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神级狂龙陈北无弹窗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28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12-02 13:41

神级狂龙这本小说里面的陈北他的称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威震西方黑暗世界的龙王,竟然退隐了!” 很出乎人的意料。曾颠覆西方黑暗世界,震颤了海外,但却让她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却成为了她的上门女婿,卑微如尘埃,窝囊如废物,仿佛所有人都可以把他踩在脚底下。 然,心有猛虎……那一天,他将牵起她的手,给她整个世界!!

小说神级狂龙陈北无弹窗
小说神级狂龙陈北无弹窗

“威震西方黑暗世界的龙王,竟然退隐了!”

“身为海外的神话传说,他竟然真的放下了只手遮天的一切,选择了放弃!”

西方黑暗世界,一条消息犹如重磅炸弹,迅速炸开!各方震骇,怀疑,无数道声音议论纷纷……

——————————————–

古北区,是沪海市最好的住宅区,同样,古北的房价也是沪海市最贵的。

在一处高档小区中,一幢五百平米的豪宅成为小区中最显眼的风景。

豪宅中,陈北正拿着一块抹布,站在一位绝美的女人面前。

那位年轻绝美的女人坐在沙发上,两条勾人的大长腿交叠着,一抹窄缝不禁令人浮想联翩。

黎氏集团,大名鼎鼎的美女总裁,黎轻烟!

此时的黎轻烟冷冷的看着陈北,精致绝美的脸蛋,布满寒霜之色,像是在审问着陈北。

“到底要什么条件,才可以答应?”黎轻烟红唇轻启,开口说道。充满磁性清冷的声音,让人听了心头就是一荡。

“老婆大……黎总,这不是我能决定的,这是黎父说了算的。”陈北讪讪一笑,他刚要开口喊老婆,但被黎轻烟狠狠瞪了一眼,硬是将快喊出嘴的老婆改成了黎总。

身为黎轻烟的老公,按理说他应该被无数人羡慕嫉妒,他不但是豪门的乘龙快婿,还是无数人梦中女神的老公。

这双重身份,每一种都是无数人可望而不可及的,但陈北这两种都得到了。

事实却截然相反,在嫁入黎家的几个月的时间,陈北非但没有享受到豪门应有的待遇,更是没有上过黎轻烟的闺床,甚至在黎家他干尽了下人的活。

这几个月,不是常人能忍受的,黎轻烟看不起他,有无数次用各种办法想撵他走。

今天,黎轻烟再一次跟他谈判了,只要陈北能离开这里,黎轻烟什么条件都可以满足。

黎轻烟冷冷的瞪着陈北,黛眉紧蹙,她说道:“你现在每个月的生活费是两万块,我给你两千万,再加一套沪海市黄金地段的房子,一辆保时捷,只要你离开,一切都好说。”

黎轻烟对陈北一丝好感都没有,若不是他是自己的合法丈夫,黎轻烟早就把他赶出了家门!

像陈北这种游手好闲的人,在黎轻烟眼里,怎么可能配得上她!

黎轻烟更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自己的父亲和爷爷好端端的,突然给自己找了一个女婿,还偏偏找像陈北这样的懒人,借着入赘的方式想不通过任何努力就过上更好的生活。

黎轻烟跟自己的父亲抗议过无数次,结果向来宽松的黎父,在这个问题上,态度立场却异常的坚定,说是她爷爷定的人选,不可能改变。

于是,黎轻烟便想方设法的让陈北主动开口离开,她还专门将所有保姆辞退,将家里的一切脏活累活都丢给陈北干,每次社交外出,去宴会也不带上陈北,结果没想到陈北没有一句怨言。

黎轻烟无法想象,陈北为了那两万块的生活费,是如何忍受三个月的。

无奈之下,黎轻烟只能跟陈北摊牌了,这种诱人的条件,放在正常人面前,绝对会不假思索直接同意。

可谁想到,陈北讨好的笑道:“黎总,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对,您说,我改……我们是合法结婚的,证都领了,还谈什么钱不钱的呀。”

黎轻烟瞪着陈北,几欲抓狂!

她拿陈北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个家伙,分明是赖在她家了,为了以后能平分家产,什么条件都不答应!

