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见婚深:祁太太别来无恙沈艺涵

admin
18866
文章
2
评论
2019年12月16日13:36:13 评论 63 views

小说一见婚深:祁太太别来无恙沈艺涵,当她嫁给祁逸庭的时候,人人都羡慕她,是高高在上的祁太太。 她的目光有些无神,没有想到,整整两年的婚姻,就要这样结束了。 离婚就算了,还怀上了他的孩子,后来国外产子。 八年后,沈艺涵带着他们的孩子归来。 如今多了孩子的牵绊,他们再一次的相遇,是新的篇章,还是继续开始之前的生活!

小说一见婚深:祁太太别来无恙沈艺涵
小说一见婚深:祁太太别来无恙沈艺涵

海湾别墅内。

沈艺涵看着眼前的下人来来回回的走动着,她的行李都被打包成了一团一团。

她的目光有些无神,没有想到,整整两年的婚姻,就要这样结束了。

“夫人,我真是想不通,祁总究竟是哪根筋不对了,竟然要和您离婚?!您这么好的夫人,他一定混后悔的!”徐妈呆在一旁,用手抹了抹眼泪,显然满是惋惜。

自己跟着夫人两年,夫人是什么性子,她自然了解。

祁总他,怎么就不知道好好珍惜呢?

“徐妈,别说了。”沈艺涵紧抿着薄唇,努力咬着嘴唇,不让微红的眼眶落下泪了来。

两年的婚姻,本就是错的。

只不过是祁家老爷,喜爱自己,在病重的时候,让祁逸庭娶自己。

她知道祁逸庭不爱自己,但是她以为,两年的时间,自己足够改变他。

但是没有想到,祁老爷刚走,祁逸庭就能这么迫不及待的将她踹开。

是她高估了自己了。

沈艺涵拖着沉重的箱子下了楼,楼下早就有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停在了门口。

看到女人下了楼,车窗缓缓被摇了下来,露出男人刚毅的侧脸,“上车。”

“不用了。”沈艺涵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男人的脸,拉着行李箱继续往前走。

“上车。”然而男人却是再一次缓缓开口,只是语气里带着几分不容置疑。

犹豫了几分,沈艺涵最终还是坐上了车。

*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转动着方向盘。

他天生凤眼,眼尾上扬,眸里带着几分冷光。

这种面相在相学里,是薄情冷血的面相。

车里气氛一时有些压抑,两人都没开口说话。

过了半响,只听到男人低沉雄厚的嗓音响起,“离开后我会给你一笔钱,就当做是对孩子的补偿。”

男人话也刚落,沈艺涵只觉得胸口像是有一股怒气在火速燃烧。

一周前,沈艺涵查出怀孕一月,是他亲自领着她去打了胎。

她狠狠的剐了男人一眼,就连语气里都带着几分颤抖,“补偿?你把我们的孩子当做什么了?是用钱就能打发得了的吗?祁逸庭,这是你欠我的,你一辈子都还不清!”

祁逸庭听到她说的话,凤眸微抬,眼底闪现一抹让人看不懂的情绪。

他没有多说,将车子停在路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

大手一挥,随意写了个数额,递给了她道,“不管如何,夫妻一场,我不会让你太过难堪。”

毕竟怎么说,也是跟过他的女人。

“祁逸庭,我不需要你的臭钱!从此我们两不相欠!”沈艺涵直接将那支票撕成两半,甩在他的脸上。

一张支票,就想弥补他对自己的过错?!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祁逸庭的所作所为!

看着沈艺涵决绝离去的背影,那一句两不相欠,久久的回荡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

六年后。

月色倒映在碧蓝海面,海浪接着一波又卷起一波。

在狭小的船舱内,沈艺涵换好事先准备好的侍礼服。

她深吸了口气,小心翼翼的打开舱们。

眼珠转了转,见四周没人,这才快速的溜了出来。

今天这这个轮船上,是一场十分隐秘性的拍卖活动。

来的人,都是一些商界大佬,而拍卖的物品,更是市面上不能流通的东西。

而沈艺涵做为一名业界良心记者,就被光荣的派来拍摄这次拍卖会的过程。

沈艺涵看着不远处大厅里亮起得灯,还有隐隐约约能听到的歌舞声,她只觉得嗓子音都要跳到了心尖上。

什么业界良心?

