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报告妈咪:他才是爹地小说全本徐承骁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26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12-17 14:29

无弹窗报告妈咪:他才是爹地小说全本徐承骁,某日,属下报 “来金鼎酒店,A7801。” “老板,太太说要离家出走!” 徐承骁:“帮她定好入住的酒店,其余需要的东西吩咐下人备好!” 属下又报:“老板,太太说她要跟你离婚!” 徐承骁挑眉:“买下电视台,我要跟她重新告白!”

无弹窗报告妈咪:他才是爹地小说全本徐承骁
无弹窗报告妈咪:他才是爹地小说全本徐承骁

电话那端的老人显然被哄得开心,“好!这我便放心了!咱们家还能不能留下苗根儿就全靠你了!”

冯梵梵眉眼笑成月牙弯,甜甜软软道,“那爷爷再见,爷爷晚安。”

挂断电话,冯梵梵吁了口气,她拍了拍有些跳得不太稳妥的小心脏,觉得自己的演技越发的炉火纯青了。

她跟爷爷交代,她肯定会乖乖表现,让徐承骁对她一见钟情,二见倾心,可是并没有说,徐承骁一定就会喜欢上了她呀!

特别是像她这种已经“不干净”,没准马上要“怀孕”的女人,让他喜当爹也不一定呢!

虽然现在已经过去十多年了,可是她还是无比清晰的记得。

十几岁的时候,徐承骁在知道他跟自己订婚之后,所交代的三不许。

一、不许对他抱有任何非分之想,一点儿也不行,他不会对她产生任何兴趣。

二、不许在他所经过的地方出现,在外面,就算是见面也要当做互不相识。

三、不许她去徐家告状,他会找一个身材比她好,长相比她漂亮,头脑比她聪明,家世比她好,反正各方各面胜过她的妻子就是了。

那时她年纪小,可也懂得自尊这回事。

虽然鄙夷徐承骁的恶劣性子,但他比她高了大半个头,琢磨着两个人动起手来,她也不是他的对手,思来想去,她只好自己生着闷气。

闹的她整晚都心情不好,也就才勉勉强强的吃下了三碗饭而已,要知道,她平日里,可是能吃上五大碗的!

她原以为徐承骁会尽快提出解除婚约,不曾想,一别十多年,他像是忘了这件事,对取消婚约之事只字不提。眼看着她年龄越来越大了,她爷爷着急了,所以,她被赶鸭子上架,来到了徐家。

想到小时候总喜欢叫她胖子的那张欠揍的脸,冯梵梵撇了撇嘴,她今天便是来表明自己立场的。

徐承骁要么主动取消婚约,要么就结婚,准备“喜当爹”!

想到自己来的目的,她挺了挺腰板,听说徐承骁马上就要回来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小的时候她便已经处处被他欺负。现在,她可不能把这个气势也给输了!

将手机揣回兜里,她转身,便瞧见夜色下,一道欣长挺拔的倨傲身影站在不远处。

她隐隐觉得有些眼熟,还没有来得及细想,那人便已经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面色森冷地俯视着她,危险地眯了眸子,“女人,从来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这么放肆还全身而退,这一次你……冯梵梵?”声音在途中突然戛然而止。

冯梵梵本来对这个陌生男人所说的莫名其妙的话有些困惑,在听到他叫她名字的时候,立即将腰板挺直了几分。她就说怎么这么眼熟呢!原来是他,徐承骁!

十年未见,他现在已经有了一米九的个头,她一米六八的身高在他面前委实也矮得不像话,身短志矮,索性,她连脖子也伸长了几分。

这次归来,她是打定主意好好教训他的,可是吐出来的声音便已经将她的气势灭了大半,“不巧,是我!”

看着徐承骁微微皱起的眉,似乎见到她略有些不快,她缩回脖子,还是决定做个识时务为俊杰的人,于是结结巴巴的说:“是……是这样的!我……我来是……是想问你,这么久了……是……是不是该向家中长辈提出解……解除婚约了?”

话出口,她就恨不能狠狠地甩自己一巴掌。

冯梵梵啊冯梵梵!你怎能这么没出息呢?你的志气呢?你的壮志凌云呢?你的不畏强权呢?你玩狼人杀时候的铁腕手段呢?都去哪里了?啊?

徐承骁眯着眼睛没说话。

在他的注视下,冯梵梵头渐渐垂落了下去,正当她以为徐承骁就要这么一直站下去的时候。徐承骁突然松开了她的手,迈着修长的脚步往前走,冷冷撂下几个字,“这件事我自有分寸。寻到好的机会我自然会开口。”

“来不及了!”冯梵梵脚步下意识地就跟了上去,“现在爷爷已经跟徐阿姨商量好再给我们两个定黄道吉日了!徐阿姨说,在下个月便把婚期确认下来,她们现在都已经开始商量好要叫哪些宾客,在哪里订办婚宴,在哪里……”

“冯梵梵。”徐承骁突然顿住脚步,冯梵梵一个不慎便撞了上去,胸膛很硬,撞得她有些疼,她委屈地抬起眼,便看见徐承骁冷着眼眸望向她,“出大门,左拐,门口有保安,叫他们给你安排一辆车送你回去,嗯?”

冯梵梵紧咬住下唇,“那婚约的事?”

“福叔。”徐承骁没搭理她的话,朝旁一喊,顷刻一名年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恭敬地唤了一句,“先生!”

