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无弹窗侯门美人娇张乔小说

作者: admin 分类: 穿越重生 26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12-20 16:38

全文无弹窗侯门美人娇张乔小说,张乔死了。深更半夜给自己累死的。 转眼间,她就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肃城侯府的七小姐小时候是个马屁精小肥仔儿, 人人都说:真愁人,这孩子以后还嫁的出去吗? 谁曾想,女大十八变! 肥仔儿成了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人人都说:真愁人,求亲的人这么多,嫁给谁呀? 大美人磨刀霍霍:喵的,我要先给那个见天儿传我小话的混蛋宰了!

全文无弹窗侯门美人娇张乔小说
全文无弹窗侯门美人娇张乔小说

这里不是阴曹地府,反而是处处皆是古装的婆子丫鬟。

而这里,有人在生产。

张乔还在读书,并没有亲眼见过这样的情况,但是仍然有几分恐惧。就算知道没有人能够看到自己,她仍是站在了房间的最远处,她就这样远远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子。

女子年纪不大,她发髻凌乱,发丝因为汗水贴在脸上,苍白的脸色带着一丝丝的清灰,而那空洞的眼神和毫无血色的唇更是显得这个人的情况很不好。

屋里气温很高,不遑是这个生产的女子,其他人也都是汗淋淋的,看那一盆一盆的血水,张乔似乎能感觉到一股子血腥气。

女子的神智已经不清醒了,她整个人都透着衰败。

一旁伺候的婆子不断的在她耳边呼唤,“三太太,您要挺住,您要是支撑不住了,孩子可怎么办呢?您忘记了么?您的肚子里还有一对双胞胎呢,这可是天大的喜气。”

而另外一个不断为她擦拭汗水的嬷嬷则是更加忧心,她紧接着道:“太太,三爷还在外面等着呢,您可万万不能有事儿,您想想三爷,想想五小姐啊!”

几个婆子现在都忧心忡忡,三太太之前状态还是很不错的,但是不知为何,一开始生产就变得弱了起来,整个人使不上力气,而她怀的又是双胞胎,两个孩子更是不好生,若是在肚子里时间久了,孩子是很容易被憋死的。

而不仅如此,怕是三太太这身子骨,也都很难说的。

“王女医,你看看这可如何是好?我们家三太太现在神志不清、浑身无力……你想想办法啊!”婆子焦急的看向了王女医,想要让她想个法子。

这个时候,他们也不晓得该如何是好,只病急乱投医了。

坐在一旁的王女医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女子,任凭大家焦急万分,她仍旧十分镇定,她轻轻的按着产妇的穴位,下针,专注异常。

停下动作,她蹙眉:“我现在已经下针刺激三太太的穴位,希望生产能够顺利一些,只是有多少效果,总是不好说的,你们也看到了,夫人的状态,真的不好……”

产妇自己使不上一丁点力气,别人在能帮忙也是有限的,王女医这个说法合情合理。

“女医,这可如何?这可如何啊?”

婆子哭了出来,心急的不行。

王女医也是满目担心,她诚恳道:“我自然尽我最大能力,只是,总是不能太过莽撞,若是孩子不好,夫人又……”

这话停了下来,但是屋里的人哪里听不出话中的含义呢!一点也不敢多说了。

王女医再次低头下针。

虽然与这个产妇素不相识,但是张乔也希望这个女子平平安安的,她上前几步,凑到了产妇面前,握住了她的手,低声:“你要坚强,使劲儿好吗?你使劲儿孩子才能生出来,你和孩子才能平安,加油!你一定会没事的。”

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有所感应,那产妇竟然突然就抬头看了张乔的方向一眼,张乔一惊,慌忙想躲,只这一躲倒是让张乔惊讶了,她竟是看到了王女医藏在伪善面孔下那一抹窃喜的表情。

张乔一愣。

这个王女医有问题。

张乔想要开口告诉她们,但是她却又知道,这些人是听不到自己说话的。

“药呢?怎么还不上来?这个时候不快些,太太如何是好?”

