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至尊杀神小说胡汉三

admin
21812
文章
2
评论
2019年11月27日15:28:01 评论 159 views

无弹窗(至尊杀神)小说,胡汉三我回来了, 背着破布袋身上穿着衣服破破的,不顾周围人群异样的眼光哈哈大笑着。我有一个师傅,纵横天下无敌手;我有一个家族,是千年皇室后裔,我更是全世界最强的杀手至尊,杀伐惊天。我名,项阳。 强少归来,天下强者莫敢不服,只手遮天易如反掌。

无弹窗至尊杀神小说胡汉三
无弹窗至尊杀神小说胡汉三

经理站在项阳的后面,听着项阳将桌上的所有菜全都批得一无是处,不由得嘴角抽搐,尼玛,你拿我这家酒店的菜跟F国香榭丽舍大街的那些国际名牌的店相比,二者有比的可能性吗?

“先生,钱取回来了。”胖子服务员小心翼翼的来到项阳的面前,怀中抱着十万块的现金和黑金卡。

“叮叮叮…”

项阳摆了摆手,正想要开口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来了,他目光微微一瞥,嘀咕道:“白羽这家伙不是在公安厅当了个厅长好好的?怎么还有空找我了?”

白羽,正是燕京公安厅最为年轻的厅长,被称为一个传奇厅长,在整个燕京享有非常高的名声,然而,谁也不知道的是,这个炙手可热的年轻的厅长却是项阳的好友。

“白…白羽…公安厅最年轻的厅长,这…”项阳身边的经理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顿时脸色大变,震惊的看着项阳。

“小白,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项阳并没有注意经理震惊的神情,而是随意的接通了电话。

“老大,你回来怎么没跟我说一下好让我去接你?”白羽不满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来。

“跟你说干什么?你小子整天忙的要死,又不像我一个闲人罢了。”项阳笑着说道。

“老大,你这样说让我很伤感,我们兄弟,就算是我再忙也得抽出时间去迎接你啊,要不然还不被他们给打死了。”白羽夸张的声音传过来。

“你小子当官之后其他的没学到什么,倒是演技变好了啊。”

“……”

听到项阳和电话中的白羽聊天,经理的脸上的汗水不断的滴下来,他曾经听到过那位传奇厅长的声音,正是与项阳电话中传出来的无二,也就是说,和项阳打电话的正是那位当今炙手可热的传奇厅长,我滴天,眼前这位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够让当今传奇厅长白羽叫他老大?

经理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快要受不了了,幸亏刚刚没有把这位爷给得罪惨了,要不然的话,别说是自己,就算是自家老板来了也要倒大霉。

不断的擦着冷汗的经理恶狠狠的瞪着胖子服务员,暗道:这家伙留着太危险了,一定要把他开了,以后指不定得罪了谁牵连到老子。

就在这个时候,项阳已经打完电话了,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满头大汗的经理和胖子,眼珠子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忽然间笑了出来,指了指胖子,“过来,帮我个忙呗?”

“快去。”经理顿时双眼一亮,觉得这是个结交好这位爷的好机会,给胖子使了个眼色,然后陪笑着对项阳说道:“您有事情请吩咐。”

“去去去,不用你,我就要他。”项阳摆了摆手,然后将胖子拉过来,“等会儿你到隔壁的万兴茶楼去,到第十五号桌相亲,嗯,对就是相亲,记住了,到时候你的名字就叫做项阳,你的目的就是把对方的情况给我摸清楚了,至于你自己的身份,反正你随便编就行了,办好了,这一万块钱就是你的了。”

“这个…”胖子服务员还想犹豫一下,却见项阳和经理全都盯着自己看,只好咬着牙答应下来,“是,我这就去。”

“好好努力,做好了我让你们经理给你升职。”项阳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

“嗯嗯。”胖子文言顿时双眼一亮,连忙去了卫生间整理一下仪表,将头发擦得油光发亮的,迈着八字步,一摇一晃的朝着万兴茶楼走去。

项阳则是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相亲,嘿,今天小爷就跟你们玩一玩无间道,这可是小爷最擅长的,就算是国际最为顶尖的特工也不是小爷的对手啊。”

“不知道我的相亲对象会是什么样子的,唉,忘了叫胖子拍张照片来看看了,应该不会很难看吧,母亲大人总不会坑我吧?”

