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穿越之巧媳当家小说夏锦萱

作者: admin 分类: 穿越重生 23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12-17 14:23

无弹窗穿越之巧媳当家小说夏锦萱。一朝穿越,夏锦萱秒变农家小媳妇。 “大哥,着火了,你快跑啊。” “……大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上有强势公婆,下有各路渣亲。 最要命的是她夫君还是个瘸了腿的! 面对人生困境,且看她如何逆转,斗极品,虐渣渣,发家致富。却不想丈夫竟然是个大尾巴狼?

无弹窗穿越之巧媳当家小说夏锦萱
无弹窗穿越之巧媳当家小说夏锦萱

“当然是为了你的财产,蠢货,这年头亲情值几个钱,你还真是天真。”男人趁锦萱发愣之际,快速地拿起手里的电棍砸锦萱的脑袋,嘭的一声巨响,断裂的水晶吊灯从空而降,刚好砸在锦萱的头上,瑾萱感觉视线模糊,顿时倒在火堆中,彻底失去了意识…..

当她再次睁眼,她却成了另外一个人,被绑在小木床上,动弹不得。

“娘,那丫头昏迷好好几天了,不会真的死了吧。”锦萱还没有完全接受重生这件事,就被门外的人打断沉思,光听声音,她就知道正在说话的人是她的继母小高氏。

她们担心她会死,主要是因为她们怕她死了,宋家会把聘礼要回去。

说起来真可笑,她和原主还真是同病相怜,她们不仅长相相同、名字相同,就连命运也相同,原主生活的时代是一个架空的时代。

原主刚出生,她母亲就难产死了,后来,小高氏成为她的继母,便和高氏一起虐待她,这小高氏和高氏本来就是亲姑侄,她们成为婆媳后,变得比以前更加亲密。

在这个家中,除了她的小姑夏春云和她的爷爷夏坤,其他人都不把她当人看,去年,她爷爷因为患哮喘病,没抢救过来,就去世了。自从她爷爷去世后,高氏等人就露出丑恶的本性,经常虐待她,这一次,他们为了赚礼金,就把她卖给周家村的宋子宸当媳妇,这宋子宸虽然长得俊美无双,才华横溢,他是个双腿不能行走的残疾人,原主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婚姻,才会跳河自杀……

嘎吱一声响!耳房的门被小高氏打开,随着,她和高氏一起走了进来。

锦萱为了偷听,她在她们走到床边之前,假寐。

“娘,萱萱要是死了,我们拿什么向宋家交代。”小高氏探头看锦萱,锦萱并没有半点苏醒的迹象,这让小高氏很着急,三天之后就是锦萱的大喜日子,要是锦萱还没有醒过来,他们上哪儿给宋家弄个新娘子。

“哼,看我怎么收拾她。”高氏冷哼着,从简陋的梳妆台上找到一根绣花针,打算用它扎锦萱,看看能不能把锦萱弄醒。

“娘,您这招真高,这绣花针虽然小,但扎起人来可带劲了。”小高氏见婆婆如此讨厌原配生的孩子,她心情无比畅快。

糟糕,她被绑住四肢,要是这老太婆真的扎她,她也无力反抗。

“小赔钱货,你要是还不醒,我就把你扎成马蜂窝。”一只粗壮的手移向锦萱的右手臂,狠狠地扎了几针。

那刺骨的疼痛在全身蔓延,锦萱疼得连呼吸都困难,她咬牙睁开眼睛,厉声喝道:“老太婆,你有种直接扎死我。”

锦萱美丽的眸子染上一层寒霜,她冷冷地看着那张又老又丑的脸,恨不得将它撕成粉碎。

“反了,你还敢顶撞我。”高氏抬起的手僵在半空,她被那个嗜血的眼神吓到了,她第一次感觉人的眼神可以这么可怕。

“萱萱,你奶也是为了你好,那宋家在周家村也是大户,你嫁过去就当少奶奶,日子多安逸。”小高氏见婆婆还要扎锦萱,她伸手拉住婆婆,让婆婆别刺激锦萱,要是锦萱真出事,他们岂不是人财两空。