王女医带着几分焦急,只是现在看来,这个焦急不是要救人的焦急,反而是带着几分恨不能贴上一张催命符的急切。

王女医话音刚落,就看小丫鬟捧着一碗还冒着热气儿的汤药进门,她步伐很快,“女医,来了来了。”

王女医几乎掩饰不住自己的得意,她连忙接过药碗,吩咐:“你们快扶一下夫人,我给夫人再灌一些催产的药,配合针灸,争取让三太太平安诞下麟儿。”

张乔冲了上去,只是她的身体直接穿过了王女医的身体,没有一点作用。

“不要喝,不要喝她的药,她要害你!”张乔再次冲上去,依旧毫无作用。

躺在床上的三太太整个人灰败的厉害,只是不知是否真的是听到了张乔的话,她竟然牙关紧闭,王女医尝试了几次都不能讲药汁喂进她的口中。

这般三番两次的折腾,药倒是撒了不少。

王女医的脸色更加急切了些,“太太不能不喝,你们按住她,我来捏住她的下颚,你们将药灌进去。”

似乎已经不管自己会不会被事后追究发现,王女医铁了心要速战速决。

接生嬷嬷有些迟疑,她说道:“这催产的药太太已经喝了一碗,这碗如若实在灌不下,我们不必……”

王女医冷笑:“你一个接生的婆子会比我懂么?我看你是不想让太太平安诞下麟儿,你说,你是何居心。难道你就要任由太太这般痛苦吗?”

接生嬷嬷虽然心中并不服气,但是总归是不敢和一个宫里出来的女医争辩,如此这般也就不说话了。

她不肯坚持,张乔更是急的满头大汗,她觉得这个产妇似乎是可以听到她的声音的。

她不断的喊:“她要害你,她是要害你的,你如果不坚强起来,你和孩子都会死,你会死的。”

三太太齐颖欣一直都处在昏昏沉沉的眩晕之中,她知道自己再生孩子,也不断想要打起精神,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浑身上下却使不出一分的力气,仿佛、仿佛吃了什么软骨散。

“她要害你……”

一阵尖锐又急切的女声响起。

三太太从来未曾听过这个声音,她迷茫着睁开了眼睛。

并没有什么不认识的女子,只有王女医……

可,她恍惚以为自己看错,王女医虽然面容焦急中带着关心,但是眼神却凶狠。

她端着药碗又捏住她的下颚,就要往里灌,三太太呛了一口,又听到那个叫声:“她要害你……”

这声音太急切,太关心,三太太莫名就想要相信。

“滚……”三太太突然间使出浑身的力气,直接打翻了碗。

王女医一愣。

张乔不断的叫喊似乎起了作用,她吁了一口气,再次看向那个三太太。

三太太好像根本就没有见到她。

可是她又好像真的听到了她的话。

“让她……出、出去。”

王女医惊诧莫名,不知道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太太,您现在这是关键的时刻,您千万不能任性啊!您这样……”

不等说完,已经再次掏出了银针:“我是来帮你的,三太太……”

眼看又要再次刺上三太太,这时三太太身边的婆子也终于觉得有些不对了。

她力气大,一把推开了王女医,道:“你干什么!”

“啊!”

三太太凄厉的尖叫出来,她整个人都颤抖着,双手已经泛起了青筋,就这样捏住了被子:“孩子,我的孩子……”

王女医眼看三太太不信任她,知道自己的任务已经完不成了,不想其他,摸出刀子就冲了上去,歇斯底里:“你这贱人,我是来送你上路的。”

张乔根本来不及细想什么,本能地撞了过去,只是毫无作用,王女医穿过张乔的身体。张乔霍然回头,眼看三太太身边的婆子使劲儿的撞开了王女医,刀子就这样刺进了婆子的身体,婆子倒了下来。

王女医这个时候已经癫狂了,眼看大家因为这变故惊呆尖叫,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狠狠的一拉一抽,竟然将刀子从婆子的身上抽了出来,她双目赤红,挥着刀再次冲了上去。

张乔想要用自己透明的身体为产妇抵挡,唔,刀子就这样刺进了张乔的身体,张乔不可置信的缓缓低头,那冰冷的触感贴上她的小腹,随后才是尖锐的刺痛弥漫开,真真切切,真的有这样的感觉……

她,一个死人,再次感受到了一次死亡……

张乔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一寸一寸消失……

王女医的刀子就这样掉落在地上,而冲进门的苏三郎则是一角将她踹飞,随即冲到了床边:“阿颖!”

