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槿妍无弹窗小说有关风月无关你我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28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12-12 15:12

有关风月无关你我,这本小说讲述的是坊间传闻盛世集团继承人独宠一人。某天记者采访道:“贺总,请问你喜欢顾小姐什么?”某人想了很长时间后回答:“喜欢她……善解人衣。“意见不合……就睡服!”一场沙漠偶遇,铸就了一段难解的缘分,从此,撩汉的路上她越走越远,被撩的路上他越陷越深…

顾槿妍无弹窗小说有关风月无关你我
顾槿妍无弹窗小说有关风月无关你我

咔嚓一声,他们撕烂了她的衣服。

顾槿妍屈辱不堪,她负隅顽抗,却如蚍蜉撼树。

身体慢慢升腾起一股莫名炽热,周身的肌肤像被灼烧了一般。

一辆吉普车风驰电掣从沙漠上穿过,忽尔又兵贵神速地倒退回来。

从车里下来一名男人,步伐矫健的走到黑人身后,声音沉稳地说:“放开她。”

两名粗犷的黑人回头一看,原来是一名亚洲男人,顿时无畏的笑了。

他们仗着自己体型高大,向亚洲男人逼近,哪知还未靠近——砰,砰,一个腾空旋踢腿,两人被踢出去半丈远。

顾槿妍平躺在沙漠上,头顶蓝天上的落日刺的她睁不开眼,她只能在模糊的视野里,看到两个黑人被揍成黑熊。

黑人最终落荒而逃,她又看到一抹英挺的身影再向她慢慢靠近。

身体像被万千只蚂蚁啃蚀,男人将她搀扶坐起。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沙漠上的沙子在余晖的迤逦下,散发出旖旎的光芒。

一张英俊的脸,近在咫尺,却又像远在天边。

顾槿妍慢慢的抬起手,抚向了那张若近似远的脸庞。

她的手在男人的脸上肆意游走,到达唇边时,仔细的描绘他刚毅的唇线。

星星之火,足以燎原。

男人的身体,蓦然僵住。

她向他靠近,就在唇即将吻合时,男人将她撂倒在沙漠上。

转身,从车里拿出几瓶纯净水,一瓶一瓶浇灌在她脸上。

“你……”

顾槿妍在最后残存的意识中昏厥了过去。

黄昏,沙漠,寸丝不挂的女人。

这犹如一副法国画家安格尔的精美作品。

顾槿妍肤白貌美大长腿,本就是出了名的美人胚子。

此刻躺在细软的黄沙之上,徒增了沙漠压抑的性感。

夕阳将她完美的笼罩,她的通体泛着粉嫩的色泽。

贺南齐平静的凝视着,点了根烟抽上。

每个男人的心里,都有一块阴暗面。

都有不想为人所知的秘密。

就比如他,从不正眼看女人,却在这一刻,对一个女人,滋生了一个男人最原始的欲望……

*****

顾槿妍醒来时,天空已是暮色沉沉。

她用最快的时间,把自己先前的遭遇理了一遍。

身体像被掏空了一样,她踉跄着爬起来,对上一双如暗夜星空般深邃黑亮的目光。

“你用水浇我?”

“不浇你能醒?”

男人似乎就在等她醒来,见她醒来后,转身就要走。

“站住,占了我的便宜就想走?这世上有这样的道理吗?!”

男人回过头:“我可没碰你。”

“都这样了还说没碰我!”

她指着自己身上穿着的他的衣服,还有他光祼的上身。

“家伙是我的,有没有碰你,我不知道?”

顾槿妍没想到这爷们说话这么糙,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

“好,就算你没碰我,但你也看了我,你看了我你就得负责!”

“怎么负责?”

她想了想,斩钉截铁道:“我的车被那两个混蛋开走了,你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

顾槿妍上了男人的吉普车,喝掉一大瓶纯净水,抹抹嘴,问:“你是刚巧经过?

话一出口,觉得真特么是句废话,人家不是刚巧经过,难道还是专门为了救你而来?

果然低智商的问题别人都懒得回答。

顾槿妍闭了嘴,视线睨向窗外,想着那些被顺走的行李……

“你叫什么名字?”