一股冷意从脚底蹿上心头,寒了锦萱的心,渣奶狠毒不上算,无良继母还来神补刀,她除了依靠自己,她真不知道她还能依靠谁。“你们想让我乖乖嫁给宋子宸,就先把我的绳子解开,否则我咬舌自尽,让你们人财两空。”

锦萱不屑地瞥小高氏一眼,她处于弱势,她不得不向恶势力低头,只要逃过这一劫,她就有机会逃离这个没有半点人情味的家。

“臭丫头,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寻死,我决不轻饶。”高氏把绣花针递给小高氏,旋即伸手揪住锦萱的耳朵。

“奶,我倒是想死,可阎王爷不想我。”锦萱嘴角擒住一抹冷笑,虎落平阳被犬欺,她算是体会到了,既然老天给她重生的机会,她就好好活着,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贱丫头和以往不一样了,她本来就长得漂亮,加上她这种说话的语气,还真像个千金大小姐。

锦萱玩味地仰头看着小高氏,小高氏以为她牺牲她,就可以为她的一双儿女铺路,她想得太天真了,只要她还活着,她就不会让小高氏得逞。

“奶,宋家来人了,我爹让你们去正厅会客。”锦萱冥思苦想时,夏锦芸婀娜多姿地走了进来,她和锦萱同岁,只比锦萱小三个月,按照这个出生年龄来推算,小高氏在她母亲去世前,就和渣爹勾搭上了,说不定她母亲就是高氏姑侄害死的。

“姐,宋家真是重视你,宋老爷还亲自过来看你呢。”夏锦芸走到床边,满脸堆笑地看着锦萱,她一想到锦萱要嫁给残疾人,她就非常高兴,她娘说了,宋家给的聘礼,他们一文钱都不会拿给夏锦萱,以后要给她当嫁妆呢。

锦萱面转念一想,既然夏锦芸想当好人,她何不利用她,好摆脱恶人的控制。

“芸儿,你帮我解开绳子吧,我再也不寻死了,我听你们的,乖乖嫁给宋子宸。”锦萱的声音宛如清泉流水那般动听,每次看到她的这张脸,夏锦芸就嫉妒得发狂,和锦萱相比,夏锦芸长得顶多算是清秀,这也是夏锦芸恨锦萱的主要原因。

“你们两个好好看着她,我去正厅瞧一瞧。”高氏愣夏锦芸一眼,不准夏锦芸帮锦萱解绳子,她打算去看看情况,好让宋家直接把人领走。

“奶奶,我也是您的孙女,您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都答应不寻死了,您还要绑着我,您就不怕宋家人见了,戳您的脊梁骨吗?”锦萱恼了,她活了两世,还没有受过这样的羞辱,即便被兄长害死,她也没有被人控制自由。

夏锦芸灵机一动,把高氏拉到一旁:“奶奶,她跑不掉的,我们放了她吧,要是被宋家发现了,我们面子上也挂不住。”

夏锦芸倒是帮了她一个大忙,他们在乎面子也很正常,她爷爷是夏家村唯一的秀才,很受人尊敬,要是这个时候传出夏秀才家卖孙女,他们的名声全毁了。

犹豫好一会儿,高氏才决定给瑾萱松绑:我警告你,等会儿见到宋家人,你最好给我安分点。”

一解开绳子,锦萱就从床上跳下来,活动筋骨,她被绑了四五天,手腕都被绳子勒成一个小红圈,还在微微发痛。

“芸儿,你去把你新做的那件衣裳拿来给你姐,好好帮她打扮一番,再带她出去见客人。”锦萱甩手时,嚓的一声,袖子被她崩坏了她这衣裙本来就很破,这会儿,更破。

小高氏的这一番话让锦萱噗嗤以鼻,小高氏见她穿得这么寒酸,担心宋家会说她虐待继女,才让夏锦芸去拿衣裳,要是平时,她才不会管。

“娘,奶奶,衣裳我就不要了,你们把爷爷留给我的嫁妆田给我吧。”锦萱想想自己的处境,她还真憋屈,她记得她爷爷去世前,找夏家村的里正把田湾子的四亩肥田分位两份,一份给她,一份给她小姑,根据这个时代的物价,那两亩肥田要值二三十两银子,她不能便宜这些坏人。

