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狂徒陆尘全本全文无弹窗小说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19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11-27 17:56

超凡狂徒陆尘全本全文无弹窗小说, “回去?”陆尘嗤笑, 想要我回去也不是不可以,前提是把那个人的脑袋提来见我。 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然而却没人知道,在我面前放着一份万亿家产的继承合同,但我却不屑在上面签字~~~~

超凡狂徒陆尘全本全文无弹窗小说
超凡狂徒陆尘全本全文无弹窗小说

突然,陆尘的手机响起。

刚接通,妻子林怡筠怒声从话筒里传来,“陆尘,你死到哪里去了?琪琪的病突然发作了,很严重你知不知道!我不是让你在医院好好照顾琪琪吗,这个时候你怎么还狠心跑到外面去?”

宛如晴天霹雳。

陆尘缓过神,捏着手机沙哑道:“我马上赶过去。”

陆尘心里着急如焚,没有多余解释,跑到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

他手慌脚乱,手里却死死捏着包装精致的糕点盒子。那是琪琪最爱吃的东西,缠着他好些天了,他不能让琪琪失望。

一路催促着司机赶到医院,他下车后,一口气跑到病房门口。

还没来得及喘气,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人冲上来就给他一巴掌。

林怡筠,他的结发妻子,一米六八的身高,身材曼妙,五官精致漂亮,是万里挑一的美女。

哪怕他们的女儿都三岁了,但她看起来还跟二十岁女孩那样美丽,身材不仅没有走样,相反,增添了几分成熟的韵味。

只不过,现在的林怡筠,满脸怒气。

“陆尘,你太让我失望了!”

陆尘愧疚低头,“琪琪呢,她怎么样了?”

“你还有脸问琪琪的情况?要不是你的话,琪琪能病症发作好几分钟,才被医生送过去急救吗?再晚一分钟,琪琪的命就没了!”林怡筠指着陆尘的鼻子,恨铁不成钢道。“幸好琪琪的病情被稳住了,否则,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得知女儿病情稳住,陆尘提着的心,才好受了一些。

琪琪是他的宝贝女儿,他比任何人都想琪琪平安快乐!

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拿自己的命,去换琪琪健康!

就在这时,两个女人出现在林怡筠的身后。

陆尘自然认得她们,她们一个是岳母王雪,另一个是小姨子林怡佳。

王雪看到陆尘气就开始大骂:“窝囊废,害人精!这么多年,你吃我女儿的用我女儿的,养条狗还知道看家呢,你倒好,连自己的女儿都照顾不好,真是个没用的废物!”

“追我女儿的人从西街排到东街,哪个不是名企精英、栋梁之才?也不知你拿什么蛊惑了我女儿,让我女儿瞎了眼跟你结婚!”

随后王雪转头对林怡筠说:“听妈的话,赶紧离了,别再把自己的人生糟蹋在这种废物身上。”

“是啊,姐。”林怡佳朝陆尘翻了白眼,附和道。“琪琪这些天花费的医药费,都是你自己掏钱的,他有出过一分钱吗?这种人,根本就不配称为男人!我听说,你上司那个范明,对你挺有意思的,你不妨跟了他得了!”

换作平时,林怡筠听到母亲与妹妹这种话,肯定会第一时间去反驳。

可现在,她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她对陆尘太失望了!

一个有手有脚的男人,自甘堕落,选了一份保安工作度日也就算了!

可是在女儿重病的时候,他居然还跑到外面去玩?

他还有没有责任和良心?!

就在这时,护士走了过来。

她扫了陆尘几人一眼,说道:“病人家属,你们已经欠十万医药费了,今天之内再不补交并预交二十万费用,医院将给病人停药。”

不等林怡筠开口,陆尘点头道:“今天之内会把钱交齐。”

说这话时,他瞄了一眼病房里面色惨白、沉睡不醒的女儿,心里除了疼痛,还是疼痛。

“尽快,要是下午之前没有交,就给病人停药了。”护士冷笑着,看向陆尘的眼神带有一丝鄙夷。

等护士离开,王雪扯着嗓子喊起来:“废物,还敢承诺今天之内补上?是想让我女儿满地跑,到处求人借钱吧?不是自己弯腰哈欠,说起话来可真轻松啊!”