“其实,如果好看一点的女人,先来让我认识一下,然后深入交流一下,再来谈婚论嫁我并不反对,但是一回来就让我相亲,这不摆明了是政治联姻吗?我才没那么傻。”

“……”

项阳一边吃着饭,一边嘀咕着,终于在他将饭吃完之后,派去代替自己的胖子服务员回来了。

“怎么样?长得好看吗?”项阳连忙问道。

“好看不好看我不懂,但是,她的体重应该比我多了一百斤吧?”胖子一脸怜悯的看着项阳;电视里看到的政治联姻竟然让自己看到了,真是太惨了,这么一个大帅哥,竟然被逼着跟一个胖妞相亲,我滴天,就算是我都不要啊,三百多斤以上的极品女人啊,就连床铺都要买强壮一点的…

“比你还重一百多斤?”

项阳吓得浑身一个哆嗦,脑中想着对方的样子,一个满脸横肉,浑身都是赘肉,肚子比怀孕十个月还大的女人,走一步就浑身赘肉抖个不停…

“不行,坐以待毙不是我的作风,我要离开,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项阳决定了,自己绝不能屈服于家里,不能成为政治联姻的牺牲品,他必须反抗,坚决的斗争,当然不能像对付敌人一样斩尽杀绝的斗争,而是无声的反抗,离开,这是最好的做法。

“嘟嘟…”就在这个时候,项阳的手机响了起来。

“谁啊?”项阳心情正不好呢,就连接电话的时候都带着脾气。

“恩公,不好意思打扰到您了,我,我是陈正博。”电话中传来一道苍老却带着恭敬的声音。

“咦,陈老头,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也对,凭你陈家在华夏的势力,想要知道我回华夏还是很容易的。”

说着的同时,项阳的脑中又一道灵光闪过,陈老头不是每次都想着要报恩吗?小爷给他一次机会吧。

“老朽得知恩公回国了,心情激动,不知恩公可有空,老朽想去拜访您…”

“你不用来了,我要去天海找你了,不不,也不是要找你,我最近要体验一下普通人的生活,天海是你的地盘,你帮我安排一个如何?”项阳笑嘻嘻的说道。

“我马上让人给恩公安排,不知先给您安排一个局长的位置如何?”

“噗嗤…”听了电话中传来的声音,项阳差点儿将刚刚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别别别,我才懒得去当什么官,你给我安排一个简单一点儿而又有趣的职位就好了。”

“恩公视名利于无物,真让我佩服。”电话中的‘陈老头’小小的恭维了项阳一下后又说道,“既然恩公不想进入行政体系,又想要找一个比较有趣的职位,不如去当一个老师如何?”

“当老师?”项阳的脑中出现一副画面,自己拿着粉笔在讲台上谈天说地,下面一个个身穿短裙校服的青春靓丽的女生一脸敬佩的盯着自己看,顿时来了兴趣,“这个主意不错,哈哈,我就去当老师。”

“好的…”

“………”

挂断电话后,项阳给了胖子一万块钱的奖励,然后在经理千恩万谢之中付清饭钱后,项阳的怀中揣着八万现金离开了酒店,脑中回荡着一个个身穿校服青春靓丽的女学生,不不,是即将成为伟大的人民教师的至高无上的觉悟,直奔机场而去。

…………………………

“不行,本姑娘绝对不可能嫁给那个死胖子,哼,大不了我再回去打理我的公司。”就在项阳坐在前往机场的的士上的时候,万兴茶楼的二楼雅间之中,却有一个身穿紫色长裙的绝世美女正气呼呼的瞪着手机中的照片,照片上的人正是被项阳叫去代替相亲的那个胖子服务员。

在绝美女子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体型非常庞大的胖妞,如果胖子服务员在的话,肯定能认出来,这个胖妞就是与他相亲的对象。

“你的任务完成了,先回去吧。”美女对胖妞说道。

“是,老板。”胖妞恭敬的答应着,躬身离开。

“可恶…”打发走胖妞后,绝世美女看着手机中的照片,觉得越看越恶心,连忙删掉,怒气冲冲的离开了万兴茶楼,开着一辆红色的超级豪华跑车离去,车子行走的方向正是天海市。

………………………

两个多小时后,项阳已经坐在飞往天海市的飞机的头等舱上,嘴角带着得意的笑容,嘀咕道:“天海虽近,但是进可攻退可守,就算是家族有人找过去,我也能提前得到消息,提前做好应对措施。”

“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旅客们请系好安全带,谢谢!”这时,空姐温柔的声音从广播中传出来。