徐承骁漠然转身,冷冷吐出一句话,“送冯小姐回去。”便大步踏进去了别墅。

福叔颔首,转身对冯梵梵说出了一句,“冯小姐,请!”

冯梵梵望着徐承骁离去的背影,越看越觉得像是在哪见过,然而终究没有多想,在福叔说出了一个请字之后,便抬步跟了出去。

回到自己的公寓,冯梵梵冲完凉,刚躺在床上,打开关掉的手机,死党艾薇薇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她声音有些急切,“冯梵梵,你失踪三天终于开机了!我收到消息,三天前林亦寒坐飞机去了国外,你快告诉我,我给你的药,你还没有用吧?啊?”

冯梵梵浑身一个激灵,林亦寒是她暗恋了十年的男神,奈何她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林亦寒只是将她当妹妹看待。她冯梵梵可不管这些。

她一咬牙,一狠心,连同着艾薇薇,弄了点药,打算趁他不备放倒他,来个生米煮成熟饭,借此怀上他的孩子,名正言顺让他娶她,却不想……

男神没有成功拿下,反而……是她把一个陌生人给睡了?

冯梵梵觉得心有些慌,连带着声音也有些颤抖了起来,“可是我……我已经用了怎么办?”

“……”艾薇薇无语望天,连牙口也几乎咬碎了,“冯梵梵,三天……”她极力按耐住自己火爆的性子,“你跟那男人待了整整三天,你别告诉我,你连那人的长相也没有看清吧?”

“那晚黑灯瞎火,还下了雨,那男人正好经过那儿,我以为是林大哥,所以就用你教我的招式将他给迷晕了。当时我怕引人主意,就随便找了间酒店,我怕他醒了看到我的脸,所以不仅没有开灯,更是把窗帘都关死了,所以……就……薇薇怎么办……”

冯梵梵紧咬住了下唇,如今想起来也觉得心惊肉跳的。那晚,她怕事后林亦寒知道是她做的好事,对她产生反感,一股脑的把弄来的药全都喂他服下了。

她想着,他主动睡得她,那么事后追究起来,他也不好意思全都怪在她的身上了吧?未想,被他迷晕之后清醒后的林亦寒,在给他服下药之后,几乎还能不费吹灰之力的制服她。

要不是在关键时刻,他体内的药效发作,恐怕,她就直接被他揍趴下去见阎王了。那药的时间毕竟有限,所以,三天后,她就从酒店房里寻了条不知谁放在里面的手铐铁链把他扣了上去。

哪曾想,她赔上了自己的清白,睡的居然不是自己想睡的人。完了……这次是真的完了……

“凉拌!”艾薇薇没好气地回了一声,“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去买避孕药。”

冯梵梵怯怯的问,“现在还来得及吗?”

“冯梵梵。”艾薇薇又是一声怒吼,“来不及也要去,死马当成活马医了,你总不希望怀上一个连自己也不知道孩子亲身父亲的小孩吧?”

冯梵梵迅速摇头,她挂断电话,起身下床,大腿中央那莫名的酸痛又阵阵传来,她皱了下眉,穿好衣服,忙下楼开车寻到一个二十四小时药店,买了个事后药,才重新回到房间躺了下去。

这三天真的是累坏了!这一觉睡得那是昏天暗地啊!

请好的假期已经结束,冯梵梵打开手机一看,已经是早上八点半,她脸色倏然一变,匆忙的洗漱完,换好衣服,就匆匆忙忙地往医院走。

今天医院股东来视察,若是让大boss知道她,居然迟到,那前途也是一片惨然。

不想当大虾的虾不是个好虾米,作为一个品德兼优的医生,她还是有志气的。

慌慌忙忙的来到医院,医院的会议室里,所有的人已经来齐,各个身姿挺拔,俊男美女,那叫一个壮观。

冯梵梵越来越感叹自己来对了地方,这家私人医院,除了有很多医术精湛的专家之外,那也是有很多帅哥的地方。

她蹑手蹑脚地走到最旁边,站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处,衣服被人往旁一拉,她凑耳过去,肤白貌美的艾薇薇眯了眯眼,“打了三次电话也没通,我还以为你起不来的呢!”

会议室的冷气开的有些足,冯梵梵下意识哆嗦了一下,“听说咱们医院的这位新CEO脾气不好!我好不容易混到现在,可没这个胆子将头凑过去”

艾薇薇肩膀将她往回一顶,冷嗤,“瞧你那没出息的样。”

冯梵梵站稳身子,此刻一道响亮的声音响起,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接着,一阵掌声响了起来。

她抬眼望去,想看看这新老板是哪号人物,在触及到台上那一抹熟悉冷峻的身影,她浑身冷得打了一个哆嗦,她一定是在做梦,是的,她一定是在做梦。

不然,谁来告诉她,她们医院新来的老板居然是徐!承!骁!

似乎察觉到有道热烈的视线望了过来,徐承骁在经过冯梵梵的身旁时微微转头,四目相对,冯梵梵觉得自己的血液在那瞬间都逆流不前。

人倒霉的时候果然喝口水都会被呛死。她莫名其妙地失身给了一个陌生人,现如今倒好,她的死对头居然还成了她的顶头上司——

冯梵梵勉勉强强挤出了自认为甜美又不失尴尬的笑,徐承骁只扫了她一眼,便冷漠地收回了视线。

冯梵梵颓废。完了!她那美好而璀璨的职业生涯恐怕得就此结束了!

小说:报告妈咪:他才是爹地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