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小说豪门佳婿叶风

admin
18866
文章
2
评论
2019年12月11日16:12:37 评论 59 views

全本免费阅读小说豪门佳婿叶风,凌晨三点,叶风做完代驾最后一单,拖着疲惫的身体爬上了三楼。 家门反锁,叶风苦笑着将钥匙拔了出来 “大少爷,有个十亿的合同,您签下字!” “这点小事别来烦我,我得赶紧回家去给媳妇做饭!”

全本免费阅读小说豪门佳婿叶风
全本免费阅读小说豪门佳婿叶风

  叶风抬起沉重的胳膊,招了下手。

  秒秒钟,一中年男子出现在叶风面前,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少爷,您终于肯见我了!”

  “路哥,帮我个忙,救我妻子!”叶风看着中年男子,眼神中带着恳求。

  中年男子惊吓的倒退两步,说大少爷千万不要这么称呼我,喊我路宽就可以了。

  至于救陈雨柔的事情,路宽为难的摇了摇头,“少爷,老爷说过,只有您答应继承家族产业,才可以动用家族的势力,您.....”

  叶风叹了口气,“好,我答应了,所有的条件我都答应,立即给我200万,我要去救我老婆。”

  原来,叶风是京城叶氏家族的少爷,也是家族唯一继承人。

  叶家资产遍布全球,很多地区的经济命脉全都握在叶家手中。

  可以说,叶家跺跺脚,全球金融危机立即爆发。

  三年前,叶风为了逃避家族继承跑到天海市,父亲劝说无果后,立即断了他一切经济来源,三年来,无论叶风如何辛苦,叶家也没有插手。

  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逼叶风回去继承叶家产业。

  至于暗中保护的路宽,只要叶风生命没有受到威胁,就绝对不会出手。

  这一切,叶风都清清楚楚,但一直未曾让步。

  但现在,为了陈雨柔的安全,叶风不得不妥协了。

  路宽听到叶风的答复,激动的拿出手机,“段董,少爷同意了,少爷终于同意了,赶快告诉老爷......”

  “别废话,赶快救我老婆,如果她少了一根头发,我要让你们,还有整个天海市的人都给她陪葬。”

  叶风冷冷的打断了路宽的话,叶家少主的威仪,让路宽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少爷,您放心,在天海,还没有段董解决不了的事情。”路宽连忙对叶风说道。

  手机对面的段董问怎么回事,路宽报了个车牌号,说少夫人被他们掳走了。

  天海市地标建筑金龙大厦内,金龙董事长,天海市首富段鹏飞听到路宽的话,激动的表情僵在了脸上,吓得身体一晃,差点儿摔倒在地,“路宽,你告诉少爷,少夫人少了一根头发,老奴我提头来见。”

  如果被人听到天海市高高在上的神在叶风面前自称老奴,不知道会吓傻多少人。

  “告诉段鹏飞,他应该知道我的脾气,别把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叶风看着路宽说道。

   段鹏飞虽然只是叶家家奴,但在天海,段鹏飞出手的确没有办不成的事情,叶风揪着的心也平静了下来。

  “叶风,你个饭桶,不赶快想办法救我儿子,竟然还在跟别人聊天,我砸死你个混蛋。”伴随楼上的怒骂声,一个花盆从三楼砸了下来。

  路宽连忙推了叶松一把,花盆砸在叶风站立的地方,摔得粉碎。

  叶风伸手拉住满身杀气的路宽,“她是我岳母,你不能动她。行了,你可以消失了,别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叶风说完,朝楼道走去。

  “少爷,您...您什么意思?”路宽愣了下后,一把拉住叶风,焦急的问道。

  叶风笑着揉了下鼻子,“我说以后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叶家大少爷,我可不想做。”

  “少..少爷,您刚才明明同意了的,您...您不能说话不算数,我没法跟老爷和段董交待啊。”路宽裂着嘴,脸色纠结的,快哭了。

  叶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把路宽的手推开,“路哥受苦了,有时间请你吃烤串!给我爸说,再过个二三十年吧,我过够了普通人的生活,就主动回去了,在此之前,别来烦我。”

  “少爷,你这样的话,少夫人的事.....”

