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烯小说余生不过错爱一场无弹窗

admin
20860
文章
2
评论
2019年12月30日14:25:24 评论 106 views

俞烯小说余生不过错爱一场无弹窗。在 一波欢愉过后,他却狠心 “这是离婚协议书,你签一下吧。” 她家破人亡父亲被害而亡,始作俑者却是她同床共枕的丈夫。她从天之骄女一夜沦为街边乞丐,而他却佳人在怀。 几年后,她华丽归来,身边跟着软萌小公主,一点点吸引他的目光。

俞烯小说余生不过错爱一场无弹窗
俞烯小说余生不过错爱一场无弹窗

俞烯当然记得。

那天是盛以北和许楠柠的婚礼,原本一切都和和美美,俞烯也打算将自己对盛以北的喜欢压在心底。

没想到许楠柠压根儿没来。新娘子久等不到,宾客们开始窃窃私语。

盛以北盛怒之下,竟然提出让俞烯嫁给他!  

俞烯下意识想拒绝,她明白自己嫁过去也只是许楠柠的替身,可是看见盛以北低沉的眸子,心疼得要命,脑子一热答应了。

阴差阳错,竟然也有了一年的婚姻。

俞烯舔了下干燥的唇瓣,看着盛以北,欲言又止。

“柠儿回来了。”盛以北眉眼寡淡,那双薄情的眼正冷冷地看着她,不带丝毫感情,“既然她回来了,你这个替身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所以,我们离婚。”

“那刚刚……”俞烯竭力忍住心里的委屈,还想辩解什么。

盛以北只是极冷地笑了声,看着她就像是看着一个随时可以扔掉的草芥:“只是分手炮而已,俞烯,你想多了。”

俞烯整个人如遭雷劈,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摆出怎样的表情。

她原本以为,只要是结婚了,过不了多久盛以北总会看见她的真心的,至少也会有那么一点感情吧?

没想到还是敌不过一个许楠柠……

俞烯眼睛里的小小光亮彻底熄灭,她看着光滑冰冷的地板,心头传来一阵钝痛。

见她久久不接,盛以北也没了耐心,脸上不耐,伸手将那份协议书扔在了床头柜。

“东西我就放在这里,你签好后我们改天就去办离婚手续。”

说完后,盛以北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卧室,俞烯看着协议书上的离婚两个大字,鼻子一酸,死死地咬着唇。

俞烯胡思乱想到半夜,最后还是撑不住睡着了。

翌日清晨,俞烯从床上醒来,抬手遮了遮阳光,昨天晚上的回忆便悉数涌入脑海。

身旁没有人,俞烯还在想这是不是一个梦时,余光就看见了那份离婚协议书。

俞烯的心凉了下来,就连脸色也显得无精打采的。

她匆匆洗漱后用过早餐,心里却兵荒马乱。

今天要去医院探望父亲,俞烯将脸上的腮红补了又补,生怕到时候被俞天地看出来了担心。

俞烯是俞天地的老来女,A市上层社会都知道,俞天地对这个女儿简直是捧在手心含在嘴里。

她上面本来有个哥哥,但是因为俞父俞母当初创业艰险,俞母身子熬坏了,在怀胎八月的时候,还是没保住,后来俞家崛起,俞母养了好久的身体,才有了俞烯,但是也因为俞母是高龄产妇,难产,生下俞烯之后大出血,从此只有俞烯和俞天地相依为命。

呼出一口气,俞烯看了镜子中的一眼,刚想拿起包,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俞烯看见上面显示的名字,心头一跳,赶紧接了起来:“喂,爸。”

“烯烯……咳……咳咳……你跟以北那孩子,还好吧?”父亲俞天地苍老的声音从话筒里缓缓传了过来。

乍一听到父亲的关心,俞烯的眼泪刷地流了下来,赶紧伸手抹了一把眼角,扬起了一个微笑:“爸,没事的啦,我和以北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你只要照顾好自己身体,快点好起来就好了。”

“烯烯啊……你听我说一句。”俞天地又咳嗽了两声,“要是那孩子说要和你离婚,你就答应了算了。”

俞烯心里最后的一根弦猛地一下崩断了,她瞪大眼睛,几乎是漫无目的地问:“为什么……”

为什么?当初结婚是他提的,现在许楠柠回来了,就将她弃之如蔽帚!

