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楚离珠重生之狠妻心计目录在线

admin
20860
文章
2
评论
2019年12月16日15:12:38 评论 93 views

(重生之狠妻心计)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他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天魁之首,负有监管朝廷百官之责任,朝廷百官谁人不怕!而她,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嫡女。人人都道他墨临渊冷血绝情,她却伸手轻轻勾住他的下巴。“爷,给妞笑一个。”他冷峻的脸上缓缓浮现出一抹笑容,令京城一干美人都失了颜色。“笑得好,有赏!”

小说楚离珠重生之狠妻心计目录在线
小说楚离珠重生之狠妻心计目录在线

“你们两个狗男女,你们会遭报应的!”

她的相公,和她的妹妹设局毁她清白,又将她囚禁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之中,楚离珠只觉得整颗心碎成一片片。

她咳出一口黏稠的血沫,撑起上半身,看向楚离裳。

楚离裳斜斜的看着她,两只眼睛几乎要瞪出来,在那里面,没有丝毫的姐妹之情,只有仇恨。

“你还想着爹爹为你告状,实话告诉你,爹爹得知你在府中与人苟合,早就不认你这个女儿,如今这京城里,谁人不知道,我才是楚家的正牌大小姐!就凭这残花败柳的模样,就算是死了也进不得楚家的祖坟。”

楚离珠啐了一口血沫在她脸上:“你不过是楚家收养的一条狗,就凭你,也敢自称楚家的大小姐!”

楚离裳是楚允收养的义女,只不过平时楚允不许家里的下人议论这件事,但这件事在她刚进入楚家的时候,楚允就已经禀报了祖母。

楚离裳没有擦脸上的血,趴在地上抓住楚离珠的头发,提着她的头不断的撞向地面,整个人就像疯了一样,声嘶力竭的叫喊道:“我才是楚家的大小姐!你听清楚了吗?!楚允那个废物没有胆量承认他还有别的女人,所以才对外宣称我是他的养女!”

黝黑冰冷的地牢之中,只剩下楚离裳疯狂的喊叫声,还有血肉撞击地面的声音。

楚离珠头痛欲裂,就好像一把斧子想要凿穿她的后脑勺,她眼前昏昏沉沉的,一阵又一阵的晕眩传来,她甚至已经看不到一旁的火光。

这具身子,本就是强弩之末,此刻的她,就像是风浪中的一点油灯,随时可能一命归西。

虽然觉得荒唐,但这是楚允造下的孽,与她何干。

这高门大户里,哪家没有一本难念的经,楚允之所以这么做,也不过是想把她养在府里,即便是养女的身份,将来也能为她找个找人家。

楚离珠呼吸声如同拉风箱一样呼哧呼哧的,她想要说什么,嘴里面吐出一口暗红色的血,血里面夹杂着内脏的碎末。

她心里响起一声叹息,已经不行了吗?

或许此时对她来说,死才是唯一的解脱,可是看着楚离裳小人得逞的样子,她心里只剩下浓浓的屈辱和不甘。

“你还不知道吧,半个月前,祖母已经疯了,这三年来,我每天都去和她说你的事情,她说要出去找你,是我亲手把她推下悬崖,你若是早死半个月,说不定还能在阴曹地府见她一面。”

“你说什么!?”

楚离珠用尽全身力气撑起脑袋,一张脸涨得通红,脖子上青筋暴露,一抽一抽的,眼神似是要把楚离裳吃了一样。

这世上,只有祖母是是真心疼她的,。

祖母一走,这世间再也没有真心疼她的人。

两道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楚离裳咬着牙齿一字字说道:“楚离裳,若有来世,我一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楚离珠从来没有想过,她的声音竟会如此沙哑难听,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她用最后的力气一口咬在楚离裳的手上,楚离裳吃痛,惊叫一声,手上越发用力,嘴里还在不干不净的骂着:“楚家有我就足够了,你这样的蠢货,不配生在楚家!”

撞击声一下挨着一下,楚离裳的声音越来越遥远,楚离珠觉得身体越来越冷,她的意识终于落进无尽的黑暗之中。

在她身下,血浆四射,沉重的撞击声回响在地牢之中。

秦珅终于忍不住,声音中带着一丝愠怒,说道:“够了!”

