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狂龙在都小说陆枫在线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24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11-26 12:13

小说(狂龙在都)里面陆枫原本是名门的大少爷,哪成想小时候他们害怕我抢了人家的位置费尽心思的把我赶出家门,现在家门五人来继承了又求着我回去, “呵呵,当我陆枫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丧家之犬么?”

目录狂龙在都小说陆枫在线阅读
目录狂龙在都小说陆枫在线阅读

一时之间,包括纪家人在内的所有人,都是有些哑然。

而陆枫眼中同样有些惊讶,这有点不对劲,这东西并不是他选的那个。

他确实是选了个貔貅,貔貅作为古代瑞兽,能辟邪镇宅,能带来好运,生意人供奉这个也是寓意深远。

但陆枫又很明白,他要的绝对不是这尊,莫不是那店老板拿错了?

“陆枫,你究竟是何居心?竟然送个貔貅凶兽过来?”正在这时,一直沉默的纪鸿宇,忽然大喝一声,语气显得很是愤怒。

众人皆是愣住,原本是想着陆枫拿出廉价东西,大家都能嘲笑一番。

但现在一看,这貔貅一看就不是凡品,不说价值连城那也是价值不菲,纪鸿宇还能挑出什么毛病来?

“貔貅乃是凶兽之兆,你送这个莫不是在诅咒纪家要有血光之灾?”

“你身为废物上门女婿,吃穿用度全仰仗纪家施舍,如今竟然如此狠毒,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

纪鸿宇面带愤怒,仿佛要将陆枫整个人生吞活剥了一般。

在他心中,只要自己想,随时都能将陆枫踩在脚下,但今天竟然出乎了他的意料,所以他更是极为愤怒。

他愤怒的不是陆枫送了什么,而是这么一个废物竟然拿出了如此不凡之物,这让他觉得大失颜面。

陆枫微微皱眉,这纪鸿宇为了打压他,还真是不择手段啊!

不过来的时候纪雪雨说了,即使受到羞辱也要忍下,所以陆枫也不会跟他计较。

并且,就算陆枫解释了,那也是苍白的,所有人都会站在纪鸿宇那边的。

“爸!陆枫这个废物,竟然在这种日子,送来一个凶兽玉雕,你管不管?”纪鸿宇继而转头看向纪乐山。

江南市其他势力代表,此时则是一言不发,毕竟这可是纪家的家事。

纪乐山眉头微微皱起,看向了陆枫,眼神闪过一丝不耐。

“貔貅这种凶兽,象征只进不出吞噬一切,你送这东西,莫不是想吞并我纪家产业,将纪家收到囊中?”

“陆枫,你野心不小。”

即便纪乐山是气度不凡的集团董事长,但他对陆枫依然不能大度对待,不过是一个仰仗纪家生存的废物罢了。

之前纪鸿宇说陆枫的时候,众人还没什么太大感觉。

但如今纪乐山都亲自开口了,那所有人立马站在了纪乐山那边。

很多人都是幸灾乐祸,原本陆枫拿出这么一尊貔貅,众人着实被惊艳了一把!

现在倒好,陆枫弄巧成拙,反而惹得纪乐山不悦,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纪雪雨更是心中无比屈辱,陆枫啊陆枫,你送什么不好,非要送这么一尊貔貅凶兽?

你哪怕是送一件价值十几块钱的东西,也就受到一番羞辱罢了,这些事情对于你来说不就是家常便饭么?

可你偏偏要哗众取宠,自以为是的送上一尊凶兽玉雕,让人以为你对纪家产业有野心?

你这是将我们这一系,要往死里作啊!!

