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全文赵临风超凡神农在线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22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19-12-25 17:45

小说全文赵临风超凡神农在线阅读, “临风,你别急啊,嫂子我这会确实难受得紧。你这么简单的切切脉,能检查出什么玩意儿来?要不这样吧,你给我来个全身检查,这样兴许能检查出个问题呢。” 听着这两道树堆后面传出的声音,赵临风心中有种熟悉的感觉。

小说全文赵临风超凡神农在线阅读
小说全文赵临风超凡神农在线阅读

柳芬枝很是配合的说道:“如果你觉得嫂子身上衣服穿着碍事,不方便检查,嫂子现在就……”

说着,柳芬枝还真开始脱衣服了。

现在是炎热季节,她身上本就没穿什么衣服,这一脱,顿时就将她那有致的身材给露了出来。

“我靠!不带这样玩儿的啊,哥只是治个病而已,用得着脱衣服嘛……”

赵临风连忙闭上了眼睛,背起医药箱就往外面跑,“嫂子,你这身体不用检查了,铁定没毛病。那啥,我先撤了,你真觉得不舒服就自个儿看着办吧。”

“喂,你给我回来,你别跑啊你……”

柳芬枝见赵临风跑得这么快,连忙站了起来,要喊住赵临风。

不过赵临风却是越跑越快,生怕被人吃了似的。

柳芬枝一脸无奈,“这个混小子,每次都是这样,都多大岁数的人了。唉,看来老娘真的是只能自己看着办了啊……”

……

“太可恶了!简直是无法原谅!老家伙,为什么非要让我二十一岁才能破身?这不是玩人么?”

赵临风一口气跑了几百米,确定柳芬枝没有追上来,这才停下脚步,一脸的羞恼。

柳芬枝刚刚对他做的是事情在是不好抗拒,赵临风差点就没忍住,一口将之咬下去吃了。不过最后他还是忍住了,他可以不听任何人的话,但那个死鬼爷爷的话他不得不听。

死鬼爷爷并不是他的亲生爷爷,却一把屎一把尿的将他拉扯长大。两个人是在二十年前逃难来到桃源村的,那个时候四处都在闹饥荒,日子非常艰难困苦,所以赵临风很清楚爷爷能将自己拉扯大非常不容易,因此心里时刻都铭记着爷爷的教导。

而且,他爷爷的本领非常高,特别是在医术方面。

桃源村方圆几十公里都没什么好医院,所以这些年来村里凡是谁有个什么病症,都会找他爷爷治疗。他爷爷往往是三指一切脉,就能将病症看得清清楚楚,开方下药立竿见影,如同活菩萨在世。赵临风常年跟在他爷爷身边学习,久而久之也学会了不少医术,甚至现在更有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势。

不过无奈的是,不久前他爷爷去世了,现在赵临风只能自己摸索医术。

“那个老家伙也真是的,当时死之前也不把情况给我说清楚,村里跟我差不多大的人,很多都已经生孩子了,甚至小孩都能打酱油了,为什么我偏偏要到二十一周岁才能碰女人?”

赵临风想不明白,索性也就不去多想了,继续往山上走去。

他和他爷爷并不是桃源村本村人,所以并不是住在村里面,而是住在不远处的山上。

这样也好,赵临风正好可以安静的研究医术。

“大嘴,你真是太厉害了,今天可差点没把我折腾得散架了。”

正经过一片油桃树的时候,赵临风突然听到里面传出些许悉悉索索的声响,一个妇女的声音也跟着传了出来。

“下次记得多带两包烟来啊,这么两包不够,我一天就抽完了。”紧接着,是一个吊儿郎当的男子声音。

“你少抽点吧你,别抽得身体不行了,那到时候你一根烟都别想再抽。”

“你就放心吧你。”

听着这两道树堆后面传出的声音,赵临风心中有种熟悉的感觉。

他忍不住内心的好奇,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想一探究竟,看看这说话的人到底是谁。

“啊?居然是他们……”当赵临风拨开树枝的刹那,顿时就看到了两个熟悉的人影,是一男一女,顿时吓了一跳。

这对男女正在穿衣服,一眼就能看出他们刚刚肯定是在做什么苟且之事。

“没想到秀珍婶儿居然瞒着大锤叔干这事儿,而且还是跟李大嘴。不行,我得赶紧离开,不能让他们给发现了。”赵临风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可他这一不小心,脚下就踩到树枝了,发出‘嘎吱’的一声脆响。

“什么人?”