楚离裳松开满是血的手,看到楚离珠软软的倒在地上,已经没有了丝毫反抗的力气,血从她的眼睛睁、嘴巴、耳朵之中不断涌出,只是那双眼睛直直的瞪着她,就像是阴曹地府的恶鬼,令人不寒而栗。

楚离裳这才惊觉人已经死了,吓得往后一退,眼睛偷偷瞟了一眼不远处的尸体,却是不敢再看。

下人小心翼翼的走到楚离珠身边,把手放在她的鼻翼之间探了探,看到原本美貌无双的小姐如今死的这样凄惨可怜,心下又惧有怕,他迅速的收回手,对秦珅说道:“没气了。”

楚离裳神色慌张,问道:“怎么办?”

秦珅皱了皱眉,说道:“叫上几个自己人,今天晚上就把尸体扔到乱葬岗去,记住手脚干净一点,不要被人抓住把柄。”

……

刺眼的光照在楚离珠的眼皮上,她睁开眼睛坐起身,顿时痛得吸了一口冷气,后脑勺就像是被人打了一样,痛的不行。

离珠龇牙咧嘴的摸着后脑少,看到一个穿着青黄色衣服的女人朝她走来。

“小姐。今天听说有几个咱旁系的姑娘过来,老夫人那里也还要过去请安。”

那姑娘说着话,卷起帘子,清晨刺眼的眼光照在离珠脸上。离珠抬手挡住眼睛。

“小姐。”

那人走到离珠面前,摆了摆手。

离珠想起什么,试探着问道:“锦儿?”

一双略有些粗糙的手覆在她的额头上,声音里流露出焦急:“小姐,你没事儿吧?”

离珠挥开她的手,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空白,看到周围熟悉的一切,她恍惚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里是她的闺房。

离珠清了清嗓子,声音有些沙哑:“什么时辰了?”

“已经卯时三刻……小姐你再不起床待会儿请安可就要迟到了。”

手掌抚过熟悉的床榻,离珠喉咙一紧,问道:“怎么……才叫我起床?”

“小姐您忘了,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你在院子里摔了一跤,奴婢就想着,让你多睡一会儿,老爷昨天说了,辰时他若还没有回来,就让大娘子带你们一起过去请安。”

离珠站起身,眼睛缓缓扫过屋子,问道:“今天是什么年份?”

“小姐您糊涂了吗?今天是弘武十三年六月二十五日。”

离珠脚一软,连忙扶住旁边的床。

她绝对不会记错,弘武十四年九月九日,是她嫁给秦珅的日子。

她这是重生了吗?

楚离珠难掩内心的激动,捂着脸深吸了两口气。

老天爷有眼!她没有死!

想起上一世的遭遇,楚离珠眼眶通红。

上一世,她只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却怎么都不会想到,她最信任的人一步步将她推入深渊,最后害得自己惨死在地牢之中,更害得祖母被那贱人坑害,最后就连她唯一的孩子也要拱手让人。

楚离珠死死咬着牙齿,眼神中透露着坚毅,她在心底暗自发誓,上天既然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定要揪出那几只躲在暗地里的臭老鼠,绝对不会再让人伤害她祖母。

那些曾经害过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四年前,她娘抑郁而亡,就连为数不多的遗物都被抢走,只留下锦儿这么一个忠心耿耿的丫头。

此时再回想起这些,楚离珠就觉得心里痛得难受。

锦儿看她看脸色苍白,从她进来之后就一直奇奇怪怪的,问道:“小姐可还有哪里不舒服?我去请大夫过来给小姐瞧瞧。”

离珠心里百味杂陈:“没有,我只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

锦儿以为她又胡思乱想,说道:“改明儿我去给小姐开几副安神的药方子。”

说着,她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她们的大小姐,离珠的声音虽小,听起来还有几分虚弱,却不像从前那般小心翼翼。

两人正说着话,外面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锦儿姐姐在吗?”

