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林辛言全本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26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1-11 16:26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林辛言全本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林辛言全本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林辛言全本,一次交易,她怀上陌生的的孩子,她怀着孕,嫁给了和她定有娃娃亲的男人。 本以为这时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却在这段婚姻里,纠缠出不该有的深情。 十月怀胎临产之时,他地上一纸离婚协议书,她才幡然醒悟。 后来他说,老婆回来,我爱的一直都是你。

她提着吃的走进医院,走到病房门口,她抬手刚想开门时,听到里面的声音——

这声音她熟,即使已经时隔八年,她依旧记得清楚他逼着妈妈和他离婚的样子。

把他们送到这里来以后,从未来看过她们一眼,今天却忽然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子衿,当初你和宗家夫人情同姐妹,定了娃娃亲,按道理来说你定的娃娃亲应该由你的女儿来出嫁……”

“林国安你什么意思?!”庄子衿身形消瘦不顾身上还有伤,挣扎着起来要打他,他还是人吗?

把她和女儿安置在这人生地不熟的鬼地方,从未管过她们的死活,今天一来就是要她女儿嫁人?

“宗家大少爷,也是你好朋友的儿子,长的好,宗家的门第你是知道的,嫁过去只会享福……”说到后面他的声音小了下去。

宗家大少爷是尊贵,长得一表人才,但是一个月前,他出国办事被毒蛇咬了,麻痹了神经,不能行动,还不能人道。

嫁过去就是守活寡。

“我嫁。”

林辛言忽然推开门,站在门口,她的手紧紧的攥着手中的饭盒,“嫁人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

林国安看向门口,看见这个八年未见的女儿,一时间恍惚了几秒,把她送来时,她还是个十岁的孩子,现在已经长成大人了,她皮肤白皙,却偏瘦的严重,一张小脸还不及有巴掌那么大,干巴巴的一点不水灵,像是没发育好一样。

那有家里的小女儿惹人喜欢。

心中的不忍减了几分,毕竟她长的不是那么好看,就算嫁给一个不能人道的丈夫也不会太委屈。

这么一想林国安也不觉的有什么不好了,“什么条件,你说。”

“我要和妈妈回国,把属于妈妈的东西全部还给我们,我就答应你嫁过去,”林辛言反反复复攥紧手,慢慢才平静下来。

虽然常年不在国内,但是小时候她就听说过B市的宗家,家族庞大,坐拥千亿财富,宗家的少爷自然是尊贵,这么好的事情林辛言不觉得能落到自己头上,那个宗家大少爷说不定长得奇丑,又或者是个身体有缺陷的。

但是就算是这样,对她来说却是一个能回国的好机会,利用好,还能夺回妈妈陪嫁过去的财产。

“言言……”庄子衿想要劝说她,婚姻大事不可玩笑。

她跟着自己已经吃了很多苦,不能让她连婚姻也赔进去。

林国安一听,心里担忧林辛言被庄子衿说服不愿意嫁了,连忙说道,“行,只要你愿意嫁过去,让你回国。”

“妈妈的陪嫁呢?”林辛言看着这个她名义上的父亲,声音冰冷无比。

当初庄子衿嫁给他时候,确实有不少嫁妆,那是一笔不少的数目,现在让林国安拿出来十分肉疼。

“爸,我那个妹妹应该长得很漂亮,她应该拥有更好的,若是嫁给个身体有缺陷的男人,一辈子就完了,更何况,你和我妈已经离婚了,你应该归还她带到林家的钱财。”

林国安目光闪躲心虚的不敢看她。

她常年在国外怎么会知道那个宗家大少爷是个身体不行的主?

林国安哪里知道,林辛言不过是猜测。

想到她要嫁的是个不正常的男人,林国安咬了咬牙,“等你嫁过去,就给你。”

他小女儿如花似玉,怎么能嫁个不能人道的男人?

再尊贵,不能行夫妻之事,和废人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林国安也不那么难受了。

但是心里对林辛言又讨厌了几分,一心就只想着从他手里扒钱。

林国安冷冷的瞧她一眼,“你妈没把你教养好,一点礼貌不懂!”

林辛言很想说,你这个父亲就没责任吗?把她丢在这里就没管过。

但是她这个时候不能说,她的筹码太弱,激怒了林国安对她没好处。

“准备一下,明天回去。”林国安一甩衣袖离开病房。

“言言,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妈妈不允许你这么做。”庄子衿多少知道林辛言这么做的用意。

林辛言将饭盒放在床头的柜子上,边端出来边说,“我嫁的也不是外人,不是你朋友的儿子嘛。”

“她很早就去世了,对她儿子我一点也不了解,就算食言,我也要你嫁给你喜欢的人,而不是用婚姻去做筹码,那样,我宁愿一辈子呆在这里。”

喜欢的人?

就算以后遇到,她也没了资格。

她低着头,嫁给什么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夺回被人抢走的一切。

庄子衿没能说服林辛言改变心意,她们第二天便回了国。

林国安嫌弃她们母女,没让她们进林家的门,而是让她们在外面租房子住,等到结婚那天,林辛言回去就行。

刚好林辛言也不想回去,回去,妈妈就要面对那个破坏她婚姻的小三儿,与其不自在不如呆在这里。

清静。

庄子衿还是担忧,“言言,如果这是一门好婚姻,不会落在你头上的,即使我和宗太太曾经有——交情。”

林辛言不想和妈妈谈论这些,于是岔开话题,“妈,赶紧吃点东西。”

庄子衿叹气,很明显林辛言不愿意谈这件事,她跟着自己受苦,如今连婚姻都要牺牲。

林辛言手里拿着筷子,却没有一点胃口,直犯恶心。

“你不舒服吗?”庄子衿关心的问。

林辛言并不想让她担心,谎称说坐飞机坐的没胃口。

放下筷子便进了屋。

房门关上,她靠在了门板上,虽然她没怀过孕,但是她见过庄子衿怀孕时的样子,她就是恶心,吃不下饭。

而她此时就是这种症状。

距离那晚,一个多月了,她的例假迟了十来天——

她不敢继续往下想,那一夜已经很屈辱,不是为了妈妈和弟弟,她不会出卖自己。

她瑟瑟发抖……

“你怀孕了,六周。”

小说名字:夺心权少别惹我

     

你觉得这本小说怎么样?下面留言说说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