“贱蹄子,你还敢要嫁妆田,那两亩田我已经卖了,你休要再提。”锦萱一提嫁妆田,高氏等人立马翻脸无情。

老太婆,你不给没关系,我会想办法拿回来,锦萱玩味一笑,决定好好报复高氏,她忽然往外跑,大喊救命。

高氏见她这么不顾形象地往外跑,她气得直跺脚。

“快,快抓住她,不能让她去见宋家人。”高氏见锦萱已经冲出屋子,快到前院,她立马下令让小高氏母女去追锦萱。

身后,小高氏母女边跑边喊锦萱停下,锦萱也根本不鸟她们。

她提高速度,快速穿过走廊,跑到前院,扯着嗓子对正着正厅大喊救命。

“我奶杀人了,快救命啊!”

“亲家,外面好像发生人命了,我们出去看看吧。”宋平听见女子的喊声,他立马站起身,走了出去,夏礼军见状,也跟了上去。

糟糕,这个逆女怎么跑出来了,夏礼军看清院中的人,他脸黑了又黑。

“亲家公,您来了。”小高氏三人从后院追了出来,她们见宋平也在,她们的脸顿时红了起来。

虽说宋夏两家结亲是好事,但说好说歹的人都有,明年,她的宝贝儿子就要参加春闱了,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岔子,还真是得不偿失。

“老太太,我听说萱萱姑娘不愿意嫁给我家子宸,不知道是否属实?”宋平见锦萱穿得像个乞丐一样,毫无形象可言,他对此非常不满意,要不是他的儿子双腿瘸了,他才不会看上锦萱。

对方不喜欢自己,锦萱也察觉到了,这个宋平不像一般庄稼汉,他都快五十岁了,还像个二三十岁的小伙子一样健壮,她听说他们家是靠打猎发家的,这还真是不假,瞧他身上穿的衣袍,那不是一般农家汉子穿得起的绸缎衫。

“宋老爷,您误会了,我对这桩婚事非常满意,只不过有人见不得我好,故意造谣生事,说我为了逃婚,跳河自杀。”锦萱忽视高氏母子的警告,直接否让逃婚一事。

“姐,很多人都看见你跳河了,你怎么可以撒谎。”夏锦芸弱弱地补刀,锦萱也不是吃素的,她把头发理到耳根后,笑着对宋平道:“宋老爷,我也不怕你笑话,自从我爷爷去世后,我没有吃过一顿饱饭,更不用说穿好衣了,我听说河里有鱼,就想去抓鱼来充饥。”

“你简直胡说八道,分明是你不想嫁给宋公子,还找那么多理由。”还没等锦萱说完,夏礼军就厉声打断锦萱,锦萱的表现在他的意料之外,他除了愤怒还有震惊。

锦萱这样解释, 宋平的脸色稍微好看些,他眼神由之前的愤怒变成探究,他发现锦萱和之前不一样了,提亲那天,他见过锦萱,锦萱躲在门后,低着头不敢说话,当初,他决定给小儿子说亲,也是打探清楚,才让媒婆来提亲。

“丫头,我问你,你是否愿意嫁给我的儿子当媳妇?”相比之前,宋平的态度有了一些转变,这高氏姑侄和夏礼军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根本不在乎,他只想为小儿子找个好人家的姑娘传宗接代。

“伯父,子宸哥虽然双腿不便,但他比某些人要优秀千万倍,我找夫婿只看人品,我之前也是听我妹妹说子宸哥很残暴,所以会误解他。”为了摆脱这个家,锦萱不介意夸夸宋子宸。

“姐,你怎么可以睁眼说瞎话,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了。”夏锦芸一脸无辜地瞪着锦萱,她觉得锦萱太腹黑了,竟然拖她下水。

