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狂枭金方羽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26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12-17 14:39

杀神狂枭林飞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一个令全世界雇佣兵听到就会毛骨悚然的地方。 他是世间的王者,他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君,当他归来之时,天翻地覆…… 华夏军龙——金方羽。

杀神狂枭金方羽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杀神狂枭金方羽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他的身边,是一位穿着长裙,婀娜多姿的美女,样貌妩媚。

一位黑人兵士小跑到二人面前,尊敬地敬礼,说着蹩脚的华夏语言:“金…金…他已经在里面等你们许久了,好像…有点不耐烦……”

被称为华夏军龙的金方羽眼神变了变,暗道一声“糟糕”,但明显感觉到他的脚步加快了。

因为他们要见的,是一个脾气不太好的人。

哪怕是华夏军龙,也不禁后背冒出了冷汗,若不是为了维护脑袋上的名衔,他都要飞奔过去了。

在黑人兵士的引领下,金方羽和女人进入了探监室。

在探监室里一个叼着香烟、穿着拖鞋的男子正无聊的摆弄着手指头,他看起来也就20多岁,身材略显瘦弱,满脸的胡茬,邋里邋遢,只是他身上数十道血红色的刀疤,让人不敢靠近。

金方羽见到他的刹那,连忙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声音略显颤抖道:“林…林飞?”

女人看着对面坐在椅子上的青年,略显惊讶,没想到被全世界捧成神一样的人物竟然这么普通,折腾十多天才到达封门就为了找他?她对自己的目标并不满意。

林飞轻轻抬头,扫了眼二人,没有任何表情。

“你就是林飞?”女人略显怀疑的问道。

她不敢置信,这个男人有外界传言的那么可怕,甚至给他冠上“杀神”的称号。

“嗯,你就是狱所长说的,要接我出去的美女?也不够美嘛!早知道长这样,还不如回去睡觉。”

女人听到他的话脸色愠怒,她对自己的脸蛋还是很有自信的,追她的男人也是数以千计,没想到却被一个邋遢的流浪汉嫌弃。

不过林飞也没有撒谎,他只能给这位美女打个70分,模样是有了,气质和曾经追求他的贵族女孩儿、国际超模还有着差距。

“好了,我要回去睡觉了。”林飞起身就要走,将烟头吐在地上。

“林飞……”金方羽叫了一声,说:“你不想离开这里吗?”

“呵,我想走的话,早就走了。”

这句话若是在别人口中说出来,所有人都会觉得这家伙疯了,世界第一监狱哪是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但这句话从林飞的嘴里说出来,金方羽没有半点怀疑,因为林飞从来不吹大话,他说的每一件事他都做到了,包括他说过他要杀谁!

“林飞,我是古家的人,这次来是替古老爷传话,只要你愿意帮他一个忙,他可以让你离开封门狱所。”

“我说了,我没兴趣。”

林飞双手抱在脑后,大摇大摆的就要离开探监室。

这时,金方羽鼓足勇气喊道:“难道连齐鸿铭的事你也没兴趣吗?”

刚刚迈出探查室的林飞身形一顿,回过头,冷冷的看着金方羽说:“很好,我给你10秒钟,说出让我离开的理由。”

金方羽嘴角颤抖,他根本不想把这个消息透漏给林飞,害怕谁也无法控制他。但此时此刻,只有将事情说出才能让林飞出山。

金方羽咬咬牙,狠心做出了决定,说:“齐鸿铭死了。”

下一秒。

林飞突然出现在金方羽的面前,速度之快令旁边的女人吓了一跳,根本看不到他是怎么出现的,而此时此刻,林飞的手就掐在金方羽的脖颈上。

“你还有10秒钟。”林飞的眼神像锋利的刀刃般戳进金方羽的瞳孔,他的额头汗水滴答落下。

“我们有证据,齐鸿铭并不是自杀,但我们无法直接干涉,需要你的帮助。”

林飞冷冷道:“他死了多久?尸体呢?”

金方羽感觉脖颈的手松了些力气,艰难地说:“半个月,尸体在他女人手里。”

沉默……

整个探监室内的气氛冷若冰霜。

林飞缓缓松开金方羽的脖颈,退后两步,头压的很低,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但金方羽清楚,这件事说出口了,就代表林飞不会无动于衷。

齐鸿铭是林飞在世界上唯一的朋友!