“羊水破了。夫人,已经露出头了,再用点力,小公子定能平安降生。”那接生嬷嬷叫嚷起来……

孩子,她的孩子……

三太太不知怎么了,突然就生出一股子力气。

她强忍着痛苦,唇已经咬的血淋淋,可纵然如此,她仍是拼命使劲,想要让自己的孩子平安诞生,孩子呀,这是她的孩子……

“啊……”三太太再次尖叫出来。

“夫人,用力,使劲儿用力,哥儿已经露头了,夫人……”接生婆子从未在生产的时候遇到这样的情况,但是却也知道,如若三太太有个什么,那么他们怕是也不能活下去。

此时的王女医已经被押了下去,具体如何,又不可知了,她们生怕受到牵连,更是不断为三太太按摩:“太太,使劲儿,使劲儿啊!”

又怕三太太这样激动咬伤了自己,遂将帕子塞到了她的口中。

三太太整个人仿佛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可即便是如此,她倒是发觉自己真的又有力气了。

“唔……”

三太太也不知怎么的,突然就觉得浑身一松。

“生了,生了生了!是个小小姐。”接生婆惊喜的声音很快传到了三太太的耳中,三太太恍然间有几分迷糊……

“太太,不能睡,可不能睡啊!您还有一个孩子呢,您还有个小哥儿啊!三太太……”

眼看三太太又不好,接生婆大声的叫嚷,同时轻轻摇了一下三太太的身体。

“太太,太太……”

另一个婆子麻利的用剪刀剪断了脐带之后,小心又熟练的将孩子提起来,照着她的小屁股就是一下。

“哇……”小婴儿的哭声洪亮震耳。

三太太听这声音,猛然间就想到了她昏迷之时耳边不断响起的那个声音,那个脆生生的女声,她不断的呼喊有人要害她……

是她、是她女儿在救她吗?

有了这个认知,三太太好似一下子就有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她仿佛要给嘴上的帕子咬烂,只使出全身的力气……

“生了!太太又生了,是个哥儿……”声音真是带着十足的欢喜。

这场生产,当真是惊心动魄。

听到小儿子的哭声,三太太虽然虚弱,但是却扬起了嘴角,她的孩子终于都平安无事了。

她的孩子平安无事……

这一次,她终于可以安心的睡了。

龙凤胎,十足的大喜。

相比于姐姐震耳的大哭声,弟弟的哭声像是一只小猫一样,哼哼唧唧的,不过倒是一对健康的宝宝。

两只小不点被洗干净抱到了他们亲爹苏三郎的面前,他轻轻的摸了摸两个小不点,心都化了,随即问道:“太太睡了?”

接生婆立刻:“睡了睡了,且平安呢,三爷放心就是。”

苏三郎道:“快将两个小不点抱到主屋父亲母亲那边,我去看看阿颖。”

接生婆规矩回道:“是!”

许是因为刺杀的事情,苏三郎差了几个人陪在接生婆身边,接生婆心中不断念叨阿弥陀佛,真是佛祖保佑!

说起来,眼前这对龙凤胎果真吉利啊!

若真是一尸三命,她们哪里还有出路?

低头看看眼里的小婴儿,就见小姐姐大眼睛亮亮的,叽里咕噜,讨喜的紧。

她低头亲了一下小婴儿的额头:“真是乖乖!”

而被表扬了一下的小婴儿则是一脸懵逼,乖乖?

她为啥觉得……怪怪?

这个小婴儿不是别人,竟是刚刚死了两次的张乔。

那一刀让她一下子消失,她再次醒来就是屁股挨了一巴掌。

她……是又投胎了还是穿越成了别人?

