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一世总裁早上好苏瓷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admin
19734
文章
2
评论
2020年4月13日12:02:59 评论 20 views

苏瓷小说《许你一世总裁早上好》是一本豪门言情小说,男主是薄西玦,作者是韩小韵,又名《风不爱溪水长流》。阴差阳错的相遇,苏瓷并不知道昨夜的男人是谁,只留下了对方的一粒纽扣。餐厅再次相遇,看见这枚纽扣西装的主人薄西玦,苏瓷惊讶道:姐夫?

许你一世总裁早上好

>>点击阅读:许你一世总裁早上好薄西玦与苏瓷全文阅读<<

许你一世总裁早上好章节阅读

叶覃晚这一次是打定主意要嫁到薄家的。

谁也不知道她是因为什么,可是看着陆霖对她的态度,怕是两个人结婚的机率很大。

你就这么肯定能嫁进来?苏瓷起身,和她平视,纯粹干净的眸子染上复杂。

叶覃晚不在意的继续整理凌乱下来的发丝,红艳的嘴唇勾起冷笑,你都能嫁进来,怎么就断定我不行?

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他奄奄一息的时候,还是我冒着生命危险把他从车里救出来的,你说怎么才能报答这份恩情呢?以身相许也不为过吧。

她说完,心情颇好,视线淡淡的落在苏瓷的身上,一如既往的嚣张傲慢,还带着些看笑话的样子。

呐,我送给你的大礼还没完呢,你就慢慢的期待吧,毕竟来日方长。

说完,叶覃晚笑着出去,接下来的日子好像比之前更有意思了呢。

来日方长

按照叶覃晚的性格,谁也说不准她会不会做出有害薄家的事情,她这一次送的大礼的确也是足够惊喜了。

夜色依然是浓厚低沉,苏瓷站在落地窗前,垂眼看着底下的灯光点点和宾客来往的身影,心下一片怅然,她马上就要婚礼了,以后她的身份前边会加上薄家的姓氏。

紧张了?

她的腰身被揽住,很心安的气息萦绕。

嗯,害怕出现差错。苏瓷很诚实的点头,对于未知的事情,总会有种莫名的恐慌,她也不例外。

薄西玦把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声音略带沙哑,没事,她那边你也不用担心,只是舅舅那边看样子是真想娶她了,只要她不对舅舅有什么威胁,平时装作不认识就行了,也省的心烦。

毕竟按照陆霖的性格,暂且不说强行把叶覃晚赶出去的机率有多现在叶覃晚算是薄家的恩人,如果不是什么实质性的问题把她驱逐出去,怕是整个薄家都会背上忘恩负义的名声。

叶覃晚这一步棋,走到还真是妙。

苏瓷自然也是想到这一点了,可正是因为这样,心里的烦躁才没有半点的消除,现在的叶覃晚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轰然炸裂。

可现在没有其他的好办法,只能静观其变,看看叶覃晚究竟想方设法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婚礼盛大,来的宾客也是很多,这样的盛事几乎在媒体那里都是全程直播,让所有的人见证他们的幸福。

之前还有些小道新闻扒出顾家的那档子事情,可最后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消息如数的消失,剩下的只是对于这一场婚事的议论。

不得不感慨,这苏瓷生的是好命,之前嫁到了顾家,虽然不顺利可也没有受到半点的委屈,现在竟然一转身又成了薄家的儿媳妇,简直就是教科书一样的存在。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苏瓷紧张了很久的事情终于是走完了流程,脚下也酸涩的不成样子,为了好看穿了十公分的高跟鞋,现在每走一步路,就像是走在针板上。

可宾客都还在,苏瓷也不好现在就去把鞋子换掉,脸上的表情哪怕是笑僵了,依然带着得体的笑容,举手投足间全都是大气端庄。

薄西玦被一帮发小缠住,那些人嘻嘻哈哈的给他灌酒,恨不得直接把新郎官给灌醉了。

我先过去会。薄西玦看向另一侧的眸子稍暗了暗,修长的手指举着高脚杯,对那几个发小示意了几下,嗓音暗哑沙沉。

发小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了苏瓷,眼里更是暧昧,行了,人家也是有小娇妻的,快去吧,我们可是在这里等你哟,情哥哥

