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错爱:前妻离婚无效唐婉凉全文在线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42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12-06 15:18

豪门错爱:前妻离婚无效唐婉凉全文在线阅读,一场阴谋,一场报复,她成为了有名无实的韩太太。婚后一年,她在隔壁听着老公在房间里和另一个女人恩爱。 “嗯……韩总……您轻点儿……韩太太会不会突然回来,看到我们……” 她心灰意冷,决心离开。“这场婚姻,由我来主宰,你说了不算!”多年后,她一手挽着新婚丈夫,一手牵着萌娃出现,却遭到他的冷言冷语,“你以为你随便找个男人,就能让我相信,想离婚,没门!”

豪门错爱:前妻离婚无效唐婉凉全文在线阅读
豪门错爱:前妻离婚无效唐婉凉全文在线阅读

躺在沙发上,衬衫半敞,露出胸前一截小麦色的肌肤的男人,正是她名义上的丈夫——韩景初,而男人怀里搂着的那个女人,是丈夫在外面的小三乔依依。

唐婉凉的心口狠狠的扯了扯,像是被刀子扎着,生疼。良久,才开口。

“韩景初,你是不是把我的实习证明拿走了?”

“唐婉凉,帮我拿一个避.孕套。”

两句话,同时说出口。

唐婉凉脸色一白,僵在了原地,放在两侧的双手,不由得握紧,握紧。

原本以为,结婚一年了,这样的事情早应该习以为常了,但是,听到他的话时,心口揪疼的感觉,还是出卖了她。

“韩总,您就别难为韩太太了,不用拿避.孕套了,咱们上次不是也没有用么?”窝在韩景初怀里的乔依依眉开眼笑的道,看似在为唐婉凉解围,实则根本是在挖苦她。

“好……小东西,今天都听你的!”韩景初垂下寒眸,抬手,宠溺的捏了捏乔依依的鼻骨,不忘对唐婉凉多说了一句,“一会儿沙发弄脏了,韩太太记得帮我收拾干净!”

“韩总,你好坏啦!”乔依依笑的花枝乱颤,柔如无骨的身体,恨不得全粘在韩景初的身上。

“那你喜不喜欢我的坏,恩?”韩景初挑了挑漂亮的眉宇。

“喜欢……韩总……我还要亲亲……”乔依依闭上眼睛,撅起性感的红唇,对向韩景初。

亲眼看着丈夫和别的女人在面前恩爱,站在客厅的唐婉凉,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心碎在地上的感觉——

视线盯紧沙发上的两人,女人的唇畔艰难的掀起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才没几天,韩先生你又换口味了?这一次,连公交车都带回家了?一定要注意卫生,别把什么不干净的病都一同带回家了。”

闻言,窝在韩景初怀里的乔依依,委屈的扁着嘴,皱着双眉,扯了扯韩景初的手臂,“韩总……亏我刚才还帮韩太太说话,她居然这样诽谤我……人家好委屈啊……”

韩景初停下还勾在乔依依吊带裙肩带上的手指,黑曜石般的深眸,转向唐婉凉,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

“韩太太,你是在担心我把病传染给你么?那你也太自作多情了些,就你,我连碰都懒得碰一下!因为,我嫌恶心!”

旁边的乔依依听罢,讥讽的翘起红唇。她最看不起的就是唐婉凉,即使对方霸占着韩太太的身份,也不过是一个冷宫皇后,有什么好得意的!

唐婉凉强撑着脸上的笑意,心狠狠的抽痛着。

是了,结婚一年,她还是完璧之身,这在外人眼里,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韩景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她唐婉凉在他的眼里,连公交车都不如,他宁愿要公交车,也不惜的碰她……

原因,只有一个,他一直记恨着她把原本属于苏薇安的韩太太位置抢走了……

一年前,韩景初与江城大学的平民校花苏薇安恋爱了,两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只不过,韩伯父看不起苏薇安的身份,韩家司机的女儿哪里能配得上韩家的大少爷,硬生生拆散了这对鸳鸯。

而她,唐婉凉,恰恰因为韩唐两家多年前,定下的婚约,嫁给了韩景初。

其实,外界鲜少人知道,她不过是一个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冒牌公主……

“韩先生不在乎我没关系,难道不应该为你的苏薇安小姐着想吗?如果她知道韩先生天天在外面莺莺燕燕,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呢?”唐婉凉面上虽是笑着,握紧的双拳,手指甲深深的掐紧掌心。

