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降娇妻徐若瑶无弹窗全本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28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12-04 16:29

天降娇妻,这本小说原创是王者女婿 , 项少恒是个孤儿,父母过世得早,从小孤苦无依,徐家资助过他,帮他度过难关。 徐若瑶是典型的商界女强人,高傲、强悍、霸道,且对男人非常高冷,完全是一座可以冻死人的千年冰山。 他入赘成为她的丈夫,还得管理整家航空公司的空姐。我是狂霸地下世界的王者。

小说天降娇妻徐若瑶无弹窗全本阅读
小说天降娇妻徐若瑶无弹窗全本阅读

徐若瑶气得狠狠将手中的文件扔向项少恒的脸,纸张犹如片片雪花一样飞舞着。

“对……对不起,徐总,我走得太着急了。”项少恒低着头好似一个犯错的下人。

“对不起、对不起。”徐若瑶葱白的手高高举起,重重一巴掌就要挥下去,“你整天除了会说对不起外,还会什么?”

快要打中项少恒的脸时,徐若瑶的手忽然停住了,打人不符合她的风格,气得手臂微微颤抖着,慢慢放了下来。

又扫了一眼手腕上的表,现在回家拿董事会章程也已经来不及了,余光瞄了一下旁边的酒店大楼,想到即将召开的会议,难道自己今天真的要脸面尽失,被人笑话?

“哎!”徐若瑶轻轻叹了口气,不由得感到了一丝悲凉和孤独。

她其实刚刚大学毕业,在家族企业内部斗争激烈的情况下掌管汉空集团没多久。想当初多少人就是等着想看她出丑,看她一个女人如何把偌大的汉空集团一步步败光,成为长宁市商界史上最大的笑话。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曾幻想过能够在商界找到一个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他是精英中的精英,商业奇才中的奇才,和自己共同对付敌人,管理好家族企业。

偏偏老天爷和她开了一个偌大的玩笑,自己的丈夫既不是精英、更不是商业奇才,而是一个一事无成,连个文件都会拿错,只会吃软饭的废物。

“原来是徐若瑶啊,你怎么在这里呀。”

后面几个穿着妖娆,浓妆艳抹,一身浓烈香水味,富婆一般的中年女人走了过来,有人直接喊着徐若瑶的名字。

徐若瑶瞄了一眼走来的女人,暗暗直呼不妙,对这些人有些印象,在最近的一次商务晚宴上见到过她们,是一些私企老板的老婆。

这些女人完全就是一副暴发户富婆的样子,素质低下,狗眼看人低,嘴巴比什么还毒,什么话都说得出来,认准了徐若瑶就是花瓶,直呼她的名字。

“这里没你的事了,你走……”徐若瑶连忙想让项少恒离开。

可惜太迟了,几个富婆一走来就将他们围了起来。

“好巧啊,徐若瑶,你怎么也来这里开会?是不是汉空集团要倒闭了?准备在这里宣布破产啊。”

“这个男人是谁啊?穿得邋里邋遢的也太丢脸了吧,是你们家的下人吗?”

“好歹你是长宁市有头有脸的人,带这样的下人出来就不怕被笑话?”

徐若瑶面无表情,冰冷地看着几个富婆,没有回答,早已经习惯了长宁市商界对她的种种质疑声。

富婆们也知道徐若瑶十分冰冷,不会回应,见好就收,一边嘲笑着一边离开了。

“现在你看到了吧?我被人笑话,你是不是觉得心里比什么还高兴。”徐若瑶转而将怒火喷向项少恒。

倘若他准确无误地把董事会章程带来,自己也不会被几个富婆笑话。

“徐总,我不会让你再被笑话的。”项少恒继续低着头,缓缓道,声音有些小“而且董事会章程带不带来都没用……”

“不会再被笑话?就因为你带错了文件,我今天不仅会被笑话,更是会丢掉一家公司。”徐若瑶心中的悲凉孤独感来得更加强烈,葱白的手指着酒店外面大门,“给我滚回家去,看到你我就烦。”

说完之后,徐若瑶气呼呼地转身朝酒店大楼走了过去,深感自己真是要被废物男人一头气晕过去,带错文件也就罢了,还敢说章程没有用,根本就不知道章程上的内容对她今天的会有多重要。

“是的,老婆,我绝对不会让你再被笑话。”项少恒慢慢抬起头,望着徐若瑶高挑曼妙的背影,一头流瀑般的长发,嘴角慢慢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正当徐若瑶转身走进酒店大楼时,从项少恒身后的转角处走出来一个穿着休闲装,带着墨镜的平头青年。

“老大,你说天上掉下了一个绝世娇妻,怎么会是这样可怕的母老虎啊。”平头青年笑嘻嘻地走过来。

“她就是我从天而降的娇妻。”项少恒继续盯着酒店大楼,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很幸福。

入赘到徐家让他深感徐若瑶有如从天而降的天使一般,是老天爷送给他最珍贵的礼物。

“别开玩笑了,老大,你是堂堂地下世界的五大兵王,刚才你看着母老虎的脸色,传出去的话兄弟们会怎么想?”