“唉。”俞天地叹口气,“你别管这么多,既然他没提,你们就先好好过吧……”

没说两句,俞天地就挂断了电话。

俞烯拿着手机怔了半响,心乱如麻。

早在盛以北十几岁的时候,他父母双亡,作为交好的世家,俞家把他领养在了自家名下。

更何况俞家的独生女还嫁给了他,不管怎么样,盛以北都不会这样做的啊……

俞烯在家里坐立不安,心急如焚之下,还是抓起包包去了俞家的公司。

当初跟盛以北结婚之后,两人就从家里搬了出来,住进了俞天地为他俩买的结婚礼物,位于市中心的一套高级公寓。因为离老宅比较远,俞烯也只有周末的时候才偶尔回老宅一趟。

不料在半年前父亲身体渐渐不好,甚至没办法处理公事,俞氏集团也就全权交给了盛以北。

公司大部分人还是认识俞烯的,她一路毫无阻碍地闯了进去,就连总裁办公室,秘书也只是象征性地拦了一下也就随她去了。

俞烯推开门进去,嘴唇微张刚想喊出盛以北的名字,就看见一个女人正紧贴着盛以北的身体。

一股怒火从她心里腾起!

女人一身莫迪色系的针织衫套装,黑发飘逸,更衬出她雪白的肌肤。此时,女人精致漂亮的脸蛋上正扬起一个浅笑,眉眼弯弯,唇边还有两个小酒窝。

待看清楚她的脸时,俞烯更是瞳孔一缩。

是许楠柠!

自从她逃婚之后俞烯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她居然真的回来了!

许楠柠身子微微弯着,双手搭在了盛以北的肩上,听到门口俞烯的动静也没理会,而是故意暧昧地凑在了盛以北的耳边亲了一口。

俞烯浑身一滞,原本就乱糟糟的脑袋在看到这样的场景时,不免气血上涌,一脸怒容:“许楠柠!你怎么可以这样?!”

既然当初走了,何不就一走了之!

现在回来,不顾盛以北已经结了婚,还当着她的面给了个下马威!

俞烯从小性子就急,哪经得起许楠柠故意这样激,一时间气血上涌,箭步冲到了许楠柠的面前,扬起的手恶狠狠地扇了下去——

巴掌并没有落下,俞烯手腕一紧,被捏得生疼。

她惊愕地抬头看向钳制住她手腕的盛以北,他阴沉的眸子正冷冰冰地看着她,骨节分明的大掌使着力。

“以北?”俞烯忍着手上的疼,满脸不可置信。

盛以北看着她的眼神里满是嫌恶,那样不留情面的厌恨将俞烯的心撕扯得粉碎。

“啪!”

蓦地,空气里传来了响亮的一耳光。俞烯脸上顿时火辣辣地疼了起来!

一侧许楠柠的手掌还扬起,她精致的脸蛋上正浅浅地笑着,嘴边的梨涡若隐若现:“俞烯,这一巴掌,是我谢谢你一年以内一直替我照顾着以北。”

许楠柠的声音又轻又柔,听在俞烯的耳朵里却全都成了讽刺。

当初明明是她抛弃盛以北,如今俞烯却像是抢了她的未婚夫!

俞烯眼眶忍不住泛红,强忍着心中的涩意看着盛以北:“我现在还是你的妻子,你就这样帮着别人侮辱我吗?”

“签完字以后就不是了。”盛以北说得很绝然,眼风扫过俞烯,夹杂着不屑和厌恶。

说着,他握着俞烯手腕的手一松,然后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扔进了垃圾桶。

俞烯手腕被捏得有些红,脸上的疼痛也没有减轻半分,何况,心底的疼痛更甚。

她有些狼狈地看了一眼盛以北和一脸微笑的许楠柠,最终还是问出了声:“我们要是离婚了,你就得从俞氏集团出去,什么都没有了,你确定要跟我离婚?”

当初爸爸逐渐把俞氏集团的事务交给盛以北打理,最大的缘由就是俞烯丈夫这层关系。一旦两人离婚,爸爸肯定会把盛以北手中的权利收回来。

盛以北冷笑了声,低低的声音透露出嘲讽的愉悦,他冷冰冰地看着俞烯的眼睛,嘲弄又刻薄地道:“不好意思,可能我还没有告诉你,这里已经不姓俞了。”

他拿出手边放着的一份文件递给俞烯,“不如看看?”

那封页上正写着几个大字:俞氏集团股份变更同意书。

俞烯一惊,顿时不安了起来。

她慌忙拿过来检查一番,上面白纸黑字写着,目前集团最大的股东变更为盛以北,占股百分之51。

“俞烯,你以后还是好好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再来撒野吧。”许楠柠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神情轻蔑。

俞氏集团……这已经不是他们家的了。

俞烯怎么也没想到盛以北的依仗会是这个……或许,早在他们结婚,父亲逐步开始把公司交给盛以北的时候,他就有取而代之的心思了吧……再看回他身边耀武扬威的许楠柠......