林怡佳眼珠子一转,对林怡筠说道:“姐,你看清楚这个男人的嘴脸了吗?我劝你就别硬撑着了。刚才过来的路上,我已经给你领导范明打了电话,应该快赶过来了。有他在,琪琪的病肯定能迎刃而解。”

林怡筠刚要呵斥林怡佳不懂事,身后就传来脚步声。

陆尘抬头,看到一个男人迎面而来。

这个男人叫范明,三十多岁,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他是东佳集团销售部的总监,也是林怡筠的顶头上司。

至于陆尘为什么会这么清楚,无外乎,他也是东佳集团的员工。

只不过,人家是高高在上的总监,而他是给人看门的小保安。

看到范明过来,陆尘皱起眉头。

范明忽视陆尘,跟王雪和林怡佳点头打招呼,目光柔情地凝视林怡筠,说道:“怡筠,具体情况怡佳已经跟我说过了。琪琪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被病痛折磨,让人很心疼啊。你怎么不把这事早点告诉我?”

林怡筠低声道:“不好意思,总监。这只是我个人的私事,就不劳烦你操心了。”

“说这话就没意思了。你是我最得意的下属,也是我私下认为交得来的朋友,你的事自然就是我的事!”范明用‘责怪’的语气说道。“听怡佳说,还需要向医院支付费用,多少钱?”

“三十万。”林怡佳抢先道。

范明笑得如沐春风,对林怡筠说道:“怡筠,这三十万我先出吧,就当是借你的。三十万块钱,小事一件而已。”

范明瞥了陆尘一眼,面带不屑之色。

在他看来,陆尘不过公司一个小保安而已,怎么配拥有林怡筠这样的美女。

是的,他早就想打林怡筠的主意了。

林怡筠可是公司里数一数二的绝色美人,像是一颗熟透的樱桃,正常男人哪一个不对她垂涎三尺?

林怡筠哪儿不明白范明对她的心思呢。

她想拒绝,可是看了看病房里的女儿,她没有了拒绝的勇气。

陆尘感受到范明看自己老婆的炽热眼神,捏着拳头,怒声道:“不用了,这三十万,我自己想办法。”

林怡筠却在旁边发飙了,红着眼大喊道:“陆尘,这是女儿的命啊?你不珍惜她的命,我珍惜!我们已经没钱了,现在范总监好不容易借我三十万,你为什么还要阻止?告诉我,为什么?”

陆尘拳头握得更紧了,指甲嵌入血肉里。

鲜血顺着手纹流下来。

可他感受不到疼痛!

他此刻,只有一股强烈的无力感浮上心头!

范明戏谑地扫了林怡筠和陆尘一眼,说道:“怡筠,看来你们真不用我帮忙,那我就先走了。”

“范总监……”林怡筠嘶声轻喊。

范明朝着她笑了笑,大步离开病房。他料定陆尘和林怡筠都拿不出三十万来,所以显的信心十足,一副吃定陆尘的样子。

范明离开后,眼睛微眯,心生一计,找到了负责给琪琪日常检查输水的护士。

他给护士偷偷塞了一千块钱,压低声音道:“陆琪琪的父母已经借不到钱了,你晚点可以去催他们办理出院手续。”

护士看到塞过来的钱,眉开眼笑,连忙点头。

……

等范明离开,林怡筠目光无神,脸上布满绝望,“陆尘,你的尊严难道比琪琪的生命还要重要吗?”