正烦恼着,男人突然开口问。

“顾槿妍。”

她如实回答,又反问:“你呢?” 

“贺南齐。”

之后两人都陷入沉默,车子颠颠簸簸中,顾槿妍渐渐睡着了。

她睡得极不舒服,总觉得身体在不停晃动。

迷迷糊糊间,忽然觉得有人在靠近,她猛一惊醒,就看到一张男人的脸近在咫尺。

也许是之前的阴影,让她失控的一巴掌甩了过去。

这一巴掌甩的力道过大,男人俊挺的眉拧了起来。

“你要干嘛?”她坐直了身体,表情愠怒的质问。

贺南齐舌尖抵了抵火辣辣的脸颊,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孔老夫人说的真他妈对,唯小人女人难养也,近则不逊……远则怨!”

顾槿妍低头一看,完了,自己耳瓜子甩得好像有点冲动了,这男人只是帮她把座位调整了一下,让她睡得更舒服一点而已。

“对不起,我好像误会了……”

男人没理睬她,油门一踩,车子继续前行。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顾槿妍都心惊胆战,生怕男人记恨那一巴掌,把她给撵下车。

她甚至想好了,实在不行,她就让男人打回去得了。

漫天黄沙,一望无际,她总不能被丢在这里吧。

半个钟头后,车子抵达了撒哈拉的边缘小镇Merzouga,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贺南齐先下了车,等了半天,顾槿妍才磨磨蹭蹭的下来。

她个子高挑,男人的衬衫并不能遮挡多少。

加上夜晚风凉,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男人没好气:“在这等我一下。”

片刻功夫,拿回一件长裙,扔到她手里,示意她到车里换上。

顾槿妍千恩万谢,等她换好衣服出来,贺南齐又塞给她一沓大面值埃及镑。

“后会无期!”

说完,他锁了车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走了几步回头,发现顾槿妍跟着他,他蹩眉问:“你跟着我干吗?”

“这人生地不熟的,我觉得还是跟着你比较安全……”

“呵,跟着我安全?怎么,现在不想甩耳光了?”

顾槿妍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难为情的解释:“我都说了是我误会了,你还记着这事干嘛啊……”

“那你跟着我又算什么?”

“我们是同胞啊,我们有同胞情,友谊的小船不能因为我小小的误会说翻就翻!对不对?”

“油腔滑调。”

贺南齐哼一声继续走了,顾槿妍只当他是默许,死乞白赖就跟上了。

他们来到一家帐篷酒店,看情况贺南齐应该是提前就预定好的,他用阿拉伯语跟对方交流。

顾槿妍站在一旁,觉得自己就像个傻子,因为她一句也听不懂。

她会德语、法语和英语,却唯独不会阿拉伯语。

等贺南齐结束对话,她凑过去问:“他说了什么?”

“他说帐篷酒店已经被预定满了,没有可以让你住的房间。”

“那怎么办?”

“你可以到周边去转转,看看有没有其它可以住的地方。”

“如果没有呢?”

“没有我也无能为力。”

贺南齐在帐篷酒店里休息了一会,出来吃晚餐时,看到顾槿妍蹲在外面的沙丘旁,正一脸纠结郁闷的咬着手指甲。

他从她面前经过时,停下脚步问:“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去别家问了,他们说现在是旅行旺季,所有房间都满了……”

“哦。”

贺南齐云淡风轻的点了下头,便事不关己的走了。

顾槿妍追过去,一把扯住他的衣角,“你不管我吗?”

“我怎么管?”

“要不我们一起住……”

贺南齐盯着她看了几秒,低下头,一根一根弹去她抓着他衣角的手指。

“这是你一个女孩子该说的话吗?”

“我的意思,就这一晚,我在房间角落里铺床被子凑合一下就行。”

贺南齐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顾槿妍不死心,左右看了看,突然神神叨叨的踮起脚尖,凑到他耳边说:“我告诉你啊……我会巫蛊术。”

贺南齐转过脸,直视着她明亮的眼睛,问:“所以呢?”