苏薇安三个字,像是一个定时炸弹,落在韩景初的耳朵里,瞬间让他恼了。

男人烦躁的一把扯开了怀里的乔依依,从沙发上起身,迈开长腿,几步走到唐婉凉的面前,咬牙切齿,“唐婉凉,你这个害人精,你别给我提安安,要不是你,安安不至于会被迫出国。”

安安……

叫的多亲切啊——

而他对她呢,要么就是直呼其名,要么就是喊她害人精……呵!差别真大……

“是么?一提这个名字,戳到你痛点了啊?那正如我意,只要能让你韩先生不开心的事情,都是我最爱做的事情。”唐婉凉迎上韩景初的寒眸,不怕死的道。

“唐婉凉!”韩景初恶狠狠的瞪着她,冰冷的薄唇间,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出她的名字。

下一刻,伸出手,一把掐住了女人纤细白皙的脖颈。

呼吸一窒,唐婉凉难受的蹙起秀眉,一张脸憋的通红,也不肯轻易的向对方求饶。

“韩景初,你就生气了?那我偏要说……苏薇安……苏薇安……”

韩景初的寒眸,紧锁着她,手上的力度不断的收紧,仿佛下一刻就可以轻易的扭断她的脖子。

“唐婉凉,你不要得寸进尺!否则,我会让你们唐家,付出代价的!”

那个现在在江城半死不活的唐家……正是韩景初可以制约唐婉凉的命门——

“不要……韩景初,除了用唐家做威胁,你还会做什么,你算什么男人!”唐婉凉双眼瞪大,脖子被勒住,呼吸也乱了频率,脸色逐渐的由红变白。

“呵!韩太太,你老公是不是男人,你很想知道是吗?那我就男人一回给你看!”

韩景初一只手掐住女人的脖颈,一只手猛地将她推到了身后的墙壁上。

后背撞在墙壁上,背心一痛,唐婉凉轻嘶了一声,她激动地朝着男人吼道,“韩景初,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向我老婆,证明一下,我到底有多男人!”韩景初眼底聚集着冰凌,残忍的笑着。

“不……不要……”心咯噔的跳了一下,意识到危险,唐婉凉用力的推拒着男人的靠近,朝着他大喊大叫。

“不要?现在这事可由不得你!”韩景初冷笑着,偏过头,朝着仍然杵在沙发上的乔依依喊了一句,“你,滚出去!”

乔依依身子一缩,不甘心的唤了一声,“韩总……我……”

她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一次机会,可以陪韩总回家,现在还什么事都没有成,她怎么舍得无功而返。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韩景初声线冰冷,每一个字都几乎在空气中凝结成冰。

乔依依惊恐的抿紧下唇,果真不敢再多嘴一句,韩景初是什么人,他是江城的一片天,在江城,谁敢得罪他,就是在找死——

女人从沙发上拿了外套,胡乱的披上,匆匆忙忙的拉开门,踩着高跟鞋,离开了公寓。

门啪嗒一声合上,公寓内只剩下了总裁夫妇。

唐婉凉被男人的蛮力,摁在墙壁上,双手动弹不得,“韩景初,你不是说嫌我脏吗?那你还碰我这个令你感到恶心的女人做什么?”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就要碰你,你能怎么样?嗯?”韩景初冷哼一声,不屑的道。

“你!无耻!”她朝着他大骂道,曲起膝盖,朝着男人踢过去。

腿还没有踢出去,就被男人轻而易举的制住了。

“韩太太,既然你说我无耻,那我今天就无耻一次给你看,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无耻!”韩景初松开了唐婉凉纤细的脖颈,大手嘶啦一声,拉扯着唐婉凉的衣服。

重新获得呼吸,唐婉凉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直到察觉到上身一凉,女人惊恐的大喊,“不要……韩景初,你想一想你的苏薇安,恐怕她也不希望,看到你碰我这个,令她摔断双腿,瘫痪在轮椅上的女人吧?”

女人乌黑的发丝凌乱的披散在肩头,衣服狼狈不堪,白皙纤细的脖颈上,多出一条深红色的勒痕——

韩景初深深的看着她,心口的位置,意外的动了恻隐之心,口里却仍然说着残忍的话,“这种时候,你居然拿安安做挡箭牌,唐婉凉,你还真不要脸的!”

一年前,如果不是因为唐婉凉,薇安根本不会从楼上摔下来,双腿瘫痪,不得不送出国去治疗!

最后,男人一点一点的松开了她。

唐婉凉沿着墙壁,往下滑,半蹲在地板上,鼻头酸胀的难受,心里发堵——

苏薇安这个名字,不仅是韩景初心头的一根刺,更是她唐婉凉的心头刺!