“经历过这么多国家的空姐,我坚定不移的认为,只有华夏的空姐是最温柔最漂亮最性感的。”听着广播里面传出来的空姐的声音,项阳的脸上露出了陶醉的笑容。

“喂,大叔,飞机要起飞了,你还不系好安全带。”项阳的旁边坐着一个衣着时尚的美少女,好心提醒道。

项阳目光看向美少女,小姑娘年纪轻轻,却长得不赖,留着一头波浪长发披肩散开,有一张瓜子脸,五官搭配极为完美,水灵灵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仿佛天地之灵气都汇聚在她的双眼之中一样,年龄虽不大,却发育的极好,颇具规模的胸部一手都抓不住,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修长的大腿笔直细腻,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人胚子,再过几年,定然能够成为一个风靡天下的美人。

“呃,小妹妹,哥哥没有坐过飞机,不懂得怎么系安全带啊,你能帮我一下吗?”项阳笑嘻嘻的说道。

“不要脸,谁是你的小妹妹。”孙清雅一脸鄙视的看着项阳,原本还觉得自己身边这个人应该是老实的代言人的农民工,没想到自己竟然看走眼了,对方一张口就暴露了本性,油嘴滑舌,显然是要找自己搭讪,真是不要脸的臭男人。

“难道你不是小妹妹,天啊,你的年龄竟然已经三十几岁了,不好意思啊大姐,我看错了。”项阳一脸夸张的大叫着,顿时将头等舱内其他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你…你这个混蛋,你才是大姐,你全家都是大姐。”感受到周围其他人异样的眼神,孙清雅顿时气的脸色铁青,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你既不是小妹妹,又不是大姐,难道你是阿姨?或者是老奶奶?”项阳脸上带着诧异之色,他的表情实在是太逼真了,仿佛真的是遇到了全天下最令人吃惊的事情一样,使得周围的人都觉得项阳不像是在撒谎。

项阳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他觉得自己如果去参加影评的话,什么影帝影后简直弱爆了,什么金像奖、影帝奖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啊。

“你这个混蛋…”孙清雅要气疯了,这个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自己。

看着孙清雅这个极品美少女竟然被项阳气坏了,项阳对面一个带着眼镜,看起来一脸斯文的男子顿时不乐意了,扶了扶镜框,对项阳说道:“这位先生,哦,不,这位农民工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读过书?”

“哇塞,你真厉害,怎么知道我没有读过书?”项阳的气质一下子变成了从大山里走出来的朴素的少年一样,憨憨的笑着,一脸崇拜的看着眼镜男。

眼镜男本来只是看不过去项阳竟然欺负一个美少女,想要调侃一下项阳,没想到项阳看自己的眼神如此崇拜,他先是一愣,而后就有了飘飘然的感觉,他扶着眼镜框,努力表现出一副学者的样子,说道:“唉,这个社会有没有读过书的人差别是很大的,尤其是像你这种刚刚从大山中走出来的人,浑身都带着一股山里面的气息,我这个人看人最准了,第一眼就看出来了,也只有你才能这么淳朴,对就是淳朴。”

说得好听是淳朴,其实是在骂项阳土里土气的,所有人都明白这个眼镜男骂人不说脏话,而项阳却仿佛根本就没有听懂一样,继续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那你呢?难道你读过书?”

“那是当然,我可是博士毕业,现在是一个文学专家。”眼镜男带着傲然说着的同时,目光瞥了一眼孙清雅,后者的眼神微动,目光带着好奇,这让眼镜男非常的有成就感。

“现在这个社会,没有读书的人只能像你这样去工地搬砖头,你看,衣服都破了好几个洞了还舍不得换,你这第一次坐飞机恐怕也是下了好大决心,要搬砖大半个月才能坐上飞机吧?”眼镜男对着项阳点评十足。

“你竟然是一个砖家?真巧了,我们是同行啊。”项阳非常高兴的对眼镜男伸出了手。

“你是搬砖头的农民工,我是文学专家,谁跟你是同行了。”眼镜男一脸嘲讽的看着项阳。

“一样一样,反正都是搬砖的。”项阳脸上带着憨憨的笑容。

“这不一样,我们两人之间的地位是不一样的,我是上流社会的人,而你是最为底层的农民工!”眼镜男气坏了,当他的话说出来的时候,顿时发觉周围的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带着不满。

