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枫小说济世圣医在线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33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11-28 16:16

华枫小说(济世圣医)在线阅读华枫,他出身于古老没落的医武世家。他为了解决村民贫困的问题,独身来到了繁华都市求学。以一身绝学妙手施春,医治病人无数。中医衰落,西医盛行,看我如何把中医发扬光大的!

华枫小说济世圣医在线阅读
华枫小说济世圣医在线阅读

“爸妈,爷爷,奶奶,叔伯,婶嫂,弟弟,妹妹,很高兴大家能相聚一起为我庆贺。首先,感谢多年为我幸劳的爸妈,感谢默默支持我的亲人。其次祝大家吃的高兴。”说完坐下来,大家都高兴地拍起掌来。

“小枫,你是咱村的骄傲,将来村里致富靠你了,你可不要让村民失望。这是你踏出咱大山的第一步,路还很长,切记,戒骄戒躁,成功离你就不远了。”村长伯伯说完,拿起那碗白酒一口喝下去,其它人一看,也跟着村长一口喝自己碗里的酒水。

直到中午十二点,大家才高高兴兴地离去。

上海交通大学是新历九月一日才收学,所以庆祝完后还有二十多天的时间。除了帮爸,妈干了些农活,教弟弟和妹妹做暑假作业外,大部分时间华枫都在研究医书,当然晚上会很想她。

是不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华枫那么喜欢研究医书,喜欢医学,为什么没报医学专业,而报那个国际关系行政管理专业,理由还是因为她。

本来在家剩下的二十多天假期,华枫可以开开心心过完这个暑假,然后踏上大学之路。是因为那个电话,因为她,因为她和华枫谈的话,他再无法高兴起来,他再无法过完这个本来愉快的暑期。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四日,

天空漂着少许的乌云,闷热,上午九点。

“枫仔,快去听电话,有位女同学说找你。”正在看医书的华枫,突然听到有人叫华枫听电话。叫华枫听电话的人是管理村里唯一,一台固定电话的老伯。

华枫家就住在安徽省宿州市大同镇的马安村,这村由于交通落后等问题,村里一直发展不起来,村民大部分还是达到温饱,除了部分年青人到外面打工挣点钱后,一般人的年收不过是两千元左右。所以村里有台固定电话已经很好了,基本上外面要打电话回,打电话出,都要靠这台电话。

在宿州读高中的三年中,华枫和家人也不知通过这台固定电话,聊了多少次,父母的问候,也往往通过这台固定电话传给华枫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华枫把这个电话号码告诉了她。所以当老伯叫华枫去听电话时,华枫就猜到是她。

华枫急忙将书放回书桌,穿上那双旧拖鞋跑到楼下,此时老伯站在那笑呵呵地看着华枫。

“枫仔,是不是你相好找你呀?”老伯看着华枫。华枫一听,心里有些欢喜,但是脸上红了红。华枫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老伯,我先去听了,人家打电话来,电话费贵,再不听浪费了。”说完,急匆匆向五百米外的那台电话冲过去,此时华枫感觉自己,比运动员跑得还快。

“这小子,跑得真快。”老伯看着远去的华枫,摇了摇头说。

当华枫来到那台电话前面时,看着那台电话上的时间一秒秒地过去时,华枫喘了一口气,看到已经过了五分钟三十三秒,他轻轻吸一口气,再吐出来。然后,华枫紧张地拿起电话。

“晓丽。”那边没响声。

“不会没人吧!但电话上的时间还在动。”华枫心想。但华枫还是紧紧将电话放在耳旁,直到一会儿,那边才传来一声温柔而又熟悉的女声。

“是你吗?”但是华枫没听到的熟悉称呼。

“晓丽,是我。”华枫紧张而又兴奋地说。

“老地方见。”那边刚说完,电话就急匆匆地停了。

华枫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晓丽就说了两句话就关了。虽然觉得很奇怪,华枫还是压住内心的好奇,然后依依不舍地放下电话。

当华枫再次看上电话上时,那时间停留在六分十八秒,也就是在华枫拿起电话那一刻到晓丽关机,一共是四十五秒。除了中间停留的那二十秒,剩下十五秒,就是华枫和晓丽通话的时间。

想到这里,华枫内心有点不安,但不知道为什么?