如果不是刚才一直在转角处偷看,平头青年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狂霸地下世界,傲视群雄,掌控着数万人兵团和庞大商业帝国的老大,会在一个女人面前如此低三下气,任凭数落,还抬不起头。

“没别的事情回去吧,我要进去处理垃圾了。”项少恒淡淡笑道,朝酒店大楼走了过去。

他绝对会信守承诺,不会让自己从天而降的娇妻被笑话,

“站住、站住……老大,你还真的要进去啊。”

看项少恒要走向酒店大楼,平头青年连忙快步冲到他面前。

“老大,你是狂霸地下世界的兵王,怎么能进去看那只母老虎的脸色,就算她是你喜欢的女人,也得有点男人尊严啊。”

平头青年强调道,要知道自己消失了一个多月的老大,是绝对顶级的王者,在地下世界独霸一方、不可一世,傲视群雄,将多少军阀、武装组织、极端组织、基地组织、神秘组织、杀手组织等等踩踏在脚下。

或许他是因为太喜欢徐若瑶,想要得到她的欢心才会做出如此反常的举动。

只是一想到老大如此看女人脸色,平头青年感到心里不是滋味。

“滚开,别妨碍老子帮老婆处理垃圾。”项少恒低沉喝道。

“老大,别管那只母老虎了。”平头青年脸色变得凝重,眉头紧锁,语气急促道,“知不知道你不在的一个月里地下世界都乱成什么样子了,其他四大兵王还以为你躲起来准备发动地下世界大战,一统地下世界,正惶惶不安呢。”

项少恒有些顿住地看着平头青年,地下世界大战?

那是一个多月以前自己还没有回长宁市的事情,如今的地下世界虽然形成了以五大兵王为格局的局面,不过项少恒所在的兵团由于有着庞大的商业帝国支撑,实力要远远强于其他兵王,也让其他兵王十分顾虑,担心他会发动一统地下世界的大战。

他也确实这样想过,想当地下世界唯一的王者。只不过自从决定回来报恩遇到心爱的女人以后,发现娇妻才是一切,王者不过是过眼浮云罢了。

“滚。”项少恒好似没有听到平头青年的话,绕过他继续走向酒店大楼。

“老大……”平头青年愣住了,难以置信地看着项少恒冷峻的脸,老大为了女人连和兄弟们的梦想都不要了?

“对了,我在长宁市的事情要保密,知不知道,尤其是不能告诉……”项少恒走了两步,停了下来吩咐道。

平头青年迟疑地转过身,犹如木头人一样,为了女人放弃梦想,他真的是老大?会不会自己认错人了?

酒店一楼会议室,快要走到门口时徐若瑶听到从里面传来的声音,不由得停下脚步,一对秀眉微微拧在了一起。

“看来徐家真的是要日落西山了,偌大的家族企业什么人不传,传给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女人?”

“听说徐老爷子临死前指名让自己儿子把总裁位置让出来,由徐若瑶来继承,真不知道徐老爷子想的是什么。”

“徐若瑶就是一个花瓶,长得漂亮是漂亮,根本没什么能力,别说把汉空集团管理好,就是分公司汉空国际航空公司都快保不住了。”

“什么长宁市女强人、第一女神,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徐若瑶清澈的双眸紧紧盯着会议室,思绪快速翻转着,确实如她所料,来参加董事会的人就是想看她的笑话。

汉空集团早年与其他企业共同投资航空公司起家,是航空公司的控股方。不过航空公司的股权斗争一向很激烈,并以吴氏集团、孙氏集团和冯氏集团三大股东的野心最为明显,一直觊觎想要扩大股权,取代汉空集团成为控股方。

而这三大股东中,又以冯氏集团的总裁冯立阳手段最为狠辣,最近冯立阳暗中偷偷说服吴氏集团和孙氏集团将持有的股权卖给他,打算一举拥有与徐家抗衡的股权。

今天这场董事会正是冯立阳发起的,目的就是想要宣布成为汉空国际航空公司的实际掌控人。

徐若瑶轻轻叹了口气,又想到董事会在章程上,倘若现在自己手里有这份资料,或许还知道怎么面对。

“气死我了,没用的废物。”

徐若瑶心中怒声骂道,只能慢慢推开会议室的门,走了进去。

会议室里已经坐着吴氏集团、孙氏集团以及其他一些小股东代表,看到徐若瑶走进来,众人条件反射地安静下来。

徐若瑶快速扫了一眼会议室的人,奇怪,都已经这个时候了,怎么不见冯立阳和冯氏集团的人?

一些与冯立阳关系好的人看着徐若瑶的身影,又继续低声嘲笑着。

“确实是女神啊,可惜就是太花瓶,今天汉空国际航空公司是保不住了。”

“才接管家族企业没多久就丢了一家分公司,她老子这回还不被活活气死。”

“长得漂亮有什么用,根本就没什么经营能力。”

徐若瑶葱白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她和冯立阳的关系并不好,这些人确实会毫不犹豫地嘲笑她。

会议室里的人也低声议论着,纷纷说徐若瑶今天要丢了一家公司,听得她心里不是滋味,只能尴尬地低着头走向自己位置。

“砰!”徐若瑶正往前移步,会议室的门被打开,项少恒低沉着头站在了门口。

“他……”徐若瑶心头一怔,不是让他快滚回家,怎么出现在会议室?不好,难道是刚才自己用那么狠的口气数落他,引起他的不满,想过来继续看她的笑话?

徐若瑶葱白的手又紧紧握成拳头,好啊,这个入赘的废物,今天是想造反了,回去以后绝对饶不了他。

会议室里的人并不知道项少恒是谁,看都没有看,继续嘲笑调侃着徐若瑶,听得她感到越来越难堪。

忽然,项少恒怒气冲冲地抬起头,快步冲到会议桌地正中间,粗大的拳头高高举起,猛地对着桌子狠狠一拳下去。

“劈啪!”

小说名:天降娇妻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