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都市超强剑尊沈玉寒免费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都市异能 39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12-20 16:44

小说都市超强剑尊沈玉寒免费阅读, 而刚刚出现的奇怪光芒化为一道紫气,无声无息落在客车内的青年身上,“我回到十九岁那,我重生了?”沈玉寒仙尊渡劫失败,重返青年时代,面对女朋友的背叛,富二代的威胁,老同学的嘲讽,沈玉寒微微一笑,仙剑出鞘,一切魑魅魍魉,阴谋诡计,在绝对力量的面前,都只是浮云罢了蝼蚁和尘埃,只能用来祭剑。

小说都市超强剑尊沈玉寒免费阅读
小说都市超强剑尊沈玉寒免费阅读

沈玉寒露出苦笑,现在的自己本来就是凡人之体,要是能运转仙法反而奇怪。

前世沈玉寒挑战宇宙最强大的混沌雷劫,被其余十位神尊偷袭,最后渡劫失败,好在沈玉寒用混元道果喂食的时空沙漏,在身形俱灭之前使他重生。

“我若是成功渡劫,到时宇宙大道便尽在掌握,不光是我紫霄剑尊,便是其他修士也能从中看到宇宙大道的造化,这是所有修士都能得到的莫大好处。”

“可是……”

沈玉寒发出一声叹息,可是十位神尊目光短浅,为了争夺地位,趁他渡劫露出的破绽,偷袭了他。

“如今我重生归来,待我寻得道果,便能再次踏入修仙路,什么狗屁神尊,看我用天道剑势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神尊,雷劫,待我全部斩破!”

沈玉寒露出一丝冷笑。

“滴滴滴。”手机有短信提醒。

“沈玉寒,你走哪儿了啊?过了华山没?我和我妈等你快一个小时了,通州汽车站快热死了,你倒是快点啊。”

沈玉寒看了眼上面的短信内容,眉头蹙起,眼中掠过一丝怒意。

陈小璐,这个名字沈玉寒太熟悉了。

前世陈小璐是沈玉寒的青梅竹马,她参加完高考后便举家搬去了省城通州,而沈玉寒高考成绩一般,为了追求陈小璐,去了通州之后就辍学打工,想要赚钱娶陈小璐。

可是后面迎接他的却是残忍现实,沈玉寒在通州见到了陈小璐,也见到了陈小璐的追求者秦乐。

秦乐是酒吧老板的儿子,有钱不说,更养着几百号小弟,秦乐百般刁难沈玉寒,甚至殴打!

而沈玉寒深爱的女人陈小璐,却是在旁边冷眼旁观,这也让沈玉寒伤透了心。

沈玉寒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冰冷的雨夜,秦乐和陈小璐将沈玉寒倒着绑了起来,把钱点着了火,在他脸上划过,硬生生烧出两道刺眼疤痕,丑陋的疤痕挂在脸上。

秦乐觉得还没玩够,让人去了沈玉寒父亲在老家县城的快递店,把店里砸了个稀巴烂,沈父想要阻止,不慎被人打到太阳穴,当场打死!

这件事到最后不了了之,不用猜都知道秦乐用钱摆平了一切。

等沈玉寒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晚了,看着父亲的尸体进入殡仪馆,那种痛苦和绝望的心情,沈玉寒永生难忘,他对陈小璐无比失望,钱会把一个原本单纯的女孩改变的那么彻底。

女友背叛,父亲身亡,沈玉寒心情沮丧之际,在华山机缘巧合得到华天神尊的宝物传承,一心证道,终成仙尊。

车上,沈玉寒深深吸了口气,眼中冷酷十分明显。

“这辆开往通州的客车,便是前世痛苦回忆的开始。”

“陈小璐,肖芸,你们这对母女俩绝对不会想到,我仙尊重生,怎会沦为你们的笑柄,我倒是想好好欣赏你们后悔的那一刻。”

“秦乐,前世你对我的手段,今生我要百倍千倍奉还给你!”

别看沈玉寒重生之后和普通人一样,其实不然,天道剑势诀作为他成名的神级仙法,哪怕不能施展剑法玄妙,也能让沈玉寒拥有本命神通,心眼!

沈玉寒默念天道剑势的口诀,同时感受体内元气流动情况。

很快沈玉寒体内一股火热传来,随后在身体炸裂,澎湃的能量灌入四肢百骸。

他猛地闭眼,等再睁开时,双眼已经不是凡眼,只见眼瞳中有雷霆紫火闪动,不仅如此,就连沈玉寒的气质在此时也得到极大的蜕变,超脱潇洒。

这一切变化,正是来自于沈玉寒的本命神通,心眼!