“萱萱,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冤枉你的妹妹。”小高氏见女儿吃瘪,她也不舒服。

“亲家公,让您看笑话了,真是对不住啊!”小高氏抱歉地看着宋平,她真是会演戏,不愧是资深绿茶女。

“这桩婚事成不成还很难说,夏夫人这声亲家我当不起。”小高氏把当他是傻子吗?那丫头之所以从屋内跑出来,想必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才会反抗。

一开始,他还担心那丫头太木讷,会受他的继子们欺负,现在看来,他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

“奶奶,既然宋老爷不愿意和我们结亲,您就把他家的聘礼还给他吧,我以后不嫁人了,我天天在家伺候您。”锦萱还不想嫁给宋子宸,宋家比夏家还要复杂,她听村里的人说,这宋子宸的爹娘不是原配夫妻,宋子宸是原配生的孩子,他爹现在的妻子乔氏,站在没有嫁给他爹之前,还是个寡妇。

据说,乔氏大的孙子都有她这般大了。

“你胡说什么,你和宋公子都交换庚贴了,你还想反悔,哼,你就好好待在家中,三日后,准备嫁人。”到手的银子,哪有还回去的道理,高氏一听锦萱要退婚,她就恼羞成怒。

“想让我嫁人也不是不可以,您把我爷爷给我的嫁妆田给我,我就嫁。”锦萱重提嫁妆田,高氏的脸色更加难看,那两亩嫁妆田她养得肥肥的,她可舍不得给锦萱。

“当初,为了给你小姑办婚礼,我把你的嫁妆田卖了。”高氏故意忽悠锦萱,说嫁妆田卖了,锦萱根本不相信她的鬼话。

“卖了,卖给谁,我怎么不知道?”锦萱犀利地看着高氏,高氏被她看得有些心虚。

“这个家还轮不到你做主,你甭问了。”夏礼军不满地打断锦萱,虽然他们家不缺那两亩地,但他不想便宜锦萱。

真是可悲,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没有亲人缘,前世,她亲大哥为了她的财产,一把火把她烧死,这一世,她亲爹为了聘礼钱,不惜把她往火坑推,这亲情还真是凉薄,她和夏锦芸站起一起,一个穿得像小姐,一个穿得像乞丐,这差距真是大。

既然他们都不要脸面,那她留着脸面做什么?

“今天,我把话撂在这儿,我宁愿死,也不会让你们称心如意,你们不把嫁妆田还给我,我就不嫁,你们谁收了宋家的聘礼,谁就嫁吧。”

这丫头果然没让他失望,她既然要闹,那就让她闹,他在一旁看着。

“夏老弟,按照风俗,我们家给68两的聘礼,你们家至少也要给个四五十两的嫁妆。”宋平此话一出,夏礼军不淡定了,当年他娶小高氏,也才给十八两的聘礼,这还是高的了。

“爹,您不是说宋家只给十两银子做聘礼吗?”宋平有心帮锦萱,锦萱怎能让他失望,当初,渣爹骗她,说宋家只给十两银子当聘礼,她就觉得不太可能。

“夏老弟不解释一下吗?”宋平恼了,他替儿子下聘的时候,周媒婆还在,除了六十八两的聘礼钱,他们还给了一匹绸缎布和一套银首饰。

“亲家,您别听萱萱胡说。”宋平眼神太犀利,夏礼军被他看得好心虚。

“夏老弟,您也有身份地位的人,我没想到您会这样对萱萱,她可是您的嫡长女,您瞧她穿得像个什么啊,还有我给她的布匹和银首饰呢,您不会也打算把它留给您的二女儿吧。”

宋平的话犹如一个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打在夏礼军的脸上,宋家给的聘礼,十里八村找不到第二家。

“娘,怎么办,难道真要把那些东西还回去吗?”夏锦芸轻轻拉小高氏的衣袖,让小高氏赶紧想办法解决这件事。

左邻右舍的听见争执声,便来门口围观,锦萱见观众来了,她忽然心生一计,决定把事情闹大。

“奶,我不要嫁妆田了,就按照您说的,我立马跟宋伯伯去他家,也给你们省点粮食。”