场中气氛变得很是诡异,纪家众人均是幸灾乐祸的看着纪雪雨二人,一脸的嘲讽。

“陆家贺礼到!”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中气十足的喝声。

陆家?众人皆是一愣。

在场这么多人,只有陆枫一人姓陆,但众人根本没有将陆枫这个陆,跟陆家这个陆往一起去想。

“陆家?江南市有个陆家?”纪乐山也有些意外,但也没多说什么。

别人这么大张旗鼓的送贺礼过来,自己肯定是要前往迎接的。

下一秒,一众黑衣人鱼贯而入走进大厅,看起来气势十足。

“敢问阁下是?”纪乐山小跑上前,对着为首一名中年问道。

“纪家公司庆典,我们陆家自然是要送来贺礼!另外,替我们小少爷还债。”中年男人淡淡说着,随后直接命人打开身边的箱子。

“小少爷?还,还债?”纪乐山懵了。

而令他更懵的,还在后面。

随着几个大箱子被打开,里面的东西也展现在了众人眼前。

除去一些名贵字画,一尊通体白色的貔貅玉雕,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那貔貅雕刻的栩栩如生,看起来犹如活了一般,一看便是价值连城。

不过,在场有明眼人,一眼就看了出来,这尊貔貅玉雕,跟陆枫送来的那一尊,有点相似啊……

不仅是相似,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啊!

无论大小还是造型,甚至连那汉白玉的色泽,怎么看都怎么像是一对。

“这是纪家企业五周年庆典贺礼,纪董笑纳。”

中年说着,又指向了另外几个箱子:“这些,是替小少爷还的债。”

“这是什么?”纪乐山懵了。

“唰!”箱子打开,入目一片红色,全都是红色现钞!

“现金彩礼,九百九十九万!”

“彩,彩礼……”纪乐山目光呆滞,九百九十九万的现钞,还是彩礼?

“没错,我陆家小少爷跟纪家千金喜结良缘,岂能少了彩礼呢。”中年笑道,随后直接命人将现钞摆放到了桌子上面。

九百九十九万的红色现钞,一捆一万,整整九百多捆,整整齐齐的码放在了大厅桌子上面。

整个大厅中,不管是纪家众人还是前来祝贺的江南富豪,均是胸膛一阵剧烈起伏,全场鸦雀无声。

抛开那玉雕不谈,单说这九百九十九万的天价现金彩礼,都足以惊骇所有人的眼球。

江南毕竟只是一座小城,千万富翁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存在。

而现在这个什么陆家,挥手就下了千万聘礼,这是什么样的手笔?

千万聘礼啊!

纪乐山也算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但此时也是一脸错愕。

哪怕有些不明白这中年人的话语,可他也能听出一二,这是他们陆家的小少爷,看上了纪家的哪位姑娘?

面对如此大手笔的聘礼,纪乐山实在是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啊!

他甚至都不用问纪家那些千金们的意见,因为他知道,没有任何人会拒绝。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纪家那些跟纪雪雨年龄相仿的女子,均是一阵激动。

哪怕不知道这个陆家究竟是何方神圣,但能拿出这么多聘礼的,岂能是一般家族,必然是超级豪门啊!

嫁入豪门,做尊贵的少奶奶,是每个女孩子的梦想。

不过纪雪雨却是自嘲一笑,她的身份已经是已婚女子,所以这些东西,定然跟她没有半点关系。

“汉白玉貔貅玉雕是庆典贺礼!九百九十九万现金彩礼才是给小少爷还债,多的我就不说了,我只负责将东西送到。”

“后面的事情,小少爷会跟你们谈的。”

中年淡淡丢下一句,随后就带人离开,毫不拖泥带水。

纪乐山想追出门去相送,但那些人很快就不见了踪迹。

他心中是无比疑惑,此人究竟是什么意思,陆家为什么要给纪家还债?

彩礼就是彩礼,可还债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陆家还欠了纪家彩礼?

纪乐山很清楚,纪家绝对不曾结识陆家这么一个大人物,那自己如何明白?

自己甚至连姓陆的人都不认识,也不对,纪雪雨的夫婿陆枫倒是姓陆。

不过,陆枫那个废物会跟如此豪门有关系?说出去怕是天大的笑话。

所有人都看着大厅内九百九十九万现金钞票,呼吸均是一阵急促。

那些江南富豪们,则是一阵艳羡的看着纪乐山,纪乐山竟然认识如此豪门?

随便一个女子被这豪门看上,那都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事啊!

不说眼前这大手笔聘礼,单说能拿出这聘礼的家族,岂能是什么一般家族?

虽说江南市没有陆家这号存在,但谁都知道,这陆家肯定在别的地方,是呼风唤雨的势力。

听闻魔都倒是有个只手遮天的陆家,就是不知道这个陆家,跟魔都那个陆家,有无什么关联呢?