当华枫放下电话时,老伯已回到电话亭,而他正站在一旁看着华枫。

“枫仔,听完了?”老伯依然笑呵呵地说。

“唔。”华枫点点头。

“老伯,谢谢你叫我听电话,我回去了。”华枫抬起头很尊敬地说。虽然听电话免费,但华枫依然还要谢谢这位老伯。

看着天空,乌云似乎比刚才多了,而天气也似乎更闷热。

华枫快速跑回家,换上最新的衣服和裤子。而最新的衣裤,不就是高三第二学期的校服。然后打开抽屉,往里面一看,虽然是一抽屉的钱,但最大的不过是一张二十元的人民币,还有一张十元的人民币外,剩下的都是一角,两角,五角的硬币,而这加起来不过是五十元人民币。

华枫拿起那张二十元的人民币和十元的人民币外,还拿了十个五角的硬币放进校服的口袋里。

下到一楼,推出那辆从杂货佬手中购买的N手自行车。当华枫推出车时,家里除了弟弟和妹妹做暑假作业外,妈妈正在厨房做午饭,而爸爸到田里耕作还没回来。

“妈,我要出去一躺,可能下午才回家,午饭不用等我。”华枫对着正在洗碗的老妈说。

“小枫,你要出去,要不你先吃饭,饭菜已经做好了。”老妈关心地说。

“妈,不了,人家同学正在等我,我不能让人家等大久。”

“男,还是女的?”老妈兴奋地问。

华枫没说。

“看你穿得这么干净,一定是个女的,哪家女生找我家小枫呢?外面看似乎要下雨,你记得拿雨伞去。”老妈笑呵呵地对华枫说。

“妈,我要去了。”华枫说完,拿了把雨伞,挂在车头后,推出那辆老残自行车快速踩上脚踏。

半小时后,经过华枫努力,终于来到大同镇的车站。华枫先把这辆老残的自行车交到一旁保管,虽然残,但杂货佬还可能要的,况且回来时还得靠它踩回去,要不走路至少得花费一个多小时。

在车站急急地等了半个小时,从大同到宿州市区的公交车终于回来,上车交了五元钱的路费后,坐在公交上漫无目的地望着车窗外。

看着外面的天空,乌云似乎比刚才多了,而天气也似乎更闷热。

公交车里人多,加上这个天气又闷热,所以在车里显得更热,而华枫的后背迷糊,用手一摸,都是汗水,幸好他靠近一个车窗,外面的风吹进来,让华枫觉得有些凉爽。

又经过半小时,公交车终于来到宿州车站。下了车,华枫上了一辆宿州城里的公交,抛了四个硬币。坐在公交里,一站又一站,来到了宿州一中校门旁。而在校门旁的一家小饮料店,就是晓丽说的老地方。

当华枫又紧张又兴奋地来饮料店门口时,推开门时,他看到那一幕,华枫手中的雨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掉在地上了。

一位青春美丽的少女抱着一位年轻人的左手臂,有说有笑地喝着咖啡。以前那位年轻人是华枫,但是现在,华枫看到的是一位比他还英俊的年轻人。突然间,华枫想到了一句话。

我心爱的女人要结婚了,但是新郎不是我。

这就是华枫打开门看到那一幕,打死华枫也不相信,他最爱的晓丽居然和另一个男孩那么亲热,他宁愿相信眼前那一幕都是假的,但是事实上偏偏发生了;他也宁愿那个男孩是晓丽的哥哥或者其他亲人,但事实上,与晓丽相处三年,难道还不清楚吗?她没哥哥,是家里的唯一的独生女。

爱一个人,就不怀疑爱的那个人!华枫时常这样想,但眼前这一幕让他怎么不去想呢!

饮料店只有晓丽和那位帅男,店里只有这两个人的欢笑声,饮料老板正在无聊地看小说,所以此时显得安静。华枫打开门时,里面的三个人就听见了,而他的雨伞落地声时,晓丽脸色一变,但很快又恢复了欢笑声。而正在无聊的老板见来,急忙去给倒一杯澄汁。

说起来,华枫和这位女老板是老熟人了,三年前她从二中搬来这,而三年前华枫来这读高中。老板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她在这见证了华枫和晓丽的点点滴滳。

说起来真的是很偶然。三年前的九月一日,是高一第一学期的收学时间,由于是第一次出城,第一次要到宿州市,爸妈并不放心华枫独自来,于是爸爸亲自送华枫来宿州一中,然后爸爸和华枫去注册交费,找到宿舍放好行李后,华枫送爸爸出来搭公交。一路上,爸爸和他并没喝过一杯水,他记得那年和现在一样,很热。当送爸爸山门口时,他突然发现在宿州一中门口有一间饮料店,而里面的饮料并不贵,都是五角或一元的。看着满脸流汗的爸爸,华枫拉爸爸进里面,准备要两杯冰凉的澄计。

