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免费小说仙武神帝叶辰

admin
18956
文章
2
评论
2019年12月11日16:48:22 评论 64 views

全文免费小说仙武神帝叶辰, “外门弟子叶辰,因丹田破裂,再无缘仙修,现逐出正阳宗,终生不得再踏入正阳灵山半步。”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入太古洪荒,却无一人归来,只有一缕真火遗留世间。 九千年后,门派废徒叶辰,被赶出宗门,无以为家,机缘巧合之下偶得真火,再踏仙武之路。 这是一个神魔仙佛并立的世界,这是一个诸天万域混乱的年代。

全文免费小说仙武神帝叶辰
全文免费小说仙武神帝叶辰

  叶辰刚一出来,就有门派弟子对其指指点点,有嘲讽,也有轻叹。

  “要说叶师兄也够可怜的,他之前对我们挺好的,要不我们去送送他吧!”

  “送什么送,我们可是仙人,他算什么东西。”

  “今夕不同往日了。”

  周围的嘲笑与轻叹,让叶辰垂下了头,想要说些什么,但话到嗓子口,却好似被鱼刺卡出了一般,此刻他像是一个拉去游街的犯人,被人世所唾弃。

  是啊!他不再是以前的叶辰。

  如今的他,不在是修炼仙人,而是一个丹田破裂的废物,昔日的高傲,早已荡然无存,面对世态炎凉,有的只是默然承受。

  哟哟哟!

  玩味的笑声自前方传来,一个手握折扇的白衣弟子迎面而来,满眼戏虐的看着叶辰,“这是谁啊!这不是咱们叶师兄吗?”

  叶辰微微抬头,从发丝缝隙中看到了来人的模样,他面目白皙,两片轻薄的嘴唇彰显了刻薄,生的还算俊朗,却偏偏长了一双丹凤眼。

  “赵康。”叶辰从记忆中寻到了此人的名字,那时的赵康,可不像现在这般阴阳怪调,那时的他,对他这个叶师兄可是恭恭敬敬的。

  啧啧啧!

  思绪被打断,赵康围着叶辰转了一圈,上下打量着,满嘴尽是咂舌之声,“叶师兄啊!如今怎么变得这般狼狈了,看的师弟我着实心疼啊!”

  知道是嘲讽,叶辰就没打算说更多,当即迈动了脚步。

  “别走啊!”赵康一步横跨,又挡在了叶辰身前,轻摇着折扇,饶有玩味的看着叶辰。

  “让开。”

  “都成废物了,还这么硬气。”猛地合上折扇,赵康脸上的笑容顿然散去,“你还真以为你是以前的叶辰?”

  叶辰身体一颤,想要反驳,却是无力开口。

  “想走呢?也可以。”赵康再次发话,说着已经岔开了双腿,戏虐看着叶辰,“从我身下爬过去吧!兴许我还能赏你几块灵石当路费。”

  “赵康。”乍然一声,豁然抬首,叶辰黯淡无光的双眼中,闪过一道冰冷的寒芒。

  “赵康师兄,你这样做是不是…….。”围观的人群中,有弟子小声说了一句,想为叶辰抱不平,奈何修为低弱,说的很没有底气。

  “找死吗?”赵康回头大喝,瞪了那名弟子一眼,现场瞬间鸦雀无声,似是慑于赵康的实力,大气都不敢再出一声。

  震住了四周弟子,赵康再次看向叶辰,冷笑一声,“叶辰,你爬还不爬呢?我......。”

  话未说完,赵康就停住了,因为他看到不远处有一道倩影正缓缓走来。

  来人衣袂飘摇,三千青丝如碧波流淌,丝丝萦绕光华,那一张绝世的容颜,美的让人窒息,她真如一个下凡的仙女,丝毫不惹凡世纤尘。

  “是姬凝霜师姐。”四周弟子眼睛倒是纷纷一亮。

  特别是男弟子,眼中更是一片火热,垂涎和爱慕暴露无遗,那可是正阳宗外门绝美无暇的仙女,所有男弟子倾慕的对象。

  在正阳宗谁不知道,姬凝霜在所有弟子面前,都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但唯独在叶辰面前会露出倾世的嫣然,他们是正阳宗公认的金童玉女。