李大嘴听到声音,面色顿时大变,二话不说就冲了出来,速度贼快。

赵临风虽然擅长医术,可体质就不行了,很快就被李大嘴给追上。

“是你?赵临风?”李大嘴看到赵临风,顿时凶相毕露,恶狠狠的问道:“说,你刚刚是不是都看到了?”

这李大嘴是桃源村的头号地痞,整天好吃懒做,从不下地干活,专门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儿。仗着他自己拳头硬,在村子里横着走,还总是调戏良家妇女,桃源村许多人都讨厌他。

却是不想,这李大嘴胆子不是一般大,连方秀珍都给上了,这方秀珍可是桃源村村长的媳妇啊。

“哼!我就看到了,你能咋滴?”赵临风见李大嘴这么凶,也来气了,好歹你们让哥给捉奸了,居然没一点觉悟,还敢威胁老子?

“好你个臭小子,胆儿挺肥啊,看老子不打死你。”

李大嘴扬起手就要打人,他可从来没将赵临风这么一个郎中当回事儿。

“你动手试试?你要是敢动手,我保证今天你们俩的脏事就传遍整个桃源村,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办。”赵临风怒声说道,故意将声音提高了一点,给自己壮胆。

果然,他这话还是颇有效果的,李大嘴的手顿在了半空,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大嘴,你在干啥呢你?竟然还想打临风,还不快给临风道歉?”

这时,方秀珍也跑了过来,抽了李大嘴一耳刮子。

李大嘴这巴掌挨得憋屈,可想到他们俩事情暴露的后果, 终究还是忍住了。

只是,让他给赵临风道歉,却是不可能的。

方秀珍似乎也看明白了这一点,也没再让李大嘴道歉,而是道:“快,将你兜里的一百块钱给我。”

“干啥?”李大嘴不愿。

“你给不给?”方秀珍不耐烦道。

这个白痴!

李大嘴不情不愿的从兜里摸出了一百块钱,塞到了方秀珍的手上。

方秀珍这才走到赵临风身边,抱着后者的手臂,“临风啊,这件事是婶子冲动了,一时糊涂,婶儿求求你了,千万别告诉你大锤叔好不好?不然他会打死我的!”

说话间,她一直往自己身边凑,弄得赵临风口干舌燥。

“秀珍婶,你别这样,你先放开我好不好?”赵临风使劲的挣扎着。

不过他只是个医生,而方秀珍却是经常下地干活的,力气也不小,因此他一时半会竟然挣脱不得。

其实他心里也挺不是味的,平日里方秀珍绝对是个贤妻良母啊,因为是村长的媳妇,所以很少干农活儿,整天守着村里小卖部,养尊处优,日子过得殷实。

所以,即便年过四十了,方秀珍看上去却只有三十多岁,身子丰腴,加上穿戴的比较前卫,处处透着成熟美妇的韵味儿。

非常诚实的讲,刚刚看到那场景的时候,赵临风其实也有了感觉!

