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尊儒术步青云小说在线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武侠玄幻,穿越重生 29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12-02 13:29

唯尊儒术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步青云原本在青云书院读书,却不知怎么穿越到儒道为主的天道的世界, 他接收了所有的记忆 , “发达了,这下发达了!” 且看步青云如何在异世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纵横天下,斩仙屠圣,唯我独尊,开辟一个新的纪元。

唯尊儒术步青云小说在线阅读
唯尊儒术步青云小说在线阅读

大儒王朝,青云县青云书院。

此刻正是枝头级瓣新叶初绽的清晨,小雨如诉如泣,下了一整夜,远处湖面泛起了层层的涟漪,如同丝绢般天然的褶皱。

步青云站在僻静的屋檐望着波墨一般天空,夹杂着凉意清风拍打着他的脸颊上,少许的雨水顺着微敞的领口洒落在他的脖颈上,寒意直钻心底,让他终于确认这一点。

“我竟然穿越了!”

“这家伙竟然和我同名同姓!”

没有任何的障碍,步青云接收了所有的记忆,顿时就是一愣,这竟然是儒道为主天道的世界,仙魔妖被排挤到了世界的边缘,儒道才是整个世界的中心。而儒道就像他记忆之中的魔法,诗词就好像是施展魔法吟唱,最最重要的是,在这个儒道的世界,唐宋以后的诗词,步青云都能用。

“发达了,这下发达了!”

步青云口水都要流出来,但很快就焉吧了,上学的时候是背过很多诗词,以及往日所看到的诗词尽皆几乎但都快全忘了,现在脑子里还能记得住根本就没多少。

“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但谁能想到这些诗词有这么一天会有这么大作用呢!”

步青云空欢喜一场,跟着就又发现一个要命的问题,身体原先的主人,十六岁了竟然还没有开智成功。

所谓开智就是沟通天道,也就是儒道长河,引才智之气入体,完成洗礼开辟智海,如此一来吟咏诗词才能施展出巨大的威力来,所以没有开智之前,一切都是浮云。

而十六岁几乎就是开智的最后期限,几乎很少有人能在十六岁开智成功。

“十六岁之前无法开智,还要被赶出书院!”

步青云一下子就蹙眉了,而就在这个时候,竟有一行人寻到这僻静的角落,朝着步青云走过来。

“哎约喂,这不是要直上青云的步穷酸吗,你强行沟通儒道长河失败这都还没有死,这运气真是逆天了,我当真是佩服得紧啊。”

冷嘲热讽劈头盖脸就轮了下来,步青云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眼神一冷扫个过去:沈长峰,以及青云书院的一帮富家子弟。

“我看还不如死了好,少受点白眼也好。”

“那可不行,他同意我都不同意,他要是这么死了,他爹可要死不瞑目了。”

“哈哈—-”

说到步青云的父亲死不瞑目,这帮人顿时哄然大笑起来,这屡试不爽,定然能让步青云瞬间暴怒,只是这一次他们失望了

至于所谓的他爹死不瞑目,步青云也了解清楚了,大体是穷人家孩子的故事,家中虽然穷困,但父亲依然咬牙将孩子送入了书院,即使孩子没有多少天赋,也依然坚持。

步青云就是这样,为了能让步青云继续留在书院,治病救命用的钱都花在步青云身上。在父亲死后,步青云即使再咬牙,也无法忍受沈长峰等人的欺辱要退出书院,才有了你爹死不瞑目一说。

这是母亲的怒斥!

“眼神很拧啊!”

敢冲他横眉冷对!

沈长峰瞬间冷笑起来:“穷鬼,信不信我让你再像一条狗一样从我裤裆下面穿过去,再挖了你的眼珠子。”

“哼!”一旁,沈长峰的狗腿子陈福也是冷笑出声:“沈少,要不要我现在给他点颜色看一看。”

其他人也纷纷出声:“必须给这儿穷鬼一点颜色看看,不是定好了规矩,他见到我们就要像一条狗一样叫唤吗,看来他又不长记性了,我们得多提醒提醒他。”

眼看着他们就要动手,但沈长峰却一把他们拦住了,戏谑的看着步青云,阴笑道:“这穷鬼死里逃生,现在可不禁弄,一不小心玩死了怎么办?我总得让他爹死不瞑目,你说是不是。”

“哈哈,还是沈少英明!”

这帮人又是哄然大笑,让得步青云心中又是一恼,一帮白痴还想来讥笑他,他突然就对沈长峰道:“你很羡慕我是吗?”

“羡慕你?!”

羡慕一个穷鬼,一个快十六岁还没有开智成功的白痴?