黎轻烟银牙紧咬,忍无可忍,径直踩着高跟鞋蹬蹬蹬向豪宅外走去。

“晚上我回来之前,把所有家务都做好,只要我看到一丝灰尘,自己知道后果。”黎轻烟头也不回,一句冰冷的话语在豪宅内回荡。

“好嘞。”

陈北望着那道绝美的身影渐渐远去,脚下的高跟鞋拼命踩着地板,好似要宣泄无尽的怒火。

陈北目光深处闪过一抹深邃宠溺的笑意,拿着抹布趴了下来,仔细的擦起了地板。

忽然间,别墅远处,有一辆豪车从远处疾驰而来。

一个漂亮完美的漂移,劳斯莱斯精准无误的停在了豪宅前。

这辆白色拍照的改装版劳斯莱斯幻影,放眼整座沪海市,仅此一辆,没有别人能拥有这辆车,哪怕是黎家,也是如此。

能拥有这辆劳斯莱斯幻影的,不光是财富的体现,更是身份的象征,车主的身份,放眼全国,也是举足轻重的地位。

车门打开,一条腿跨出,皮鞋踩在地面,敲出清脆的响声。

一位英俊的青年身穿阿玛尼限量版的西装,向豪宅走去。

青年一走进,就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看见了正趴在地上,仔细擦拭地板的陈北。

青年嘴角一抽:“老大,你真的不跟我回西方吗?”

“现在西方没有你,整个地下世界乱成一片。”

陈北头也不回,继续擦着地板,自顾自的说道,“从我退隐的那一刻就说过了,从此不再过问地下世界的事情,我现在有我自己的生活,你回去吧。”

青年苦笑,点了一根海外都罕见的高希霸雪茄,浓郁的奇香很快就在豪宅里飘荡起来。

看着陈北毫无形象的做着家务,青年感慨道:“老大,你身为西方战神,坐拥全球半数的资产,为什么要放下唾手可得的一切,来做家务?”

“黎家有恩于我,我现在只想报答这份恩情,我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

“可是老大,你真的一点都不管海外了吗,没有你,地下世界最近可不大太平啊。”青年双臂环胸,斜倚在门框上。

“不是有你们吗?我不是让你跟兄弟们说了吗,维护海外的秩序。”陈北头也不回的说道。

“但没有你坐镇,许多海外势力已经蠢蠢欲动,只有龙王回归,才能震慑他们。”

“需要震慑吗?”陈浩目光深处闪过一抹冰冷深邃,“忤逆者,杀无赦!”

青年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向豪宅外走去,“算你狠,看来有了女人忘了兄弟,都不管我们死活了,那就先这样吧老大,有空记得联系联系兄弟们,我先走了。”

青年走出别墅大门,忽然脚步一顿,想起了什么,扭头将目光落在陈北身上那件脏兮兮的衬衫上,饶有深意的一笑,“老大,你将这件意式定制的手工衬衫弄的那么脏,要是被彼德斯大师知道了,估计会气得吐血吧?”

陈北低头瞥了一眼,“衣服?衣服不就是用来穿的吗,有这些刚擦完的地板重要吗?”

青年苦笑,没有再多说一句,事实上,青年知道这件衣服放在拍卖会上的价值,绝对是这些地板无法比拟的。

不过陈北也有底气这么挥霍,像这样的手工衬衫,青年知道陈北有一大衣柜。

劳斯莱斯幻影响起一阵马达的轰鸣,消失在了豪宅的门口。

而陈北,将这件手工定制的衬衫,脱下后随意丢在一边后,兜里的手机响了。

陈北掏出手机,这个打来的号码,来自海外。

陈北接通后,电话那头响起一道流利的外语,“尊敬的龙王大人, 我们恳请您亲自保护我们将军外交时的安全,报酬价码愿给您半壁江山,与将军在澳洲平起平坐!”

陈北都没有听完这通电话,便把电话挂了,不屑道,“区区海外小军阀,竟然厚着脸皮找我保护,老子可曾看得上你那弹丸之地?”

将这个号码拉黑后,陈北把手机塞回裤兜,继续趴在地上,仔细的擦起了地板。

而远在海外,一间安静肃穆的办公室,一位大臣拿着电话,苦笑道,“副首相,又拉黑了……他的脾气,果然海外闻名。”

副首相神色如常,“不要灰心,以他的身份,如果能让他来保护将军,那么将不需要任何的护卫队保镖,有他一人,足矣。”

“是。”那位大臣恭敬点头,对面前的副首相的话丝毫不敢违背。

…………

等陈北把豪宅里的卫生都做好之后,已是晚上七点了。

夜色降临,一辆漆黑的迈巴赫S级在夜幕之中疾驰而来,停在了别墅门口。

陈北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声,赶忙走出别墅。

车门打开,紧接着,一只精致迷人的红色高跟鞋踩在了地上,那是一条白嫩诱人的大长腿,紧接着,一位年轻绝美的女人跨出了迈巴赫。

当她出现刹那,顿时让周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因为她太美了,即使沪海市的选美模特的冠军,在她面前,也只能沦为绿叶。