而正当华枫叫老板要饮料时,外面跑进一位美丽的女生,她也同时喊叫。

“老板,来两杯冰凉澄汁。”这是华枫的叫声。

“老板,来两杯冰凉澄汁。”这是那位女生的叫声。

“两位,等等。”老板笑着奇怪地看着华枫和那位女生。

华枫有点尴尬看着女生笑了笑,然后脸又红了红,觉得当时应该是很害羞,实际上,三年前,华枫什么都不怕,但就是怕女生,见到陌生的女生既害羞又害怕,而美丽的女生,他几乎不敢看,更不敢跟她交流。现在,三年前那一幕觉得真是很好笑。

过了一会儿,老板将两杯澄汁放桌面上,由于是华枫和她同时喊叫,女老板也不知先给谁。女老板也不叫谁拿,而是继续扎澄汁。看着那两杯澄汁,又抬头看了一眼流汗的女生。

“你先拿吧!”华枫笑着说。

“谢谢!”那女生说完,也不客气,扔下一元钱,拿两根吸管分别放进那两杯澄汁杯里,随后走出口就消失了。其实她名字叫晓丽,也就是后来和她同班才知道的。

从回忆中醒来,看晓丽和帅男,然后慢步走进去,但是这段路很短,短得华枫几乎不用花费五秒钟,他宁愿站在火车路的这边,而晓丽站在另一边,两人相距很远很远,华枫就不会那么快来到晓丽面前了。

华枫很矛盾,真的很矛盾,为什么在家的时候,自己很想快点见到晓丽,很想快点听到晓丽的声音,很想快点和晓丽坐在一起说话。

“枫,你考上交大了吗?”

“枫,你暑假玩什么?”

“枫,你什么时候去交大?”

“枫,你和我一起去交大吗?火车票买了吗?”

……

但是现在,她一句话也不说,突然间觉得眼前的晓丽有点陌生,与她的距离也似乎越来越远。

虽然,现在华枫站在晓丽一米外时,他能够闻到了晓丽那熟悉而又特有的体香,但是他的心也逐渐沉下去,她依然和那位帅男那么亲密地接触。

这大热天,她和他居然靠得那么近,那么近。

“你来了,坐吧!”她没有像从前那样,第一句话“枫”,没有,以前,不管什么事都喊“枫”。

“枫,你教我做作业。”

“枫,我们到下边校园吹风。”

“枫,我们去逛书店吧!”

“枫,今天饭堂的饭很难吃。”

……

没有,这都是以前,现在没有,从上午那个电话打来给我听时,就没有。此时,虽然坐在一米外的华枫,他的心情很复杂,他不知在想什么,真的不知道。

“这是我的未婚夫池凡,我和凡从小就认识了。三年前,凡到美国留学读高中,今年凡刚从美国回来读大学。九月一日,我会和凡一起在安徽大学。今年,我和凡都年满十八岁了,我爸和凡的爸爸商量好一起订婚,毕业后我和凡就正式结婚。”晓丽说完,幸福地看着那位帅男。

“你好,我叫池凡,我听丽说起过你。谢谢这三年这么照顾丽。”“池凡”笑着说,绅士地伸出右手。

华枫麻目地伸出手,也不知是左手和右手,握了一下。刚才晓丽说的每一句话,说的每一个字,都让华枫很痛苦,他的内心正在滴血。

“不用谢,呵,她是,她是,庄晓丽她是我的同学。”华枫苦笑地对着“池凡”说。

“恭喜你。”看着满脸幸福的晓丽,华枫逼着自己说出这一句话。

当看到晓丽右手戴着那枚闪闪发光的订婚戒指时,华枫一转身向外面跑出去……

晓丽为什么要这样对华枫,华枫没问,因为他觉得已经不重要了。华枫不敢再坐在饮料店里,他怕自己会哭出来,怕被晓丽看见,他唯有一走。

看到晓丽看“池凡”那幸福的眼神,华枫的心就感到很痛,像被刀割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既然晓丽选择他,华枫他还能说什么呢!

