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毅龙门之王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29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12-05 15:55

陈毅龙门之王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唾手可得的天下,这真的值得吗?” 西方黑暗世界十二君王之一,暴君大人,一手创立的君王殿,傲立于西方黑暗世界, “大哥,你真的不考虑……” 谁人听到暴君二字不闻风丧胆,却甘愿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唾手可得的天下……

陈毅龙门之王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陈毅龙门之王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老大,你真的不跟我们回西方吗?现在没有你,整个地下世界乱成一片!”

“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唾手可得的天下,这真的值得吗?”

“想想你一手创立的君王殿,傲立于西方黑暗世界,谁人听到暴君二字不闻风丧胆,现在就等你回去掌控大局了老大!”

江城,宽窄小巷的胡同中,陈毅面前站在一个年轻人,青年神色焦虑,十分无奈。

“好了别说了,从我说退隐的那一刻起就说过了,从此不再过问地下世界的事,现在我只想报答沈悦然的恩情,安安静静的做一个上门女婿。”

“我让你准备好的贺礼准备好了吗?”

青年点了点头,把手中的礼品盒递给陈毅:“汉代的青花瓷,在华夏一个古董朋友那要来的,市值五十万左右,已经很便宜了。”

陈毅接过手提袋,拍了拍青年的肩膀淡然道:“没啥事就回西方去吧,我虽然不在了,但君王殿也绝不是任人宰割的,忤逆者,杀无赦!”

“大哥,你真的不考虑……”

青年的话还没说完,陈毅已经转过身,迈步离开,只留下青年继续叹气。

沈家大院门口,陈毅刚出现便被一个中年父母指着鼻子骂道:“陈毅,你还知道来?说去买点东西,你买了一个多小时,要不是悦然硬要带着你,我都不想让你来,丢人现眼!”

“妈,少说两句吧,陈毅是我老公,为什么不能来?”

“怎么了?说也不让说了?待会进去指不定怎么被这帮亲戚嘲讽呢,我多丢脸啊,不行赶紧离婚得了,谁也别耽误谁。”

沈悦然没有理会韩梅的话,把手中的盒子准备递给陈毅,说道:“这是给爷爷买的礼物,待会以你的名义给爷爷吧,少说几句话就行了,比不过他们咱就不比,咱不争也不攀。”

望着眼前这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孩,陈毅的眼神中带着笑意,晃了晃手中的袋子:“爷爷的礼物我准备好了,爷爷应该会喜欢。”

韩梅一眼便看到了袋子上的陶瓷二字,冷眼道:“在哪整了个破花瓶啊,快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悦然那盒茶叶可一万多一斤,是你这三十五十的花瓶能比得了吗,你还不如买两斤水果拎着了。”

陈毅神色平静,一阵无奈,自己手中这个青花瓷可是叶晨弄来的,绝对的珍品,放在市场上少说也能卖出五十万的价格,这还是一个劲的叮嘱叶晨别挑太贵重的东西,否则沈家人根本不敢接。

沈家,在江城不过一个二流世家,千万资产是有的,但也绝对不舍得花百万买个礼物。

沈悦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嫁给陈毅,只感觉他身上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说喜欢,但是不讨厌。

大院里很是热闹,沈悦然一家人刚走进去,便成了众人讨论的焦点,谁都知道沈悦然嫁给了一个窝囊废,江城有名的窝囊废。

“悦然来了啊,还是这么漂亮,可惜了啊!”

“你们这一家人怎么最后才来,怕是准备了不少好东西吧?”

“韩梅快过来坐,咱们聊聊天!”

韩梅嘴角一阵抽搐,脸色难看,她知道只要她一座过去,立马就会被问到废物女婿陈毅的事,她可不想出丑,摆手道:“你们坐吧,我最近减肥,站会儿就行。”

入赘三年,陈毅受尽白眼,被人一次次当成笑话,挫脊梁骨他都淡然一笑,在他的心中,只有沈悦然一人能影响他的心情。

沈家亲戚众多,但唯有沈悦然大伯家一家有个儿子,也是沈悦然的表哥沈彬,沈家第三代独子,从小被沈家众星捧月,深受爱戴,毕竟是以后要接手沈家的人。

从小娇生惯养,养成了傲视无人的性格,看不起穷人,知道自己的表妹嫁给了一个窝囊废,并且沈悦然的父亲早年意外去世,一心想把沈悦然一家赶出沈家,起身笑眯眯的走了过来:“陈毅你手里这拎的什么东西,我看看你能倒腾出来什么花样来!”