“唔。”

………………………………………………………………………………………………

冷冰冰又阴暗的牢房内,阴森可怖。

这个牢房四周都是石壁,许是长久不见阳光,石壁上竟是长了些许的青苔,天棚一个小小的透气孔一丝阳光都进不来。

这样阴森森的牢房里并没有什么火把,反而只在角落里有一盏油灯。

幽幽的灯光仿佛是来自地狱。

而此时架在中间位置铁架子上的不是旁人,正是王女医。

王女医被架在中间,双手都被绑的严严实实,动也不能动。而双脚与地面又有一些距离,这样垂着,腿上全是血迹,仿佛已经根本就被废掉了。

她浑身上下全是被鞭打过的痕迹,整个人都是残败的。

许是怕她自尽,她的嘴上被勒着厚厚的布条,大概是时间太长,嘴周的位置已经发黑。

“嘎吱”一声,有人推开了石门。

很轻的脚步声,一身白衣的男子提着红灯笼,他面冠如玉,俊朗高贵。

这人不是旁人,正是苏三郎。

而跟在他身后的则是几个黑衣人,苏三郎来到她的身边,面不改色,平静摆手。

王女医嘴上的布条被拿了下来。

他冷淡的微笑,问道:“想说了么?”

胆敢伤害他的妻女,纵然他是一介书生,也绝对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王女医勉强抬头,强撑着自己的身体:“你、你、我仰慕与你,我憎恨她能得到你。”

苏三郎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他们素不相识,能够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而杀人,这样的借口,真是将他当成傻子了。

他轻声:“看来,你还是不愿意说。”

王女医咬牙:“我说了,我说了,我就是嫉妒……你杀了我,你杀了我好了,我不在乎!能够死在你的手里,未尝不是幸福的。”

苏三郎笑了出来:“我记得,你还有年迈的父母,哦对,你还有一个儿子……”

王女医激动,“不,你不能……”

苏三郎轻声:“什么能不能呢?你该是好好想一想,到底谁更重要。我倒是觉得,与其与你这样纠缠下去,倒是不如直接来点实在的。你的儿子,很可爱。”

王女医:“不……唔。”

她突然变了脸色,一口血就这样吐了出来。

苏三郎没想到会这般,一愣:“来人……”

随从立刻上前,只是还没等靠近王女医,就见她又吐出一口黑血。

王女医甚至没有多余的一分挣扎,面上带着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不可置信,就这样直接咽了气。

快的不可思议。

苏三郎的随从立刻检查,面色凝重抬头:“三爷,中毒而亡。”

苏三郎脸色黑了下来,半响问道:“什么人来过?”

随从郑重:“没有外人,只有几个爷,再就是府里的几个心腹。您交代过的,不能让任何外人接触她,因此咱们看管的很严密。”

这样戒备森严人却死了,还是在他面前死的,苏三郎脸色难看,攥紧了拳头。

“看来,倒是冲着我们夫妻来的。”

又沉默了半响,他认真道:“此事,切记不可外传。”

春日的天气,清风徐徐,花团锦簇。

这样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若不出门感受春的气息,总是难免有些遗憾。

而眼下,就有这样一枚小包子,她正在为不能出门而生闷气。只是,她再怎么生气也不会有人管她,甚至“想出门”这个诉求都不会被人知道。

要说为啥?

呵呵,谁会搭理一个才七个月的小婴儿?

没错,她如今芳龄一岁【实七个月】,软绵绵、肉呼呼的一只包子,还是肥包子。

至于包子有思想这种事儿,其实也并不奇怪。

是的,就如同你所想的那般,在这个穿越大潮汹涌袭来的时刻,她好死不死的也穿越了。当然,穿越的具体原因具体过程她也就不赘述了,说的太多也不过就是一句话,那就是……全是泪。

总之就是她从年二十一岁的展颜变成了小婴儿苏娇月。

要说老天爷对她还是很不错的,最起码他们没有穿成什么农家女,而是大齐百年世家肃城侯府。也就是说,他们家是有钱有权有名声的人家,这样的人家,总是不会太差。

三房嫡出的七小姐,也就是那种可以过好日子还不用承担太多义务的人物,如果这都不是对她好,那什么是!