“黎总,您回来啦。”陈北热情开口。

黎轻烟没有理会陈北,正眼都没有瞧一眼,踩着高跟鞋,款款走进别墅。

很明显,她的火气还没有消。

黎轻烟坐在沙发上后,陈北立马端上一杯刚泡好的龙井。

“黎总,工作了一天,累了吧,喝口水。”陈北的笑容充满了讨好之意。

黎轻烟抬起美眸,瞥了一眼,看到马首是瞻的陈北,内心升起一阵强烈的恶心感。

陈北这几个月在家里做的非常好,即使黎轻烟想鸡蛋里挑骨头,故意挑刺,竟也是没挑出半分的错。

她让陈北跪着擦地板,刷马桶,做家务,不让陈北抽烟喝酒,饭菜口味不能太咸太淡…总之太多太多了,可是黎轻烟打的算盘还是落空了。

陈北答应不抽烟,还真的一根烟都不抽,酒更是滴酒不沾,有很多次黎轻烟提前下班,回到家想抓个现行,但连一点烟味都没闻到。

她让陈北跪着擦地板,结果每天回家,五百平米的豪宅的地板跟一片明镜一般,不沾一丝灰尘。

这种本事,黎轻烟从未在任何一位保姆上见到过。

陈北一点把柄都不留给黎轻烟,一点毛病都抓不到,撵都撵不走。

黎轻烟美眸凝视着满脸谄媚的陈北,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内心火气越来越大。

你能忍是吧?行!那就给我好好忍着!

黎轻烟恨恨的想,内心冷不丁冒出了一个馊主意。

黎轻烟双臂环胸,坐在沙发上,踢掉价值不菲的高跟鞋,精致的红唇微张,冷冰冰的吐出一句:“过来给我按摩一下。”

陈北一愣,而黎轻烟紧蹙的眉头微微舒展,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蹬掉了红色的高跟鞋,将那双纤细圆润的大长腿抬了起来,一双精致的玉足抬在陈北的眼前,居高临下的开口:“怎么,不愿意?”

陈北一愣,而黎轻烟紧蹙的眉头微微舒展,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蹬掉了红色的高跟鞋,将那双纤细圆润的大长腿抬了起来,一双精致的玉足抬在陈北的眼前,居高临下的开口:“怎么,不愿意?”

“我……当然愿意啊!”陈北反应过来,喜出望外,搓着双手,内心有些激动!

这怎么可能不愿意!这是陈北做梦都想做的事啊!!

这会儿轮到黎轻烟傻眼了,这家伙不仅不觉得耻辱,好像还挺高兴的?

黎轻烟还没开口,陈北就主动伸手,握住了那双温润如玉的玉足。

那双玉足入手吗,手感极好,陈北摩挲着这两只玉足,仿佛是最珍贵的艺术品一般。

顺着玉足目光向上移去,薄如蝉翼的黑色丝袜套在腿上,将纤细的长腿勾勒而出…这……绝对是极品啊!

陈北伸手,轻轻一拉,黑色丝袜多了好几道褶皱,转眼间便从大腿褪到了膝盖处,露出雪白细腻的肌肤。

待黑色丝袜全部褪去,精致的玉足呈现在眼前,在灯光下散发着熠熠光泽。这双精致的玉足,肌肤胜雪,没有一丝老茧。

陈北甚至能嗅到一丝淡淡的幽香,那是黎轻烟身上的体香。

陈北轻轻抚摸着玉足,在黎轻烟看来这是亵渎陈北的尊严,但在陈北眼里,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待遇。

这是他三个月以来,第一次与黎轻烟的肢体接触!

这双如洁白宝玉般的玉足在陈北的掌中玩弄,陈北粗糙的大手在黎轻烟细腻嫩滑的脚底摩擦,一丝丝酥麻和瘙痒让黎轻烟皱眉,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黎轻烟对面前给自己按摩脚的陈北更加厌恶了。

她自己都没想到,陈北卑微竟然能到这种地步,简直太恶心了!

就在这种,黎轻烟的手机响了,黎轻烟接通电话后,很快,精致的黛眉便紧蹙在了一起。

“做梦,我黎轻烟就算死,也不会让他得逞!让他滚蛋!”黎轻烟冷喝,随即挂断电话,气呼呼的将手机丢到一边,精致绝美的俏脸上遍布寒霜。

这时,一双温热的手掌握住了黎轻烟的玉足,粗糙的手掌搓着玉足,玉足雪腻的肌肤泛红,舒适的温热一路向上蔓延,一直到了脚踝处,这种温暖渐渐让黎轻烟烦躁的心情有了些许平静。

而陈北正低着头,小心翼翼的为那双完美的玉足按摩,轻轻的揉按,他抬头,看见黎轻烟心烦意乱皱着眉头的模样,还有刚才的那通电话黎轻烟说的话,让陈北陷入思虑。

陈北低头,双目深处闪过一抹他人难察的深邃,是谁,是谁让黎轻烟那么生气!谁敢!

