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陈铁旷世骄子全文无弹窗越阅读

admin
21812
文章
2
评论
2019年11月27日15:14:38 评论 140 views

小说陈铁旷世骄子全文无弹窗越阅读, “什么意思,你让我下山去给别人当个上门女婿,老家伙,你疯了吧?” 老者嘿嘿笑着喝了口酒,说道:“这可由不得你,这门亲事,是我收你为徒时就定下的,你不肯,那我岂不是失信于人了。” 别人当上门女婿,曰子都过得挺憋屈的,陈铁当上门女婿,却活脱脱成了大爷…………

小说陈铁旷世骄子全文无弹窗越阅读
小说陈铁旷世骄子全文无弹窗越阅读

“小心,快走开……”她忍不住喊了一声,跑车离小女孩已不过十余米了,但车速却一点都没有慢下来,这让一向冷静的她,都惊慌了起来。

“完了,要撞死人了……”躲避在一旁的路人,这时也完全懵了,不过,没人敢冲出去救人,因为冲过来的跑车车速太快,根本就救不了。

眼看悲剧就要发生,就在这时,林清音却感觉到,自己身旁,一道人影嗖的一声冲了出去,几乎是与那辆跑车同时到了小女孩的身前。

她惊慌得差点又大叫起来,因为冲出去的人,是陈铁。

陈铁动作极快,瞬间抱住了小女孩,然后身子一横,背对跑车,下一刻,跑车便已撞上了陈铁,将之撞飞出七八米外,扑通一声跌在地上,不过,陈铁却由始至终,都死死地护住小女孩。

直到这时,跑车才吱的一声,来了个漂亮的甩尾,终于是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有些失神,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纷纷冲向了陈铁与小女孩,被撞飞七八米,没人知道陈铁和小女孩,还会不会有命在。

陈铁心里在骂娘,被速度如此快的跑车撞了一下,便是他,体内的气血也在翻腾不休,险些便是一口血喷出来,而且,不只如此,他发觉自己左手手臂剧痛不已,很明显,臂骨断了。

不过,他顾不上这些,第一时间看了眼紧紧抱着的小女孩,这小女孩眼睛瞪得大大的,明显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然后,哇的一声便大哭了起来。

这倒是让陈铁松了口气,小女孩没什么事,甚至是连皮都没擦破一点,刚刚的情形实在是万分紧张,他拼尽了全力,总算没让悲剧发生。

他自己倒是受了不轻的伤,但他不在乎,跟着师傅修行的曰子里,他受过比这更重的伤,休养一段曰子就行。

任由冲过来的路人将小女孩抱起,其中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抱住了小女孩嚎啕大哭,明显是小女孩的母亲,看到小女孩没事,激动得整个人都疯了。

看着这种情形,陈铁也是很高兴,如果他动作慢上一点,那么,这年轻母亲得难过到什么地步呢。

还有不少人冲过来想将他扶起来,但他忍着手臂断掉的剧痛,自己就站了起来,无所谓地说道:“我没事,大家不必担心我,死不了死不了。”

一时间很多人又傻了,目瞪口呆地看着陈铁,娘咧,被撞飞七八米远,拍拍屁股自己就站起来了,仿佛一点事都没有,这还是人吗?

陈铁却不管众人是何反应,眼睛已然盯上了那辆跑车,抬脚就想走过去。

“小兄弟,既然没事,还是不要找麻烦了,我认得这辆车,是阮家大少爷的,这人就是个恶霸,最好还是不要招惹,否则,在江北市,没几个人能扛得住他的报复。”一个路人眼看陈铁要向那辆跑车走过去,连忙拖住了陈铁,好心说道。

陈铁咧了咧嘴,笑道:“没事,谢谢提醒,不过我就是过去跟他讲一讲道理,不会有事的。”