“如果你不答应,我就做个小人……扎死你!”

呵。

贺南齐极其蔑视的轻笑了声,丢下两个字:“随便。”

再度弃她而去……

等他吃好晚饭,远远看到顾槿妍还蹲在刚才的沙丘旁啃指甲。

正巧他手机响了,便走到一旁接电话,这一接就接了半个多钟头。

发现那个自称会妖术的丫头还在那里,他径直走过去,用脚尖踢了踢她——

“你这是准备在这里啃指甲到地老天荒,然后成为这个沙漠的吉祥物吗?”

顾槿妍抬起头,一脸悲戚又无奈的模样:“那我能怎么办……”

贺南齐最终又同情心泛滥了一回。

当顾槿妍跟着他进了帐篷房间,顿时被房间别具特色的风格吸引。

形同蒙古包一样的帐篷,四面的帘子都用绳子绑起来,中间放着一张洁白柔软的榻榻米。

旁边有书柜,柜子上插了一瓶不知名的花儿,散发着属于沙漠气息的香味。

顾槿妍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住乏了金碧辉煌的别墅,第一次住在这种安插在沙漠中央的帐篷房间,自然别提有多兴奋和新鲜。

她一时激动,便把先前的不愉快忘的烟消云散。

也不顾贺南齐在场,扑到榻榻米床上就滚了好几圈。

刚才还像霜打的茄子,转眼便打了鸡血满血复活。

贺南齐看着她滚了一会儿床单,慢慢移步过去。

忽然将她圈在了床单中央,保持着暧昧的姿势说:“年纪轻轻,胆子倒挺大,不怕我对你图谋不轨?”

顾槿妍抿嘴一笑:“怎么会。”

贺南齐挑了挑眉。

“你若想图谋不轨,也不会等到这时候了,还有什么比在荒无人烟的沙漠对一个女孩子下手更容易呢,不是吗?”

贺南齐笑了,站直了身子,不再逗她。

顾槿妍在帐篷酒店吃到了传统正宗的摩洛哥美食,顺便还跟酒店老板要了床被子。

回到帐篷时,贺南齐正拿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在认真的看着什么。

她一边铺被子一边说:“刚遇见一位美国人,他说明天早上可以骑骆驼去看日出,你去吗?”

“不去。”

“那等会他们有篝火晚会,你参加吗?”

“不参加。”

“你这人还真无趣。”

贺南齐置若罔闻。

八点半,外面传来了敲锣打鼓的声音,顾槿妍知道肯定是篝火晚会开始了。

她看贺南齐不动声色的模样,估摸着问了也白问,便一个人跑出了帐篷。

外面篝火已经点燃,照亮了方圆50米的地方,不同国家的人汇聚在篝火旁,大家兴致盎然。

嘭咚、嘭咚、嘭嘭咚、嘭嘭咚……

伴随着似箫似唢呐的乐器声,空旷的沙漠上顿时显得特别特别热闹。

一些阿拉伯人,不时打着拍子,浑身似蛇般扭动着跳舞,顾槿妍性格开朗,片刻便融入了其中。

她四岁学舞,拉丁舞,中国舞,芭蕾舞,样样精通。

贺南齐处理了一些公务,被外面的欢声笑语吸引,不知不觉走出了帐篷。

他出去时,正好看到顾槿妍在篝火中央跳舞,浑身没骨头似的,柔软地在每个人面前舞动,那柔中见刚的野性美,竟令人有些移不开视线。

贺南齐举起手机,莫名的拍了张照片。

拍完了又觉得荒唐,这根本就不是他行事的风格。

准备删除时,刚巧来电话,一时就忘了这件事。

篝火晚会一直持续到夜里十点多才结束,顾槿妍一脸愉悦的回到房间。

贺南齐还没睡,仍在专注的看着他的电脑,顾槿妍奔过去,也不管对方想不想听,便口若悬河的说起来——

“你今晚没去参加篝火晚会真是吃了大亏,你都不知道那些美国和菲律宾的女人有多开放,不管认识不认识的男人,全都抱在一起亲的热火朝天。”

小说名字:有关风月,无关你我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