楚离珠微微皱眉,还不等里面的人说话,那人自顾自的说道:“听说宫里的画师今儿个要过来给小姐们画像,我们小姐说大小姐平日里穿的太素了,让我送几套花样时新的衣服首饰过来,都是新的,还请姐姐不要嫌弃。”

离珠隐约记起来,前世她便欢天喜地的接了衣服过来,虽然不喜欢,还是穿着去了,想来,这身衣服是专门为了秦珅打造的吧。这是为了能够把她嫁到秦王府吧!

看来她这个妹妹,为了把她嫁给秦珅,还真是费尽心思!

离珠面沉如水,眉头微微一拧,问道:“你家小姐缺衣服吗?”

锦儿听这个语气不大对劲,这不像是他们小姐平时会说的话,老实回答道:“自然是不缺的。”

“那还等什么,另外,跟他们说清楚,我这院子不是什么猫猫狗狗都能进的。”

锦儿第一次见到自家小姐这个样子,心里又惊又喜。

难不成,小姐这是转了性子了?

离珠性子懦弱,说起话来声音细若蚊蚋,面对老爷夫人的时候,经常紧张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时间一久,下面的人也都一个个骑到她头上。

就因为楚离珠这副胆小怕事的样子,他们这院子里的人,没少受白眼。

见到自家小姐硬气起来,锦儿高兴的说道:“小姐你等着,我这就去教训她。”

说完,便往外面走,同是这罗府的小姐,没道理她们一直忍气吞声的。

看她迫不及待的样子,楚离珠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以后谁都别想欺负她,连带着欺负她下面的人也不可以!

锦儿还没走到门口就出声喝道:“是哪来的瞎猫野耗子,就凭你们也敢在这里造次!还真是反了你们了!我们小姐喜欢穿什么,也是你能议论的?不知道你这般议论我们大小姐,若是告到老太太那里,你们二小姐护不护得了你们!?”

那小丫头嘴笨,三言两语就被锦儿激的说不出话来。

“你们!你们欺人太甚!我们小姐给你们送衣服,你们不收也就算了,怎么还骂人呢!”

楚离珠仔细回忆了一下,这小丫头好像叫什么荷香来着,在楚离裳那边不过是个三等丫头,平日里不过是做些跑腿传话的活,这样的人竟也敢欺负到她头上,想到从前的自己懦弱成这副样子,楚离珠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嘴巴。

锦儿不紧不慢的说道:“这院子里都是明白人,是谁欺人太甚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我们小姐又不是你们养的猫猫狗狗,喜欢穿什么还要你们多嘴!”

“你们爱要不要,反正衣服我已经送到了。”

小丫头把东西重重往地上一摔,便哭着跑了。

锦儿还不罢休,扬声说道:“我们小姐还说了,我们这院子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进的,以后再不通报就闯进来,我叫人给你打出去!”

脚步声渐渐的远了,门口两个丫头都出来看热闹,锦儿说道:“都站着干什么?把东西给我扔回去。”

锦儿从外面回来,刚刚出了一口恶气,只觉得浑身舒畅,眼睛里都是笑意,不知道小姐今儿个为什么会突然想通了,她心里就是高兴!

“小姐,这口气是出了,不过晚上老爷回来,又要罚你跪祠堂。”

提起楚允,离珠就一肚子的火大,她从前敬他,可最后,却是他一步步将她逼入绝路,这样的亲情,她不要也罢。

离珠抬起头,浅浅一笑,一脸的纯正无邪,安慰锦儿道:“没事,不过你们平时仔细着,别吃了那边的亏。”

锦儿拿起梳子的手一怔,这还是头一遭,她们小姐也会关心她们的死活,心里涌过一股暖意。

“我们有小姐护着,能有什么事,倒是小姐您要小心,隔壁院子里,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离珠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心里疑虑更重。

锦儿手上整理着离珠一头柔顺茂密的黑发,问道:“小姐,今天要梳个什么样的发髻?”

