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二婚妻苏诗诗裴易的小说整本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7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1 14:44

苏诗诗裴易书名叫什么?苏诗诗裴易的小说名为《溺宠二婚妻》,是作者陈墨铮编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又名《若一生为你执着》。结婚一年,苏诗诗根本没想到这是一场骗局。老公为了五千块钱就将苏诗诗给卖了!原来老公不能生育,想用这种荒唐的方式来养育一个孩子。一觉醒来,苏诗诗给身边那个陌生男人叫了一个少爷!这可惹毛了总裁裴易!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她!

溺宠二婚妻

>>溺宠二婚妻苏诗诗裴易全文阅读<<

溺宠二婚妻章节阅读

京城是一座历史与现代并重的城市。经济一流,文化一流。穿梭在这座城市中,就仿佛在穿越不同的文化里。

苏诗诗没想到裴易竟然会带着她来参观这座城市的各种标的物。

“工人体育馆?”苏诗诗看着前方这座扁茶壶似的庞大建筑,转头奇怪地看着裴易,“到这里来干什么?锻炼?”

“下车。”裴易淡淡地瞟了她一眼,自己打开车门走下了车。

苏诗诗又看了一眼前方的体育馆,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她愣了一下,急忙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你带我来参观吗?”苏诗诗上前,高兴地挽住裴易的手,像个小女孩一样欣喜地说道:“我听说这里有些地方不可以进去,你能帮我进去看看吗?”

裴易挑眉,不然他带她到这里来做什么?

苏诗诗高兴极了,她先前怎么没想到这个办法。间客工程的设计图一直画不完美,眼看着投标的日子越来越近,她心中也不免有些着急起来。

早就该出来看看其它的建筑寻找灵感的。

他们进去的时候,已经有工作人员等在那里,他们一到,工作人员立马殷勤地带着他们四处转悠。

这座工人体育馆外面看着像茶壶,里面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宽敞明亮,结构繁复,可以用声势浩大来形容。

裴易去了贵宾接待室,苏诗诗也不在意,完全融入到了这四周别致的装修当中。

田径场,室内篮球馆,游泳馆等等,她花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才把这里参观完。

等她气喘吁吁地走到接待室的时候,便见裴易正坐在位子上低头看文件,身旁立着一位身材火爆的旗袍美女。

“裴总,我再给您泡一壶吧。”美女娇羞地说道。

裴易像是没听到一样,依旧翻阅着手中的文件。

美女自若地端着紫砂壶,又为他续上满满一杯。

“身材挺不错的。”苏诗诗眼珠子一转,径直往里走去,来到美女身边,抓起她刚倒的那杯茶,一咕咚就给喝了。

“你……”美女一惊,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胆子也太大了,没看到这边坐着的是谁吗?

苏诗诗冲着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谢谢啊。”

她说着,话锋一转,有些可惜地说:“就是下次记得倒茶别倒太满,不好拿。麻烦把纸巾递给我一下,你看手都湿了。”

她说着也不等旗袍美女,自己往前走了一步,从桌上抽了张纸巾,一边擦手一边说:“刚才幸好是我拿的这杯茶,要是裴总喝的话,茶不小心洒湿了衣服可不好了,是吧,裴总?”

苏诗诗说到最后,阴恻恻地看着裴易。

裴易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但是抬头时已经面无表情:“一小时后吃饭。”

苏诗诗瘪瘪嘴,这男人应该说的不是这句话吧?

但当她转头看到放在另一侧茶几上的东西时,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哪里还计较那么多,饿狼扑食一般朝着茶几扑了过去。

裴易竟然帮她把这座体育馆的设计图都给拿过来了!

苏诗诗像捧宝贝一样将这些设计图捧在手里,深深的嗅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将它们展开摊在茶几上,拿出刚才从工作人员那里借来的笔记本仔细地记录起来。

“裴总……”旗袍美女见到两人的样子,脸上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样,火辣辣的。

她是这家体育馆馆长的千金,先前听说裴易要到这里来,特地打扮成迎宾,想趁机接近裴易。

难怪她刚才在这里,无论怎么撩拨,裴易一点反应都没有。

旗袍美女看着远处低头咬着笔杆,皱眉托腮,毫无形象可言的苏诗诗,咬了咬唇,心中嫉妒无比。

“这个女人到底哪里吸引裴总了?”她想不通。

可是就这么走也不甘心,她愣是坐在一旁,就那样静静地观察着两人。

一个小时后,苏诗诗把设计图收了起来,看着笔记本上满满的记录,满意地伸了个懒腰。

这会儿都快一点了,歇下来才发现饿得慌。她站起来想要叫裴易去吃饭,一抬头却冷了一下。

只见裴易身边的桌子上放着十五厘米厚的文件。

这会儿,他还拿着其中一份文件批阅着。

“他今天不是休息吗?怎么还在工作?”苏诗诗的心突地跳了一下。

他是专门为了陪她来?

