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代狂龙宋齐在线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22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11-27 11:13

小说(一代狂龙)宋齐在线阅读,他为了父亲三十万的救命钱而替小舅子顶包三年坐牢,出狱之后却发现美丽又冷艳的老婆竟然…… 这是一个上门女婿的崛起之途!

小说一代狂龙宋齐在线阅读
小说一代狂龙宋齐在线阅读

宋齐嘴角有一丝嘲讽,这家人可真是有意思啊。

三年前,程雪患了重病,而且还是传染病,怎么都治不好。程磊夫妻都是信那些神神道道的东西,到最后实在没办法了,于是便请了一个大师来看,大师说要程雪这是走了霉运了,需要找个人跟程雪成亲,这样一来,就会把霉运转到他老公的身上去。

因此,程磊立刻招婿,而且是入赘为婿,还得照顾程雪。

程雪很漂亮,有很多仰慕者,但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大家都不愿意。

这是传染病啊,会被传染的,会出人命的。

只有宋齐愿意,因为他父亲得了重病,需要三十万医药费。

他没有选择,于是就提出了这么一个条件。

程磊答应了,于是他成了程家的赘婿。

只是他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刚刚进户,程雪的病竟然奇迹地好了。

可是另外一桩事情却不大妙,程前因为一些小事跟人斗殴,把人捅伤了。

程磊夫妻商量之后,立刻便让宋齐顶包,因为当时他也在场。

宋齐当然不愿意,便拒绝了,可是程磊说如果他不顶包,那么三十万就不给,没有办法,宋齐只好替程前顶包了。

三年前,他们对自己的态度便不怎么样,我替你程前替了三年包,没想到回来竟然还是这么一个样子。

但是你们不知道,我已经不是三年前的宋齐了啊!

如果刚才朱雪梅的手敢推到自己身上来,宋齐绝对会让她好看的。

不过既然程雪已经同意了,朱雪梅也没有办法,只是很不甘心地瞪了宋齐一眼说,“宋齐,赶紧上去把衣服给换了,给我洗干净下来,要不然我可就不让你上桌吃饭了。”

势利的女人!

宋齐摇了摇头,甚至都没有理她一句,然后就上楼了。

楼上的房间他很清楚,因为他在这里睡了好几个晚上,只不过都是睡地上。

没办法,上门为婿,还能怎么办?

里面很香,闻着有一股特别的味道,宋齐知道,那是程雪身上的味道。

不过在这个时候,他的脑海里却没有半点绮念,而是打开浴室的门,开始洗澡。

同时,下面的人说话他竟然能清楚地听到。

“小雪啊,我不管其他的啊,但是现在宋齐这个小瘪三出来了,你们马上离婚!”朱雪梅的声音非常大,好像就想要宋齐听到似的。

“就是啊!”程磊也开口了,“我们已经给钱了,我们跟他们家两清了,不欠他们的了!而且你的病也已经好了,这还不够吗?离了,像这种人,完全就是一个废物,根本就配不上你!”

“就是!”程前满不在乎地说,“姐啊,要我说啊,这个家伙就是个白痴,留着也没用的。”

“行了!”程雪缓缓地开口说,“这是我的事情,你们不用管。”

“你这人怎么就不听话呢!”朱雪梅有些生气了,“你条件这么好,我们清河这么多年轻俊彦,随便你挑,难道你还非得跟他在一起?要是挑个好的,我们程家就能更上一层楼啊!”

“我跟谁在一起,不关你们的事情!”程雪看着他们说,“好了,吃饭。”

“你!”朱雪梅气得不行,但是也知道女儿的脾气,自己还真奈何不了她。

没多久,宋齐就已经洗漱好出来了。

不得不说,宋齐其实人长得不错,这么随便一打扮,竟然还有些帅气。

这三年来,宋齐在里面锻炼,学东西,整个人都已经很不一样了,特别是跟三年前的畏缩相比,现在的宋齐沉稳了许多,更不可能像之前那样看着他们都有些紧张。

有了这份自信,整个人看上去都已经精神饱满了许多。

他来到了桌子前,坐了下来。

气氛在这个时候沉了下来。

“坐哪呢?”朱雪梅现在是越看宋齐越不顺眼,这个家伙家里穷得要死,根本就不配做自己的女婿,“你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啊,那里是你能坐的吗?坐到外面去!”

外面,其实就是在桌子的两米处有一张椅子,看着很突兀地放在那里。

那里是给宋齐坐的地方。

三年前,他在程家短短的几天,都是那样过来的。

虽然很羞辱,但是他没有办法。

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他不想坐那张椅子。

于是他缓缓开口了,“你要是自己对那张椅子有着特殊的爱好,你可以坐过去,我没有意见。”

这句话一出来,程家所有人都已经惊呆了。

反了反了,他宋齐真是反了,竟然敢跟自己这么说,真是找死啊!