离珠回过神,想起前世所有的一切都起源于这一幅画,顿时心生一个主意:“今天你在旁边看着,叫个小丫头进来。”

不明白离珠要做什么,不过小姐难得不像从前那般唯唯诺诺的,她自然是要给她最大的鼓励。

锦儿叫了两个小丫头进来。

她们这屋子里,除了她这个二等丫头外,就只有三个洗扫干粗活的小丫头,比起其他院子三四个嬷嬷伺候着,这里实在冷清。

这两个丫头不过十岁,细胳膊细腿的,身上没有几两肉,想到这院子里的粗活累活都交到她们手上,也真是为难她们了。

“这是雁儿,这是兰儿,小姐有什么吩咐的,让她们做就是了。

离珠说道:“今天锦儿姑娘教你们挽头发髻,不用紧张,绑得不好也没有关系。”

丫头们不知道离珠要做什么,唯唯诺诺的站在原地不敢妄动,在离珠的目光中,噗通一身就跪了下去。

兰儿脸白一些,鼓足了勇气说道:“我们哪会绑小姐的头发,小姐就不要为难我们了。”

“说了弄不好不怪你们。”

锦儿在一旁说道:“你们要是想要一直做个粗使丫头,就到一旁跪着,我们院子里还缺几个粗使丫头不成?”

两人看着离珠真不像是拿他们打趣的,终于下定决心走到离珠身后。

在锦儿的指导下,两人花了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才绑了个分肖髻,只不过绑得歪歪扭扭的,眉毛也画的一高一低。

离珠却浑然不在意,选了一件月白色的暗花细丝褶缎裙,还有一支式样简单的羊脂玉簪子,便准备去给老太太请安。

清晨的阳光穿过走廊,斜斜的照在雕花镂凤的窗棂上。

在地牢里度过了暗无天日的三年,再次看到阳光,离珠心里很满足,她微微抬着头,嘴角不自觉的挂着笑容,就连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离珠到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进去了。

还没有走进去,离珠便听到楚离裳的哭声。

一个年迈的嬷嬷站在门口,她身上穿着一件素色的长衫,脸上的皱纹很深。

见到离珠姗姗来迟,嬷嬷眼中不自觉的露出愠怒之色,其他人半刻钟前就已经到齐。

“进去吧,以后来早一些,老太太还有几位夫人已经等了你好一会儿了。”

离珠记得,这位嬷嬷姓卫,是祖母身边的老人。

前世,她和这个嬷嬷的接触并不多,不过这嬷嬷心地耿直,跟着祖母的时间也久,在这豺狼环伺的楚家,已经算是不可多得。

离珠福了福身子,说道:“多谢嬷嬷提醒。”

卫嬷嬷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不等她多说什么,离珠已经走进大堂。

屋子里坐满了人。

老太太坐在轮椅上,穿着一身柳黄色刺绣丝绒长衫,轮廓饱满,一头银发梳得一丝不苟,虽上了年纪,精神却很不错,只是腿脚不好。

不说话的时候,莫名的有一种威严。

老太太之下,是楚允的三个妻妾。

小周氏稳稳地坐在左边首位上,她长着一张标准的方脸,腮骨外突,眉目间虽是掩饰不住的利芒,面无表情的看着二人。

现如今,小周氏掌管后院,她膝下育有一子一女,只比离珠小两岁,一个孩子名唤离玉,还有一个女孩儿名唤离月。

两个孩子都站在她身后,倒长得眉清目秀,只是眼神轻飘飘的,规整的过了头。

其后便是柳氏和薛氏。

柳氏生着一张尖尖的瓜子脸,穿着一套色彩鲜艳的石榴裙,单论姿色,是三个妻妾中最为出色的。

她膝下生有一子,名唤离荆,十三岁,眉目英俊,年龄不大,却已经学得油头粉面。

离荆站在薛氏身,后看着两个姐姐,嘴角带着一股讥讽的笑意。

薛氏眉目温顺,抬头看了一眼离珠,便忙着哄怀里的孩子,几个人对她视若无睹。

离珠一进来,就成为众矢之的。

注意到她的头发,柳用帕子掩着嘴轻笑,小周氏眼神凌厉,若不是现下还有更要紧的事情,她定要好好教训这个丫头。

几个人心思各异,虽都姓楚,面前这两个丫头跟她们没有什么关系,若不是楚离裳闹到她们跟前来,这些事情他们也懒得管。

楚离裳跪在地上,眼睛哭得红红的。

她看都没都离珠一眼,往前爬了两步,哭道:“祖母,母亲,你们要为裳儿做主!今天一早,我好心给姐姐送衣服,她不要也就算了,还让下人狠狠羞辱了我一番!裳儿虽是楚家的养女,可姐姐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老太提低头喝茶,小周氏也不说话。