  “你这是在威胁我?雨柔的事情,你们敢放手试试?”

  “别忘了,她可是叶家少夫人!”叶风头也不回的朝楼上走去,冰冷的声音使路宽身体一颤,仿佛突然置身于冰窟一般。

  叶松上楼了,路宽脸色纠结的给段鹏飞又打了一个电话,段鹏飞两眼一翻,心脏病差点儿发作,就在几秒钟前,他已经将少爷回归的好消息报告了老爷........

  回到家中,陈母的手机立即砸向了叶风,骂了起来。

  “妈,雨柔和陈海会没事的,他们一会儿就回来了。我已经让朋友帮忙救他们了。”叶风连忙捡起陈母的手机递过去,解释道。

  陈母冷哼一声,“指着你救我儿子,我还不如一头撞死。”

  林风没有解释,默默的坐在沙发角落里。

  “老婆,王少不是说马上就去救小海和雨柔吗?不要担心了,有王少出马,孩子们肯定会没事的。”陈父小声的安慰着陈母,陈母骂了几句,陈父讪笑两声,不敢再说话了。

  听到王少这个名字,叶风的眼睛不由得眯了下。

  王少,盛龙集团的公子爷王凯,陈雨柔的大学同学,即使两人都已经结婚,王凯也没对陈雨柔死心。

  尤其是最近两年,陈家母子与王凯的关系日益亲近,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想到陈母说今会有一个贵客,还让雨柔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难道所谓的贵客就是王少?

  叶风的眉头紧皱,如果自己想得是对的,那陈家母子到底要做什么?

  此时,刀疤男正颤抖的拿着手机,嘴唇不停的哆嗦着,仿佛像一条被惊的猛兽般,突然将手机狠狠的砸到了墙上。

  “王凯不是说那只是个普通的女人吗?普通女人能惊动段鹏飞亲自打电话要人?”刀疤男怒吼着,发泄着心中的惊恐。

  “大哥,那我们怎么办?王凯马上就到了,要不要兄弟们收拾他一顿。”一个纹身男小心翼翼的对刀疤男说道。

  刀疤男忐忑的走来走去,猛然止住脚步,摇了摇头,“不,王凯根本不知道,她招惹的这个女人,背景有多么可怕,既然他差点坑了老子,那老子就要让他自食恶果。”

  刀疤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手下人吩咐道:“按原定计划,我们收钱办事,王凯来了,将陈海姐弟交给王凯。”

  “一个连段鹏飞都讳莫如深的人物,岂是王凯这种人渣能算计的,他就准备受死吧。”

  刀疤男目露凶光,眼神中充满了无尽的恨意。

  原来,王凯为了得到陈雨柔,联合刀疤男为陈海设局,为的就是给自己创造一次英雄救美的机会,因为他清楚,陈家出了事,除了求他,无人可求。

  很快,王凯如约而至,掏出十万的辛苦费交给了刀疤男,然后把陈雨柔姐弟领走了。

  刀疤男看着王凯的背影,冷笑了两声,“王凯,你这是玩火,老子成全你。”

  随后,刀疤男备好大礼,准备去金龙集团负荆请罪,不过他还没见到段鹏飞,就被保安给扔了出来。

  陈海死里逃生,上车后激动的拉着王凯的手,“姐夫,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和姐姐就完了。”

  “陈海,你瞎喊什么?叶风才是你姐夫。”陈雨柔瞪了弟弟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陈海撇了撇嘴,“切,那个饭桶,也配当我姐夫?”