“小子,你说动我了。”林飞沉沉的声音似野兽的咆哮,回荡在探监室内,“我会跟你们离开,说出你的条件吧。”

现任的华夏军龙,顶尖的强者被林飞叫做小子,金方羽却没有感觉到丝毫不适,毕竟两个人实力的差距太远,在国内大家都认为金方羽是神一般的人物,但他自己清楚,在林飞面前他没有丝毫反抗的机会。

“上面的意思是要你回国,但是你的举动不能超出他们的范围,一切的行动都必须在指示下才可以。”

林飞抬起头,他的眼眶里红红的,像是在强忍着泪水。

“他们觉得,能拦得住我吗?”

金方羽身体一滞,感到慌张,犹豫道:“如果你想回国,想为齐鸿铭报仇,只能答应他们……当然,这件事情现在由我负责,我会尽量给与你帮助,只要你不……”

“好了!”

林飞打断了他的话,直言道:“走吧,回去再说!”

若是林飞还能沉住气金方羽反而会放心,见他如此急着要走,金方羽心里没底了。这家伙肯定已经想好了回去要做的事,齐鸿铭生活的南城,恐怕要遭殃了!

但此时此刻,金方羽没有任何选择。

事情既然已经说出来,就没有回头路,哪怕自己转身就走,封门狱所也拦不住林飞。

“我们古家还有条件,你不要听听么?”女人不甘心的插话道。

“路上再说!”

林飞走向探监室的门,转身一个侧踢狠狠砸在合金的钢化门上,数厘米后的门应声而倒,走廊里的兵士齐齐抬起枪,恐惧的看着他。

林飞嘴角冷冷一笑,穿着拖鞋,双手插兜,大摇大摆的走过人群。

金方羽只能跟在后面。

这就是实力!

令无数人威风丧胆的“杀神”!

——林飞!

谁也不知道,他回到国内,会掀起多大的浪涛!

封门狱所外的越野车上。

金方羽和古家女人坐在车内。

“军龙大人,我怎么觉得这个林飞不太靠谱呢?”古家女人望着狱所的森严大门说:“他未免跟传说中差距太大了,简直就是个二流子。”

金方羽叹了口气,“我的小姑奶奶,你可别乱说话,这话要是被他听到,你就有麻烦了!”

古家女人闷哼一声,她虽然不相信林飞,却不得不相信金方羽和古家。

能够被他们如此重视的人,绝不会是等闲之辈。

“军龙大人,我还是很好奇……”

金方羽不耐烦道:“好奇什么就快点问,一会儿他出来,多一句话也不要说。”

古家女人问:“他,是犯了什么事被抓进来的?”

“你听说过一年前在澳洲发生过的‘血堡’事件吗?”

古家女人呆住了,瞪大眼睛。

“那是他做的?”

金方羽没有正面回答她,而是说:“他怎么还不出来?”

话刚脱口,金方羽眼神一变,冲下越野车。

“糟了!”

……

……

五天后。

东南沿海。

一艘巨大的国际航轮正缓缓驶向南城的海口,航轮上水手忙碌着,在二层甲板内的包房中,一个穿着拖鞋痞里痞气的男子正端着上好的红酒轻轻摇晃着。

在他的对面,坐着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头,少了一只胳膊,穿着水手服。

“孩子,你快躲躲吧!”老头劝他说:“等到靠岸你就逃,不然船长不会放过你的。”

林飞笑盈盈地看着老头。

因为老头的残疾只能在航轮上找一份打杂的工作,经常被其他的船员欺负,林飞路过时看到了两个船员逼着老头给他们擦鞋,于是就出手小小的帮助了下。

“大爷,你是军队出身吧。”

“你怎么知道?”老头惊讶地看着他。

林飞舔了舔嘴唇,说:“军人的气质,不是轻易就能消失的,深入骨子里,难以抹杀。”

“你也是军队出身?”

没等老头的话问完,一群穿着黑色衣服的彪形大汉冲进了二层甲板的包房内,从人群中走出一个满面怒容、纹着九头蛇的中年男人。

光头,肥胖,是黎坤给林飞的第一印象。

“就是你打断了我两个手下的胳膊?”黎坤打量着林飞,刚刚听手下汇报时还以为是什么人物,特意招来了人手,一看没想到却是个二十出头的小痞子。

林飞将红酒轻轻抿了一口,淡然的说:“是我打的,如何?”

黎坤嘴角抽动,在这艘航轮上还从未有人敢对他如此讲话,哪怕是来往的高官显贵对他也要礼让三分,在一个小痞子面前丢脸,是他无法容忍的。

“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黎坤的眼神逐渐尖锐。

坐在林飞对面的老头已慌忙站起身,畏畏缩缩的站到一旁。

整个东南沿海谁不知道他黎坤的名号?

