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弃婿宁鹏在线小说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46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11-28 16:21

龙门弃婿宁鹏在线小说阅读,他曾是国之重器、军中杀神,因伤退隐江湖;他亦是豪门子弟,却被逐出家门。 机缘巧合,沦为赘婿。 “原来是我们谭家的窝囊废来了啊!” 沉默三年,实力恢复,曾经的无能为力,到如今的傲视群雄! “混蛋!我居然被窝囊废击退了?真是该死!”

龙门弃婿宁鹏在线小说阅读
龙门弃婿宁鹏在线小说阅读

这个狗东西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强?这绝不可能啊!

“宁鹏你个窝囊废,你敢辱我?我要杀了你!”谭勋山一下子从地面上爬了起来,凶神恶煞怒视着宁鹏。

“这是到底怎么回事?”就在谭勋山准备发作之际,一名贵气逼人的老者走了上来。

老者正是谭老太,掌控整个谭家的主人,既是谭家家主。

见到谭老太到来,谭勋山目光中掠过一抹阴翳,盯着宁鹏的目光充满了复杂的意味。

谭勋山突然哭丧着脸,仿佛遭到到了极大的憋屈急促道:“奶奶,宁鹏这个窝囊废竟然敢动手伤我,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谭老太看向穿着保安服的宁鹏诧异道:“什么?这个窝囊废敢伤你?”

在老太太眼中,宁鹏就是一个窝囊废,只是碍于谭家的面子才没有让谭翠竹跟宁鹏离婚。

“对!这个窝囊废动手可狠了,我觉得我整个人都快散架了,奶奶,您一定要好好教训这窝囊废啊!”谭勋山充满怒意道。

谭家一群人也都纷纷附和了起来。

“没错,就是宁鹏最先动手的!”

“宁鹏这窝囊废狼子野心,敢对谭勋山出手,简直不可饶恕!”

即使宁鹏击败了谭勋山,在大家眼中宁鹏还是个丢脸的废物,压根上不了台面。

谭老太脸色很是阴沉,她虽然知道不可能是宁鹏最先动手,必定是谭勋山等人最先挑事。

但,小小一个宁鹏,终归是一个窝囊废。

谭勋山则是她最亲最心爱的亲孙子,一个窝囊废伤了她的至亲,这简直可恶至极。

谭老太神色威严看向宁鹏:“是你伤的谭勋山?”

感受着谭老太的熊熊烈火,谭翠竹上前连忙说道:“奶奶,不要听他们胡说,是谭勋山先挑事的,宁鹏属于自卫!”

“翠竹,你让开!”谭老太恶狠狠看向宁鹏愤怒道:“我问你,刚才是不是你伤了谭勋山?”

“就是他,就是他!”谭勋山歇斯底里道。

在大庭广众之下,宁鹏点了点头:“不错!”

谭翠竹急了,她没好气的说道:“宁鹏你干嘛承认?明明是谭勋山先动手的。”

谭老太听完,苍老的面孔上怒意越发浓郁,她寒声道:“宁鹏,马上给谭勋山道歉!”

道歉?

谭翠竹愣住了。

明明不是宁鹏先动手,竟然还要宁鹏给谭勋山道歉?

谭翠竹心急如焚的道:“奶奶,真不是宁鹏先动的手。”

“我不管今天谁先动的手,宁鹏都必须给谭勋山道歉!”谭老太的言辞中充满不容置疑。

谭勋山仿佛找到了精神支柱,声色俱厉道:“窝囊废,听到了吗?奶奶都说了,马上给我道歉,还在那磨叽干什么?”

宁鹏刹那间攥紧了拳头,他明白,自己在谭老太眼中,到底是个没用的废物,是个外人而已。

纵使是谭勋山有错在先,谭老太也会庇佑她的孙子。

“我让你道歉你听到了吗?”谭老太不怒自威喝道。

“宁鹏你敢违逆奶奶的命令?还不赶快给我道歉!”见到老太太发火,谭勋山内心痛快极了。

“快点道歉!”

一群谭家人也勃然大怒怒视着宁鹏。

谭翠竹心如刀绞,她面色惨白看向谭勋山:“对不起,我替宁鹏向你道歉!”

谭勋山嘲讽一声:“哼!你道歉不算,需要这个窝囊废亲口向我道歉!”

看着眼泪都快流下来的谭翠竹,宁鹏一颗心彻底软了,倘若自己不道歉,恐怕谭翠竹也要随着自己遭到连累。

谭翠竹因为自己已经受了太多的委屈,他不想看到谭翠竹因为自己黯然神伤。

想到这,他深吸了一口气看向谭勋山:“对不起!”

“什么?大声点,我没听到!”谭勋山满脸嘲弄。

这时,宁鹏的脸色已经恢复平静:“对不起!”

听到宁鹏再次道歉,谭勋山这才心满意足:“早知如此,刚才干嘛去了?窝囊废就是窝囊废!”

伴随着谭老太到场,家宴马上开始。

在家宴现场,宁鹏的身份无疑是最低贱的,他平时都是跟家里的佣人坐在一个桌子上。

因为谭勋山,宁鹏今天连跟下人同桌吃饭的资格都没有。

他被排挤站在门口,端着一碗饭,面无表情。

这碗饭还是谭翠竹给他盛的,菜也是谭翠竹给他夹的,若不然,今天宁鹏注定要饿肚子了。

“真是一条狗啊!”盯着门口的宁鹏,谭勋山嘲讽道。

谭翠竹神色复杂,内心很不是滋味。

宁鹏受辱,她内心也很难过,但,相比之下,她更恨自己,为什么命运对自己如此不公平让自己嫁给了一个窝囊废?