当华枫转身跑出饮料店时,他并不知道,店里的已经安静下来,已经没有笑声,但哭声很快传出来,是的,晓丽在痛哭。

“堂姐,你这么爱华枫,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唉,弟弟,因为我,我也太爱他了。”

然后晓丽拉着堂弟也从饮料店走出去,看着掉在地上的雨伞,晓丽小心翼翼地拿起来。这把雨伞是在高二的时候,晓丽送给华枫的,现在又收回去,这意味着什么,她内心也不知道。晓丽向门外两边的街道看去,早已没了华枫的影子。

华枫跑出外面时,外面已经下起滂沱大。他没拿伞,因为伞早己掉在饮料店。而此刻的华枫需要发泄,需要将内心的痛苦,内心的不甘,全都发泄出来。在雨中,华枫不停地奔跑,毫无意识地跑,脚下穿得那双鞋早已被雨水浸湿,脚很冷,全身衣服都湿透,雨继续在下,他继续在雨中的奔跑,有时不小心碰到人,但他只管跑,那些人看到华枫这个样子,似乎都用一种看疯子的眼神看着他,但华枫还管得了那么多吗?晓丽她都不理他了。

第二天,在宿州市有个传闻,说宿州一中有位高中生由于在高考中失手了,失去理智,在城中不停地奔跑。但要是这些人知道这位所谓高考失手考上上海交通会怎么想呢?

世无常事!

早上没吃早餐,来之前又没吃午饭,现在华枫觉得很少力气了,很累很累,狂跑了二十分钟,他没力气再跑下去了,站在一个电话亭旁,他用手抹眼中的水,他不知道眼中流下来是雨水,还是泪水?当那水流进嘴时,那水的味道有点苦,也有点咸,还有点暖暖的,华枫知道此时眼中流下来的是泪水。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没到伤心处。

当华枫静下来时,知道已经发泄完了,是该回去了。家里还有爸妈,弟弟,妹妹在等自己回去呢?华枫用手摸进裤袋时,发现那些硬币全没了,也不知掉在哪去了。摸了口袋,幸好还有一张湿湿的五元钱,华枫苦笑,幸好还有钱回大同镇,要是走回去,明早才能回去吧!至于那二十元的人民币也早已不知掉那去了。

在这座城市也算生活了三年,也算熟悉了,想起以前,陪着晓丽在城里东转西转,那时两人的笑声,欢乐声。此时呢,只有华枫在苦笑。

沿着人行道,走了一条又一条街,终于来到宿州汽车总站,在那有回大同站的客车。当华枫登上客车时,司机和售票员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华枫。

“司机,不好意思,刚才我没带伞被雨水淋着了。”华枫边解释并拿出那张可怜的五元钱交给售票员。

“收下吧!,这钱还能用,司机笑着对售票亮说.售票员看着这张五元钱,迟疑了一下还是收下了。

“小伙子,你拿这张报纸铺着坐吧。”司机从一边抽出一张不知什么时候的宿州日报给华枫。华枫拿着那张报纸向车尾走去,将报纸铺在车尾的一个座位上,坐下去,眯着双眼,也许是太累,也许是太伤心,也许是内心刻意不去想她,很快华枫就在车上睡着了。

不知这辆客车开了多长时间,也不知这辆客车停了多少次。但是,当回到大同镇的时候,车里只剩下华枫和那位司机。

“小伙子,快醒来,车到站了。”司机站在我前边,并用手摇醒华枫。

“到了。这么快。雨停了。”华枫揉了揉双眼,站起来说。

“还快呀!我在这都停了半小时,你看快六点钟了,还不快回去,你家人等你吃晚饭。对了,小伙子,你刚才一直在梦中喊叫的晓丽是谁?”司机不停地说。

“唉。”华枫说完,快速跑下客车,似乎这位司机大叔对自己也太热情了。

其实,他知道,他还是很在乎晓丽的,三年的感情,真的是那么容易忘掉吗?

唉,早恋,也早点失恋!

裤袋里没钱,交不了保管车的钱,取不了车。华枫没去找老板要车,反正回去的路上,路面太滑,也太泥泞了,走起路反而比骑破车还快。

回到马安村,已是晚上的九点钟。除了偶尔听到几声狗吠声,小孩的哭声外,没有其它的声音,所以村里都显得很安静,由于今天下了一场大雨,所以此时凉爽了很多,村民们大概都睡觉了吧!

回到家时,华枫看到只有爸爸坐在一边抽烟,而妈妈正在织毛衣。

“爸,妈,还没睡觉吗?”华枫有心虚地看着一边的父母。

“小枫,回来了,吃饭了吗?我去热热。”妈妈温柔地对着华枫说。

“没,车放在同学那,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滑倒,全身都湿了。”华枫说谎,第一次说谎。

华枫不敢看父母的眼光,然后快速跑去洗澡。洗完澡,虽然很饿,只吃了两碗小米粥就跑房了。

“孩子他爸,你看孩子是不是有心事?”母亲对正在抽土烟的父亲说。

“孩子大了,他的事他自己会处理的。”

父亲虽没说,但母亲知道,他和自己一样担心孩子。

唉!可怜天下父母心!!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