  自然,那样的画面,也仅限于以前。

  如今叶辰落魄至此,高傲的姬凝霜再不会像以前那样,对他露出嫣然笑容。

  “姬凝霜。”叶辰声音沙哑,声音小的几乎听不到,他没有转身,眼中却还有复杂之色。

  那曾是他愿用生命守护一生的人,但自从他丹田破裂、修为尽废的那一刻起,那个整日对他绽放嫣然笑容的姬凝霜,却是变得格外的冷漠。

  自那一刻起,叶辰便已经明白,所谓的情,所谓的山盟海誓,都烟消云散了。

  “凝霜师妹。”这边,赵康已经干脆利落的打开了折扇,笑脸相迎,和之前的凶神恶煞,当真是判若两人。

  对于赵康的笑脸,姬凝霜只是客套的点了点头,神色却依旧是冷漠,好似世间的任何纷纷扰扰,都不能让她的美眸泛起丝毫涟漪。

  轻轻来到叶辰身前,姬凝霜心中虽有轻叹和惋惜,只是美眸中除了冷漠却再无其他,好似是在说:我们,已经不是一路人了。

  “一路走好。”寥寥四个字,虽然美妙如天籁,却依旧掩饰不住姬凝霜语气中的清冷。

  “你这是什么表情,怜悯吗?”没有去看姬凝霜,叶辰只是弯腰去捡落在地上的背包,话语中也再无往日的温情,这样的话别,让人心痛。

  姬凝霜不语,对往昔的情,有的只是一瞬的恍惚。

  “走了,走了。”轻轻拍打着背包上的尘土,叶辰缓缓的转身,迈动着疲惫的脚步,消瘦的背影,在月夜之下,显得格外孤寂。

  啪嗒!啪嗒!

  漆黑的夜晚,幽寂的古道上,一匹瘦马缓缓而行,马蹄撞击地面的声音轻慢而有节奏。

  叶辰疲惫的躺在了马背上,静静的仰望着虚空。

  自正阳宗下来,他便一直躺在这马背上,被瘦马驮着,漫无边际,不知道要去往何方,也不知道能去往何方,他自小便是孤儿,被带上正阳宗,没有家,没有父母,记忆中也找不到任何的亲人。

  他一直把正阳宗当做自己的家,师兄弟们就是自己的亲人。

  如今,他被赶出正阳宗,变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前所未有的孤寂,让他不由的蜷缩了一下身体。

  “何处是家啊!”喃喃的话语,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清晰,不知不觉中,叶辰的双眼变得朦胧,疲惫让他忍不住要睡去。

  然,就在他眼波迷离的瞬间,那漆黑夜空之上,却有一颗耀眼的星辰坠落,格外的刺眼。

  见状,他豁然坐了起来,眼珠也随着那颗星辰坠落的趋势而转动,那颗星辰是金色的,似是汇聚了亿万星辉,穿越了亘古的岁月,历经了万世沧桑,炙热金辉垂落,照耀了整个星空。

  “那...那是什么。”叶辰怔怔的看着夜空,他甚至可以看到那一道道相连的雷霆。

  轰!

  他怔然之时,乍然一声轰隆,那星辰坠落了,大地都为之震颤了一下,瘦马似是受到了惊吓,仰身嘶昂一声,而他也随之跌落了马背。

  星辰坠落,千古奇观。

  叶辰慌忙爬起身,踩着焦土、顶着滚滚热浪缓缓靠近。

  只是,走近了才发现,那哪里是星空坠落的星辰,而是一朵只有巴掌大小的金色火焰。

  顿时,叶辰一愣,不曾想到引起这么大动静的竟然是一团火焰。

  很快,金辉散去,那火焰就如灯的烛火一般,孤零零的悬在那里,虽是火焰,但叶辰感受不到丝毫的高温,摇曳着小火苗,孤零零的,像是一个没有家的孩子。

  “你,也没有家吗?”似是孤单心境相似,让叶辰忍不住伸出了手掌,轻轻摸了过去。

  那火焰似是有灵性,竟然跳到了他的掌心,像一个天真灿烂的孩子,在他掌心中玩耍。

  “有意思。”叶辰忍不住伸出手指点了点那火焰。

  只是,这一点不要紧,那火焰竟然化作了一道金光,窜进了他的身体。

  “你.....。”叶辰谈然色变,来不反应。

  而那火焰似是很贪玩儿,在他身体内转了一大圈儿,最后一溜烟儿又窜进了他破裂的丹田之中。

  很快,下腹传来一阵炙热,让他慌忙内视自己的身体。

  他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因为火焰的缘故,他那破裂的丹田,竟然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愈合了,温暖之意,流遍全身,似是寒冬腊月,沐浴在炙热的阳光之下。

  “这.....。”叶辰张了张嘴。

  只是,这还没有完。

  那火焰在他丹田里上蹿下跳的,似是感觉到他的丹田容量的狭小,它那小火苗的身体,竟然急速的变的庞大,散出灿灿金辉,直至变成一片金色火海,而随着它变成火海,也随之把叶辰的丹田撑大了。

  唔.....!

