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弃妃不太冷宋初宋芊芊章节小说完整版

admin
19734
文章
2
评论
2020年4月13日11:49:51 评论 24 views

这个弃妃不太冷宋初宋芊芊小说章节目录已经全部更新,男主是宇文乾,是作者梧桐树最新力作的一本古言小说,又名惜我如花似美眷》。重生后,宋初知道自己命数未尽,一切重来,她识破了这些人丑恶的嘴脸,定不会让宋芊芊等人如愿!复仇离殇,拐了个傲娇小王爷宇文乾,姑娘我收了!

这个弃妃不太冷宋初宋芊芊章节目录阅读

 

>>这个弃妃不太冷宋初宇文乾全文阅读<<

这个弃妃不太冷章节阅读

那丫鬟一怔,连忙解释道:大夫人和小姐您不一样。您是被禁足在这里,大夫人是被关押在后院,她是不可能出来的。您要是有空的话,给大夫人带些吃的用的便是尽心了。

宋芊芊冷笑一声,不咸不淡地道:我知道了。

丫鬟心中叹了口气,慢慢地收拾起水果盘子便离开了。

大夫人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自然是一脸的惊讶,看向那丫鬟的神色当中还有一丝怀疑。怎么可能?芊芊若是晓得我在后院关押着,一定会想方设法来看我的。

那丫鬟冷笑一声,不屑地看着大夫人:你的意思是,我没有和大小姐禀告么?大小姐的床边挂的是翡翠如意,墙上是一副荷花图,梳妆台在窗前,你说我说的可对么?要知道我为了混进去花了好几十两银子,给钱!

只是买通一个水果丫鬟,二两银子就绰绰有余。大夫人心中腹诽,却还指望着眼前这个丫鬟帮自己做事,不敢多说,只好将自己的耳环摘下来拿给那丫鬟。

那丫鬟仔细捏了捏耳环,甚至还拿黄了吧唧的牙咬了一口那耳环,直到咬出一个浅浅的牙印来才满意地道:看来真是金的啊。

大夫人不禁气得翻了个白眼没说话。半晌那丫鬟要走了,大夫人方才想起来道:上次说让你给我拿被子和厚衣服的事情呢,办得怎么样了?

那丫鬟没好气地从篮子里拿出一个稍微软了些的馒头扔给大夫人:我去库里问过了,曹主管说这里面的被子都是有定数的,不能给。

莫要欺人太甚!大夫人怒道。

下雪了。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宋初难得地来了些兴致,叫了云晓道:我们出去走一走。

云晓撑着伞,两人在雪中转了一会儿。宋初见那梅花枝子还是光秃秃的,疑惑道:今年梅花怎么开得这样晚?我记得往年下雪的时候地已经开了好多了。

云晓笑道:哪里是梅花开得晚了?分明是今年的雪下得太早。说罢又含笑低声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天知道大夫人被关在后院里,所以这样惩罚大夫人的?

宋初倒是一乐,说道:有可能。

两人边说笑边走完了看似挺长的一段路,宋初望了一眼越来越黑的天气,说道:莫要再走了,看天气还有一场暴雪要下。

云晓也道:小姐,我们回去罢。

到了院子里的时候果然已经下起大雪来,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盖在宋府的每一片土地当中。此时还没有到了宋府每年发冬补的时候,除了几个小姐和姨娘做了些衣服,其他丫鬟都冷的飕飕发抖。宋初有些于心不忍,便道:今日天气实在不好。留下几个人看门,剩下的便回去休息罢。

丫鬟婆子们自然是一阵欢呼。银桃有些担忧地道:小姐,这样行吗?

有什么不行的?放一天假而已。宋初笑着不以为然,何况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留着那几个丫鬟婆子也没什么用。冬补还没发,她们又是在外面做活,何必这样为难下人。

云晓笑道:是我们小姐菩萨心肠才对。

菩萨心肠?这世上哪有真正菩萨心肠的人。宋初心中微冷,嘲弄地想着。云晓见宋初突然不做声,以为自己哪里说得不对,翠竹却朝着云晓眨眨眼睛,示意云晓莫要再说了。

宋初回过神来,方才笑了笑:这样说你家小姐,你家小姐自己都要脸红了。玉珠,你去将那灯拿来,我要绣几个荷包。好多天不曾动过针线,我怕再过一段时间便生疏了。

玉珠笑嘻嘻地答应着,拿来了针线包,将灯挑亮了一些。

宋初便让翠竹云晓几个人换班去休息,自己坐在灯下耐心地绣着荷包。边绣荷包边想着心事,不知不觉荷包上那莲花的位置便有些偏移,宋初有些焦躁地将那绣坏了的荷包扔进篮子里。

蜡烛的灯光拉出来长长的阴影,关得严严实实的窗户突然被打开了。嗖嗖的凉风带着大片雪花飞进屋子里,宋初警觉地回头:谁?

竟是一个熟悉的身影,含笑看着宋初。

宋初淡定地指了指他的脚下,波澜不惊地道:你踩到了我种的花草。

今年冬季来的这样寒冷,种什么也开不了花了。宇文乾淡定了拍了拍身上的雪走进来,外面玉珠问道:小姐,怎么了?