仿佛听到这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一般,沈长峰笑得眼泪都要飚出来,前仰后合的笑道:“我羡慕你什么?羡慕你是一个你爹是泥腿子,你是穷鬼,还是羡慕你穿我裤裆,学狗一样叫,你爹死不瞑目?!”

步青云一字一字的咬道:“你-羡-慕-我-有-世-界-上-最-好-的-爹!”

“世界上最好的爹?!”沈长峰笑得都快要抽了:“一个泥腿子是世界上最好的爹?一个穷鬼是世界上最好的爹?你这世界上最好的爹要死不瞑目了——哈哈,笑死我了!”

沈长峰笑得都要肚子疼了!

步青云冷笑不已,死不瞑目,这不可能发生,他质问道:“你爹能宁愿饿着肚子送你上书院吗?”

沈长峰一噎,他还真不敢保证娶了七个小妾的自己的爹,能这么伟大,但他需要吗?真是好笑!

“我爹不是一个泥腿子,更不是一个穷鬼!”

步青云冷晒了沈长峰一眼:“这么说你爹不行了!若说将救命的钱拿来给你笔墨纸砚,那更不可能是不是?”

如此比较,沈长峰突然就笑不出来,阴冷的道:“这只能说明你爹是个脑残!”

“脑残?!是够白脑残的,我承认!”步青云冷不屑的看了一样沈长峰:“但你爹能为了你这么脑残吗?不用我说,你想来也知道答案,不能!作为父亲来讲,你爹跟我爹不是一个等级,不然你也不会变成一个人渣,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污染土地,长得挺有创意活得很有勇气,丑不是你的本意是你爸的本意,你靠山山倒靠河河干看鸡、鸡死看狗狗翻——–”

步青云张嘴狂喷,吐沫星子横飞,直将沈长峰骂得瞬间七窍生烟,他哆嗦着手,竟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你–你—”

“你个屁!身高是你的优势丰满是你的标志,弱智是你的长处脸是你的特点,鬼见鬼瘫痪,蛤蟆之所以有勇气活着就是因为的你存在!”

步青云这一顿骂,让沈长峰听得都是一愣一愣的,信息量好大啊,这穷鬼别说骂他们,见了他们都哆嗦,什么时候突然变得这么“才华横溢”!

他们楞够了之后,这才恍然发觉一个很重大的问题:这穷鬼竟然敢骂沈少!!!

他这是找死!

一帮狗腿子们义愤填膺就要动手海扁步青云,步青云混不在意,只是一脸轻蔑的看着沈长峰,像看着一个智障!

如此的蔑视让动手的人都忘了动手,沈长峰怒极而冷笑:“你想激怒我,然后让我打死你是吗,好让你到了阎王那里见到你爹,有理由说不是你不努力不想让你死不瞑目,而是真没有办法——你真当我是白痴吗!”

“我说这穷鬼今天怎么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然敢骂沈少,原来是不想活了,嘿嘿,还是沈少威武。”

一帮人顿时恍然大悟。

“这穷鬼休想,他还有十几天就满十六岁了,到时候无法开智肯定被赶出书院,我们一定要让他爹死不瞑目!”

全部是一帮白痴!

步青云一脸的鄙夷,看着沈长峰讥笑道:“我给你一个评价——你简直就是一个独特的生命体,我从未见过你这样的智障,你的存在大大丰富智障的种类!”

你大大的丰富了智障的种类——沈长峰这都还不动手!

能忍,真能忍!

步青云心中大笑不已,他可不想等沈长峰回过味暴打他一顿,赶忙离开,而这个时候沈长峰好像察觉到不对劲,越想越窝火,啪的一声清脆的耳光,狗腿子陈福就挨了一大耳刮子,楞在当场。

他招谁惹谁了,凭什么挨着一大耳刮子,只是见着沈长峰青筋暴露,却屁也不敢放一个。

青云书院,早课!

步青云“才华横溢”了一番之后,心情并没有轻松起来,早课的时候发现以自己的座位为中心,好像就是一个瘟疫区,他就更轻松不起来。在青云书院没人愿意也没有人敢靠近他,他好像被完全的隔离了出来。

“我这里就好像一个人迹罕至的孤岛!”

步青云微微一皱眉之后,便不是很放在心上了,甚至反而有点窃喜,没有朋友,没人与自己说话接触这最好不过,省得自己露出破绽。

第一堂早课上的是论语,上课的是一身青衫儒雅非常的王伦王老夫子,他一进门,嫌恶的看了一看步青云,就开始上课。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这种程度而已?!

步青云的心又落下去了不少,同时也失去听课的兴趣,开始思考自己的处境来,很快他得出了一个结论:开智,必须开智!

唯有开智,才是他唯一的一条活路!