陈毅平静道:“没什么,知道爷爷喜欢古董,特意给爷爷淘了个青花瓷。”

“哈?青花瓷?”沈彬的表情很精彩,嘲讽道:“是,爷爷是喜欢古董,可这不代表爷爷喜欢几块钱的烤瓷啊,真以为自己弄了个破花瓶,就说得上是青花瓷了?”

面对沈彬的挑衅,陈毅并没有生气,而是微笑道:“那表哥准备了什么?”

见陈毅这么问,沈彬眼前一亮,这正合自己的意思,正愁着不知道怎么在亲戚面前显摆一下呢,这机会就来了,站起身得意道:“看好了,我给爷爷送的是一颗千年灵芝,这一颗可是上百万的天价!”

一听说沈彬准备了千年灵芝,沈家亲戚纷纷围了上来,沈彬当着众人的面,把灵芝盒子拆开,表现出十足的优越感。

陈毅不为所动,沈家亲戚们却炸开了锅。

“沈彬,这真是千年灵芝吗,这么珍贵的东西,你在哪弄得?”

“这可是好东西啊,听说这东西吃了能延年益寿!”

“小彬可真有孝心啊,这一百多万的东西说买就买!”

面对亲戚们的夸赞与羡慕的目光,沈彬很满意这个效果,点头道:“那是自然,毕竟世间少有,我也是废了好一番功夫才买到的,只要爷爷吃了能身体健康就好!”

所有的亲戚都在恭维,唯独韩梅站在原地黑着脸,心里极度不平衡,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和女婿都这么优秀,唯独自己家的女儿这么不争取,嫁了这么个窝囊废。

她刚听说老三家的闺女找了个好对象,才二十多岁就有自己的公司,见面就给买了三金首饰,在回看起自己家的这个窝囊废,三年来,除了洗衣做饭,什么都不会!

见沈彬小人得志的样子,陈毅仍然是沉默不语,在陈毅身上找不到优越感,沈彬再次把目光看向了沈悦然,苦口婆心道:“悦然,不是我说你,你嫁给这么个窝囊废到底是图什么,图他活好?”

“你!沈彬,你别胡说!”沈悦然面红耳赤,被韩启红说红了脸,虽然同是沈家人,但是沈悦然一家最穷,所以在沈家的地位也最低,也是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

可践踏别人可以,践踏沈悦然是陈毅无法隐忍的,陈毅之所以能忍下一切,都是为了沈悦然。

这时候,沉默半天的陈毅突然走上前,拿起所谓的千年灵芝在鼻头闻了闻,这一动作,让沈彬十分愤怒,吼道:“陈毅,你干什么,这是你能碰起的吗,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陈毅冷笑道:“拿这种假货出来糊弄人,你是怕爷爷活的时间太长了吧?”

“放屁,你说谁买的是假货,口血喷人,你分明就是嫉妒,明明你的才是假货!”

“真正的灵芝,菌盖肾形,皮壳坚硬,颜色为褐色或者黄褐色,有光泽,边缘薄而平截,常稍内卷,气微香,味苦涩。”

“而你这个,皮壳黑紫色,无光泽,散发异味,明显是个次品,也就忽悠忽悠你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实则山上到处都是,分文不值!”

正所谓爬的越高,摔得越惨,沈彬自然知道这个所谓的灵芝是什么货色,暂不说他有没有钱,就算有也不可能舍得花这么大价钱给自己爷爷买个生日礼物的。

这一块不过是沈彬在市场上随便买的,他确信沈家人都没见过这世面,肯定认不出真假,而对方又说肯定吃不坏人。

遭受到四周亲戚们差异的目光,沈彬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嘴角一阵抽搐,不知道作何解释,只能吼道:“你放屁,你个窝囊废懂什么,你见过灵芝吗你!”

陈毅耸了耸肩膀,岂止是见过,在君王殿,真正的千年灵芝都是君王殿的人用来炒鸵鸟蛋吃的,刚要反驳,这时候沈家老爷子从屋子里走了进来:“人都到齐了吗,在商讨什么大事呢?”

沈彬一看自己的爷爷出来了,一把从陈毅手中夺过青花瓷,拆穿道:“爷爷,今天是您的七十大寿,陈毅他竟然拿这种破烤瓷瓶来糊弄您,实在是对您太不尊重了!”