心眼能让沈玉寒透视,引导元气流通,可以说沈玉寒哪怕没有踏上修仙路,一身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普通人的能力范围。

同时心眼还有更重要的能力,让沈玉寒双瞳拥有一丝天道剑意!

沈玉寒走到车站外,遥望气势磅礴的华山,这是他去通州之前,最后一次遥望这座山。

就在这时一老一少经过,老者手上的石头引起沈玉寒的注意。

老者手中拿着的是一个玻璃盒,里面放着一块外形普通的石头。

突然少女目光一寒,扫了眼沈玉寒冷声道:“自打我们经过,你就一直在看,我忍你很久了,怎么?想抢不成?”

“一块破石头而已。”沈玉寒摇摇头,又不是仙丹妙药,我会抢。

“你说这是破石头?”少女平时可很少看到有人这么和她讲话,心里很是不舒服,让少女生气的并不是沈玉寒的态度,而是沈玉寒的言论让她很不舒服。

“看看你的穿的衣服,一身普普通通,也敢对翡翠评论一二,真是可笑,一百个你也买不起!”

少女火气不小,这块石头是她爷爷从华山寻得,可以说是慧眼识珠,石头价钱不重要,重要的是赌石的心态。

“清清,我带你出来,就是为了磨练你的性格,怎么都快回家了,还这么暴躁。”老者叫徐华民,皱了皱眉,一路上少女的性格都很稳重,却在这个时候失了方寸,让他有些失望。

随后徐华民笑着问道:“年轻人,你说这是破石头,是怎么看出来的啊?”

这一老一少的穿着不简单,一身名牌,尤其少女手上的那个蓝色镯子市价都超过七百万,能买好几辆去通州的客车,家庭背景肯定非富即贵,然而这两人不坐豪车,却跑来坐客车。

有钱人也太无聊了,所以沈玉寒懒得搭理这一老一少。

徐清清见沈玉寒对爷爷爱理不理,再也忍不住了,想要找沈玉寒算账。

可接下来沈玉寒发出一声轻咦,先开口道:“你这石头有点意思,给我看看。”

“你装什么呢!”徐清清忍无可忍,正要发作,却见沈玉寒抬头扫了她一眼。

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徐清清感觉浑身上下被一股诡异杀机罩住,仿佛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是一尊神祇,杀伐果断。

这道杀机锁定徐清清,一旁的徐华民却没觉得什么异常。

“你要看?”徐华民觉得意外,眼前年轻人表情凝肃,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而且还给他一种极为认真的感觉。

于是徐华民把石头给了沈玉寒,他也不怕沈玉寒抢,毕竟敢抢他徐华民宝贝的人,他还没见过。

“这石头是我花了九百万买的,你看归看,可不要弄坏了,呵呵。”

沈玉寒打量着石头,外表一层石皮确实普通,不过赌石玩的就是这一套,如何从“石包玉”中推断出石头内部的成色,是赌石行业兴盛的话题。

“你被骗了,这块石头不会出绿的,不过石头外面这皮层的成分倒是有点意思。”沈玉寒道。

“年轻人,话可不能乱说啊,你反复说这是破玩意,要知道这块石头可是我在华山偶遇一位老友,他将石头半价给我,你可知这块石头的市场价多少吗?”徐华民虽然年纪大了,但语气却是精神抖擞,言语间浮现一丝傲气。

沈玉寒的话让徐华民有些不太舒服,不过沈玉寒是小辈,徐华民没有发脾气。

“这块石头市场价一千八百万!而我那位好友,只是半价卖给我,我捡漏了而已。”徐华民笑道。

这一老一少背景确实不凡,有钱不说,尤其老者在讲出石头价格的时候,身体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一股气势。

“我说它是破石头,它就是破石头,你也不用拿回去检测了,想知道九百万亏了没有,我直接帮你看看就行了。”

“等等”徐华民来不及阻止。

沈玉寒右手犹如手术刀一样横切而下。

石头切开,没有看到一点绿。

赌石不出绿,和废石有什么区别?

徐华民看到这让他心头凉凉的一幕。

“我被骗了!”