虽然想让自己表现得淡定一点,可是苏诗诗的嘴角还是情不自禁地勾了起来,心中的甜滋滋蔓延出来,渗透至全身。

“换个地方吧。”苏诗诗走到裴易身旁小声说道。

旁边那位旗袍美女的视线太火辣了,她就算是瞎子,估计也感受到了。真难为裴易坐在这里跟老僧入定一样。

裴易听到苏诗诗的声音,将文件收了起来,抬头看她:“看完了?”

苏诗诗点头,捂着肚子,可怜兮兮地说道:“饿死了。”

裴易站起来,拉着她的手往外走,期间那位旗袍美女也跟着站了起来。

可是裴大总裁就跟没见到她一样,目不斜视地朝外面走去。

苏诗诗忽然有些同情她。

“裴……”旗袍美女见到裴易他们要走,要追出来,刚喊了一声,门口突然出现一位黑衣保镖。

这保镖额头有着一道闪电的疤痕,个子又高,看着就不像是好人,直接把她吓蒙了。

杨勇目光淡淡扫过,仿佛当她是透明的,径直朝着屋内走去,不多时抱着那叠文件出来。

远处,苏诗诗悄悄拉了拉裴易的袖子,小声说:“她好像气哭了。”

“所以?”裴易挑眉看着她。

苏诗诗双眼一眯:“所以你刚才做得真的太好了!”

裴易哑然。要说腹黑,这扮猪吃老虎的小女人绝对不比他逊色!

两人去吃了饭,随后裴易又带着苏诗诗去了其它有特色的建筑。

歌剧院,博物馆,甚至连动物园都去了。

苏诗诗看到裴易目光一直往动物园里的某只毛发油亮的狼看,情不自禁地哆嗦了一下。

“你不会是想买匹狼回去吧?”苏诗诗咽咽口水。

“有何不可?”裴易眼神一冷,“那两只小东西早该治治了。”

苏诗诗无语地抽了抽嘴角。

不就是某一天管家没拦住大柴让它跑进别墅里,其夫人追夫心切,一起冲进了书房,不小心将他的几架子藏书都给毁了嘛……

虽然是挺心疼的。

但是……

“这狼太危险了,首先吧,它名声不好,每次说狼,都是色狼,饿狼……是吧?”苏诗诗挖空心思说道。

裴易一听脸立即沉了:“那就弄只老虎回去。”

苏诗诗抽了抽脸颊,随口说道:“你干脆弄只老虎丢到庄园的园子里去得了……”

说完她自己也愣住了,跟裴易对视了一眼。

这个主意似乎不错。

“该死的!把这只老虎弄走!”段家庄园里传来段继雄愤怒的吼声。

自从两天前裴易弄了一只老虎到庄园里来之后,就把庄园搅得天翻地覆。

段继雄转头瞪着身旁的人:“你看看你这个儿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你说他弄一只老虎来是什么意思?看看把庄园都糟蹋成什么样子了!”

“小易他……我想他也是好心。”任笑薇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

“他好心?把庄园里的这些野生动物全部都吓得没办法在这里呆下去,他是好心?我看他就是存心跟我过不去!”段继雄越说越生气

这只老虎一来,把他从世界各地张罗过来的动物全部都吓得够呛,有好多都生病了,现在不得不送回它们原来的地方休养。

“真气人!你得好好管管他了!”段继雄瞪了任笑薇一眼,气愤地朝着屋子里走去。

他除了钱财权势,其他最喜欢的就是养些珍奇品种。在他们这个圈子里,谁养的珍禽猛兽都没他多,以前他为之自豪。

现在一下子把这些东西都给弄走了,就跟挖了他的一块心肝一样。

段继雄快走进屋子里的时候,眼角余光瞥到自己那个不成才的儿子正在这里处张望,他当即沉着脸说道:“在外面鬼鬼祟祟做什么?给我进来。”

段振波心中一凛,急忙走过来。

“爸,老虎的事情……”

“给我闭嘴!”段继雄瞪了他一眼,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小子从来就不得他的意!