  叶辰抱着下腹一声闷哼,当场栽倒在地,一股撕身从下腹传遍全身。

  啵...!

  冥冥之中传来这样的声响,叶辰刚刚复原的丹田竟然又破裂了,是被火焰生生撑破的,变得白蒙蒙一片,像是自成天地,上方白雾缭绕,下方金光耀眼。

  至此,那火焰才乖乖的停了下来,在那里飘来飘去,好似是在游逛自己新创造出来的家。

  不过它像一个没事儿的人,叶辰状态就不怎样了。

  他趴在地上剧烈的喘着粗气,浑身已是热汗淋淋,剧烈的疼痛,让额头浮现出一根根青筋,满眼尽是血丝,连脸庞都变得扭曲了很多。

  不知何时,剧痛逐渐消散,而一股股温热之感再次袭满全身,让叶辰恢复了清明。

  此刻,他怔怔的看着自己翻天覆地变化后的丹田,张了张嘴,嗓子有些干涩,“这...这是丹海吗?”

  修士六重境:凝气、人元、真阳、灵虚、空冥、天寂。

  叶辰之所以那么震惊,是那所谓的丹海,比丹田高出一个等级,只有修为达到空冥境,才能真正开辟出丹海,他如何也想不到,那火焰不仅修复他了丹田,还为他开辟出了丹海。

  蓦然间,天地间稀薄的灵气有了波动。

  很快,天地灵气纷纷向着叶辰汇聚而来,以叶辰为中心形成了灵气漩涡,通过叶辰全身的穴位毛孔灌入了他体内,而后涌入了他的丹海,他的身体就如无底洞一般,鲸吞着天地间的灵气。

  而此时,那火焰又活跃起来,但凡涌入丹海的灵气,都被他强势淬炼成了精纯的金色真气,以至于刚刚开辟出来有些干枯的丹海,变得金晃晃的,真气如金色海洋一般。

  怔怔的看着丹海,叶辰双眼有些迷蒙,身体摇摇晃晃的几下,栽倒在了地上。

  一夜无话,转眼黎明。

  清晨,和煦的眼光透过窗户洒在了叶辰的脸上。

  缓缓睁开了双眼,叶辰迎面便看到了一张稚嫩的小脸儿,正扑闪着大眼看着他。

  “大哥哥,你醒了。”少年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

  “你是谁啊!”叶辰激灵一下坐了起来,看了看少年,又看看了四周,很是陌生,“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在这里。”

  “俺叫虎娃。”少年质朴,憨厚一笑,“这里是恒岳宗小灵园,昨夜你昏倒在山林,是俺和爷爷把你带回来的。”

  “恒...恒岳宗?”叶辰一愣。

  大楚国一殿三宗,嗜血殿独霸北楚,而正阳宗、青云宗和恒岳宗雄踞南楚,一定意义上来说,恒岳宗和正阳宗还是敌对的。

  叶辰如何也没想到前不久刚被赶下正阳宗,今天就来到了敌对的恒岳宗。

  “你饿了吧!俺给你弄点吃的。”见叶辰发愣,虎娃一边说着,也已经跑了出去。

  竹床上,叶辰愣了一会,神智也逐渐恢复了清明,才记起昨夜的事。

  “昨夜?”想到昨夜的事,叶辰慌忙检查自己的身体,丹海是金晃晃的一片,似一方世界,上方白雾朦胧,下方滚滚的金色真气汹涌。

  “不是做梦,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叶辰呼吸有些急促,一觉醒来,破碎的丹田不仅修复了,还开辟出了丹海,连丹海中的真气都变得越发的精粹,握着拳头,他找到了久违的修士感觉,视力和力气,也在这一刻,有了前所未有的升华。

  而这一切,都归功于那金色的火焰。

  想到那金色火焰,叶辰目光下意识的看向悬浮在丹海中的金色火焰,它摇曳着火苗,还如孩子般雀跃。

  “你不会是真火吧!”叶辰心念一动,将那火焰召唤到了手心之中。

  顿时,房间中的温度,瞬间攀升了上来,而他却感受到不到恐怖的温度,反而对火焰还有一种亲切感。

  “你以后就跟着我了。”叶辰笑了笑,轻轻抚摸着那朵真火,心情说不出的愉悦。

  “大哥哥,出来吃饭吧!”