要知道卖他石头的那位老友,可是和徐华民有四十年的交情,最初更是一起出生入死。

“嗯,你确实被骗了,看样子你那位老友,不过是见钱眼开的老东西罢了。”沈玉寒淡笑道,我前世被女朋友害的家破人亡,老友又值个几个钱?

“无知!我王叔岂能是你就能随便评价的!”

徐清清掌心出现一颗银珠,屈指一弹!

目标正是沈玉寒的膝盖,她要好好教育沈玉寒一顿,让沈玉寒站不起来,曾经徐清清可是用一颗银珠,废掉一个企图占她便宜的男人整条腿,自那之后,通州上层社会就没有男人敢再招惹这位性格火爆的辣椒。

“你又算什么东西,敢对我出手?”

“清清,不得无礼!”徐华民生气。

面前这位年轻人单指碎石,如此能力肯定不是简单人。

徐华民想阻止徐清清,可还是晚了一步。

“哐。”

单指碎石,破风凌冽!

沈玉寒看都懒得看,食指一弹,那来势汹汹的银珠撞在沈玉寒食指上顿时化为齑粉。

徐清清丢了魂一样站在原地。

徐华民睁大眼睛,难以置信。

沈玉寒看向徐清清,徐清清只能感受到极致寒冷,仿佛身处在冰窖之中。

“再给我孙女一次机会吧。”徐华民是见过世面的人,他赶紧把手中的石头给沈玉寒,他知道沈玉寒对石头不感兴趣,只是对石头外表的那层石皮有兴趣而已。

“罢了,懒得跟女辈计较。”沈玉寒放过徐清清。

“快给别人道歉啊,还愣着做什么!”徐华民训斥徐清清。

徐清清后怕,沈玉寒如果对她出手的话,她现在就是一具尸体。

于是连忙低头道:“对不起,刚刚是我的错,如有怠慢,请不要放在心上。”

其实不止是徐清清感到震惊,就连徐华民自己,在沈玉寒出手的时候,也有一种毛孔发寒的感受。

假如沈玉寒想杀这爷孙两,也就是弹弹手指的时间。

别看徐华民年纪大了,他的实力和阅历远在徐清清之上。

沈玉寒如此年轻便有这等实力,绝对不是普通人!

想到这儿,徐华民顿先给沈玉寒道歉,随后自我介绍。

“我叫徐华民,来自通州徐家。”

“没听过。”沈玉寒摇头。

其实也不能怪沈玉寒不了解徐家,实际上徐家可是通州上层社会中最顶尖的豪门。

“徐老”之名,更是通州很多权势人物想要结交的对象,说的就是徐华民。

有些势力只有踏入了圈子才会有了解的机会,否则一辈子可能都没有听过,前世沈玉寒在通州的遭遇太差,自然不可能听说过徐家这种级别的庞然大物。

沈玉寒的淡定一面,落在徐华民眼中,反而给徐华民一种世外高人的感觉。

“我叫沈玉寒,来自沙洋县。”沈玉寒道。

“沈先生,你让人刮目相看,如果有机会,还请沈先生来我徐家一聚,我一定好好招待。”徐华民立马换上笑呵呵的表情。

“爷爷,你这是……”徐清清刚刚根本不敢插话,爷爷亲自邀请这个家伙?

“能被爷爷邀请的人,可是被徐家迎为座上宾的存在,爷爷的眼光肯定看错了,一定是看错了。”

徐清清心里有些不服气。

可徐家家教严格。

徐家的座上宾,不可不尊。

“你这是想把我拉进徐家啊。”沈玉寒一下就看穿了徐华民的把戏,似乎还在考虑,没说答不答应,只是打量着碎开的石皮,随后把石皮还给徐华民。

“你只需要把卖给你石头的人给我说一下,让我见一面,我可以去一趟徐家。”

狂到没边!

要是以前徐清清肯定不相信这一幕会发生在徐家身上,徐家邀请的人,还要看那人的心情才行?

“沈先生,王叔我认识,等我们去了通州,可以把他带到徐家,让沈先生亲自询问。”徐清清恭敬道,丝毫不在乎沈玉寒年纪似乎还比她小几岁。

“可以,你们的心意我领了,我也不会亏待你们。”沈玉寒扫了眼徐华民,道:“你会一些养气的手法,元气确实比常人要浑厚一些,不过你的肾脏有结石,我猜的没错的话,每次你运行养气之法的时候,腹部都会感到疼痛,这很正常,因为那里堵住了。”

徐华民惊讶,连忙点头。

小说:都市超强剑尊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