几个人唯恐天下不乱,明明是比较沙的嗓音,硬生生的捏着嗓子侃笑。

薄西玦黑曜石的眸子只是不轻不重的看了他们几眼,旋即放下杯子,径直的走到苏瓷的面前。而苏瓷还在跟着薄夫人,对着几个名媛夫人巧笑倩兮。

怎么了?苏瓷被他猛然的打横抱起来,本来就带着酡红的脸,更是红了个彻底,眼神有些慌乱的看着周围,恼怒的拍了拍他想要挣脱下来。

薄西玦进退有礼,哪怕现在公主抱着苏瓷,依然是很得体的和那几个夫人致歉。

毕竟是新婚燕尔,两口子之间腻腻歪歪也是正常,几个人也没多做为难,表示理解的笑了笑,却是想起自己当年结婚时候的样子,不由的一阵唏嘘。

薄夫人打着圆场,虽然是埋怨,可眼里终究还是抑制不住的欢喜,这个孩子啊,现在倒是忍不住了,让大家看笑话了。

看着自己儿子和儿媳妇之间恩爱缱绻,哪里有生气的道理,哪怕现在薄夫人这么说,可是嘴角还是控制不住的上扬。

有几个夫人也是很羡慕,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有些叹息,等着来年我儿子结婚的时候,希望也能和西玦这么有眼光。

毕竟他们这样的家族,还是联姻的占了大多数,娶来的妻子几乎都是貌合神离,哪里有什么真正的感情可言。哪怕真的是自由恋爱,也不乏有些心机婊上位。生在豪门望族的人,最难得到的就是爱情。

那边的苏瓷被抱到一个比较偏的小角落,轻轻地把她放下来。

苏瓷闻着他身上的一股酒意,秀眉拧了下,樱唇微微的张启,可还没等说什么,薄西玦已经兀自的蹲下,稍微的掀开裙摆,把她的一只脚抬起来,高跟鞋也被脱下放在一侧,他略带薄茧的手轻轻地给她捏着脚心。

一阵的麻麻痒痒,苏瓷的脚下意识的收回去,却是被握住,只能任由他轻轻的按摩,一直到最后换上了一双旅游鞋。

我没事,你先起来。苏瓷多少的有些羞赧,动弹了几下却失败,只能任由他给自己穿好了鞋子,脚下已经轻快的多了。

薄西玦起身,欺身向前,冰凉的唇压在她的樱唇上,只是浅尝辄止,旋即起身,失笑着看着她。

苏瓷的脸彻底的红了,不用照镜子,也能感觉的出来脸上火辣辣的,眸子里波光闪闪的,像是所有的星子如数的落进去,格外明亮。

穿着这个出去脚就不疼了。薄西玦拉着她的手,两个人十指相扣,语气温和的说道。

他知道自己的脚疼?

苏瓷有些吃惊的同时却是不可避免的被感动了,她本来以为忍忍就过去了了,可没有想到他连运动鞋都给自己准备好了。

可是,这样出去是不是不太好啊?苏瓷拽了几下裙摆,低头看了看,这是刚换上的新娘裙,裙摆垂落到脚踝的位置,隐约的遮住运动鞋,可是走起路来的时候还是能看到。

没关系,穿着这个出去就行,没有人会说你。薄西玦牵手把她带出来,声音低了低满是宠溺,并且,好看的装扮,你只穿给我看就行了。

果然,因为薄西玦一路的陪着,哪怕真的有人看到她裙摆下的运动鞋,也不会出来说些什么。

站在靠近池子一侧的叶覃晚,眼神幽幽的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眼底净是一片的嘲讽。原来他不是不懂情调,只是不屑的对她而已。

怎么了?坐在她一侧的陆霖好像感觉到什么,侧着头看着她,轻声的问道。

叶覃晚把视线收回来,抿了抿唇笑的妩媚自然,没什么,就是比较羡慕人家的幸福。

陆霖虽然已经四十多了,可是除了眼角的皱纹,根本看不出他的年纪,加上他之前一直旋绕于各种女人之间,更是懂得如何温柔对待。这两个人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相配。