天塌了有她大伯和二伯顶着,她爹都是一副风花雪月不需要干啥的清闲样。而她自己就更好了,上面有个姐姐,下面有个双胞胎弟弟,真是幸福美满家庭的标配。最主要是,她爹还是个没有小妾的。

要知道,就穿越女的定律来看,她这是妥妥的宠文。

穿越大业发展到今天,能穿成这样的人家,真是烧高香了。

正是因为这个,所以她很欣然就接受了这个穿越设定。

只除了……还是个奶娃娃。

她这么这么小,什么也做不到心情总是有点惆怅的。

“三太太,您不知道,二太太且搞笑呢,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家,竟是也要和您学,真真儿是个蠢货。”说话这个叫兰嬷嬷,是三太太陪嫁的嬷嬷,照小娇月来看,这就是她娘的心腹。

三太太轻声笑了出来,随即道:“既然喜欢,就让她学好了。总归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倒是一副不太放在心上的样子。

说起这个,兰嬷嬷可不依,她道:“您啊,就是好性儿,不过有些人就是这样,你越是不跟她一般见识,她越是觉得您好欺负。”

“嬷嬷何至于气成这样,我哪里会让她欺负的着?她是什么身份,我是什么身份。再说了,三爷也不会让我被人欺负的。”三太太依旧语气淡淡的。

说起这个三爷,兰嬷嬷点头,“三爷自然是最好的,我瞅着,几个爷们儿中,三爷是好的,太太是最有福气的。”

兰嬷嬷又说:“大爷太过严肃,二爷太过花心,咱们三爷文质彬彬儒雅才子,最是不沾染那些俗气。高洁的很又疼人,最好不过。”

想了想,又说:“太太可要抓紧三爷的心,不能让那些小蹄子趁虚而入,现在的姑娘家啊,最是会把握机会了,我就听说……”

不得不说,一个聒噪又八卦的嬷嬷真是小包子婴儿的福音。

她闲的长蘑菇的人生因此多了很多乐趣。

虽然只穿了半个月,可她已经知道这家人是个什么情况了。

肃城侯府,百年世家,三个儿子,她爹行三,上面有一个两个做官的伯父。

大房除了一对嫡出的儿女,还有一个庶出的姐姐,不过大伯父似乎并太好女色,唯一的一个姨娘是大伯母的陪嫁,据说是大伯母有喜的时候坚定为大伯父纳的,老实本分。

讲到这个,她有点不懂,她觉得大伯母可能没有那么喜欢大伯,不然怎么会非要主动给他纳妾呢?这不合常理啊!难道不会嫉妒?像是二伯母那种才是正常的啊!

二房人丁最兴旺了,除了一对嫡出的儿女,还有一个庶子,两个庶女。要知道,这三个可都不是一个姨娘生的。可见二伯父是个十分喜好美色的人。而二伯母出身又低了些,到底是约束不得,只能整日的找妯娌抱怨,让人颇为不喜。

她爹这边就好说了,她有一个姐姐,十分伶俐,再就是他们姐弟这对双胞胎了,和和气气。

大抵是因为他们这房人丁最简单,她爹又是个疼媳妇儿的,因此她娘颇招二伯母嫉妒。

二伯母每每会做一些蠢事儿,但是倒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只徒增笑料。

兰嬷嬷整日吐槽,她每每听得乐此不疲呢!

“娇娇看什么呢?”

三太太不经意的回头,就见自家小团子坐在那里,双眸亮晶晶的看着兰嬷嬷,心中生出一声不好,立刻制止:“嬷嬷莫要再说了。”

将小娇月抱到了怀里,低声:“让七姐儿听到了总归不好。”

小娇月在家中行七,因此唤作七姐儿。

兰嬷嬷笑道:“七姐儿还小呢,哪里听得懂。”

她在小娇月面前打了两个响指,逗她笑。

娇月觉得自己既然已经是一个小婴儿了,就不能表现的太异类,她立刻笑了起来,“哒哒……”

怪怪的声音。

胖乎乎的肉娃娃笑的甜甜的,简直是个小仙女儿,兰嬷嬷一下子就爱的不行,她将小娇月抱到自己的怀里,放在腿上摇晃:“小囡囡,乖乖的,长大给你买花戴。”

“无齿”之徒继续笑笑笑卖萌。

她现在能做的,也只有一个卖萌了。

三太太看她笑的口水流了下来,不忍直视,又道:“实在不堪,快别傻笑了。”