“是吗?拿来我看看。”沈老爷子摆手道。

沈彬赶紧从袋子里把青花瓷拿出来,朝着老爷子走去,故意在途中松开了手,青花瓷清脆的掉落在地上,碎了一地。

沈彬故作惋惜道:“呀,真不好意思,手滑了。”

随即,沈彬看向沈老爷子,一副主动认错的模样:“爷爷,我打碎了一个几十块钱的花瓶,您不会怪罪我吧?”

老爷子摆了摆手:“无妨,不过是小小的花瓶而已,大家都入座吧,记得把玻璃碎片扔到门口,别划伤大家。”

陈毅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这东西在他的眼里算不上什么好东西,但毕竟是汉代的东西,就这么被砸成了碎片,的确是有些浪费了。

沈家亲戚众多,但是最核心的几家人才有资格跟老爷子坐在一张桌子上,沈悦然一家人刚要入座,便被沈彬叫住:“喂?往哪坐呢,这里没位置了,带着你的废物老公去角落里那桌吧!”

被当众侮辱,沈悦然面子有些过不去,红着脸质问道:“这不是有位置吗,凭什么不能坐?”

“这是你能坐的位置吗?告诉你,爷爷宴请了江城封疆大史,张玉书书记的秘书孙权,待会可是孙秘书要坐在这呢,有你什么事?”

江彬不依不饶,看着陈毅一脸得意,明显在报复刚才陈毅拆穿他买假灵芝的事情。

“算了吧悦然,我们就坐在角落那张桌子好了,离得也不远。”陈毅拉了拉沈悦然的手,朝着角落走去,而角落里的桌子上,仅有沈悦然一家。

坐在空荡荡的桌子上,沈悦然生气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连外人都能坐在那,凭什么不让我们家坐啊?”

沈悦然所说的外人是指沈丽的男朋友,也是老三家的姑爷宋启航,此刻正在桌子上被不少人恭维。

说道宋启航,韩梅就一阵来气,看了一眼正在默默吃东西的陈毅,嘲讽道:“人家老三家的姑爷自己开公司的,跟江家还有生意上的往来,能坐不上去吗,再看看咱们家的,简直是个祖宗,三年来白吃白喝的祖宗!”

陈毅默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作为西方黑暗世界闻风丧胆的君王殿的主人,人称暴君,其君王殿的资产足以对抗世界任何顶级家族,甚至可以扰乱全球经济波动,整个江城,甚至放眼整个华夏,又有几人是陈毅看得上的?

只不过自己的身份过于敏感,不方便公开。

可即便是这样,陈毅也不允许宋启航这样连蝼蚁都算不上的人欺负到沈悦然头上,此时江家核心饭桌上正在讨论一个严肃的话题,世界顶级品牌,施华洛世奇在江城有一个分公司,近期打算首次推出一款服装款式,打算把这项设计外包给一个公司。

如果江家能将这款服装的设计权拿到,由江家来设计,那么从此江家便一炮而红,从此跃升为江城一线家族。

但是江家在江城的名声太小,前面有很多一线家族都在盯着这块肉,现在江家连施华洛世奇的公司门槛都进不去,更别说见到核心负责人了,对方一听说是江家,核查了一番江家的规模便给否决了,可谓是输在起跑线。

“小彬,你最近去谈施华洛世奇的合作,跑的怎么样了?”

沈彬摇了摇头,叹气道:“不行啊爷爷,根本见不到对方的人,连前台都牛逼轰轰的,完全不把我们江家放在眼里啊!”

沈老爷子的面色也有些难看,毕竟老爷子活这么大岁数了,唯一的心愿便是沈家在往上爬一爬,哪怕是进入一线世家的末尾也是好的。

可现在放在眼前的机会,却根本抓不住,怎能不心急。

“启航,你这边呢?能不能在牵牵线。”

宋启航也有些为难:“爷爷,我这边公司的规模,甚至达不到他们的竞争要求,连竞争的资格都没有。”

原本其乐融融的饭桌,却因为这个话题变得有些沉默,坐在角落里的陈毅用胳膊碰了碰沈悦然,沉声道:“去把这个任务接下来,沈家人办不到的事情,我们来办。”

“陈毅,我看你是疯了,你是故意把悦然往火坑里推啊,这么困难的事,她要是办不到怎么办?不更得让沈家人笑话死!”

