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来爱情遥不可及陆淮左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87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11-27 15:31

小说原来爱情遥不可及陆淮左, 陆淮左 的小时候大师对他批注,命中缺糖。他不屑嗤笑,糖,谁稀罕呢!直到那日,小雨霏霏,他捧回她的骨灰,他才明白,他命中缺的是她…… 直到她被陆淮左亲手送进监狱,她才明白,所谓爱情,不过就是镜花水月,空一场…… 傲娇前夫扛着五十米的大刀砍来。 放开苏苏,让我来!

小说原来爱情遥不可及陆淮左
小说原来爱情遥不可及陆淮左

唐苏将那两张百元大钞放在一旁的钱夹里,收好。两百块也是钱,陆淮左为了羞辱她,几乎阻断了她所有的经济来源,他给的每一分钱,都是小深的救命钱。

放好钱后,她小心翼翼开口,“阿左,你借给我五十万好不好?我一定会想办法尽快还你的!阿左,求求你救救小深!”

“救那个野种?”陆淮左冷笑岑岑,眸光凛冽如刀,“唐苏,我的孩子被你残忍杀死,你和景灏的野种,凭什么还活着?!我巴不得那个野种早死早投胎,又怎么会去救他!”

“不!小深不是野种!我没有打掉我们的孩子,小深是你的亲骨……”

“闭嘴!”陆淮左最后的一丝耐性都被耗尽,“唐苏,若你再把那个野种往我头上赖,我不介意亲自送他上路!”

亲自送他上路……

唐苏忽而就没有了继续向陆淮左开口借钱的力气,其实就算借,也借不出来的。

她只能使劲咬了下唇,将尊严彻底丢进尘埃里。

“阿左,两百块太少了,环肥燕瘦最便宜的小姐,一次都得一千块,今天晚上,我们做了两次,你最少也得给我两千块。”

“呵!”

菲薄的唇动了动,冰冷低沉的凉笑声溢出,周围寒寂寸草不生。

“唐苏,你为了那个野种,还真是脸都不要了!”

说完这话,陆淮左将厚厚一摞钱狠狠砸在唐苏脸上,他转身,没有半分留恋离开。

百元大钞锋利的边角,将唐苏的脸颊划破,她感觉不到疼,她只是想着,两千块,就算不够手术费,也够小深输一次血的钱了,这样,她的小深又能多活几天,挺好的。

至于脸……

这么奢侈的东西,哪有小深的性命更重要。

听到门外有脚步声,唐苏以为陆淮左心软了,又回来了,她连忙冲到门口,开门。

站在楼梯口的,不是陆淮左,是小深。

小深眸光深深地凝视着陆淮左离去的背影,小小的脸上写满了眷恋与难过。

他的手中紧紧地攥着一张纸,他的唇形无声地动了动,唐苏能看出来,他是喊了一声爸爸。

看到唐苏,小深连忙将手中的纸藏到了身后,他那苍白的小脸上挤出一抹纯真的笑容,“妈妈。”

“小深,对不起,是妈妈不好,妈妈知道你一直想要爸爸,可是妈妈……”

“妈妈,小深不需要爸爸。”小深轻轻抱住唐苏的胳膊,懂事得令人心疼。

“小深有妈妈就够了。我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

小深说完这话,身子忽然一僵,如同以往的无数次一样,倒在唐苏的怀中,一动不动。

随着他倒地,他手中的那张纸,也如同一片枯叶一般,轻飘飘地落在了唐苏的脚边。

唐苏能看到,那张纸上,画着三个人,有宝宝,有妈妈,也有……爸爸。

其实小深一直都是想要爸爸的,他只是怕她会难过,一直否认罢了。

他还在爸爸的旁边,很认真地写了几个稚嫩的大字。

我的盖世英雄。

唐苏的眼泪,无声无息滚落,陆淮左是他心中的盖世英雄,可他却是他最瞧不上的野种。

多讽刺,多悲哀!

密密麻麻的疼痛,再次将唐苏的心口席卷,她用力将小深抱在怀中,任眼泪泛滥成灾。

“小深,对不起,对不起!”

她不敢有丝毫的耽搁,抱紧了小深,就开着那辆破旧的面包车带他去医院输血。

小深有重度地中海贫血,就算是动了这次的手术,医生说,他也活不过五岁,可若是不动这次手术,他连今年的冬天,都撑不过去。

她的小深才只有三岁半,他那么乖巧,那么懂事,她不甘心,他那么美好的生命,停留在这个苍凉的冬日。

“小深,你坚持住,妈妈一定不会让你有事!”

医院前面的那条路口,一辆大红色的轿跑忽然从拐角冲出,狠狠地往唐苏的面包车上撞去。

唐苏猛打方向盘,那辆轿跑还是凶狠地撞到了她车上。

天崩地裂的刹那,她清晰地看到了林念念那张怨毒到狰狞的脸。

“小深!”

唐苏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她的身体在流血,但她已经顾不上,小心翼翼地抱住浑身是血的小深,她就发疯似地往医院冲。

一到医院,小深就被送进了急救室,看着急救室外面亮着的灯,唐苏心中前所未有的慌乱。

她一遍遍在心中祈祷,她的小深,一定不能有事。

“唐苏!”

急促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唐苏还没有回过神来,她的身体,就已经被陆淮左粗鲁地按在墙上。

“阿左……”

唐苏的意识,已经有些迷蒙,因为她也流了不少血,她的小脸上也带着惨淡的白。

看到面前身上沾满血污的唐苏,陆淮左心口一紧,但是想到刚刚林念念说的话,他的心中又只剩下了蚀骨的寒凉。

“唐苏,谁让你故意撞念念的?!念念怀孕了,你这是要她一尸两命!”

林念念怀孕了?!

唐苏心口猛然一窒,忽然之间,她就想起了她十八岁生日,他向她求婚时说的话。

苏苏,这辈子,我只要你!不管是人,还是心,我这辈子,都只给你!苏苏,你是我此生唯一。

誓言犹在,他却让别的女人怀孕了……

唐苏的指尖,颤巍巍的疼,那颗鲜活跃动的心脏,仿佛一瞬间苍老。

阿左,我已经不是你此生的唯一了。

“说话!”

陆淮左暴戾地掐着唐苏的脖子,“唐苏,念念就算不是你的亲妹妹,她也喊了你二十多年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害她!”

“阿左,我没有,是林念念,是她故意开车撞我和小深,她想要杀死我的小深……”

“唐苏,你果真是死不悔改!念念岂会拿她和她肚子里面孩子的性命开玩笑,去撞你和那个野种!唐苏,刚刚医生说,念念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了!”

陆淮左眸中赤红一片,虽然他从来没有期待过这个孩子,但一想到唐苏的恶行,他还是恨不能将她挫骨扬灰。

“你杀死了我两个孩子,你欠我两条命,唐苏,你真该死!”

“阿左,我真的没有,你……”

小说名:原来爱情遥不可及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