要是这宁鹏有一点才华,自己也不会沦为大家的笑柄。

酒足饭饱后。

谭勋山拿出一份报表,来到谭老太面前。

“奶奶,这是公司市场部这半年来的报表,跟上半年度相较,才增长11%,谭翠竹这个市场部负责人有着不可推脱的责任,依我之见,直接让谭翠竹滚蛋,让我来兼任市场部经理好了!”

轰!

谭勋山的言辞不逊于一道惊雷狠狠落在谭翠竹头顶之上。

倘若自己失去了工作,想想家里重病缠身的父亲,想想一天到晚只知道打牌的母亲,还有一个正在读大学的妹妹。

再想想还有宁鹏这个帮不上忙的没用废物,谭翠竹脸色惨白。

她深深的绝望!

难道,这个家要垮了吗?

谭勋山对着一群众亲戚使了一个眼色。

一群人意会,连忙上前附议接话。

“是啊!奶奶!才增涨了11%,这是骗鬼呢?怪不得我们这半年市场低迷,我看都是谭翠竹给害的。”

“不错,这11%里面还有勋哥的功劳呢!勋哥身为公司总经理,不仅要负责公司经营,还整天要为市场操心,谭翠竹有什么资格坐着市场部总监的位子?”

“再这样下去,我们龙谭就要被谭翠竹给搞破产了,什么狗屁谭家的天之骄女,这就是个笑话!”

听到一群人弹劾谭翠竹,谭勋山薄唇边不由微微勾起了一抹冷笑,他就是要一步步将谭翠竹踩下去,狠狠踩在脚下,让她永远不得翻身,再也无法跟自己争谭家继承人的位子。

谭老太陷入了沉默。

整个谭家自从谭老爷子过世后,家族所有的财政人事经营大权全都落在谭老太手中,可谓是一言九鼎。

但,谭老太已年逾古稀,根本没有太多的精力打理公司,重任主要交给谭勋山与谭翠竹这两名谭家的新一辈。

人老成精,谭家老太也很明白谭勋山意欲何为,无非就是争夺谭家未来家主罢了。

“奶奶!”谭翠竹声音中带着乞求。

她不能丢掉工作,虽说龙谭的待遇极差,做到市场部负责人每个月也没有多少钱,但终究能够勉强维持了家里的生活。

如果丢掉工作,那家真的要垮了,一家人都要喝西北风。

而且,今年药业市场行情相当低迷,再加上谭勋山屡次在暗中落井下石,能够比上半年增加11%已经很不错了。

“11%,确实有点少了!”谭老太缓缓开口道。

闻言,谭勋山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了,仿佛这市场部总监的位子已是他的囊中之物。

“可不是嘛,这百分十一其中不少都是勋哥的功劳!”一人讥笑道。

“你……你胡说!”谭翠竹红着眼眶。

为了挤兑自己,谭勋山不知道给自己捣乱多少次,许多次机会愣是被谭勋山给搅黄了。

谭勋山不屑的笑道:“胡说?翠竹,你是想独吞功劳吗?”

“就是,谭翠竹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刚才那人嗤之以鼻道。

“你……你们无耻!”谭翠竹气的眼泪都快掉了下来。

“我们无耻?翠竹,你自己贡献多少你心里还没有点数吗?”谭勋山讥笑道。

这么多人帮他说话,黑的他也能说成白的。

就在谭翠竹晶莹泪水即将划落之际,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云城凌家、沪海邓家、长昌郑家都是翠竹不辞辛苦花费九牛二虎之力拿下的,谭勋山,这半年来最主要的三个大单子哪一个跟你有关系?”

不知何时宁鹏已经站起来到谭翠竹的身后。

“你……你怎么进来了?”谭翠竹看着宁鹏惊讶道。

宁鹏温和笑道:“翠竹,我保证,从今天起,没有人可以再欺负你!”

曾经,我无能为力,因我而让你饱受耻辱。

如今,我王者归来,定让你享受世间繁华。

宁鹏打定主意,要将谭翠竹这个可怜的女人牢牢守护,不让他再遭受任何人的欺负与冷眼。

看着面前眼神充满宠溺的宁鹏,谭翠竹眼泪都快掉了下来,心中的委屈一下涌上心头。

她以为自己一向很坚强,当听到宁鹏这句话时,内心百感交集。

这句话她等待了太久太久,家庭的重任早就压得她快喘不过气来,她何曾不希望找个肩膀可以依靠?

不知为何,面前的宁鹏整个人精气神仿佛一下子发生了巨大改变,令她熟悉而又陌生,宁鹏这家伙到底经历了什么?

盯着宁鹏,谭勋山整个人都快气炸了:“宁鹏你个废物,谁让你进来的?这里有你插嘴的份吗?”

宁鹏脸上呈现一抹淡笑,他无视谭勋山看向谭老太:“奶奶,这半年来主要是翠竹签的这三个大单子撑起来的,翠竹功不可没!”

谭老太蹙眉,看着宁鹏尽是不喜之色。

小说名:龙门弃婿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