话虽这样说,嘴角轻扬,带着笑意,轻轻为她擦拭嘴角。

娇月又不是真正的小婴儿,哪里看不出三太太还是欢喜她笑的啊,她拍哒小手儿,笑的更欢实。

“咱们的七小姐真是聪明伶俐,才七个月大而已,不仅会坐,还不哭不闹的,多聪明啊!听说六小姐是个夜哭郎,一宿宿的闹人呢。”兰嬷嬷真是觉得自家小姐哪哪儿都好。

小娇月默默的吐槽:虽然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婴儿,那是如果让她放飞自我哭哭哭,那么她也觉得满丢人的。

“讲起来二太太也是搞笑,死活非要将六小姐抱回房里养,生怕六小姐更亲自己的亲娘。这闹了一场如了愿又反悔了。呵呵呵,小孩子哪里有不哭的?孩子一哭她就烦了,这样怎么养孩子啊!真真儿是个笑话。”

看得出来,兰嬷嬷是十分讨厌这个二太太的,她的日常大部分吐槽都是针对这个二太太。

不过如果让小娇月来说,二太太也确实有点不靠谱,要知道她穿越第一天就见到这位了,她当时死活非要抱她,结果差点摔了她。

也正是因此,兰嬷嬷恨透了她,坚定的认为她没按好心肠,八成是故意的。

是不是故意的娇月倒是说不好的,不过似乎是受到了兰嬷嬷的影响,她确实也挺讨厌这个人的。

“呜哇,咿呀!”娇月挥手,她也想好好的和兰嬷嬷讨论一下的。

兰嬷嬷道:“看看,看看,我们小小姐都知道她不是一个好东西。”

三太太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道:“行了行了,切莫再说,我看啊,小七确实有点太聪明,免得让她听明白了。女孩子家,这般多舌总归不好。”

兰嬷嬷应了,娇月挥手儿,“咦丫丫,呜哇!”

倒是不哭,只是发出声音,似乎特别想要说话。

急得不得了。

她不哭,不代表别人不哭。

“哇,哇哇……”一阵震天的哭声突然传来。

娇月一瞬间就被震得脑仁疼。

这哭的不是旁人,正是她弟弟,他们三房唯一的小公子,也是她双胞胎的弟弟其安。

相比于过于活泼的小娇月,这才是正常小孩子的反应,吃了睡,睡了吃,醒了哭,哭了醒。

三太太连忙将娃娃抱了起来,哄道:“哥儿乖,不哭不哭。”

小其其似乎是做了噩梦,小小的娃娃不断的抽泣,可怜巴巴的。

这样可怜,真是看得小娇月都觉得心疼了,她咿呀伸手儿,想要拉小胖娃娃。

兰嬷嬷惊奇道:“哎呦,到底是龙凤胎呢,怪不得人家都说龙凤胎心灵相通。瞅瞅,咱们姐儿似乎很想靠近弟弟呢。”

三太太笑了起来,将两个孩子靠在了一起,肉包子小其其有点懵,不过小娃娃总归都是喜欢小娃娃的,他瞪大了眼睛,眼巴巴的看向了小姐姐。

娇月一把抓住他的小手儿,笑眯眯,“唔呀!”

姐弟俩倒是心意相通的样子。

三太太心满意足,微笑:“真乖呢!”

娇月虽然芯子是个成年人,但是变成小娃娃之后倒是幼稚起来,她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孩子气,唔呀了两声,更加抓紧这个双胞胎弟弟。

嗯,长得很好看,唇红齿白大眼睛,小脸蛋儿肉嘟嘟的。

娇月觉得,既然是双胞胎,那么她一定也是这么好看的。

这样一想,她就高兴了。

等她长大了,会成为一个大美人儿吧?

欢喜。

今天小娇月有点蔫吧,整个人怏怏的,一贯活泼不爱睡的小包子突然老实起来,果然是让人觉得有点担心。

三太太摸摸小娇月的头,道:“温度倒是也还好,倒是不知孩子是不是冲撞了什么。”

兰嬷嬷立刻:“太太,不然我们不如叫叫魂吧?孩子小,很容易吓到的。”

小娇月听到这个,立刻警惕起来,照她来看,这个朝代啥都好,就是有点迷信。

为了表示自己还是好好的,她咿呀了一声,挥舞小手儿,呲牙笑,好吧,她现在没牙……

没牙的包子一笑感觉满嘴都是风。

科科!

小说名字:侯门美人娇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