走私大户、黑帮大佬、东南亚赫赫有名的某位毒枭的亲弟弟。

这样的名号,谁敢惹?

林飞望着黎坤和他背后的彪形大汉们,双眼空灵,似乎在想别的事情。

这更令黎坤感觉到羞辱,眼前的青年根本没有正眼瞧他。

“黎…黎爷,都怪我不好,是我没有伺候好刚才的两位小哥。我这就给他们赔礼道歉,医药费从我工资里扣,您就放过这位小兄弟吧。”老头哆哆嗦嗦的求饶道。

“滚”黎坤后面的一个大汉,狠狠扇了老头一嘴巴“这里有你什么事?你的帐一会儿再算,老不死的,黎爷好心给你工作,你就是这么回报他的?今天就弄死你!”

“砰!”

话还没有说完,正要再次挥手打老头的大汉,整个人倒飞出去,砸进了包房的墙壁中。

墙壁上,是蛛网般的裂痕。

血,滴滴答答的沿着墙面淌了下来。

整个包房都安静了下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好像…好像是那个人!”

“他什么时候站起来的?”

在众人的低语中,林飞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喃喃自语道:“打你这样的人,真是脏了我的手啊!”

一巴掌!

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刚刚是林飞扇了那人一巴掌!

一巴掌将人打飞进墙壁里,这还是人吗?

黎坤也不禁后退了两步,眼神凌厉。

“你以为你很能打是吗?我告诉你!到了南城就算你能打十个,你也走不了!”

林飞没有说话。

“小子,动了我黎坤的人,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保不住你!”

林飞依然无动于衷。

“你听没听到我在说话,拿我当废物呢?”

“嗯。”

黎坤真的怒了,这羞辱岂是他能承受的?整个南城,整个东南沿海,谁敢和他这样说话?

但黎坤是见过风浪的人,自知刚刚林飞露的那一手过于可怕,真的打起来现在未必能够占到便宜。

“好!小崽子,你给我等着,我看你怎么活着走出南城港口!”

林飞笑了笑,“嗯,这句话我也送给你,你,走不出港口!”

黎坤嘴角咧起邪恶的笑容,不禁哈哈大笑。

“真是狂妄啊!”

这时老头从地上爬起来,脸上的巴掌印还没有消,哀求道:“黎爷,他喝多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求求你放他走吧。”

黎坤甩开老头的手,冷冷道:“你别以为没你事了,今天,你也得给他陪葬!”

说罢,包房内的广播传来了声音。

“尊敬的各位旅客,你们好,本次航轮即将抵达南城港口,请您收拾好行李,注意安全,一路顺风。”

听到广播声音,黎坤松了口气,信心百倍。

“小子,这回你想求饶都没有机会了!”

黎坤说完转身带着大汉们走向一层甲板,只需他一个电话,到了港口生死都握在他的手中!今天的面子丢大了,他必须找回来,否则以后还怎么混?

黎坤离开后,老头看着林飞,劝说道:“孩子,你快跳海走吧,黎坤手段残忍,他真的会杀了你!”

“大爷,走,跟我去甲板看看?”

“你……”

林飞没有再给老头说话的机会,搀扶着他走向甲板,老头已经放弃了,他没想到林飞竟然一点也不在乎,不知是傻了还是疯了。

甲板上,黎坤和他的手下们望着港口的方向,皆目瞪口呆。

只见在港口的方向,密密麻麻无数穿着墨绿色制服的人连成一片,足有数千计!每个人的手中都攥着三尺长的利剑,在太阳的光芒下映射着刺眼的光芒,随着一声长笛,数千利剑同时竖起,反射出一道长芒,直刺裂空!

整个港口染成了墨绿色!

人潮汹涌,光芒夺目!

在墨绿色的人群中,缓缓升起了一面旗帜,是黑色的,上面画着上古的神兽图案——雍和!

上古恐慌之神!

“这…这是传说中的雍和旗?”

黎坤毕竟远走海外见多识广,他也曾在一些老人的嘴里听说过这面传说中的旗帜,可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让让,这是我的人。”

黎坤的身后飘来一句平静的话,他几乎是机械般的转过头,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蹦了出来,恐惧地看着搀扶着老头走过人群的林飞。

林飞站立在甲板最前方,轻轻抬起手。

数千墨绿色制服哗啦啦的单膝下跪在港口边,吼声连天,震慑九霄!