陆尘沉默片刻,把手里的糕点盒子放在桌上,低声道:“我出去借钱。”

“你去借钱?你上哪儿借钱去?现在除了范总监,还有谁,能拿出三十万来帮助我们?”林怡筠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我自有我借钱的方法。”陆尘摇了摇头,往走廊方向离开。他创业过,也失败过,但这些年来,还是积累了些朋友的。

“陆尘!”林怡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别让我恨你!”

陆尘浑身一颤,加快了脚步。

林怡筠望着陆尘的背影消失在眼帘里,仿佛身体被抽干了力气,整个人瘫痪下来,心如死灰。

她有些后悔了!

后悔当初自己的冲动,后悔与他结婚!

林怡筠的目光忽然看到桌上的糕点盒子,微微一怔。

陆尘走出医院,点上一根劣质烟,深深吸了口气,胸腔被呛得直咳嗽。

他的眼睛微红。

钱!

钱!!

一切都是因为钱!

虽然钱不是万能,但没有钱,会要了他女儿的命!

陆尘找个地方坐下来,连续找了几个号码打过去,但一听他要借钱,无一例外,对面都给挂断了。

最后,他从手机里翻出一个号码,备注是杜飞。

杜飞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以前跟他一块创过业,关系很好。但杜飞现在的情况似乎并不太好。

最终,他还是咬牙拨通了电话,“杜飞,在哪呢,有空吗?见个面吧,有点事想求你帮助。”

二十分钟后。

一间出租屋内,陆尘与杜飞面对面而坐。

杜飞小心翼翼望了门口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泛白的银行卡,递给陆尘,说道:“这卡里有十万,你先拿着,不多,但能救救急。”

“谁让你把钱给他了?”

出租屋的门被撞开,一个长相普通却脸带杀意的女人冲进来,一把夺走陆尘手里的银行卡,“杜飞,你个吃里扒外的家伙!这钱可是咱们的结婚钱,有我一大部分,你有什么资格给他?”

她是杜飞的女朋友,叫李红莲,北方人。

“红莲,琪琪生病了,需要医疗费,这人命关天,你看……”

“看什么看?”李红莲不等杜飞说完,就吼着嗓子道。“上回你们创业失败,他亏了你多少钱?现在还有脸找你借钱?门都没有!你要是执意给他,行,咱们分手!”

陆尘眼看他们就要吵起来,起身致歉道:“不好意思,杜飞,我还是先去借借其他人吧,等琪琪病好了,我再登门给你们拜访!”

“不用,庙小,容不下你这尊菩萨。”李红莲冷笑道。

陆尘面露苦涩,转身离开出租屋。

陆尘在大街上游荡,不知道走了多久,他来到了一座桥边,扶着栏杆,边抽烟边惆怅。

最终,他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是我。”陆尘冷冷说道。“你还在渝州吧?”

“哎呀,是小少爷啊。”对面一个老者有些激动的问道。“小少爷,您打这个电话,是想清楚了,要跟我一块回去吗?”

“抱歉,我不能回去。”陆尘面无表情说道。“忠叔,我给你打电话,是关乎另外一件事。你能不能以私人的名义借我三十万,我有事要急用。”

“小少爷有所不知,我名下的所有财产,都是属于陆家的。你别说是要三十万了,就是把我这条老命拿过去,我都不吱一声。”对面呵呵笑道。“不过前提是,你要先在一份继承合约上签字,签了字后,才能拿到这些钱。”

“签字的事我们稍后再说,我现在真的急需三十万。”陆尘说道。他不想跟陆家扯上瓜葛,可女儿已经这样,他无路可走了。

“不行,老爷有交代,只有签下继承合约,小少爷您才能动用家族的财产。”对面坚定的道。

陆尘咬紧牙关,“没有商量的余地?”

“对不起,小少爷。”

陆尘深深吸了口气,抬头望着蔚蓝的天空,脸上露出一丝自嘲笑容。

自己,终究要妥协了吗?

是的,为了女儿,该妥协了!