没事。

宋初深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说得像平常一样淡然。幸亏玉珠是个直脾气,心中倒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哦了一声便没再说什么。

宇文乾含笑看着宋初小心翼翼地和玉珠说话的神情。多日不见,她又长高了些,看起来也更成熟了一点,比起他离开的这一段时间眉眼长开了许多。

宋初认真地盯着宇文乾头顶上的一片雪花看了很久,直到那片雪花融化成了雪水。明明是一眨眼的功夫,宋初却觉得比过了几年还要漫长。

上次的事情是你帮了我?宋初指的是上次姚青青的事情。

宋初赞同地点了点头,笑道:我就晓得曹主管一向是个稳重的,定然会将事情安排得极好。说道这里宋初倒顿了顿,问道:不知母亲在后院可还生活的好么?

曹川倒也是个聪明的,有我的不时照顾,定然生活的不差。四小姐若是想去看望大夫人的话却是不成,老爷派了好几个侍卫在门口守着呢。

宋初点点头,笑道:那我便不耽误曹主管的时间了。曹主管请便。

宋府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没多久便传遍了京城。有和大夫人相熟的,自然是一阵愕然:原本看宋家夫人是个爽利人,谁曾想到竟然这样狠毒?连带着对宋芊芊的印象也不好了起来。

有这样的宋家夫人,想必那之前说一心想要嫁给太子的宋芊芊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王太傅家的夫人坐在那里恨恨地说,可恨儿子你竟一心迷上了那个狐狸精,真是让人不省心!

王之谦摸摸头,有些担忧地道:娘,那芊芊姑娘没什么事情吧?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芊芊姑娘在府里很不受大夫人喜欢的。她们怎么能一样呢?一定是你想多了。

王夫人更是心中烦闷,恼怒地道:反正我是不会去给你求娶那宋芊芊的,省得到时候家宅不宁!杭州老家那里也不乐意你和那宋家姑娘结亲。老夫人说已经给你看好了人选,让你什么时候回去一趟。

王之谦眼见和王夫人说不通,便不再说下去,拿起书看了起来。王夫人担忧地看了他一眼,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之谦这孩子向来倔强,实在让人放不下心。

安国公府。

乔若雪让小丫鬟给搬了一张椅子,坐在湖心亭里看雪,身边还叫了小丫鬟烹茶。正诗情画意当中,有个老嬷嬷匆匆忙地走了进来,附在乔若雪耳边说了一番话。

乔若雪闻言不由得目瞪口呆,眼睛瞪得圆圆的道:此话当真么?那可真是丑闻一件啊!

那嬷嬷点头道:千真万确,便是宋家老爷亲口说的。现在京城都已经传遍了,也不晓得老爷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声。

乔若雪自从上次大夫人走之后便被安国公狠狠地冷落过一次,此时听见那嬷嬷这样说,自然极不高兴地道:管那么多做什么?那楚秀和宋芊芊一向贪心的很,我看八成是真的做了这件事。我若是跟国公说了,国公又不知该发怎样的脾气呢,索性当做不知道就好了。

那嬷嬷一向是乔若雪的心腹,闻言道:夫人怎么能这样说?国公没了上面的长辈,唯一的亲人也就是楚秀和宋芊芊两个了,对她们好一些也是正常的。这件事你应当主动和国公说起来才是,若到时候国公知道了这件事说不得会怪你瞒着他。

乔若雪沉吟半晌,道:你说的也有理。只是这两人实在为我内心所不喜,更是不愿和国公提起来这件事。不过国公若是在外人面前听说了这件事难免会损失颜面,还是我去说吧。

那嬷嬷点头,笑道:还是我们夫人心胸宽广。

和乔若雪想的不差,国公闻言果然大吃一惊,随后大怒道:这是谁造的谣?看我不将他大门踏碎!竟敢这样说我妹妹,难不成我这个国公是土捏的不成!

乔若雪劝道:您莫要动怒。这件事是宋相亲口说的,大家都说八成不会有假。您不如去见宋相一面,将话说清楚才是。或许这当中有什么误会也不一定呢?

或许你那妹妹真的做出来这种事了呢?当然这句话乔若雪并没有说出口。

国公明显没有自己的妹妹会做出这样事情的自觉,反而暴躁地竖起眉毛道:放他娘的狗屁!我妹妹怎么可能是做出这样事情的人?肯定是宋进贤那小子诬陷我妹妹!等着,我现在就去把宋进贤教训一顿!

说罢也不管乔若雪,怒气冲冲地披上大氅走了。

乔若雪看着安国公的背影,讽刺地笑了笑。宋家大夫人不用说肯定是做了这样的事情,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还将宋相惹怒了,要不然这等家丑宋相怎么可能会往外说?