说完,他便再次朝跑车走了过去,恶霸么,呵呵,那又怎么样,撞了他,那么这事没完。

恰在这时,跑车的门打开了,一个穿着名贵的订制西服,手捧鲜花,十分俊秀的年轻人从车里走了下来,皱眉看了人群一眼,他知道自己撞了人,但是却不太在意,捧着鲜花,几步就走到了林清音身前。

这年轻人自然是阮南,刚刚他突然看到林清音的身影,开着车便冲了过来,至于差点撞死人,在他心中却不是什么大事。

“清音,你怎么会在这里,恰好,我请你去吃饭吧,你拒绝我很多次了,这次总该答应我了吧。”阮南手捧鲜花,递到林清音面前,一双眼盯住林清音完美到极致的身材,下意识便流露出了色魂予授的表情。

他打林清音的主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在心里,他早已发誓,无论如何,他都是要得到这个女人的。

撞了人却看都不看一眼,竟然是第一时间就去邀请女神吃饭,这种作派,让大部份路人都露出了怒色,不过却没什么人敢管闲事。

阮南的名声在江北市十分响亮,那就是个无恶不作的纨绔子弟,惹了他,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即使再愤怒,众人也只能在心中狠狠地骂一声畜牲了。

林清音却是深深地皱起眉头,看着阮南,冷冷地说道:“你喝酒了?你知不知道,你刚刚撞了人,你就不怕出事,太过份了,还去吃饭,你这种行为,与人渣有什么区别?”

从阮南身上,她闻到了浓烈的浓烈的酒气,这让她很愤怒,喝酒开车撞了人却还若无其事,简直可说是毫无人性。

她刚刚也想冲过去看看陈铁的情况来着,但人太多硬是挤不进去,不过随即她就发现陈铁站了起来,这让她松了一口气,对阮南,她却也不准备留什么情面了。

“挡着我的路,撞了也就撞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清音,我邀请了你这么多次你都拒绝,这是看不起我么,这次,无论如何,你都得陪我去吃饭。”阮南确实是喝了很多酒,啥事干不出来,听到林清音又拒绝,顿时冷着脸,就想去拖林清音的手。

“撞了我还没有个说法,现在又想动我的女人?你这是欠管教啊。”就在阮南的手碰到林清音之前,陈铁抱着断臂挡在了阮南身前,冷冷地说道。

虽然说他不太看得上林清音,但是林清音毕竟与自己有婚约在,岂能让他人动手动脚,并且,撞了自己,以为不用给个说法么。

阮南的脸色顿时也冷了下来,还从来没人敢当面说他欠管教的,盯着林鱼,怒道:“我不管你是谁,立即给我滚,否则你会后悔的,在江北市这一亩三分地,还没有谁敢管我阮南的事,老子撞死你,你也白死。”

陈铁眼睛一眯,嘴角露出了一丝冷咧的笑容,突然踢出了一脚,狠狠地踢在了阮南的两腿之间。

“嗷……”阮南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双手捂着胯/下砰然倒在了地上,惨叫声惊天动地。

这突然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有些看呆了眼,林清音也是猝不及防,反应过来后,也顾不上什么了,立即拖住了陈铁的衣服,担心地说道:“你怎么就动手了,你知道他是谁吗,打了他会很麻烦的。”

陈铁顿时怒瞪了她一眼,说道:“我管他是谁,打的就是他,男人办事,女人插个什么嘴。”

说完,又是一脚踹在了阮南身上,将阮南踹得嗷嗷直叫。

本来车站外人来人往,嘈杂不堪,但现在却变得有些寂静,所以阮南的嗷嗷惨叫就显得特别凄惨响亮。

事实上,围观的人心中都觉得挺不可思议的,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这个叫陈铁的,不仅调戏了江北市第一女神林清音,接着匪夷所思地救了小女孩,现在又将出了名嚣张跋扈的阮南揍得嗷嗷直叫,彪悍得简直一塌糊涂。

林清音也张大了小嘴,有些失神地看着陈铁,什么叫男人办事,女人少插嘴,这人怎么能这么霸道?