“年轻人恃才傲物,太过火了吧。”有一个老人家脸上带着不满之色。

“就是,有些人把自己当成什么上流社会的人,殊不知这话说出来只是贻笑大方罢了。”也有人这么说道。

“自己是井底之蛙,竟然还敢在这里侃侃而谈。”一个中年女子的脸上带着冷笑,看向眼镜男的眼中尽是嘲讽。

“你什么意思?”眼镜男没有反驳老人家的话,而是气呼呼的看着中年女子。

“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文学类的专家就很了不起了,殊不知这位小兄弟身上穿着的衣服就能够让你这个专家奋斗几十年,他的衣服乃是西方世界最为著名的设计师flante大师专门设计并且手工制作而成的,这套衣服当时发布的时候,全球只有十件,每一件都价值千万,你这个专家要多少时间才能够赚千万呢,哦,忘了说了,千万是外国的货币,换成国内的,上亿了。”中年女子看着项阳身上破了几个洞的衣服缓缓说道。

“这位女士的眼神真厉害。”项阳面带微笑的看着中年女子,后者对项阳露出善意的笑容。

“什么?这不可能,你自己根本不懂,只是在乱说罢了。”眼镜男脸上明显带着不信之色。

“楚总是丹曼尼服装公司的执行总监,她曾经亲自与flante大师见过面,并且得到flante大师赠送的一套他亲自设计并且纯手工制作的衣服,你觉得楚总会看不出来吗?”中年妇女身边一个年轻助理淡淡的说道。

“……”眼镜男脸色通红,目光看向项阳,后者的脸上依然带着憨憨的笑容,但是在眼镜男的眼中,项阳那带着憨厚的笑容却是无声的嘲讽,犹如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一样。

“可恶…”眼镜男觉得自己先前做得一切就像是小丑一样,表演了半天,结果是自取其辱,无人鼓掌,反而让自己陷入了最大的被动和尴尬之中。

“你这套衣服真的是flante大师纯手工打造的吗?”项阳身边的孙清雅脸上带着好奇看着项阳身上的衣服,有点儿不敢相信衣着邋遢的项阳身上穿着这件看起来破破烂烂的衣服的竟然就是国际著名的flante大师纯手工制造的衣服。

“你猜。”项阳眨了眨眼睛。

“谁管你真的假的。”孙清雅哼了一声,心里还惦记着之前项阳捉弄她的事情,并不想搭理项阳了。

孙清雅不搭理项阳,而项阳却来了兴趣,笑眯眯的问道,“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还来今生的一次相遇,既然我们前世已经回眸了五百次了,不如互相认识一下怎么样?我叫项阳,你可以叫我项阳哥哥,小妹妹,你叫什么?”

“不告诉你。”孙清雅转过头去看向窗外的风景,不再搭理项阳。

“真是一个小气鬼。”项阳无奈的叹息着说道。

“你才是小气鬼呢,你这个坏人,明明很有钱,却装作穷人来骗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孙清雅忽然转过头来瞪着项阳。

“我可是真正的好人啊,你没看到那个眼镜男都说了一看就知道我是从大山深处走出来的淳朴的少年吗?”项阳顿时大呼冤枉。

“哼。”心中正郁闷着的眼镜男一听顿时不爽,捏着拳头恶狠狠的瞪着项阳,“小子,别得意,等到了天海,我让你好看。”

他说话的声音很小,只有项阳和他身边的美少女孙清雅听到,项阳的脸上带着无所谓的笑容,而孙清雅则是一脸厌恶的看着眼镜男,虽然她对项阳也看不爽,但是相对于眼镜男这个虚伪自大的家伙,她更加讨厌。

……………………

“这个年轻人身上能穿着flante大师设计的服装显然身份地位不低,但是我却从来都没有在天海和燕京见到过他,他要么不是这两个城市的人,要么就是那些大家族隐藏起来的后人。”之前帮过项阳的楚雨虹则是陷入沉思之中。

在一些大家族之中,有些后人则是从小就被隐藏起来的,他们从小就被送往国外学习各种知识,只等日后一鸣惊人。很显然,楚雨虹将项阳当成了是被某一大家族隐藏起来的精英后人。

“小雨,等会儿下了飞机后,注意留意一下这个年轻人。”楚雨虹轻声对年轻助理说道。

“好的。”年轻助理点了点头,看向项阳的目光充满了惊奇,他跟随楚总已经有四五年的时间了,却从未见到过楚总对一个年轻人如此关注。

“碰…”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枪声响起来,所有人都愣住了,飞机上怎么可能会有枪声?难道是遇到了抢劫了?这…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精神全都紧绷了起来。

项阳双眼微微眯起来,目光看向普通舱,只听一阵嘈杂的声音传出来,而后则有坚定的脚步声传过来.....