“恭迎魔君!”

“恭迎魔君!”

“恭迎魔君!!!”

黎坤瞪大了眼睛,慢吞吞地吐出几个字。

魔…魔君?

魔君杀神?!

林飞张开双臂,站在甲板上享受着无数人的欢呼声。

这些,是多么的熟悉。

想当年,林飞一人离开国内闯荡世界,在各州留下一个个令人胆寒心颤的事迹,他的名声“杀神”被世界所知晓。

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在国内,他还有一个称呼。

——魔君!

“我记得刚刚你说,就算再能打,到了港口也是死路一条?”林飞缓缓转过头。

这一刻,黎坤的嗓子仿佛被铁铅灌注,说不出话来。

而他身后的大汉们,尽被眼前的景象震慑住。

航轮缓缓靠向港口。

林飞说:“军人,不能侮辱!没有他们,你们这些宵小之辈岂能潇洒自在?”

“轰!”

航轮终于靠在了南城港口。

林飞慢慢放下双臂,踏上岸边,迎接他的是一位带着金色面具的墨绿色制服,肩上绣着雍和异兽的徽章。

“漠北第一营统帅,西烈恭迎魔君归来!”

“起来吧。”林飞轻轻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漠北第一营统帅西烈,曾入漠围杀数十次反动组织,手下战士皆是身经百战,被誉为“漠北根基”,受享无数战誉,功名赫赫,如今甘心跪在一个年轻人面前,而他的心里,除了激动再无其他。

西烈起身,高昂挺拔的身姿,腰间别着一把狼头弯刀,颇为彪悍。

“魔君…您为什么选择坐航轮回来?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呢?十八营兄弟都盼您盼的望眼欲穿……”

林飞露出一丝苦笑,自他离开国土的时候就没想过再回来,十八营对他来讲早已是过眼云烟,没想到还在等他,突然有些心酸,还有点愧疚。

“这次回来,我是为了我自己的事,不想劳烦各位。”

西烈闻言双目炯炯,“十八营兄弟的命都是您的,只要您一声令下,天下何处都去得!什么人都杀得!”

“好!”

林飞并不是优柔寡断的人,西烈的表态让他找到了当年的感觉,一挥手千军万马踏入漠北时的风光,驰骋疆场的热血!

“我怎么走的,就要怎么回来!”林飞铿锵道:“既然回来了,南城,就别想再安宁!”

“请您吩咐!”

林飞叼起一根烟,说:“航轮上的人先解决掉,我们进南城陆家!”

“是!”

西烈一挥手,数十名墨绿色制服齐刷刷的站起身,手持利剑奔向航轮甲板。

黎坤看着人向他冲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大声嚎道:“这是误会…都是一场误会,别杀我,别杀我啊……”

他身后的彪形大汉们,纷纷作鸟兽散。

但,不会有一个人能够逃离!

林飞在众人的拥护下登上了一辆迷彩越野车,临上车前他吩咐道:“百人跟着就行了,搞这么大阵势,若是被京城的那些老东西知道,又要折腾一阵子。这次他们请我回来,也给些面子吧。”

他将话放出来,自然有人会吩咐下面,除了百人的车队跟着外,其余的漠北人马尽离开南城,驻扎在外等候命令。

至于航轮上的黎坤和他的手下们,半个小时后被装进麻袋运走,航轮的甲板上血迹都被冲刷干净,除了那老头外,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车内。

林飞叼着烟翘着二郎腿,悠哉地看着窗外。

西烈在他的身边笔直的坐着,大气都不敢喘。

“齐鸿铭,当初一起歃血为盟时,说好的同年同月同日死,你怎么就先走了呢?”

“你这家伙,欠我的那碗打卤面还没还,是不是不想还了?”

“等兄弟给你报完仇,一定到你的坟前喝点。”

“跟你说说,这些年我有多想你!”

齐鸿铭,南城齐家嫡子,半月前突然坠楼而亡。

而他的父亲齐龙,在齐鸿铭死后的第二天,突然暴毙身亡,法医检测是食物中毒。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齐家一夜之间崩盘,继承人竟不是齐家唯一剩下的女孩儿齐然然,而是变成了齐龙后娶的女人——李幽。

在李幽接手齐家后,半月间一个新兴家族崛起,正是李家。齐龙的资产也顺利的变为了李家的产业,随后李幽闪婚嫁给了南城二流的家族陆家的家主、陆天野。

小说:杀神狂枭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