而且,这人难道就不知道惧怕为何物吗,一言不合就敢动手揍阮南,这可是个不小的麻烦。

她比所有人都更明白阮家在江北市的势力有多大,在黑白两道都说得上话。

而阮南,那就是个混世魔王,没事还想闹点事出来呢,现在被陈铁这么当众揍了一顿,不用说,以后必然要与陈铁不死不休的了。

虽然是对婚约十分不满,但是,她还是再次拖住了陈铁的手臂,附在陈铁耳边轻声劝道:“别打了,再打下去,到时阮南报复起来,吃亏的绝对是你,懂吗?”

陈铁转头古怪地看了林清音一眼,伸手推了推她,怒道:“你靠我那么近干什么,搞得还以为你要亲我,吓我一跳,另外,我会怕他报复,他以后再敢惹我,我还抽他。”

林清音顿时气结,她一番好心被当驴肝肺就算了,这土鳖还以为自己想要亲他?

我呸,这家伙不自恋能死还是怎样啊,讲道理,林清音只觉得快要气炸了,简直不可理喻。

怼了林清音一句,而且把撞了自己的阮南揍了一顿,陈铁只觉得神清气爽。

“以后开车小心点,否则我不介意再替你爹教你怎么做人。”看了地上惨叫不绝的阮南一眼,陈铁冷哼一声说道。

阮南痛得眼泪都流下来了,这辈子都没那么丢脸狼狈过,听到陈铁的话,他倒是停止了惨叫,咬牙说道:“这个仇我记下了,有本事你现在打死我,否则,死的就会是你。”

陈铁哈哈一笑,对于阮南的威胁根本不在乎,说道:“行啊,想要找麻烦,尽管来。”

在山上时,跟着师傅修行了那么久,天天被师傅逼着修炼就算了,现在下山,陈铁可不觉得自己被人撞了还得忍气吞声,否则跟着师傅学的一身本事,岂不是白学了。

当然,也是因为明白自己有多少本事,他才会毫无顾忌地出手教训了阮南,一般的人,对他可没什么威胁。

虽然没见过多少世面,但他却有着山里人的精明。

不再理会阮南,陈铁看向了林清音,淡定说道:“走吧,找个清静地方,我们得谈一谈。”

此举正合林清音的心意,这一眨眼就发生了那么多事,她也不想呆下去了,狠狠地瞪了一眼陈铁,说道:“跟我上车。”

直到将车子开上马路,林清音仍然觉得心绪难平,想了想,她不得不说道:“你知道阮南背后家族的势力有多大吗,你动手打了他,知不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即便是我林家,也不一定保得住你。”

陈铁皱了皱眉,林清音这话,他很不爱听,当下说道:“我揍他是因为他差点开车撞死人,难道你觉得他这样做的是对的?另外,你是不是搞错了,我自己做的事,才不需要你林家保我呢,你能不能别自作多情。”

林清音顿时又被怼得想吐血,她只不过是想提醒这混蛋小心阮南的报复而已,这就成了自作多情?

“土鳖,自大狂,真是气死我了。”林清音在心里将陈铁骂了个体无完肤。

作为清苑集团的总裁,而且还是公认的江北市第一女神,别人见到她都会客客气气的,可是眼前这个土鳖,由始至终都没给过她好脸色,这真让她气到抓狂。

“行,别的我不说了,我们的婚约总该谈谈吧,虽然家里老爷子逼着我跟你结婚,但我觉得我们真不合适,所以,如果你愿意放弃这一纸婚约,那么我可以给你一些补偿,如何?”林清音深吸了几口气,回复了冷静,这才又说道。

陈铁眼睛顿时亮了,林清音的提议,他恨不得马上就点头同意,但想了想又不敢,师傅让他下山是来当上门女婿,而不是来退婚的,如果他真敢玩一出退婚的戏码,那么师傅那老头子绝对也会给他来一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

跟着师傅修行了那么久,陈铁可是十分了解那个老头子的——简直是一点节操都没有。

“不行,婚约我是不会退的,虽然你长得也就这样,但是我既然来了,那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陈铁说道,一幅没得商量的态度。