离珠就像是完美没有看到楚离裳一样,跪下说道:“离珠给祖母、母亲还有几位姨娘请安。”

柳氏见几人不说话,出声说道:“我怎么听到下面的人说,大小姐昨晚吃了饭回去,踩到几颗珠子在走廊上摔了一跤,险些没背过气去。我没想着问问你,你倒先来问我们了。”

楚离裳伏在地上,哭的跟个泪人似的:“姨娘说的哪里的话,姐姐她自己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怎么也怪到我头上来。”

柳氏斜睨了她一眼,翻了个白眼,把脸转向一边。

老太太抬起头,看着跪在地上的离珠,问道:“你也听到你二妹说的,祖母问你,可有此事?”

看到离珠这歪歪扭扭的发髻,不自觉的皱紧了眉头。

“启禀祖母,我是没有收她的衣服,不过起先在于她的丫头,说是送衣服,这说出来的话,却没有一句中听的!我还想问问二妹,平时是怎么管教下人的?”

楚离裳抬起头,眼神中满是讶异,这样的场合,那个废物应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才对!

她脱口而出道:“你今天怎么……”

后面的话没说出来,老太太不悦的看了她一眼,楚离裳这才适时地闭嘴。

大家随即了然,这才是他们了解的楚离珠,今天不是被这个欺负了,就是被那个欺负了,平日里别说反抗,就连告状都没有过。

只不过今天似乎有点不一样。

她不仅反抗了,此刻在这里站着,也丝毫没有局促不安的感觉。

老太太觉得十分新奇,问道:“哦?她下面的丫头说什么了?”

离珠将原话复述一遍。

“下面的人都听到了,祖母若是不信,可以叫她们来问问就是。”

听完离珠说的话,老太太脸色不对,离珠虽不受宠,好歹是楚家大小姐,要是传出去,这打的就是他们楚家的脸。

小周氏在旁边说道:“依我看,离裳丫头虽然说的话不中听,离珠也做的过分了些,两个人都有错,若是要罚,两个人都应该受罚。至于吵嘴这两个丫头,老太太您看怎么办?”

离珠脊背一僵,小周氏继续说道:“此外,离珠今天请安迟到了,老太太虽不与你计较,你心里也应该有数,以后若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用我罚,你自己去祖宗祠堂跪着。”

她这个母亲,惯会在人前做文章,这一番话说出来还真是无懈可击。

何况她哪有来晚,她明明是踩着时间点来的,只是她若是说出来,反而落个顶撞主母的罪名。

老太太慢悠悠说道:“既然这事情闹到我这里,我也就说两句,下面吵嘴的丫头,罚两个月的俸银,离裳回去也要好好约束下面的丫头,今天就算了,有几个旁系的丫头过来,你们两姐妹也稍微注意一下,别让下面的人看了咱们家的笑话。”

离珠直起身子,说道:“珠儿知道了。”

小说:重生之狠妻心计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宠妻请入怀厉少霆和简安安的小说全文阅读 言情小说

宠妻请入怀厉少霆和简安安的小说全文阅读

宠妻请入怀厉少霆和简安安的小说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沙发上的男人沉默无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冽气场让简安安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个男人好可怕……“你干什……唔……”简安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
总裁爹地温柔宠温若晴全文抢鲜看 言情小说

总裁爹地温柔宠温若晴全文抢鲜看

总裁爹地温柔宠夜司沉温若晴全文免费阅读正版无广告,总裁爹地温柔宠夜司沉温若晴大结局在线阅读。“什么?温家大小姐?温家的那位大小姐不是从小痴傻吗?她竟然也能上R大学,而且还学设计?”...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