还不是因为穷,从而被主编逼迫?!

要不是为了钱,谁愿意做这等苦差事啊?

沈艺涵心中暗自抱怨了一翻,这才整理好衣服,朝着大厅走去。

突然,一只手搭在了沈艺涵的肩上。

她浑身一僵,额头冷汗涔涔。

这还没开始就被抓了个现行?

就在沈艺涵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一个托盘落在了她的手上,“1号包间,快点把酒送过去,别人客人等久了。”

一瞬间,浑身像是顿时松懈了一般,压着心头的那块巨石也落了下来。

沈艺涵刚想说什么,那服务员早就已经走远了。

她看着手中沉甸甸的托盘,只能认命的去找1号包间了。

1号包间,可以说是在这个轮船上,最尊贵的包间了。

所以随便打听一下,很快就找到了位置。

沈艺涵站在1号包间面前,敲了敲门。

不一会,门便被人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男人,男人看了一眼她手中的酒,给了她一个眼神,示意道,“进来吧。”

沈艺涵刚想走进包厢内,然而一只脚在踏入的一瞬间,却是顿时定在了原地。

透过男人的身后,可以看到包间里有不少人。

而沙发的正中间,却是坐着一个最贵的男人。

男人穿着黑色西装,棱角分明的脸,散发着一股贵气。

虽然六年没见,但是只是一眼,沈艺涵就认出了男人。

是祁逸庭!

他怎么也在这?

来不及多想,沈艺涵将手中的的酒盘不由分说的递到了男人的面前,“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就不送进去了。”

“哎,你!”那男人一个反应不及,手中的酒盘险些掉在了地上。

看着快速逃离的沈艺涵,嘴里不由得骂骂咧咧了几句。

沈艺涵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艘轮船上遇到祁逸庭。

手掌,紧紧握成了拳头。

沈艺涵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

或许是六年前,那个男人给自己所造成的创伤,让自己在无数个夜晚,被回忆所吞噬,所以她心底对他是下意识的远离吧。

一路小跑,她逃到了大厅,还来不及思考。

‘砰’的一下,船上的灯瞬间都熄灭了,周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怎么回事?!”

就在沈艺涵以为是跳闸的时候,一道白色的光束,从她的头顶直直照射在舞台上。

沈艺涵这才知道,这是拍卖会要开始了。

周围本来还在低声谈论的众人,瞬间也都安静了下来。

舞台上,被白色灯光所包织住的是,是一个青铜器,应该类似古董类的东西。

很快拍卖会就开始拍卖,不少人开始喊出天价的价格。

沈艺涵对于这所谓的宝物没有过多的兴趣,最主要的是,她也没钱买。

今天她的任务,就是记录下这里的一切。

“不好意思,借过一下。”沈艺涵拨开人群,打算找到一个最佳位置,偷拍几张场内的照片。

刚找到位置,她打算拿出口袋里的小型摄影机时,却是被一个女人撞了手臂。

而她手中的小型摄影机,和放在一起的记者证,也随之一起掉落在了地上。

沈艺涵心下一紧,赶忙蹲下身就想捡起东西。

然而与此同时,一道尖锐的刺耳声响起,“这里有狗仔!”