看来,以后得跟纪家好好打打关系了,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恭喜纪总啊,这真的是,可喜可贺!”一众江南富豪均是前来拱手祝贺。

哪怕是心中羡慕嫉妒无比,但脸上也不会表现出来半点妒忌。

纪乐山心中也是有些懵的,只能强笑着回复众人。

“就是不知道纪家哪位千金被陆家给看上了呢?”有好事者酸溜溜的问道。

“这还用说么,肯定是我。”一名身材火爆长相娇媚的纪家女孩子挺了挺胸口道。

“明明是我好吧!我前几天认识一个出手阔绰的少爷,我们相谈甚欢,说不定他就是陆家神秘的少爷呢。”

纪家几个女孩子当仁不让,碰见这种事情哪里还顾得上矜持?

纪雪雨自然是越听越难受,但也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参与她们的话题,毕竟自己已经是有夫之妇。

虽然无夫妻之实,但终究有着夫妻之名。

陆家那位贵少,哪会看得上她这个人妇?

陆枫低着头一言不发,他的表情带着一股冷峻。

前所未有的冷峻,甚至带上了一股冰冷。

他们不知道陆家是何方神圣,但陆枫怎能不知道?

想用这种方式补偿自己,让自己回心转意回归陆家么?

但,你们以为这些东西,就能让我陆枫回头么?你们错了。

并且,陆枫已经想到了,为什么自己选中的貔貅被调换了,这也一定是陆家的手段吧?

“别说了。”纪乐山呵斥众人,毕竟此时很多外人都在场呢,多少还是要注意一些。

“各位先在这里稍作休息,我要将眼前的事情处理一下。”

随后,纪乐山又对这些江南富豪拱手招呼,重新将纪家众人召集到了房间中。

众人来到房间中,说话更是毫不遮掩,期间还夹杂着对纪雪雨和陆枫的嘲讽。

“哎呀爸,你看这汉白玉貔貅,它能赈灾辟邪,安风水促姻缘,实在是极品中的极品啊!”纪鸿宇手掌摸着汉白玉貔貅,忍不住一阵夸赞。

看他现在的样子,俨然是已经忘了,之前说陆枫那貔貅是凶兽的时候了。

“是啊。”纪乐山也是一阵开怀,但随后,众人就发现了一件尴尬的事情。

因为这汉白玉貔貅,竟然跟陆枫送来的那只貔貅,一模一样!

无论是造型还是材质,还是那种温凉的触感,都是分毫不差!

怎么看,都怎么像是一对。

东西都是一样的,但就是因为来自不同人之手,那价值也是不一样的。

“这貔貅跟陆枫的那件……”纪雪雨欲言又止。

“跟陆枫有什么关系?你莫不是以为,陆枫送来的垃圾,也能跟这汉白玉貔貅相比吧?”

“陆枫那件不知道哪里买来的地摊货呢。”纪鸿宇直接将纪雪雨的话语打断。

“是啊,我在地摊买来的。”陆枫懒得解释。

“都不用说了,陆家既然送来了彩礼,就肯定还有下文。”

“那人不是说了吗,陆家小少爷到时候会亲自过来,这件事暂时不谈。”纪乐山位高权重一锤定音,众人自无不可。

随后,纪雪雨一家连饭都没吃,就在众人的嘲讽目光中狼狈离开。

纪雪雨本想带着陆枫一起离开,但她妈妈汤秋云硬是将她拉走了,根本没有等陆枫的意思。

这件事情,着实让她们这一家丢尽了脸面,成为所有人嘲笑的对象。

当年陆枫入赘纪家,作为一个赘婿上门,说白了就是倒插门,哪会有什么聘礼?

那时陆枫落魄如狗,连一毛钱彩礼都拿不出,更遑论今天这陆家如此巨大的手笔了。

汤秋云是越想越难受,越想越嫉妒,越想越觉得陆枫简直就是废物中的废物。

纪雪雨哪怕是嫁给一个平民,人家也能拿出来几万彩礼吧?可陆枫呢?

三年来除了混吃等死还能干什么?同样都是姓陆,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