  “姐,你干嘛在一棵树上吊死,王少对你多好,眼睛眨也不眨的拿出两百万帮我们,叶风能做到吗?跟了王少,吃香的喝辣的,多好。”老生常谈的话,从陈海嘴里再次说出。

  陈雨柔狠狠的瞪了陈海一眼,他这才不甘心的闭了嘴。

  王凯笑着拍了拍陈雨柔的肩膀,说陈海是开玩笑的,让她不要放在心上。

  “王凯,谢谢你,那200万,我会想办法还你的。”陈雨柔说着,侧了下身,躲过了王凯的手。

  一进家门,陈母就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待王凯比儿子还要亲。

  “阿姨,这是今天一早我就凤祥楼给您买的礼物,祝您生日快乐。”王凯说着,掏出一条黄金项链放在了陈母的手上。

  陈母的脸立即笑成了一朵花。

  果然,陈母说的贵客,就是王凯这个混蛋。

  叶风站在一旁,看着王凯拙劣的表演,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段鹏飞敲打过刀疤男后,就发短信将将王凯设局的事情,告诉了叶风。

  “你个饭桶,就知道傻站着,赶快给我姐夫倒茶。”陈海猛的推了一下叶风,趾高气扬的说道。

  “你喊他姐夫?什么意思?”叶风被推得一个踉跄,扭回头,不可置信的盯着陈海问道。

  “我儿子的意思是你不配当我女婿,你跟王少相比,连他一根脚指头都比不上,只有王少这样的贵人,才能配得上我女儿。”

  “妈,你说什么呢?把你女儿当成什么了?”陈雨柔扯了下陈母的胳膊,脸上泛起丝丝怒意。

  王凯得意的撇了眼叶风,后又假意的安慰陈母,让陈母不要生气,说他以后一定会好好的照顾雨柔和陈海,不让他们姐弟受委屈的。

  叶风咬牙切齿的指着王凯,冲陈母吼了起来,“他可是有妇之夫......”

  陈母见叶风敢冲她吼,立即跳着脚,指着叶风的鼻子就骂了起来,

  “那又怎样?当情人也比跟你这样一个废人强,宁为贵人之妾,不为穷人之妻,就你这样的穷人,怎么跟王少比?”

  “我儿子出事,王少眼睛不眨的拿出两百万。”

  “你呢?根本不着急,在楼上跟人闲聊天,一点儿也不担心,我看你根本就是盼着我儿子和女儿回不来,好抢我们家的家产。”

  一听陈母的话,陈海立即跳了起来,骂叶风没有良心。

  叶风气急反笑,指着王凯,平静的说道,“王凯联合那群人设局,你们不但对他感恩戴德,竟然还想把女儿推给他,真是可笑。”

  王凯听到叶风的话,心里一揪,叶风怎么会知道?

  不过紧接着,王凯又不在意的笑了笑,就算叶风知道又如何,谁会相信他?他又能耐我何?

  果不其然。

  王凯还没开口,叶风的话就被陈雨柔打断了,“够了,叶风。”

  “你没能力救我,我不怪你,王凯把我和陈海救出,是我亲眼所见,你不谢谢他也就罢了,竟然还诬陷他。”

  看到陈雨柔愤怒的目光,叶风的心仿佛针扎一般,别人的误会,叶风可以不理会,但老婆的误会,叶风不能不在意。

  “雨柔,我说的都是真的.....”

  “你太让我失望了。”陈雨柔再次打断了叶风的话,眼泪中透着深深的失望。。

  王凯微笑着站起身,揽住了陈雨柔的肩膀,“柔儿,不要生气了,为了这种人,不值当.....”

  “滚,你们两个都给我滚,滚....”

  陈雨柔仿佛突然爆发的火山,大声嘶吼着,将叶风和王凯推出家门,关在了门外。

  陈家母子想阻拦,被陈雨柔一句话给压了回去,“谁敢开这道门,我就撞死在这儿。”

  “妈,你们把我当成了什么?一个能随便送人的玩具吗?我恨你们!”陈雨柔伤心的流着泪,哭着跑回了卧室。

  叶风站在门外,重重的叹了口气。

  王凯阴沉着脸,眼神不善的盯着叶风,“叶风,你识相的话,主动离开陈雨柔,否则我弄死你。”

  叶风面无表情朝楼下走去。

  王凯追到楼下,抓住叶风的肩膀,“你个废人,20万,离开陈雨柔。”

  叶风撇了王凯一眼,抬起胳膊,再次招了下手。

  “少爷....”路宽从树后走出,站在了叶风面前。

  王凯愣了下后,哈哈大笑,“少爷?还公主呢。叶风,你什么时候去夜场卖了....”