“临风,你看你身子这么瘦弱,这些钱你就拿去买点好东西补补吧。”方秀珍将手里的一百块钱塞进了赵临风裤兜里。

赵临风身子一震,像是触电了似的。

他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一用力就将方秀珍给推开了,并且将兜里的一百块钱拿出来丢在地上,“这个钱你们拿去自己用吧,我不会要你们的钱的。另外,今天我可以原谅你们,不将这件事告诉大锤叔。可要是以后再让我发现你们做这种事,我一定会告诉大锤叔,到时候你们就等着后悔吧。”

丢下这句话,赵临风转身就往山上跑去,不愿再看方秀珍和李大嘴一眼。

特别是方秀珍,这婆娘还挺有心计,要是自己收了她那一百块钱,最后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在桃源村这种岣嵝里,一百块钱可不是什么小数目,要是到时候自己兜里多了一百块钱,方秀珍再四处宣传赵临风偷了她的钱,加上方秀珍是村长媳妇,那赵临风可就完蛋了。

到了那个时候,还会有人再相信赵临风说的话?

“这个混小子,竟然没上当!看来现在有点麻烦了啊……”

果然,待得赵临风跑远了,方秀珍眉头也是蹙了起来。

没办法,赵临风最后一句话简直就是给他们戴了个紧箍咒,这让人非常难受。

“现在怎么办?赵临风这个臭小子会不会把我们的事说出去?”

李大嘴担心无比的问道。

“我哪儿知道该怎么办啊?唉,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得赶紧回去,免得让人发现了。你也别这么害怕,赵临风那小子没证据,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方秀珍毕竟是女人,这个时候还是很害怕的,因此丢下这话就往家里去了。

见状,李大嘴顿时更加的烦躁了。

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方秀珍的男人李大锤,谁让李大锤是村长呢,自己再能打总不能打村长吧?那村里人可不会同意。而且,因为政策原因,桃源村每年都会有几个五保名额,一年有两三千块钱呢。

靠着方秀珍的帮忙,李大嘴就弄到了个名额。可他和方秀珍的事一旦让李大锤给知道了,那他还能拿得到这个名额?

做梦还差不多!

因此,他和方秀珍的事,绝对不能让赵临风给泄露了出去。

“赵临风,这可是你逼我的!”

李大嘴眼神变得阴森,然后向着另外一条小路跑去了。

从这条小路走,他可以比赵临风更快的赶到赵临风家里。

“唉,真的是世风日下啊,没想到秀珍婶儿竟然跟李大嘴那个混蛋搞上了,我到底要不要告诉大锤叔呢?”

赵临风走在路上,心里满满的纠结。

以往他还挺尊敬方秀珍的,却不想后者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暂时不告诉李大锤了,就当是给方秀珍一次机会吧,好歹人家也有几十年的夫妻感情了。

“临风,临风……”

正走着,一道清脆中带着娇柔的声音传来。

赵临风遁声望去,便看到一名少女正在河边洗桃子,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咦,蓉蓉,你在这儿洗油桃呢?”

李蓉蓉比赵临风小两岁,是桃源村唯一的高中生,并且还是桃源村的一枝花,非常漂亮。

典型的鹅蛋脸,大眼睛,高而坚挺的鼻梁下,一张樱桃小嘴儿,诱人得紧。皮肤细腻光滑,扎着两条马尾辫,蹦蹦跳跳的可爱得紧。

而且李蓉蓉身材高挑挺拔,虽然才十八岁,不过胸前已经初具规模,虽比不上柳芬枝,却胜青春活力。

“是啊,刚采了油桃,洗一点留着自己家吃。你呢,是不是又去看病了?我刚听人说你好像是去柳芬枝婶子那儿去了,她身体不要紧吧?”李蓉蓉指了指赵临风的医药箱问道。

听到李蓉蓉提到柳芬枝,赵临风下意识的一阵心虚,慌忙的说道:“她身体不打紧,就是有点小感冒,休息一两天就好了。对了,你最近怎么没去山上呢?”