“好,我签。”陆尘说道,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脸上,有种疼痛感,“你现在在哪?”

“我在君悦大厦,您在哪里,要不我派人过去接您吧。”对面说道。

“不用,我马上过去找你。”陆尘挂了电话。

他与陆天行,陆家之间,隔着一条鲜血涌成的河流。

他本以为,一辈子都不可能跨越那条河。

可现在女儿重病,自己走投无路下,竟然选择了低头,主动放下自己的仇恨。

这人生,真讽刺啊!

陆尘呸的一口将烟头吐在地上,转身拦了个出租车直接去君悦大厦。

到了君悦大厦,陆尘刚下车,竟然看到了自己岳母王雪正从大厦里出来。

他下意识不想与王雪碰上,却发现王雪已经向他走了过来。

“你说要去借钱,跑到这里来干什么?”王雪一脸嫌弃的看着陆尘,要不是女儿已经有了孩子,她早就想让女儿和这废物离婚了。

陆尘见避不开王雪,只得讪讪的道:“我就是来借钱的。”

“陆尘啊陆尘,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门口地上那块红毯,都比你命贵,你有什么本事进里面借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王雪冷哼道。

王雪是夏康药业的销售副总监,近期正与君悦集团谈一个大业务,她从离开医院后,就赶到这儿来。

只是没想到,君悦大厦连门都不让她进去,这让她怒火冲天。

吃了闭门羹,心情自然很不好,正好碰见陆尘,就拿他来当出气筒。

“废物,我姐又要上班,又要照顾琪琪,你借着借钱的名声跑来这儿玩,你还是男人吗?”小姨子林怡佳一脸厌恶的看着陆尘。

陆尘才发现林怡佳跟在王雪后面,而林怡佳身旁还有一个青年。

这青年叫胡宏,是林怡佳的大学同学。

“怡佳,这个就是你那废物姐夫吗?你姐眼光不行啊,这家伙看上去和个农民工没什么区别嘛。”胡宏打量着陆尘,眼中露出一抹戏谑。

王雪最近和君悦集团谈了个大业务,但却一直没有进展。

胡宏说他认识君悦集团的总经理,便带王雪来拜见这边的总经理,希望能帮王雪拿下这单业务。

只是人家总经理根本不给他面子,让他也很没面子的。

此时见林怡佳和她母亲都在数落陆尘,他也准备凑上来踩两脚。

“不是嘛,也不知道我姐哪根筋不对,竟然愿意嫁给这么一个废物,最关键的是这废物还一点担当都没有。”林怡佳讽刺道。

“男人可以暂时没钱,但一定要有担当。”胡宏笑道。

陆尘看了眼三人,没有说什么,转身向君悦大厦走去。

“你去干什么?还不快回去照顾琪琪?”见陆尘往里面走,王雪皱了下眉,喝斥道。

“我去找陆忠有点事淡。”陆尘回头说道。

“什么?你要找陆首富?你是要被人家像撵狗一样撵出来吗?”王雪一听顿时就气的不行,伸手一把就拉住了陆尘。

陆尘不过一个小保安,到时被人家轰出来,丢的可是她这个丈母娘的脸。

“妈,你放手,我真的找陆忠有事。”被王雪拉住,陆尘皱了下眉说道。

“你是要笑死人吗?陆忠可是我们渝州第一首富,你一个小保安,有什么资格见人家?”林怡佳讥笑道。

“话不能这么说,可能你姐夫觉得他们都姓陆,五百年前兴许还是一家人呢。”胡宏嘲笑道。

陆尘有些火了,心说你们今天是吃了火药了吗,还是都集体更年期了?

但他也不好与王雪发火,只得拿出手机准备给陆忠打电话,让他下来见他。

便在这时,一个穿着制服,身材婀娜多姿的性感女子走了过来。

看到美女过来,王雪松开了陆尘,脸上露出一丝疑惑。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