  “来了。”收了真火,叶辰翻身跳下了床。

  走出房门,叶辰环视一看,这乃是一个小园,只有方圆二十丈,小园中间还有一棵栽种的灵果树。

  园中除了那叫虎娃的少年,就是一个老人。

  三人围坐在一张本就不大的石桌前,旁边还蹲着一只体型巨大的鸟,此刻正眼巴巴的看着桌上食物,修士界,这种鸟被称为灵兽,是作为修士代步用的。

  经过交谈,叶辰才知道,昨夜救他的老人叫张丰年,因犯错,被废掉修为、贬下了宗门,以至于住的地方几乎接近于恒岳宗灵山的山脚下。

  “来,小鹰,这块给你。”虎娃把碗里一块不舍得吃的腊肉抛给了那只巨鸟,说着还不忘用小手摸了摸那巨鸟的大脑袋,看架势是把那巨鸟当做亲人看待了。

  这边,张丰年温和一笑,看向了叶辰,“年轻人,你也是修士吧!”

  正在狼吞虎咽往嘴里塞食物的叶辰,听到张丰年的问话,慌忙放下了碗筷,笑着点了点头。

  “那你是哪个门派的。”

  “老人家,我无门无派,只是一介散修。”

  “那真是可惜了。”张丰年一声轻叹,“风华正茂,该寻一个修炼宗门才是,毕竟宗门里有你需要的修炼资源,也不至于如此年纪,修为才到凝气一重。”

  “前辈说的是。”叶辰再次一笑,还是隐瞒了自己的过往,当然,可以再次修炼了,他也必定会再寻修炼宗门。

  张丰年说的在理,做散修,不安全不说,仅仅这修炼资源的确就是个问题,而做门派弟子就不一样了,至少有宗门可以依靠,修炼资源也有一定的保障。

  见叶辰思索,张丰年慈祥一笑,“年轻人,有没有兴趣做恒岳宗的弟子。”

  “当然有兴趣。”叶辰慌忙笑道。

  他心里也是这样想的,恒岳宗实力不弱正阳宗,况且他此时也的确没什么地方可去,身在恒岳宗,这里必定也是他最好的选择。

  可以说,他此时是干劲十足,在正阳宗他就是一个佼佼者,他坚信,有那真火相助,在恒岳宗,不久的将来,也必定能大放异彩。

  “前辈,恒岳宗的门槛不低吧!”叶辰看着张丰年问道。

  “无妨,我写一封介绍信函,相信让你做一个实习弟子还是可以的。”

  介绍信函?

  听着这四个字,叶辰又不得的暗自打量起这个老人,他虽是不能修炼废人,但也并非表面那么简单。

  砰!

  就在此时,小灵园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继而是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走了进来。

  “哟!吃饭呢?”那白衣青年戏虐的一笑。

  “张涛,你干什么。”虎娃当即站了起来,愤怒的看着那白袍子弟,而张丰年的脸色也顿时阴沉了下来,就连一旁的巨鸟也呱呱的叫个不停,张开大翅膀把虎娃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叶辰瞥了一眼张涛,看出他乃是恒岳弟子,因为道袍上有恒岳二字,而且他一眼看透了这张涛的修为,已经达到凝气第二重了。

  哼!

  张涛冷哼一声,凶神恶煞的看向了张丰年,“老东西,赶紧交出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没有你要的东西。”深吸一口,张丰年苍老的面容,在一瞬间变得泛白。

  “给脸不要脸。”乍然一声暴喝,张涛一脚踢翻了桌子,凶神恶煞的,就像一个刀尖舔血的强盗一般。

  呱!呱!

  那一旁的巨鸟,已经扑闪着翅膀冲了过来,虽是低级灵兽,但却有较高的灵智,大眼中有人的表情,那是愤怒。

  “找死。”张涛眸光一冷,掌指之间有真气萦绕,瞬间凝聚成了气刃,瞬间在大鸟身上留下一道血壑。

  大鸟鲜血飞溅,当场倒地。

  “小鹰。”虎娃扑了过来。

  呱!呱!

  大鸟叫的有气无力,饶是如此,但还是用大翅膀将虎娃护在了身下。

  “你个孽徒。”手指颤抖的指着张涛,张丰年急火攻心,差点栽倒在地上。

  “交出来,不然别怪我心狠手…….。”张涛逼近一步,只是那个“辣”字还没说出来,一旁的叶辰,劈头盖脸就是一掌呼了过来。

  啪!