开智对于大儒王朝的学子来说其实并不是非常的困难,一首简单的诗词,或者一副没有含量的山水画,再或者理解某一句儒家的教诲,便能产生文气,沟通天道,引动儒道长河,灌注下智慧之气,开辟智海。

这有许多生动的例子,有不少学子,再许多无意的过程当中就完成了开智,然后懊悔不迭,因为开智的诗词,或者字画等等对于开智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

这么说,开智的诗词,或者字画等其中水平越高,开智之时,儒道长河灌顶下来的才智之气就会越多,从而开辟的智海就越大;反之,因为开智的诗词,或者字画等,水平太低,儒道长河灌注下来的才智之气就会越少,开辟的智海就将更加有限。

而智海的开辟只有一次,所以智海开辟程度,对于一个学子以后能取得多大的成就,有着至关只要的影响。

除此之外,开智的诗词字画在之后将会变成文种,同时也会成为一个基准,产生文气的基准。

这个基准越高,越难产生文气,自然文气就越少,只有做出高出开智诗词字画等这个基准,才能产生大量的文气,低于这个基准产生的文气将少得可怜。

“开智,需要兼顾智海和文气基准,也就是说,开智文不能简单,但也不能太难,但这样一来就难了。”

开智绝然不简单,步青云不由又皱起了眉头,怎么样的开智文,才能兼顾智海和文气基准两者,让两者都能最大化。

要简单,又不能太简单!

这简直就难于上青天了。

步青云搜肠刮肚了一番后,又发现了一个问题,什么样的才叫简单,什么样的又叫做不简单,他竟然还缺少这一方面的判定标准。

“看来,我只能先尝试一番,才可能有最直观的感受!”

步青云慎而又慎的考虑了一番,终于下笔了,选的是骆宾王的《咏鹅》。

“鹅鹅鹅!”

一落笔,步青云那扭曲得像条虫子一样的字,顿时就跃然纸上了,不用别人说,步青云看着这字能丑成这模样,对比那些龙飞凤舞的字,他想想都要脸红,但这能怪他,不会写毛笔字不是很正常,现在还有几个人用毛笔写字。

咏鹅第一句刚落笔完成,当即的从纸张就有一股白色雾气冒出,凝聚形成一只鹅的形状。

文气!

非常惊人的文气!

“字写的这么丑陋,还能生成文气?!”步青云心中有些错愕,心中也不得不佩服,不愧是能上小学课本的诗,而文气一出现,他瞬间的就被课堂上所有人注意到了。

“这字写得真漂亮,这诗写的也没话说了,作的比这字还要漂亮许多!”

沈长峰不遗余力的挖苦讥讽。

“沈少点评没话说了,绝了!”

“那还用说,这样的字我写不出来,这样的诗我更作不出来,水水平简直太高了,简直高得惨不忍睹!”

“这穷鬼竟然虚弱得连字都不会写了,幸亏我们刚才没有收拾他,不然真会一不小心弄死他,也幸亏沈少英明神武!”

最后这一句最中听,听得沈长峰是身心舒泰啊,周身毛孔都舒畅开了,铁打的事实,他的判断非常的英明。

于这帮没缝也要叮出个缝的苍蝇闲蛋,他们的讥讽于步青云理所当然,他心中只是楞笑,“等下,让你们感受一下能上小学课本的诗,是如何亮瞎你们的钛合金狗眼的。”

沈长峰等人在课堂上哄然大笑,夫子王伦却视而不见,只是鄙夷又厌恶至极的看了步青云一眼。

步青云继续下笔:曲项向天歌!

这一句一成,文气形成白鹅瞬间栩栩如生起来,鹅鹅鹅的鹅叫声满溢于课堂的每一个角落,鹅声充斥于耳,哄然大笑瞬间像被卡住鸭脖子的鸭一样戛然而止,每一个人都不由有些呆愣,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文气形成的白鹅竟然发出叫声!

步青云怎么可能能做出这样的诗词来,这绝然不可能!

诗词只有到了一定的境界,才能有如此的显现,步青云这样的一首诗,眼见着必须至少是声传十里的传乡诗!

只是这如何可能,一个十六岁都没有能开智的白痴,能写出至少声传十里的传乡诗!

沈长峰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王伦那嫌恶鄙夷的目光徒然显现出莫名的惊骇和不可置信!

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步青云最后两句一成,文气形成的白鹅下面,平静的水面出现,波光粼粼,水下白鹅那拨动清波的红色的鹅掌也赫然出现,一切恍然如同真实一般。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同时,这一首《咏鹅》被莫名的力量咏读了出来,声音远远的传递了出去,纸上形成的文气冲天而起,直接穿透了屋脊。

“这不是传乡诗!”

小说名:唯尊儒术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