“咚!”

隔门被打开了,三个黑衣大汉手持手枪大步走进来,身上带着强烈的煞气,就算是在场的普通人也能感受到他们身上的煞气,一时之间,头等舱的所有人全都脸色惨白,浑身冒汗,颤颤巍巍的看着走进来的三个黑衣大汉。

“砰砰砰!”

为首的大汉直接对着空处开了三枪,面目狰狞的看着所有人,“全都乖乖的坐着别动,谁动一下谁就要死!”充满杀气的话配合他狰狞的面容,就好像是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一样,让所有人都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啊…”项阳身边的美少女孙清雅何曾见到过这等阵仗,顿时吓得小脸惨白,一双小手紧紧的抓着项阳的胳膊,一动也不敢动。

“有我在,不用怕。”项阳本想调笑一下孙清雅,当他转过头去看到小丫头可怜兮兮的样子的时候,调笑的话顿时变成了安慰。

“你…在说什么话?给我闭嘴。”项阳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头等舱太小了,三个大汉顿时听到了,凶狠的目光同时看向项阳。

“原来在这里。”当他们看到了项阳身边的孙清雅的时候,眼睛同时亮了起来,大步朝着项阳这边走了过来。

“你们干什么?不要杀我,求求你们不要杀我,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你们…啊…”让人无语的是,就坐在项阳对面的眼镜男以为三个大汉的目标是他,竟然吓得大声哭叫了起来。

“闭嘴。”三个大汉大喝了一声,眼镜男顿时吓得一个哆嗦,再也不敢开口了,只是浑身颤抖着用求饶的目光看着三人。

“求求你们…”眼看着三个大汉越走越近,眼镜男的心越来越凉,肝胆俱裂,再次忍不住开口求饶起来。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顿时让眼镜男傻眼了,只见三个大汉站在项阳的身边,用森然的目光看着项阳旁边吓得脸色惨白的孙清雅,“你,抬起头来。”

孙清雅顿时吓得用力抓着项阳的胳膊,可怜的目光不断的看着项阳。

“喂,你是不是男人啊,人家还是一个小姑娘,被你这么粗暴的大吼一声,谁都要被吓坏的,不懂得温柔一点儿啊。”项阳轻轻地拍了拍孙清雅的小手,抬起头来不满的看着三个大汉。

“……”

这一刻,整个头等舱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项阳,这三个大汉的手中拿着枪,而项阳空着手,犹如大象和蝼蚁的区别,项阳竟敢挑衅他们,简直是自己找死。

“这个傻子找死。”眼镜男脸上带着幸灾乐祸之色,在他看来项阳肯定死定了。

孙清雅则是诧异的看着项阳,似乎忘了恐惧一样,她没有想到自己身边这个看起来坏坏的家伙竟然会为了自己而得罪三个拿着枪的劫匪。一时之间,项阳淡然的笑着的样子深深的印在少女的心中,她只觉得项阳变得高大无比…

“小子找死。”站在项阳身边的大汉直接拿着手枪顶着项阳的太阳穴。

“找死的是你。”项阳脸色一冷,只见一道寒光闪过,他的拳头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瞬间轰在大汉的胸膛,只听‘咔嚓’一声响起来,大汉瞬间吐血倒飞出去。

“轮到你们了。”

项阳冷笑着,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当他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另外两个还没有从突如其来的变故之中反应过来的大汉身边,他双手齐出,犹如鹰爪一般诡异而又迅捷的抓住两个大汉的脖子,用力一扭,两个大汉顿时没了气息。

对于他来说,杀人本就不是什么难事,他在西方世界的这些年,无人是他的敌手,死在他手上的人成千上万,若是说出来的话,恐怕被称为千人斩、万人敌也不为过。

“驾驶室还有劫匪。”

项阳耳朵微动,转身朝着驾驶室走去,既然已经出手,那就将所有麻烦解决了。

“啪…”

在经过其中一个劫匪的时候,他的脚在地面上轻轻一跺,一把银色的手枪被一股力量弹上来被他拿在手中。

来到驾驶室的门外,顺着门缝,目光看过去,就见一个大汉手中拿着一柄冲锋枪,正在胁迫机长改变航道。

“这真的不行啊,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去别的国家,会被导弹打下来的。”机长脸色苍白的说道。

