陆向远那一年发生的一切,可她却又不知如何开口,他待她好的时候,她不敢说,他如今待她冷淡了,她更不知如何说。

长欢跌跌撞撞的向前走,双腿软的几乎撑不住身子,脚下华贵柔软的长绒地毯,忽然绊住了她的脚,长欢控制不住身形,整个人直直的就向前扑去……

她下意识的想要抓住什么东西让自己不至于跌倒,可双手徒劳的只抓住了一团空气。

她以为自己要摔的很狼狈,却没料到一绊之下,双腿跪在了地毯上,而她自己,却直接一头扎在了一个男人硬梆梆的身体上。

男人腰间的皮带扣磕住了她的额头,而长欢的嘴唇,就隔着男人西裤的贴住了那本钱雄厚的一团。

长欢整个人都懵了,傻傻的维持着这个姿势动都动不了。

空气仿似凝滞了,江少勋深深蹙着眉,低头看着那个冒失扑过来的女孩儿,身侧的助手宋恒反应极快的伸手就要将长欢拉开,江少勋却抬手制止了他。

有似曾相识的冷香袭来,丝丝缕缕的涌入鼻端,他总觉得这香气仿佛在哪里闻过,可却又怎么都回忆不起来。

视线里只有女孩儿乌黑柔软的头发和后颈那一片雪白的肌肤,长欢这样跪着,细腰仿佛只有一握,江少勋目光移过去,看身段倒是个尤.物,只不知道这张脸,生的如何。

宫泽和秦晋扬在最初惊的大眼瞪小眼之后,再忍不住的一起爆笑出声。

“四哥,还是您老人家魅力非凡啊,这刚回国第一日就有姑娘投怀送抱……”

“去去去,什么投怀送抱啊,这都投到裤裆里去了!”

秦晋扬笑的前仰后合,聒噪的鸭子一样,江少勋双手抄兜,抬起眼帘淡淡看了他一眼,秦晋扬乐不可支,却到底还是收敛了一点。

长欢在宫泽几人笑出声来时整个人才彻底的回过神来,她慌的就要起身,可鞋尖却偏生被地毯的长绒勾着,整个人还没直起身子,就又向地上扑了过去……

人在危险时的本能反应就是会不管不顾的抓住身边任何一个人或者任何一样东西,所以,长欢在又要跌倒的时候,就‘下意识’的抓住了江少勋的裤腰……

“噗……”

宫泽直接笑的要晕过去了,就连一向持重的傅子遇也忍不住失笑出声。

长欢窘的几乎都要哭出来了,慌乱的松开江少勋的皮带,头也不敢抬的连声道歉,可声音却抖着,显然已经带了哭腔。

江少勋看她细长白嫩 的手指和地毯的长绒纠缠个不停,好半天才把自己的双脚救出来,他的唇角不由得有了浅浅上扬的细微弧度。

这女孩儿看着倒是真的挺纯,只是,这么多年了,看起来清纯如水,实则一肚子心眼的女孩儿,他又不是没有见过。

江少勋就沉默着点了一支烟,等着她接下来的动作。

可长欢站起身来,却是低着头连抬头看他一眼都不曾,她像是小学生一样对他鞠了个躬:“先生,真的很抱歉,刚才我是不小心绊着了才会跌倒,不是有意撞到您的……”

“嗯。”

江少勋淡淡应了一声,将夹在指间的烟送到嘴边深吸了一口。

长欢不喜欢男人抽烟,忍不住就微微蹙了眉,可她尽力保持着礼貌,这细小的动作也不过只有一瞬。

“如果您没事儿的话,我就先走……”

“哟,这可是男人最宝贝的东西,姑娘怎么知道刚才你撞那一下没事儿?”

“是啊,这玩意儿不试试谁也不知道是不是要遗留后遗症呢……”

宫泽阴阳怪气的开口,长欢忍不住的抬头看向宫泽。

莹莹双眸,仿佛天然就含着情意,宫泽不由得怔了怔,脸上夸张的表情也滑稽的定住了。

这姑娘生的还真是够漂亮,用他的火眼金睛几乎可以一秒断定,她没有整过容,甚至针都没打过,她此刻也没有化妆,可那皮肤却比化了妆的女孩还要好还要通透。

特别这双眼,就算娱乐圈最红的那个小花旦,一双眼睛就够她叱咤娱乐圈的那一位,和这姑娘比起来,也要自愧不如了。

长欢只看了一眼穿的像只花孔雀似的宫泽,就移开了眼睛,把视线落在了江少勋的脸上,她眸子沉静,面上也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只是温声道:“先生,如果您有什么担忧的话,我可以陪您去医院检查。”

江少勋听得她这样说,不由得就笑了一笑。

他笑起来的时候,桃花眼波光粼粼的好看,含在薄薄唇间的烟雾轻轻吐出来,长欢就觉得他那张脸看起来有些模糊了。

江少勋觉得有些意兴阑珊,果然这些女人都是这样的套路,还真是没意思。

不过,她这张脸,生的还真是没让人失望。

他对长欢摆摆手:“不用了,你走吧。”

长欢怔了一下,却是立时道谢,竟真的直接走了。

他对长欢摆摆手:“不用了,你走吧。”

长欢怔了一下,却是立时道谢,竟真的直接走了。

宫泽靠在墙上,吊儿郎当的默数,最多不用数到十,这姑娘定然会回头,就算不想办法要个联系方式,大约也要脉脉含情的看四哥一眼。

可长欢却一直没回头,一直走到走廊尽头,进了电梯,她的目光都没有再投过来一次。

傅子遇和秦晋扬都扬了扬眉,好笑的看着宫泽:“小六,难得啊,这次你输了……”

宫泽也有些愕然:“我艹,这世上真有女人不对我四哥动心?”