林清音咬了咬牙,要不是正开着车,她真想扑过去跟陈铁拼命,什么叫我长得也就这样,什么叫我以后就是你的女人?能不能别说得那么理所当然啊混蛋。

心中有种想哭的冲动,林清音觉得自己平常也是个十分冷静大气的人,但面对陈铁,她总会轻易被气得想咬人。

有点气糊涂了,前面的出口亮了红灯林清音都差点没留意到,当下立即是死命踩了一脚刹车,车子骤然停下,陈铁身体免不了一晃,皱眉哼了一声。

“天啊,你受伤了?”林清音看了一眼陈铁,这才发现陈铁的左手臂的衣袖,竟然已被血染红,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陈铁无语地看了她一眼,很想说一句你是不是瞎,无论怎么说我刚才也被车撞了好吧,你现在才发现我受伤?

“我送你去医院,你再忍一忍。”林清音也立即想起了这家伙被车撞的事,主要是陈铁表现得太过轻松,被撞了还有力气将阮南揍得死去活来,让她一时大意了,现在,看这家伙衣袖的血迹,估计伤得不轻。

不过陈铁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找个安静的地方吧,我自己能处理。”

只是臂骨断了而已,他自己就有无数种方法可以处理,去医院就是多此一举。

“你在开玩笑?”林清音惊异道,被车撞飞七八米,而且手上流了那么多血,不去医院这是想死吧。

陈铁眯了眯眼,看着她,说道:“算了,在车上我也可以解决。”

说着,立即将一直挂在脖子上的破旧帆布背包放到腿上,这背包里放着他的全部家当。

从背包里取出一盒黑色的药膏,然后他一把将自己左手的衣袖扯掉,整条手臂都血淋淋的,除了臂骨断掉之外,手臂处还有着一道深深的伤口。

纵然他一身实力远远比普通人强大,但在刚才那种情况下,为了救人,受伤总是难免的。

他伸手摸了一下自己手臂的断裂处,立即便明白只是轻微的撕裂与移位,这让他松了一口气,手掌一用力,咔的一声,便将断臂接上了。

痛当然是很痛的,不过还在他的承受范围内,接好了断骨,他又将黑色的药膏抹在了手臂的伤口上,本来还在流血的伤口,抹上药膏后,竟然就立即神奇地止血了。

接着他从帆布包里拿出一卷麻布,熟炼地将伤口与断骨处包扎了起来。

然后,搞定收工,整个过程也就不到一分钟而已。

林清音已经看得目瞪口呆,脸色发白,说话都有些哆嗦了,问道:“你,你不痛吗,这样没事吧,要不还是去医院看看?”

平常便是割破一个小伤口,她都觉得痛到想流泪,所以,她实在难以想象,陈铁怎能如此镇定自若地处理他自己如此恐怖的伤口。

陈铁看了她一眼,以前他受过无数次比这更重的伤,现在这根本不算什么,当下淡定道:“你每个月流一次血都没事,我这能有个什么事啊。”

“什么每个月流一次血?啊,你,你这个混蛋,无耻……”林清音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脸上立即红透,又羞又气,江北市的第一女神,险些就给气疯了。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宠妻请入怀厉少霆和简安安的小说全文阅读 言情小说

宠妻请入怀厉少霆和简安安的小说全文阅读

宠妻请入怀厉少霆和简安安的小说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沙发上的男人沉默无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冽气场让简安安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个男人好可怕……“你干什……唔……”简安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
总裁爹地温柔宠温若晴全文抢鲜看 言情小说

总裁爹地温柔宠温若晴全文抢鲜看

总裁爹地温柔宠夜司沉温若晴全文免费阅读正版无广告,总裁爹地温柔宠夜司沉温若晴大结局在线阅读。“什么?温家大小姐?温家的那位大小姐不是从小痴傻吗?她竟然也能上R大学,而且还学设计?”...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