  把掌声清脆,格外响亮。

  张涛被打蒙了,还未没有反应过来,便发现自己的手臂被叶辰狠狠拽了一下,身体瞬间失去平衡,随即便与地面分离了,他整个人都被抡飞了起来。

  砰!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上一刻嚣张跋扈的张涛,被叶辰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僵硬的地面被生生砸出一个人形出来。

  噗!

  一口鲜血狂喷出来,张涛被叶辰摔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

  这一幕,看着张丰年都傻眼了,一旁的虎娃,看到如此彪悍的叶辰,也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凝气二重天的张涛,竟然一个照面就被叶辰撂倒了。

  诚然,叶辰是搞的偷袭,但这他的气力,也未免大的有些吓人了。

  只是,他们哪里知道,叶辰体内的是丹海。

  若是拼真气,修为同是凝气一重,叶辰丹海的真气数量是他们的三倍,这样算起来,叶辰修为虽在凝气一重,但却堪比普通凝气境第三重。

  “人在做天在看,多为自己积点阴德。”

  随着叶辰一声大骂,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张涛,整个就被叶辰甩出了小灵园。

  夜晚,叶辰为小鹰输送了真气,这才保住了小鹰的性命,但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这只忠心的巨鸟灵兽,都很难在空中飞行了。

  “小友,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张丰年坐在石阶上,神态看着苍老了很多,被自己的徒弟下毒手,对于他这个和蔼的老人而言,真是无比的伤痛。

  “前辈哪里话,举手之劳而已。”叶辰洒然一笑。

  唉!

  只听张丰年一声暗叹,浑浊的老眼中尽是缅怀之色,好似想起了悲伤的往事,“我曾是恒岳宗的长老,只因犯了大错,才被贬到这小灵园,而那张涛,就是我曾经的弟子,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教导无方。”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叶辰安慰道,“前辈不必自责,是他的秉性如此而已。”

  “他就是想要爷爷的天灵咒。”一旁的虎娃气呼呼的,小拳头攥得紧紧的,“这些年爷爷攒的那些东西,都被他抢光了,每天都来欺负俺们。”

  天灵咒?

  叶辰对着名字并不陌生,恒岳宗有一种灵符,名唤天灵咒,一旦贴到人身上,便会短时间内封住那人的真气,这种符咒,早就已经闻名三宗了。

  这种符咒异常珍贵,从不外传,叶辰不曾想到,这张丰年竟然会有这种符咒。

  “小友,推荐信函我已经写好了,明天就上山修行吧!你的天赋不低,可不要埋没了。”在叶辰沉思之时,张丰年已经把一封信件和一部卷宗塞进了叶辰手里,“还有这卷宗,乃是介绍恒岳的,没事多看看。”

  “多谢前辈。”

         恒岳宗,我叶辰来了!

小说名字:仙武神帝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恋上自家丑保姆沈蓓一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恋上自家丑保姆沈蓓一小说在线阅读

恋上自家丑保姆沈蓓一小说在线阅读,这本小说名叫《绝世娇宠:双面伊人》是一本言情小说,沈蓓一宁少辰是小说的主角,小说主要讲述沈蓓一为了母亲的的医药费,去豪门宁家当代孕,就因为这样一个天才萌宝宁小熙诞生了...
神农传承徐振东小说全章节目录 都市异能

神农传承徐振东小说全章节目录

神农传承徐振东小说全章节目录,在学校时刻苦学习想要给家里争光,所以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本来以为凭借在学校的优秀表现,出社会就可以大展宏图。然而现实却给他狠狠一巴掌,连个毕业实习的工作都找不到,更别说...
找不到工作的徐振东小说阅读 都市异能

找不到工作的徐振东小说阅读

找不到工作的徐振东小说阅读,这本小说名叫《古术医修》男主角徐振东是一名刚大学毕业的学生,因为学的是中医,去了很多医院应聘最后都碰壁了,私人医院也去了好多家,结果没有一家成功的。就在徐振东心灰意冷的时候...
全民催婚宝贝前妻别想逃小说姚依依章节阅读 言情小说

全民催婚宝贝前妻别想逃小说姚依依章节阅读

全民催婚宝贝前妻别想逃小说姚依依章节阅读,小说中姚依依和欧擎珩的缠绵,都被欧擎珩当成是一个妻子该履行的义务,而欧擎珩对姚依依从来就像是对待商品一样的利益交换,他给她钱,她在外面成为他貌美却高贵的欧家太...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