那门房正在百无聊赖地看门。这两天可真是寒冷,幸亏新上任的曹主管给这些下人们也都分了一些为数不多的碳,要不然很难支撑得住。

不过要是大夫人没有进了后院,之前那个小气主管才不会发呢。那开门的心中美滋滋地想着,看来大夫人被关进去也是有好处的。

正围着一堆碳胡思乱想当中,却听见门口有人将宋家的大门敲得咚咚直响,那门房有些不耐地站起来,心想难道又是王家那小子不成?可是不对,那小子看着便十分瘦弱,一定没有这样大力气。

来了来了!

那门越发被敲得响了起来,门房不由得不耐地答应了一声,有些不舍地在碳前搓了搓手跑去开门。

宋进贤呢?让他来见我!安国公暴怒地看着眼前的一个小小门房,听见没有?

那门房显然吃了一惊,连声道小的听见了听见了,就准备飞快地跑去禀告。

老夫人闻言也是吃了一惊,但毕竟是经历过了大风大浪的人,很快便冷静下来,凝重地道:我知道了,你们两个去吧。

这楚襄,也当真只是个勇夫。老夫人摇头叹息,对着青桃道:你去将皇后娘娘赏下来的龙头拐杖拿来,我要去见一见那楚襄。

老夫人才刚刚有了一些好转,只是内强中干罢了,身体还是虚弱的紧,得知这件事情之后脸色更是有一些不好看。

老夫人青桃担忧地说,我和您一同去。

老夫人欣慰地点点头,道:好孩子。

青桃和浣碧扶着老夫人出了门。

宋进贤还在和安国公对峙着。安国公冷笑道:怎么,我堂堂一个国公,竟然连自己的妹妹都不能见不成?

宋进贤摇头道:非也,只是内宅乃是女子的地方,岂能让国公您去?再者,楚秀她正在被禁足,若是这样轻易便让她出来,日后府中谁还会听我的?国公总是要替我想想才是。

替你想?你替我妹妹想过不曾?安国公冷笑,让开,今日我一定要见到妹妹!

国公为何执意如此?宋进贤摇头叹息,只要国公答应今日不和我宋府为难,明日我定然将楚秀完完整整地去见国公,如何?

楚襄不耐地道:为何要等明日,本国公现在就要见!若是你再拦我,我便对你不客气!

说罢便直接无视了站在自己身前的宋进贤,径直向着后院的方向走去。

大夫人这几天在后院被关押着,定然不成个样子了已经。若是让安国公见到大夫人的样子,岂不是要将宋府踏平才好?宋进贤心中不禁一阵冷意,再上前一步道:国公,宋某再不才,毕竟也是一国之相。你这样不顾宋某的尊严强行闯入宋府,如今还想要闯入内宅,恐怕不太好吧!

别给我玩这文字游戏,滚开!安国公一把将宋进贤推开,大踏步便要往前走。

我看谁敢!

一个沧桑而又充满威严和坚定的声音传来,宋进贤不禁吃了一惊:娘,您怎么来了?

我若再不来,难道要眼睁睁看着我宋家就这样被人欺负不成?老夫人拄着沉重的龙头拐杖,庄严地道:我宋家即便不才,却也是百年基业。若是国公就这样便轻易地闯了进来,宋家今后还如何在京城立足?国公即便是心疼妹妹,也要有个限度才是!

看着不怒自威的宋家老夫人,安国公竟真的没有再前进。沉吟了一番,安国公道:我年幼的时候便颇得老夫人的照顾,如今老夫人既然这样说,我自然不会硬闯。只是我今日一定要见到楚秀,不然恐怕老夫人您是拦不住我的。

老夫人摇头,道:刚刚进贤已经说了。你今日如果能够道歉离去,明天自然会把楚秀送到贵府。楚秀触犯了家规,这样已经是给国公极大的面子了。但国公若是今天硬要见到的话,就先问问我手里这皇后娘娘亲赐的龙头拐杖答应不答应吧。

安国公有些意外,瞳孔微缩,仔细地看了一眼老夫人手中拿着的龙头拐杖,方才道:老夫人尽可放心。即便是您不拿着这龙头拐杖,我也不会对您动手的。

龙头拐杖,是皇后赐予声望较高人的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若是有那拐杖,便能够教训皇上以下的任何官职也不受到惩罚,前提是对方先对自己无礼的情况下。

老夫人微微冷笑,难道你硬闯我宋府还不算无礼?我今日若是用这拐杖打你,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明日我便会进宫上报皇后娘娘这件事,看皇上和皇后如何评判吧。

安国公一怔,他现在的身份一人之上万人之下,除了皇上和皇后没有人比他地位更高。可眼前这宋家老夫人却偏偏拿着皇上和皇后压他,实在让人生气又无奈。

安国公垂下头权衡了一番,最终退步道:老夫人为何这样说?楚襄我也只是心痛妹妹罢了。既然如此,今日之事便是我的不对,但明天一早我便一定要见到妹妹。

老夫人微微点头,道:你虽然是个勇夫,但却还有一些理智。你放心便好,明日一到我定然将楚秀送去,决不食言。

宋进贤也点头,老夫人道:请国公入书房一叙。

大夫人发着烧躺在后院冰冷的地上,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在这格外寒冷的冬天,她竟然连一个厚衣服都没有,硬撑了几天之后终于发烧了。

......

全章节目录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