“行了,走吧。”

江少勋看了宫泽一眼:“你若是把这些心思放在公司,你也早就独当一面了。”

宫泽却还盯着紧闭的电梯门,直到那电梯下到了一层,他才彻底死心,嘴里却不肯认输:“这姑娘看着倒是清纯,城府倒挺深,这是在放长线钓大鱼呢……”

秦晋扬就调侃了一句:“阿泽,你这是在女人身上吃过多少亏啊,经验这样丰富!”

一句话,宫泽的脸色却微微的变了变,只是不过一瞬,他薄唇微扬,笑的放浪又不羁:“对啊,我这栽过跟头了以后肯定不会吃亏了,你可要小心点,别被女人给骗的内裤都赔光了!”

二人打打闹闹跟着江少勋进了房间,几个人就嚷着打牌,江少勋没兴趣,点了支烟走到了露台上。

青白的烟雾在他的面前升腾浮沉,他却似又嗅到了方才那若隐若现的冷香。

江少勋微微蹙了眉,转而却又哂然一笑,那模模糊糊的一夜,久远的像是虚幻的梦境,好端端的,他怎么会想起那个连样貌和名字都已经记不清的女人呢。

长欢回了她和陆向远的公寓,她坐在公寓的沙发上,就那样泥雕木偶一样呆呆坐着,一直坐到了天色漆黑,而门外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

长欢站起身,一日不吃不喝,要她有些撑不住的晃了晃,门已经被人从外面打开了,而接着,长欢却看到了扶着酒醉的陆向远进来的那个女孩儿。

“长晴……”

长欢怔住了,她甚至还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只有月光的房子里,长晴和陆向远的脸容都是模糊的,长欢多希望,是她看错了。

可聂长晴直接开了灯,刺眼的灯光把房子照亮,长欢看清楚了,再也骗不了自己。

聂长晴穿了一条小黑裙,尖头细跟的高跟鞋,妆容精致,长发如海藻一样烫卷蜿蜒在胸口,陆向远整个人几乎都靠在她怀里,他似是醉的厉害,半边脸就压在聂长晴柔软的胸口。

“向远哥哥喝醉了……”聂长晴对长欢挑衅一笑,她的下颌微微抬了抬,而那细长柔软的手,却轻轻在陆向远的脸上抚了抚,嘴里娇嗔道:“非要让人家送他回家,我怎么拗得过他嘛……没想到姐姐今天也回来了……哎呀,姐姐你可不要误会我和向远哥呀……”

聂长晴说着,那一双青涩却妩媚的眼瞳里,故意做出天真无辜的模样来望着长欢。

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总是这样,她比长欢小了五岁,跟着生母嫁给了长欢的父亲聂询,小三上位,却得宠无比,非但把长欢的母亲斗败了,这么多年的枕边风吹下来,聂询连长欢这个亲生女儿都不待见起来。

更何况后来她妈还给聂询生了个儿子,而聂询的生意也越做越好了,她们母女自然更受宠。

她和母亲要为了生计奔波,而聂长晴这个和聂询没有血缘关系的继女,却十四岁就背上了爱马仕。

按理说,聂长晴没道理和她这个落魄的姐姐攀比,可聂长晴就是处处都要踩她一头。

长欢比她大了五岁,念了最好的B影,聂长晴就卯这劲儿 也非要考到B影来,长欢接了什么戏,聂长晴也闹着聂询去赞助那部戏,拿到比聂长欢更好的角色。

这么多年,长欢实则是累了,也习惯了。

“姐姐,你可不要乱想呀……我和向远哥清清白白的呢,就是他有时候会带我出去吃吃饭,吃饭嘛不免要喝点酒,有时候向远哥喝多了,我就得送向远哥回来呀……”

长晴一边说着,一边却是低头目光缱绻的望着陆向远,嘴角笑意甜甜:“向远哥夫那么疼我,肯定不放心我晚上一个人回家去,就会让我留宿一夜……”

长晴看着长欢的脸越来越白,不由得捂住嘴 张大眼睛,故作讶异说道:“哎呀,姐,你可不要乱想,向远哥喝醉了,他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大概,大概是把我当成姐姐了……”

“你可千万别生向远哥的气啊……”

聂长晴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真是好不可怜。

“晴儿怎么要哭了……”

醉醺醺的陆向远摸了摸聂长晴的脸,顺势就把她压在了门背上:“我亲一亲,晴儿可别哭了……”

“向远哥哥……向远哥哥不行……姐姐还在呢……”

聂长晴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左右闪躲着,陆向远却讥诮一笑,攥了她的手腕摁在墙上,结的身子就压了下去,“理她做什么……”

长欢眼睁睁的看着陆向远的手从聂长晴的裙摆下直接探了进去,聂长晴低低叫了一声,就被陆向远直接堵住了嘴。

男女缠绵亲吻到水声啧啧,聂长晴娇媚的低吟着,渐渐身子软成了水,陆向远酒劲儿上涌,不耐烦去拉拉链,竟是直接把聂长晴的裙子撕开摁在了门背上……

长欢一直都没有说话,一直就那样站着默默看着。

和陆向远订婚两年,他从没有这样碰过她,确切的说,他甚至亲都没有这样亲过她。

可今日,她真是开了眼界。

先是酒店里那个妖媚的女人,接着又是她的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

可她又有什么资格指责他?

她自己不是也不干净了?

哪怕她是为了他,可说到底,她还是‘脏’了。

聂长晴压抑不住的叫声终是平息了下来,她娇羞的伏在陆向远怀中,眼底泪光点点:“向远哥……都怪你,姐姐一定会生我的气的……”

小说名字:愿为你流尽眼泪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