“宋齐,三年不见,你还真是牛逼了啊!”朱雪梅立刻就好像是母老虎一样跳了起来,“我告诉你,这里是我们程家,我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你就是一个倒插门的女婿!”

“妈!”程雪马上便出声了,“你坐下来,这都是什么年代了,哪有不准人上桌的道理!”

虽然程雪是他们的女儿,但其实现在程雪却掌管着他们程家的生意。

没办法,她能力高。

朱雪梅这才瞪了宋齐一眼,坐了下来。

宋齐就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坐在那里吃着饭。

程前眼睛里闪现了一丝狠意。

这个家伙竟然敢对我妈这么说话,我看你是不知死活吧。

虽然三年前宋齐替他顶了包,但是程前可没有什么感恩之心啊,他认为都是应该的,再说了,我不是给钱了吗?我还觉得钱给多了呢!

因为程雪出言,所以这顿饭就这么吃完了。

宋齐吃饭的速度还是挺快的,没有办法,这都是在牢里练出来的,而且他吃的非常干净,一粒米都没有剩下,最后,他将碗放到了桌子上,然后就走开了。

“哎,你干什么啊!”程雪的姐姐程杏不干了,“吃了就想走啊?把碗洗了!”

宋齐扭头看了一眼她,平静地说:“你自己洗。”

程杏立刻便要跳起来了,这个家伙真是胆子大了啊,竟然都敢跟自己这么说话了。

“你洗吧!”程雪再次开口把这件事情给浇灭了,“他刚刚出来,让他休息一下。”

程杏怒声说:“你这么护着他干什么?你不会真以为他救过你的命吧,我告诉你,当时他过来的时候,你都已经快好了!”

程雪认真地说:“我知道,但是……他是我老公对吧,你们这么跟我老公说话,一点都不尊重他,也不尊重我啊。”

程杏立刻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可是宋齐也不感动,因为太简单了,程雪做这些并不是对自己好,而是她在维护自己的面子。

正如她所说的那样,自己好歹算是她名义上的老公吧,要是他们这么对自己,她脸上也挂不住啊。

于是,宋齐潇洒地便出去了。

出到了外面,他松了一口气。

可以说,进了监狱再出来,感觉就是两世为人了。

在监狱里面,除了学到了不少东西,他也认识到了不少人的。

原本他的打算是很简单的,出狱之后就跟宋齐离婚,然后再想着发展自己的事业,有了那三年的经验,他对于多事情都已经能看得通透了,胆子也变大了,做起事情来也绝对可以事半功倍。

当然了,他已经三年都没有好好看看清河了,还得先了解一下大概才行,看看情况如何,然后再做决定。

带着这种想法,他很快就已经离开了程家,向着街上而去。

程前一直都在后面看着,直到他离开了程家,然后就拿出了电话,“喂,刚子,给我叫上几个人,宋齐那小崽子出来了,而且还挺嚣张的,对,给我找几个手黑的,把他好好教训一顿,要不然,这小舅子我就白当!”

那边听到后很快就笑了起来,“前哥放心吧,我保证找几个手最黑的,把这个家伙的屎都打出来!”

变化确实是大,当宋齐看着前面林立的高楼大厦,忍不住就叹了口气,自己这三年到底是错过了什么啊!

他摇了摇头,同时充满着信心。

入狱三年,可能自己错过了很多,但是也得到了很多。

当然了,哪怕是这么想,可是心里还是会有一丝遗憾的,毕竟这可是青春年华啊,这是任何都比不了的。

三年前,他二十二岁,现在已经是二十五岁的人了!

看了看,然后他就要离开这里了。

“宋……宋哥?”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宋齐抬头一看,也是一愣,然后就笑着打了一个招呼,“老张啊,你在这里?”

“哎哟,真是宋哥啊,我说你出来怎么不跟兄弟我说一声呢!”老张看着四十多岁,有些胖,个子也高,看着很魁梧雄壮,再加上早就已经秃顶的脑袋,看起来还真有一股逼人的压迫感呢。

他很热情地上前,一把就将宋齐抱住,“宋哥,我比你提前半年多出来,这半年多没见,可想死我了。走,我请你吃饭去!”

“刚刚吃完呢。”宋齐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说,“下次吧。”

“那哪能呢!”老张哪里肯,“要不是您,我进去的时候就被人给打死了。当初那么多人,就您一个人敢站出来保护我,我老张这辈子都忘不了。吃过饭了,那咱们喝茶。”

老张这么热情,搞得宋齐拒绝也不是,于是便点头说,“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去喝茶。”

茶馆在附近不远的地方,最起码看着是挺高档的。

老张上前熟络地在泡着茶,边泡边说,“宋哥,您出来了,准备干些什么没有?”