女人的话语刚落,霎时间沈艺涵成为了众人目光所交汇的点,就连拍卖声也截然而止。

要知道这地下的拍卖活动,一直都是见不得光的。

有许多拍卖的东西,更是拿不上市面。

所以对于这次拍卖会,都是保持着最高的警戒线。

如今却是有狗仔混了进来,难免让人紧张。

不过那些竞拍者,更是抱着一丝玩味的观看。

毕竟也有不少人,只是进来凑凑热闹。

很快,狗仔的出现,就惊动了大批保安。

还不等沈艺涵撒丫子跑,就被那些保安迅速的围在了中间。

看着自己被人前后夹击,沈艺涵就连跳船的心都有了。

不,她现在绝境,甚至连跳船的机会都没。

在进入这轮船的时候,她第一保命的要点,就是绝对不能被发现记者的身份。

现在……她要完了吗?

*

“祁总,还真是有不怕死的狗仔敢偷溜进来,现在可是有好戏看了。”祁逸庭的助理,宋志强对于这偷溜进来的狗仔,也是有几分佩服。

这是什么地方?

也敢进来拍摄?

祁逸庭在大厅二楼正中央的包厢,他脸色冷然,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淡淡的瞥了一眼大厅里乱糟糟的景象,只是一眼,他好看的剑眉瞬间紧蹙了起来。

沈艺涵?!

她怎么回来了?

六年前和她离婚之后,他便再也查不到她的消息了。

原本平静如波的眸子,再一次看到他的时候,眼底泛起了一丝不可察觉的异样。

而成为众矢之的的沈艺涵,紧咬着嘴唇,知道现在根本就没人会来救自己,只能缴械投降了。

然而此时,一双修长的长腿,却是步入了沈艺涵的眼眸。

她微微抬头,就看到了那张令她呼吸一窒的脸。

祁逸庭!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祁逸庭身材高挑,站在人群中十分出众,然而他的目光,却是死死盯着眼前的女人。

沈艺涵愣了一下,这才确定,祁逸庭是在和自己说话。

她不是傻子,很快就明白了祁逸庭的用意。

“我今天刚回国,本来想去找你,他们说你来这了。我刚才迷路了,不知道怎么就被当成狗仔了。”沈艺涵那肯错过这个机会,立马上前,就挽住了祁逸庭的手臂,语气里带着几分委屈。

她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这个男人还算有点人性……

在沈艺涵挽上自己手臂的一瞬间,祁逸庭的目光瞬间凝结成冰。

而近距离接触祁逸庭的她,自然也是感受到他身上的寒意。

她硬着头皮,现在前有狼后有虎,死在祁逸庭的手中,总比死在那些保安的手里好。

就在祁逸庭要带她离开这里的时候,此时却是有一个男人拦在了两人面前,“祁先生,您的这位朋友是狗仔,要是就这样放她离开了,将这里的东西都爆料出去,岂不是会让我们损失许多?”

男人的话里带着几分刺,气氛一时变得有些紧静谧。

沈艺涵身子有些僵硬,本来以为都已经完事了,这又是那跳出来的陈咬金?

“哦?你的意思,我祁逸庭带狗仔上来?”祁逸庭神色依旧未变分毫,只是落在那男人脸色的眼神,带着几分冷厉。

那男人被祁逸庭盯得有些发毛,却依旧强撑着道,“祁先生,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既然她是狗仔,自然就不能这样轻易放过。要是你一人就打破了道里的规矩,这以后还不得乱了套?”

男人的话语落下,周围的那些人顿时开始细细低语起来。

祁逸庭盯着男人看了好一会,却是突然笑了,只是那笑带着几分冷酷。

“大家可以放心,今晚的事情,绝对不会被人透露出去一个字。”祁逸庭神色微沉,看着那男人淡淡道,“还有,我很欣赏你的勇气。但是有时候,也是要为自己的勇气买单。”

只是随口的一句话,却是给那男人带来巨大的威胁。

谁不知道,祁逸庭在整个H市的势力?