即使对方离开江城一年了,她还是阴魂不散、无时无刻的横亘在韩景初和唐婉凉的婚姻里。

“是了,韩景初,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的不堪,这么的不要脸,你的苏薇安,就是天上的仙女,完美无瑕……你满意了吧……”

女人的双手抱紧臂弯,朝着韩景初吼着。

“你说对了,你和安安,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等安安回来,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你从韩家踢出去,韩太太的位置,你根本不配!”

韩景初居高临下的看着唐婉凉,心狠狠的扯了扯,丢下话,迈开长腿,大步往外走,摔门而去。

听到大门哐当一声合上,唐婉凉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去。

蹲在墙角的位置,将脸深深的埋进臂弯里。

不知过了多久,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嗡嗡嗡的震动了起来。

唐婉凉抬起头,从口袋里,缓缓的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母亲何媛仪打过来的。

深吸了一口气,确定嗓音不再哽咽了,唐婉凉才摁下接听键,“喂……”

“婉凉,你一定要帮帮你哥哥……”话筒那边,立即传来了何媛仪着急的声音。

“妈……你别急,发生什么事情了?”唐婉凉眉心一皱,心头升起一种不安的预感。

“你哥哥那个混账,偷拿了公司的六百万,学人家去投资,骗的血本无归,现在被你爷爷发现了,你爷爷口口声声嚷着要打死你哥哥!”何媛仪红着眼眶,哭的泣不成声。

“哥哥他……”唐婉凉叹息了一声,这么多年以来,哪一次不是这样,每一次哥哥做错了事情,都是她亲自去给他善后。

“婉凉,你一定要帮你哥哥,你去求求景初,让他给你六百万,好不好?韩家那么有钱,你又已经嫁给景初了,他不会不帮你的……”何媛仪祈求道。

唐婉凉的双眉皱的更紧了,无可奈何的开口,“妈……你不是不知道,我和韩景初的婚姻不过是有名无实罢了,你让我求他,根本没有用……他不会答应的……”

这样的事情,她不是没有去做过,哪一次,不是被韩景初羞辱的体无完肤。

“婉凉,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对你哥哥见死不救吗?你现在是嫁进了豪门,就对我们这些家人,坐视不理了是吧?”何媛仪的声音在下一刻,陡然变得尖锐起来。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韩景初他……”唐婉凉连忙解释道。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直接被何媛仪气恼的声音截断了,“你别叫我妈……你根本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当年,要不是我看你可怜,收养你进唐家,你早被那个酒鬼养父折磨死你了!”

对方的话,如同一条满是荆棘的鞭子,狠狠的抽在了唐婉凉的脸上,抽骨扒皮般的疼。

是了,她根本不是唐家真正的千金,唐家真正的千金,早在十五年前,离奇失踪了。

而她,不过是孤儿院里的一个可怜虫,一个冒牌货罢了。

如果当年不是唐家的帮助,她很可能就被那个领养她的酒鬼,折磨而死。

“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唐婉凉面无表情的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唐家的恩情,她必须得还。

逼不得已,她只能选择去求一个人。

生成推广文案获取推广链接设为关注章节第3章 我不负责陪酒

  唐婉凉在公寓里找了一圈,最后在沙发旁的垃圾桶里,找到了被揉成一团的实习证明。

她吸了吸鼻子,素手将实习证明捡出来,将它的褶皱一点一点的拉平整。

韩景初一定是很讨厌她吧——

结婚这一年来,好几次,她重要的东西找不见了,最后都是在垃圾桶里翻到的。

也许在韩景初的心里,眼里,更希望,第一个把她打包扔进垃圾桶吧!

……

唐婉凉简单收拾以后,挎着背包出了门,乘坐公交车,前往打工的地方。

“婉凉……你怎么才来啊……都快迟到了,等会经理又要骂人了!”

帝景酒吧门外,好友乔思雨一见到唐婉凉从公交车上下来,连忙焦急的朝她打招呼。

“家里有点事情……”唐婉凉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没有人能想到,堂堂的韩太太,唐家的二小姐,居然会缺钱到在江城的一间酒吧打工吧。

“那我们赶紧进去吧。”乔思雨匆匆忙忙的拉着唐婉凉进了酒吧。

两人换好服务生的衣服以后,经理将两只托盘交给了她们。

“送去VIP包厢,机灵点,那里面都是贵客,知道了吗?”

小说:豪门错爱:前妻离婚无效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