锦萱往地上一跪,高氏等人立马傻了眼。

“你这孩子,你胡说什么,你奶什么时候苛刻你了。”小高氏弯身要扶锦萱,锦萱用力甩开她。

“我知道你们容不下我,我也不求你们了,今日,我就跟宋伯伯一起走,宋家的聘礼你们想留给芸儿就留给芸儿吧,我不会有半句怨言。”

“太恶毒了,真是有了后娘就有后爹,萱萱的母亲在世的时候,没也少给他们挣钱啊。”

“哎,真是个可怜的孩子,你们看她身上的那身衣裳,比乞丐还不如,那高氏姑侄肯定是看上宋家的聘礼,才会把萱萱往火坑里推。”

舆论四起,高氏和小高氏被人指指点点,她们恨不得提把刀子把锦萱捅死。

“诸位乡亲,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娘并没有苛刻我姐,是我姐不想嫁给宋公子,才会找那么多借口。”夏锦芸见众人嘲笑她母亲,她非常不悦。

“芸儿,你怎么可以冤枉我,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愿意嫁给宋公子了。”夏锦芸想挑拨离间,她偏不让她如意。

“当着诸位叔叔伯伯、婶婶阿姨的面,我不敢撒谎,我之所以掉进河里,主要是因为我太饿了,自从我爷爷去世后,我每天就只吃三个窝窝头,有时候,一个窝窝头也得不到。”

和她比惨,夏锦芸级别还不够。

“嫂子,你好恶毒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的亲孙女。”住在隔壁的金氏最讨厌高氏高高在上的样子,今日,她见高氏吃瘪,她非常解气。

“珍珍,我不是让你给萱萱做几套衣裳吗?你怎么把这事儿忘记了。”高氏非常爱惜自己的名声,她瞅小高氏一眼,直接把责任推给小高氏。

小高氏被人戳脊梁骨,她也很郁闷。

“萱萱啊,我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样污蔑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虐待你呢。”小高氏委屈地看着锦萱,锦萱不给她辩解的机会。

“我从河里出来,你们把我绑在床上五天五夜,要不是我命大,哪还有力气站在这里和你们说话,娘,我自问我没有对不起您的地方,您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

小贱人竟敢当众说出真相,真是太可恶了。

小高氏气得脸色发黑。

“可怜的孩子,让我瞧瞧哪里受伤了。”金氏从门外走了进来,拉着锦萱的手左右查看,她发现锦萱的手腕上有勒痕,她有些心疼。

“礼军,你也太不像话了,你一个大老爷们儿,竟然让一个婆娘当家,你看看你的大女儿被虐成什么样了。”金氏并非惺惺作态,她虽然很八卦,但她对锦萱还是挺不错的。

锦萱母亲在世时,她和锦萱母亲走得挺近的,她们也算是忘年交。

“萱萱,是为父不好,你就原谅你娘她们吧。”夏礼军一句软话就想让锦萱既往不咎,他还真是渣。

“爹,我也不怪娘,谁让我不是她亲生的。”让继母丢脸这只是其中一个目的,她主要的目的是讨要嫁妆。

“萱萱,以前是我忽略你了,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被人欺负。”夏礼军同样在乎他的名声,他还要考科举,要是被人有心人拿他的事儿说事,他也没脸见他书院的同窗好友。

“爹,我后天就要嫁人了,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还望您答应。”

这个女儿真是变了,她比任何人都腹黑。

“你是我的第一个孩子,你要出嫁,我这个做爹的,肯定会帮你把婚礼办得风风光光。”夏礼军虽然厌恶锦萱,但为了他的名声,他不得不服软。

“夏老弟,后天,萱萱就是宋家人了,我希望您能公平地对待她,不要再让她穿得像个乞丐。”沉默许久的宋平终于发话了。

小说:穿越之巧媳当家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