有什么羡慕的。陆霖笑起来,仿若阳光全部的聚集在他的脸上,除了失血导致的面色苍白,整个人看起来还是很阳光的,等着过几个月,我给你准备的婚礼更大。

他的话像是承诺,眼里也带着温柔和宠溺。

只是叶覃晚的视线恰好看向了人多的地方,没有看到他眼底的情绪,不甚在意的笑了笑,仿若是很随意的回答,好啊,我也很期待。

不管叶覃晚是不是真心的,不管之前都发生过什么事情,陆霖都想重新开始试一试,毕竟他之前也算不上是什么好人,如果两个人真的结婚了,说不定会很幸福吧。

准备了很久的婚礼终于是结束了,苏瓷也搬进离着薄家不远的一处庄园,环境幽深,周围的树木抱合,很适合居住的地方。

苏瓷搬过去不久,也听说叶覃晚跟着陆霖搬进了薄家。

晚上暮色四合,苏瓷找了个很惬意的姿势窝在沙发里,抱着文件还在看,她婚礼后的一个月又回到公司上班,这段时间公司里的任务可是很多。

都这么晚了,别看了。薄西玦顺手把她手里的文件合起来,放在一侧的桌子上,弯腰把她整个抱起来,直接上楼。

苏瓷拍了拍他,语气有些着急,我还没弄完呢,明天要谈合同,我得先把这些看完了才能睡觉。

现在他的小妻子满脑子的都是工作,薄西玦不知道自己当初同意让她上班的想法究竟是对是错。

文件重要,还是我重要?薄西玦弯腰把她放在床上,欺身压上去,嗓音性感沙哑到不像样,薄唇擦过她的耳垂,用牙齿轻轻地噬咬了几下。

苏瓷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后退,却是被他抓到脚踝,重新的被拉回来,脚心处被挠的痒,忍不住的弓着腰笑起来,笑声格外清脆。

可薄西玦没有放过她,反而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只手钳固住她的脚踝,另一种闲着的手轻轻地挠着她的脚心。

苏瓷的脚趾都紧紧地弯起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一个劲的只知道求饶。

现在知道了,是文件重要,还是我重要,嗯?他的声音极其沙哑,尾音也略勾起带着一股子的霸道。

苏瓷哪里还有心思想其他的,断断续续的笑声从喉咙溢出,你你最重要,放了我

薄西玦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才满意的松开她,侧躺在她的身边,眸中的暗色沉沉浮浮,我这几天要出差,到时候刘妈会照顾你的起居,你出行也会有保镖管着的。

最近的顾家有种要翻身的趋势,甚至有人暗中阻挡薄西玦的调查,他必须要出去看看,争取找到有用处的资料。

苏瓷半撑着身体望着他,本来明亮的眼睛眨巴了几下,稍微的淡了些,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不需要别人盯着我,并且我已经成年了。

她再一次的强调,那么多人跟着,好像不管自己干什么,都有无数双眼睛看着,仅仅是这么想着,浑身就已经很不自在了。

哦?成年了?薄西玦的眸中浮着星星点点的笑意,故意压低嗓音拉长这几个字,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苏瓷不疑有他,跟着点点头,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是啊,所以我以后身边呜

话没说完,薄西玦把她压在身下,低头落在她脖颈上一个吻,身上的灼热像是被瞬间的点燃,温度也是迅速的攀升。

他冰凉的手从苏瓷比较宽松的家居服里钻进去,感受着她的阵阵战栗,眸中的暗色逐渐的加深,薄唇也肆意的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嗯,那就做些成年人需要做的事情。

苏瓷所有的抗议如数的变成了呜呜的声音,最终淹淹没在两个人的唇齿间,化成了扯不清道不明的缱绻暧昧。

不知道多久才结束,苏瓷像是被碾压机翻来覆去的碾压了个遍,心中暗暗的腹诽了好几句,浑身已经没有了力气。

比较起来苏瓷没有力气的蜷着,薄西玦则是餍足的笑了笑,轻轻地在她的眉心落下一吻,乖乖在家里,等着我回来。

如果叶覃晚来找你麻烦的话,直接让保镖轰出去。

哪怕叶覃晚马上就成了他的小舅妈,他说话也是丝毫的不顾忌。

......

全章节目录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