而且他性格果断狠辣,这得罪了他的人,从来就没有好下场。

就算今天沈艺涵真的是狗仔,只要他想带走,就没有一个人敢说一个不字。

那男人也知道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脚下一软,差点就没站稳。

而祁逸庭不再看那男人,而是拽着沈艺涵就离开了大厅。

祁逸庭将沈艺涵带到自己的房间,从这里的窗户望下去,可以将整个大厅一览无遗。

经过刚才的一个小插曲,现在活动很快又恢复到了原来的秩序,拍卖的叫喊声依旧一轮,大过一轮。

“沈艺涵,六年没见,你倒是越发的狼狈了。”祁逸庭站在原地,打量着女人。

整整六年,他都没有这个女人的消息。

六年不见,她的样貌倒是没有变了多少。

只不过倒是多了一丝女人的成熟,反而更添几分魅力。

沈艺涵也是没有想到,再次遇到祁逸庭,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脸颊像是被火烧了一般,有些难堪。

不过她很快就平复了心中的情绪,看着他道,“不管怎么样,这次还是要多谢你了。既然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现在她就像是一个受惊的鸵鸟,恨不得立马把头埋在沙堆里。

只要和祁逸庭呆在一起,每一刻对她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然而沈艺涵的手还未触碰到门把手,却是被祁逸庭一把拽住手腕。

“我祁逸庭从不做亏本的买卖。”祁逸庭唇角勾了勾,目色如同黑夜一般幽深深沉。

沈艺涵甚至不敢直视他,只能不断躲闪。

她被他逼向墙角,两人的距离贴近,呼吸甚至打在对方的脸上,有些痒痒的。

好在祁逸庭也停止了继续逼进的动作,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沈艺涵这次穿着的侍礼服有些紧身,衣服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露出了精致的曲线。

祁逸庭凤眸微眯,想到以前与她缠,绵的夜晚,小腹仿佛有一股冲动上涌,眸里满是不明的情绪。

“你们在做什么?!”然而就在此时,门外突然被人推了进来。

一个化着精致浓妆的女人,在看到屋内的情形之后,顿时恶狠狠的瞪着沈艺涵。

来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苏洛,祁逸庭的初恋情人。

在她和祁逸庭结婚的时候,她可是没少插足。

她能和祁逸庭离婚,也少不了她的原因。

沈艺涵本想将面前的男人推开,然而一抬眼,就看到了他嘴角一丝玩味的笑意。

看到祁逸庭这个表情,沈艺涵就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被人耍得团团转。

六年前是这样,六年后还是这样。

心中像是有一股气,直冲脑门。

小说:一见婚深:祁太太,别来无恙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恋上自家丑保姆沈蓓一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恋上自家丑保姆沈蓓一小说在线阅读

恋上自家丑保姆沈蓓一小说在线阅读,这本小说名叫《绝世娇宠:双面伊人》是一本言情小说,沈蓓一宁少辰是小说的主角,小说主要讲述沈蓓一为了母亲的的医药费,去豪门宁家当代孕,就因为这样一个天才萌宝宁小熙诞生了...
神农传承徐振东小说全章节目录 都市异能

神农传承徐振东小说全章节目录

神农传承徐振东小说全章节目录,在学校时刻苦学习想要给家里争光,所以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本来以为凭借在学校的优秀表现,出社会就可以大展宏图。然而现实却给他狠狠一巴掌,连个毕业实习的工作都找不到,更别说...
找不到工作的徐振东小说阅读 都市异能

找不到工作的徐振东小说阅读

找不到工作的徐振东小说阅读,这本小说名叫《古术医修》男主角徐振东是一名刚大学毕业的学生,因为学的是中医,去了很多医院应聘最后都碰壁了,私人医院也去了好多家,结果没有一家成功的。就在徐振东心灰意冷的时候...
全民催婚宝贝前妻别想逃小说姚依依章节阅读 言情小说

全民催婚宝贝前妻别想逃小说姚依依章节阅读

全民催婚宝贝前妻别想逃小说姚依依章节阅读,小说中姚依依和欧擎珩的缠绵,都被欧擎珩当成是一个妻子该履行的义务,而欧擎珩对姚依依从来就像是对待商品一样的利益交换,他给她钱,她在外面成为他貌美却高贵的欧家太...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