俞烯很清楚,盛以北虽然自小寄人篱下,但其实是个骄傲到骨子里的人,如果许楠柠真的背叛了他,他是不可能让她回到他身边的!

她虽然从小被俞天地娇养得看似单纯又天真,其实并不痴傻,只是过于爱盛以北,所以故意看不到很多细节。

所以,他们当初的结婚,是盛以北设计好的吗?

脑袋里的揣测不停地折磨着俞烯,直到唇瓣都快要咬出血来了,她才把那份文件放下来。

正想说些什么,放在兜里的手机却蓦地震动了起来。

俞烯掏出来一看,上面是医院的电话,不由得心里一紧。

“喂,请问是俞烯小姐吗?我们这里是第三人民医院,您父亲快不行了,医院下了病危通知,麻烦您快点前来。”

“……好。”俞烯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来了这个字。

父亲是她现在唯一的一个亲人了……她已经来不及思考集团归属的问题,满脑子都是医生的那句话。 

俞烯的眸光落在盛以北俊美的脸上,却好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如此的陌生。

为什么?为什么盛以北会变成这样?

俞烯鼻子一酸,心里顾念着医院的父亲,她也顾不上再跟盛以北有任何牵扯,转身抹把泪,便逃也似的赶去了医院。

俞烯匆匆赶到医院,俞天地已经进了ICU。

病房外,俞烯六神无主地隔着玻璃正看着刚抢救完的俞天地,忽而听到身后的一个声音。

“俞烯。”

俞烯回头,看见的就是主治医师穆白。

当年俞烯还在学校念书时,穆白是她的直系学长,曾经在一个实验项目中两人相识。

穆白穿着白大褂,架着眼镜,俊朗舒展的眉目正挂上了一丝担忧,“俞先生的情况不容乐观,如果再不做心脏搭桥手术的话,可能挺不过去。”

“学长…”俞烯漫无目的地打了个招呼,转而又急切地看着穆白,眼里有了一点希望,“那……手术的成功率有多少?”

“只有百分之五十。”

百分之五十……

俞烯又看了一眼玻璃内的父亲,他现在到处都插着管子,旁边的心电图还在跳动着。

她深吸了一口气,看向穆白:“这个手术必须做,麻烦学长你尽快安排一下吧,谢谢。”

“可是……”穆白露出了为难的表情,“俞先生医院账户上已经没有钱了,之前的账单也没有结。”

俞烯一顿,“这些公司不是应该早就结算了的吗?怎么回事?”

“你们公司那边一直推脱说等几天,结果迟迟没有打款,现在心脏搭桥手术还需要八十万。”

原本医院已经提出了很多次催款了,但是都被穆白给压了下来。

穆白把自己的钱全都垫了进去,如今着实是捉襟见肘。

他知道,俞烯看上去光鲜亮丽的生活,背后其实一点都不好过。

俞烯握着手机的手紧了又松,良久,她神情焦急地看着穆白,“穆师兄,麻烦你先帮我父亲安排手术,医药费我一定会想办法还上的!”

“好。”穆白眉宇间透着担忧,轻声安慰道,“我会帮忙再跟医院说说的,你别着急。”

“嗯……谢谢师兄!”

告别医生,俞烯转身便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打电话给了公司的财务。

电话刚接通,俞烯没来得及说话,那边就已经传来提示,电话已经被转接到了总裁办公室。

“喂。”盛以北低沉的声线透过电话传来。

“盛以北……”俞烯刚说出口,又默了默,鼓起勇气强迫自己强硬地问道,“我父亲的医药费……”

话还没说完,就被盛以北径直打断了:“这半年以来治病的钱都是从俞天地卡里出的,他存的那点儿钱全都花光了。另外,俞天地已经不是公司的股东了,我公司也没理由给你父亲付医药费。”

这一段话直接把俞烯所有的路全部都堵死了,她的手紧紧抓着手机,用力得骨节泛白。

一瞬间,俞烯好像什么都明白了。

小说:余生不过错爱一场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宠妻请入怀厉少霆和简安安的小说全文阅读 言情小说

宠妻请入怀厉少霆和简安安的小说全文阅读

宠妻请入怀厉少霆和简安安的小说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沙发上的男人沉默无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冽气场让简安安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个男人好可怕……“你干什……唔……”简安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
总裁爹地温柔宠温若晴全文抢鲜看 言情小说

总裁爹地温柔宠温若晴全文抢鲜看

总裁爹地温柔宠夜司沉温若晴全文免费阅读正版无广告,总裁爹地温柔宠夜司沉温若晴大结局在线阅读。“什么?温家大小姐?温家的那位大小姐不是从小痴傻吗?她竟然也能上R大学,而且还学设计?”...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