韩梅本就看陈毅不顺眼,稍有能嘲讽陈毅的地方便毫不客气,三年来,陈毅已经习惯了。

可在海外,谁人敢跟暴君大人如此讲话?

甚至能见得到暴君大人一面,都是十分荣幸!

某位巴字开头的人士宣称华夏人与其共进晚餐要两千万才有机会,而曾经巴先生仅仅是想见暴君一面,便出价十个亿,最近也只获得了一分半钟的讲话权。

沈悦然也同样苦笑道:“施华洛世奇可是市值超百亿的公司,这样的顶级公司怎么可能看得上我们这种估值才两三亿的设计公司,这根本是没戏的。”

市值超百亿?

陈毅眯了眯眼,区区百亿的小公司,对于暴君大人来说又算的了什么?

今天,陈毅便要帮沈悦然拿下这个合作,夺得沈家的话语权!

想到这,陈毅风轻云淡道:“相信我,你把机会争取下来,一定会找到突破口的。”

也不知道为何,在看到陈毅鼓舞的眼神,沈悦然竟然想殊死一搏去试一试,重重的点了点头,便站起身朝着老爷子那桌走去,开口道:“爷爷,既然大家都不行,那就让我试试吧!”

沈悦然的话刚说完,整个桌子上的人都安静了,愣了片刻,沈彬第一个笑喷了:“什么?我没听错吧?沈悦然,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行了?”

“我们都办不到的事,你又有什么资格去做?”

“难道你打算和你那个窝囊废的老公,一起跪在施华洛世奇公司门口?”

沈悦然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冷漠道:“既然你们都办不到,那为何不能让我试试?”

沈悦然的一句话直接把沈彬激怒了,狠狠地一拍桌子,呵斥道:“沈悦然,你什么意思?是在嘲讽我们能力不行?”

沈悦然虽是沈彬的姐姐,可毕竟是个女孩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吼,一时间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气的浑身都在颤抖。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双大手放在了沈悦然的肩膀上,让人感觉到十分踏实,沈悦然抬头一看,是陈毅。

陈毅环视了一圈桌子上的众人,淡然道:“你的能力到底行不行,你自己心里清楚,如果沈悦然能办成这件事的话,你敢不敢当众给沈悦然下跪?”

“呵,我有什么不敢?沈悦然要是真能把这件事办成,我沈彬不仅跪下,还学狗叫,如果办不到,以后就别想在拿沈家一分钱!”

陈毅玩味笑道:“可以。”

区区沈家,把能卖的都卖了,才能有多少钱?

陈毅挥挥手,便可以给沈悦然一家花不完的钱,勾勾手指,便会有数不尽的西方顶级财团来捧沈悦然一家,分分钟便可以秒掉福布斯排行榜榜首。

“既然这样,就先不打扰老爷子用餐了,我们一家人先告辞!”

陈毅牵着沈悦然的手,朝着沈老爷子鞠了个躬,随即一家人转身离开。

望着沈悦然一家人离开的背影,沈彬冷笑道:“什么玩意儿啊,就知道装.逼!”

走出沈家大院,韩梅皱眉道:“陈毅,你是有什么关系在施华洛世奇那边吗?还是有朋友在那上班?”

陈毅摇了摇头,确实没有,毕竟太小了,属实看不上。

见陈毅摇头,韩梅一下子炸了:“那你装什么大尾巴狼啊,就帮悦然答应了,万一这事真办不到,以后没有了江家的钱,我们还活个屁啊?”

“我算看出来了,你就是跟沈彬是一伙的,想坑死我们家是不是?”

陈毅一阵无奈,苦笑道:“妈,你怎么就这么不相信悦然呢?不试试怎么知道?”

“我不管,反正这件事办不成你们俩就离婚,赶紧离婚,反正以后也拿不到江家的分红了,莫不如让悦然找个有钱人嫁了,说不定还能嫁入豪门。”

“妈,你瞎说什么呢?”面对自己的势利眼母亲,沈悦然也很不耐烦:“这事不怪陈毅,也是我自己想要证明自己!”

“不说了不说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反正家都快完了!”

而此刻,在沈家大院,江城封疆大史张玉书的秘书孙权,才踏入大堂之中,孙权的人一到,整个江家人都在阿谀奉承,起身迎接。

“沈老爷子,寿比南山啊!”

小说:龙门之王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