“老子让你做你就做,否则一枪毙了你。”大汉手中的冲锋枪顶在机长的后脑门,脸色狰狞的怒吼道。

“好好…”机长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冰冷的枪口,不得不听从大汉的命令,就要掉头改变航道。

“啪…”

就在这时,一声枪声响起来,大汉后脑勺出现一个子弹孔,汩汩的鲜血流出来,他面露震惊之色,怎么也想不明白身后会有人对自己开枪,有心想要用最后的力量扳动冲锋枪,但是项阳已经闪身来到了他的面前,一把抓住他的手,直接捏碎。

“咚…”带着不甘之色,大汉软到在地上,眼睛睁得大大的,真的是死不瞑目。

“所有劫匪都已经被我解决了,其他的交给你了,记住,飞机上的劫匪是空警制服的。”项阳对面露惊喜的机长说道。

“可是…是!”机长本来还想说什么,但随着项阳将一本证件放在他的眼前的时候,他顿时脸色一变,连忙答应了下来。

当项阳再度返回座位的时候,头等舱的众人脸上带着劫后余生的快感,看向项阳的目光既带着感激而又畏惧,显然是项阳一动手就杀人的做法吓到了他们,项阳并不在意,悠然坐在位置上,翘起了二郎腿。

“大哥哥,你太厉害了,竟然一下子就将这三个拿着枪的劫匪给打倒了,你是不是学过武功啊?”坐在项阳旁边的孙清雅抱着项阳的胳膊,兴奋的看着项阳,小脸红扑扑的,可爱极了。

“现在知道喊我大哥哥了?”项阳含笑看着孙清雅,其他人都被吓得不敢接近自己,反倒是这个小丫头不怕,倒是很有趣。

“人家刚刚只是因为怕你是一个坏人才不敢跟你多说话,现在知道你是好人了,当然不会了。”孙清雅撅着小嘴不满的看着项阳,撒娇的意味尽显其中,显然,项阳出手帮了她之后,使得小丫头对项阳的态度发生了大大的转变。

项阳呵呵笑着,伸出手拍了拍孙清雅的小脑袋,后者嘻嘻笑着。

“小伙子真是太厉害了。”

“今天真是长见识了,现实版的武林高手啊。”

“厉害,厉害。”

“……”

见到项阳并没有杀人时候的冷酷,反而与孙清雅打闹着,头等舱的其他人也放下心中的恐惧,纷纷开口赞叹着。

“呵呵,小时候学过一些华夏的功夫,虽然学的不到家,但是对付几个小蠢贼确实可以的,大家不用在意哈。”项阳谦虚的笑着,顿时让众人对他更有好感了。

“可恶,风头都被他出尽了,不过,你就算是再怎么能打又如何?也只是自己一个人罢了,等到了天海市之后,让你好看。”眼镜男的脸上带着阴森之色,别人越是称赞项阳,越是突出了他之前的窝囊,他心里越是不爽,打定主意等到了天海市之后,一定要好好教训项阳一顿。

“项阳哥哥,我叫孙清雅,你叫我小雅好了。”

“项阳哥哥,你能不能教我武功呀?”

“哎呀,你怎么不说话呀,是不是生人家的气了?”

“……”

当眼镜男心中恶毒的想着要怎么对付项阳的时候,孙清雅则是拉着项阳的胳膊不放开,甜腻腻的声音不断的在项阳的耳边响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直到飞机降落在天海市机场后,项阳的耳朵总算是得到了解放,整个机场已经被戒严,一大群官兵武警围了上来将死去的几个劫匪带走,而项阳则是悄悄的溜走。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宠妻请入怀厉少霆和简安安的小说全文阅读 言情小说

宠妻请入怀厉少霆和简安安的小说全文阅读

宠妻请入怀厉少霆和简安安的小说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沙发上的男人沉默无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冽气场让简安安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个男人好可怕……“你干什……唔……”简安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
总裁爹地温柔宠温若晴全文抢鲜看 言情小说

总裁爹地温柔宠温若晴全文抢鲜看

总裁爹地温柔宠夜司沉温若晴全文免费阅读正版无广告,总裁爹地温柔宠夜司沉温若晴大结局在线阅读。“什么?温家大小姐?温家的那位大小姐不是从小痴傻吗?她竟然也能上R大学,而且还学设计?”...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