宋齐摇了摇头说,“暂时还没有这种想法,我倒是想做什么,可是没有头绪。”

“也是!”老张点点头说,“我之前出来的时候也是一头雾水。不过呢,我运气比较好,让我碰到了一位贵人,所以现在过得还不错。对了,要不然我让他帮您找个事吧?”

宋齐本来想拒绝的,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老张比自己先出来,对于很多事情比自己了解,不介意让他介绍一下,看看情况。

要是不符合,自己大不了不干了就是了。

“那我给五爷打个电话,让他过来!”老张一听甚是高兴,他确实是想报答一下宋齐,当时他被那班狱友狂打,要不是宋齐出手,自己可能早就已经死了。

没多久,老张便已经重新进来了,一脸高兴地说,“五爷说马上过来,让我们先等等。”

宋齐点了点头。

没多久,就看到三个人从外面走了过来,老张看到之后,马上一溜烟小跑了过去,同时也把身体给躬成了虾米一样,“五爷,在这里……真是多谢五爷肯我这个面啊!”

五爷看着也就是五十左右,秃顶,大肚子,脸上油很多,一看就是吃得比较好的那种人。

至于身边那两个大汉,身高足有一米八,非常魁梧,应该是他的马仔。

“五爷,这位就是我的朋友宋齐,之前在蹲班房的时候认识的,要不是我这位兄弟,可能我都得死在里面。”老张介绍说。

五爷只是斜看了宋齐一眼,然后就大剌剌地坐了下来,也没有对老张的那番话有什么反应,只是呵呵一笑说,“狱友啊,看样子也就是犯过事的人了。很好,我就喜欢这样的人。我问问你,胆子大吗?”

宋齐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还论胆子的啊!

“还行!”于是他这么回答说。

“还行?”五爷眯起了眼睛,似乎不大满意他的回答。

“五爷,这位兄弟在狱里帮我挡过拳头,那时候人多啊,那么多人都没怂过,确实是胆子大。”老张赶紧解释说。

“行啊,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啊。”五爷这才满不在乎地说,“蹲过班房的人嘛,出来都不好好找工作。这样吧,城西那里有一个叫友丽制衣厂的小厂子,人不多,也就是七八十个人,我可以安排你进去,对了,你懂制衣吗?”

“懂!”老张又接过话去,“以前我们在班房的时候还是要做事的,很多时候就是车衣服,我这兄弟手脚好得很呢,没问题的。”

“老张,你话接的挺快啊!”五爷扭头看了他一眼,带着一股寒意问。

老张吓得脸色都白了,赶紧就说,“五爷,是我的错,我错了……”

“懂!”宋齐皱起了眉头,回答说。

“很好!”五爷这才满意地点头,“给你五万,去厂里直接找他们的经理李意萱,听说他们现在正在招人,而且还是招保安,我看你还是挺合适的。”

五万!

宋齐的心就是一颤,他可从来都没有接触过这么多的钱。

上一次听到这么大数额的钱,还是从程雪嘴里。

其实宋齐不大喜欢五爷,因为宋齐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但是这五万却是一个巨大的好处,他现在还只是一个上门女婿,而且还被他们看不起。

最重要的是,父亲的病还没好,还得静养。

他虽然有心思要闯一番,但是哪有那么容易能闯出来啊,还是得一个过程的,之前回到家里看着情况便知道不大好,要是自己有了这五万,可能接下来父亲要的静养自己就可以有钱处理了。

当然了,他也知道这五万绝对不好拿。

“五爷,进了他们厂子就有五万,我想这钱不是那么好拿吧。”沉吟了一下,宋齐问。

五爷呵呵一笑,眼睛中带着一丝冷意,“小伙子,该你做的事情不用多问,你只管做就是了。至于别的事情,给我闭嘴。人啊,最重要的就是不要知道那么多。”

宋齐蹙了蹙眉头,有些不大喜欢。

“给你一天的时间想清楚,要是可以,让老张给我打电话,要是不行……”五爷说到这里冷笑了一声,“那么就算了,今天我们说的话,就当是没有听到。”

说完五爷压根就没有多说什么,很快便已经走了。

老张一脸微笑地将五爷送了出去,之后才回到了宋齐的面前,一脸激动地说,“你看看,我就说五爷不会亏待人的吧,进去就有五万啊。”

宋齐看了一眼老张,只见这家伙身上还戴着大金链子,“这都是你跟着他赚的?”

“我这就一条是真的!”宋齐一沉下脸来,老张就有些害怕,赶紧解释说,“其他的都是假的,戴在身上看着气派而已。”

“离他远点!”宋齐想了想,站起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不想再进去,给我离他远一点。”

说完宋齐就已经走了。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