陈北能入赘进黎家,也是因为机缘巧合。

这是陈北欠黎家的恩情,当年陈北远在海外,一次面临生死危机,身负重伤之时,是黎轻烟救了他,还让远在燕京身居高位的爷爷,冒着极大的风险,给他安排了一处住处,

也就在那时,黎轻烟的爷爷得知了陈北的身份,但他没有选择将这件事告诉黎轻烟。

那时候的陈北,太过狼狈,现在已经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黎轻烟俨然忘记了那件事。

陈北的按摩技术很好,对力度的掌控十分精准,即使专业的按摩师,也无法与之相比。

渐渐地,陈北的按摩起了作用,黎轻烟工作了一天,实在是太疲倦了,靠在大沙发上,困意如潮水般涌来,很快就睡了过去。

陈北仔细的为黎轻烟按摩着,黎轻烟很安静的睡着,发出平缓细微的呼吸声,两条大长腿无意间微微张开,陈陈北眼神微微一瞥,就看到那诱人的一抹深邃黑色,与那牛乳般的腻白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一幕,简直是让人血脉贲张。

陈北按摩了很久,见黎轻烟陷入熟睡后,才嘴角微微扬起,将黎轻烟的双腿轻轻放下,然后看着一头黑发轻披在肩,精致如琢的绝美俏脸流露出的几分疲倦,让陈北不由得心生怜意。

就算黎轻烟平时再怎么强势,那她也只是一位弱女子,这样一个完美的女人,简直就是天生尤.物。

陈北轻轻的将黎轻烟抱起,向卧室走去。

陈北将黎轻烟放在柔软的席梦思上后,脸上浮现一抹宠溺的笑容。

突然,陈北神色一凝,扭头看向一旁电脑桌上的电脑,眼眸中投射出一抹凌厉寒芒。

陈北走到电脑桌前,打开电脑,电脑的密码,被陈北轻松破解,黑进了黎轻烟的电脑中。

片刻,陈北神色倏然一愣,看着电脑界面中一行代码,眼眸深处,有一抹深邃闪过。

这个代码,他再熟悉不过了。

去年,西方海外的网络世界,有一种病毒肆意横行,让海外的十大网络安全机构没日没夜全力破解,都没有丝毫头绪。

后来,有一则消息传进这些网络安全机构的耳朵,凑出百亿,这些病毒就会自己消散。

当时,这些网络安全机构大为光火,一口断然拒绝。

结果拒绝当晚,网络安全机构,服务器瞬间瘫痪,一夜之间,瞬间垮掉,震惊海外。

直到十大网络安全机构交出百亿之后,病毒悄然撤走,海外的网络世界,这才恢复正常。

足足过了半年,网络安全机构才将病毒破译出来,源自一行神秘代码。

而现在,这行神秘代码竟然出现在了黎轻烟的电脑中!

黎轻烟的电脑摄像头闪烁着微弱红光,显然被黑客侵入控制。

甚至,黎轻烟在卧室里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了下来、

沪海市鼎鼎大名的美女总裁,在卧室里的一些私密行为,如果黑客有意泄露出去,足以让黎轻烟身败名裂!!

陈北扭头,看向黎轻烟安详的躺在床上,眼眸深处,一抹森冷寒芒缓缓酝酿。

等陈北走出卧室后,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怎么了老大,是要去喝两杯吗?我今晚约了欧洲皇室的一个小妞,要不叫上她一起?”电话那头响起一道声音,正是今天下午的那位青年。

“没空,我老婆应该是遇到麻烦了。”陈北缓缓开口,语气异常平静,却有一种莫名的冰寒森冷。

电话那头青年一愣,随即诧异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哪个不开眼的,敢找我嫂子麻烦?”

“她的电脑中被种了特洛伊病毒, 我怀疑别墅里还装着一些窃听装置。”陈北开口道。

“特洛伊病毒?去年就被我们全部收回了,怎么可能还有?能使用特洛伊病毒的,绝不可能是普通的竞争对手!”青年微微一惊,语气惊诧。

陈北双眼微眯,“去查一查,黎氏集团中,谁的电脑技术最好。”

片刻后,陈北的电话再次响起,青年的声音从电话的那头传来,“老大,查到了,黎氏集团中,有两人嫌疑最大,一位是黎轻烟的秘书林雪,毕业于网络安全学院和商学院,获得两个学位,还有一位是黎氏集团的网络安全主管孙梦。”

“知道了。”陈北双目露出一道精芒,挂断了电话。

随后,陈北在豪宅内走动,双目仔细地扫过别墅的每一处每一个角落,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很快,陈北便从客厅的电话中,卧室的台灯,取出了窃听装置。

“孙梦,有意思……”陈北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将窃听装置扔在地上,一脚狠狠踩踏而下,踩得粉碎!

…………

小说名:神级狂龙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