  “给我打,打完我就去签字!”叶风面无表情的说了句后,继续朝前走去。

多少年了,叶风从来没有如此愤怒过。

  丈母娘和小舅子为了钱,竟然不惜把自己的女儿推到人渣的怀里。

  而这个如蚂蚁一般的人渣在自己面前跳来跳去,真以为自己没脾气吗?

  “竟然找帮手了,你打我一个试试,我....”

  王凯话音未落,路宽沙包大的拳头就砸到了王凯的脸上。

  王凯嗷的一声飞了出去,落地后又滑出去几米,身体才停了下来,一张嘴,几颗牙伴着血沫从嘴里吐了出来,两眼一翻,晕倒在了地上。

  “少爷,办妥了,我们走吧。”路宽三步并作两步,追上了叶风,紧张的问道。

  这次,路宽一秒也不敢耽搁,生怕迟则再生变故,现在把少爷送到段鹏飞那儿,让少爷签了继承家业的文件,就万事大吉了。

  叶风点了点头,一辆普通的桑塔纳停在了叶风面前,路宽恭敬的帮叶风打开了车门。

  坐在车里,叶风闭上了眼睛,仿佛无意识的问了句,“路哥,改装这车花了多少钱?”

  “三百万!除了外表是桑塔纳,其他的全是进口的高级货。”路宽恭敬的回答道。

  钱,全都是钱。

  难道没有钱,真的就那么难吗?真的就什么也得不到吗?

  叶风闭着眼睛,一遍又一遍的问着自己。

  今天发生的一切,不就是因为钱吗?

  那好,老子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桑塔纳停在了金龙大厦门前,路松跳下车,恭敬的打开车后门,“少爷,我们到了。”

  叶风点了点头,从车上走了下来。

  抬头看了看直入云霄的金龙大厦,叶风面无表情的朝里面走去。

  “什么破车,也敢往这儿停,赶快挪走!不挪给你们砸了。”保安愣了下后,满脸嘲讽的拦住了叶风。

  路宽一脚把保安踹到一边,推开金龙大厦的门,“少爷,请。”

  “下不为例,我不喜欢仗势欺人。”叶风撇了路宽一眼,路宽额头的冷汗流了下来,连连点头,说以后一定注意。

小说:豪门佳婿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恋上自家丑保姆沈蓓一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恋上自家丑保姆沈蓓一小说在线阅读

恋上自家丑保姆沈蓓一小说在线阅读,这本小说名叫《绝世娇宠:双面伊人》是一本言情小说,沈蓓一宁少辰是小说的主角,小说主要讲述沈蓓一为了母亲的的医药费,去豪门宁家当代孕,就因为这样一个天才萌宝宁小熙诞生了...
神农传承徐振东小说全章节目录 都市异能

神农传承徐振东小说全章节目录

神农传承徐振东小说全章节目录,在学校时刻苦学习想要给家里争光,所以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本来以为凭借在学校的优秀表现,出社会就可以大展宏图。然而现实却给他狠狠一巴掌,连个毕业实习的工作都找不到,更别说...
找不到工作的徐振东小说阅读 都市异能

找不到工作的徐振东小说阅读

找不到工作的徐振东小说阅读,这本小说名叫《古术医修》男主角徐振东是一名刚大学毕业的学生,因为学的是中医,去了很多医院应聘最后都碰壁了,私人医院也去了好多家,结果没有一家成功的。就在徐振东心灰意冷的时候...
全民催婚宝贝前妻别想逃小说姚依依章节阅读 言情小说

全民催婚宝贝前妻别想逃小说姚依依章节阅读

全民催婚宝贝前妻别想逃小说姚依依章节阅读,小说中姚依依和欧擎珩的缠绵,都被欧擎珩当成是一个妻子该履行的义务,而欧擎珩对姚依依从来就像是对待商品一样的利益交换,他给她钱,她在外面成为他貌美却高贵的欧家太...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