李蓉蓉是高中生毕业,算是村里的文化人了,在古时候那就是秀才了。因为赵临风爷爷救过李蓉蓉的父亲,因此李蓉蓉对学医非常有兴趣,高中毕业之后,便经常往山上跑,跟赵临风学医。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李蓉蓉却没有上山,赵临风有些意外,一时间有些不习惯了。

“临风,我……”提到这事,李蓉蓉的神色一下子黯淡了许多。

“你怎么了?”察觉到气色不对,赵临风担忧问道。

这担忧绝对是发自内心的,因为赵临风其实比较喜欢李蓉蓉,加上李蓉蓉长期跟自己在一起,又给自己做饭扫地的,日久生情嘛。

也正是因为这样,赵临风才拒绝了柳芬枝“那个”请求。

“你过来,我告诉你吧。”李蓉蓉也知道瞒不住,便拉着赵临风走到阴凉处,在鹅卵石上面坐了下来。

李蓉蓉叹息道:“临风,我可能很快就要离开桃源村了。”

“为什么?”赵临风一听这话,心里跟丢了魂儿似的,蓉蓉都走了,自己在村子里还有什么乐趣?

李蓉蓉摇摇头,满脸不舍,“你也知道,今年我十八岁了,而我家里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父母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那些年读书花光了积蓄。我得出去挣钱养家啊!”

“就算不挣钱养家,父母也得逼着我嫁人了。”李蓉蓉心里也很难受,压根不敢看赵临风的眼睛,“我小学同学,娃都生了好几个,大的都能打酱油了。”

赵临风明白了,心情却愈发沉重起来。说到底,这都是贫穷惹的祸啊。

桃源村确实很漂亮,蓝天白云,青草悠悠,山水交叠,可也因为桃源村的山实在是太高,太大了,阻碍了村里的发展。

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那都是废话,因为桃源村完全被隔绝,去趟城里,得走三十里山路,才能坐上拖拉机,坐几个小时拖拉机,又换乘大巴车。一来一去,没有两三天是到不了县城的。

桃源村又怎么可能不穷?

“你准备出去打工?”赵临风深吸了一口气道。

“嗯。”李蓉蓉点了点头,道:“车票已经订好了,下个月三号,还有半个月就要走了。”

赵临风心里一痛,盯着李蓉蓉道:“蓉蓉,你,你能别走吗?”

“可是,不走不行啊!”李蓉蓉也是万分不舍,“这几天提亲的人,把门槛都踏破了,家里又没钱,我也……”

赵临风心在滴血,眼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被生活所迫,背井离乡,忽然发现自己真忒么没用。

“蓉蓉,还没洗完呢,赶紧回家啦。”这时候,后面传来李蓉蓉母亲的声音。

“妈,我马上就回来。”李蓉蓉说完,连忙端起了盆子。

而这个时候,田秀莲也走了过来,当她看到赵临风,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赵临风,你怎么在这儿?”

田秀莲眉头紧皱,脸上露出几分鄙夷与厌恶之色,尤其看见女儿跟赵临风坐在一起,更加不舒服了。

“蓉蓉,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都谈婚论嫁了,怎么还跟不三不四的人呆在一起?伤风败俗!”

“妈,你说什么呢。”李蓉蓉歉意的看了赵临风一眼,“临风的爷爷以前还救过爸爸呢,怎么不三不四了?”

“你给我闭嘴!”

见女儿维护赵临风,田秀莲面色一冷,指着赵临风道:“你看看他这个样子,瘦得跟猴儿似的,要钱没钱,要能耐没能耐。我告诉你,咱家蓉蓉马上就要结婚了,你离她远点!”

“妈,别说了。”李蓉蓉急的眼泪都快掉了,拽着田秀莲往家走。

田秀莲不甘心,“老娘说错了吗?本来就是穷小子嘛……”

望着李蓉蓉离去的背影,赵临风一声长叹,心中甚是伤感。

搭起行医箱,缓缓向山上走去,脑子里全是李蓉蓉那忧伤面容。

想到田秀莲的话,赵临风心在滴血,好似被针扎一样难受。

不过,他却是暗暗捏紧了拳头!

田秀莲是因为他穷,才不允许他和李蓉蓉在一起,虽然李蓉蓉并不嫌弃他穷,但赵临风还是下定决心,自己以后一定要努力挣钱。

只是……

小说名字:超凡神农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