“跟我到书房。”段继雄说着便朝着书房走去。

段振波神情立即严肃起来。他父亲一说进书房,那肯定是有正事要谈。

等屏退了其他人,段继雄开门见山道:“过两天就是招标期了,标书准备的怎么样了?”

段振波立即说道:“已经准备好,您放心,保证万无一失。”

“啪!”

书桌上放着的一只茶杯刷地一下朝着段振波飞了过去。

段振波不敢躲,幸好杯子擦着他的身子飞过,掉到地上,“哗啦”一下成了碎片。

段继雄指着他气愤地骂道:“保证万无一失,你有几个脑袋保证?你现在连人家的底都不知道,你就敢给我保证?”

段振波低着头,诺诺地解释道:“对手行事太低调,我们的人压根插不进去……”

“插不进去就想办法,还需要我教你吗?”段继雄冷声说道。

段家在二十多年前经历危机,都是他们父子两用各种手段给强拉起来的,有些规则早就熟悉无比。段继雄的话段振波自然明白。

“可是要使手段也得知道对方是谁,现在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段振波还没说完,段继雄抄起桌上的一本书就扔了过来:“连对方是谁都还没查清楚,段振波我养你做什么吃的!”

“爸,这实在不怪我,他之前压根就没出现过……”

段振波还要解释,段和誉突然急匆匆地跑了进来,脸色着急,一看到段振波也在书房里,愣了一下。

“什么事?”段继雄见他脸色不对,立即问道。

段和誉看了段振波一眼,随后对上段继雄,脸色沉重地说道:“出事了,刚接到通知说,那块地皮被人得标了!”

“什么?”段振波先段继雄炸了,“你胡说什么?我都没接到通知!”

段和誉着急地说道:“张秘书打大少爷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所以就打到了我这里,让我来通知老爷一声。”

“你这个蠢货……”段继雄指着段振波,气得直哆嗦。

“老爷,您别激动……”

“爸,你先别着急……”

段振波和段和誉急忙朝着段继雄跑过去。

段继雄深吸一口气,直接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都扫到了地上,大声吼道:“还不快赶紧去给我查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马上就去!”段振波擦着冷汗,急忙跑了出去。

“明明还没到竞标的日子,可是地皮却被人得走了,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段振波边跑边拿出手机,发现自己的手机竟然一点信号都没有,难怪他秘书打不进电话。

二号别墅的天台上,苏诗诗移开望远镜,站直身子,转头看着身旁眺望远方的男人:“你怎么知道今天会有事发生?”

此时,地面上段振波正急匆匆地朝着庄园门口跑去,远处他的司机正开着车过来。

能让他急得连车子都等不及就这样跑出来,一定是出了大事。

裴易目光淡淡地扫着地面,闻言勾了勾唇角:“猜的。”

“切,没诚意。”

苏诗诗知道他不想讲,也没继续纠缠,看好戏似的看着楼下鸡飞狗跳的一群人。

段振波很快就乘着车子走了,之后别墅里方清华和段玉蔷应该是听到了消息,也急匆匆地跑了出来。

天色渐渐暗下来,估计今晚这段家庄园里没多少人有心情吃晚饭。

裴易看着段振波的车子驶出庄园,眸中冷意一闪而逝。

一切都如他预料中一样,段振波现在应该是知道了地皮被夺的消息。

他们怕是想破头都不会想到,拿走地皮的正是他裴易!

饶是段振波想尽办法,也已经无力回天。段氏父子眼馋了那么久的地皮,就这样被人夺走了。他们甚至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主宅书房里,段继雄已经气到说不出话来。段振波坐在一旁,也是垂头丧气。

良久,段继雄才冷声说道:“你去安排一下,让玉蔷抓紧时间,一定要拿下裴易,这件事情我不允许有任何闪失。还有,看好玉露那个贱丫头,再让她生出什么事情来,让段家丢了面子,别怪我无情!”

“是,我知道了。”段振波点头,一想起自己的那个不成器的小女儿,也是气得牙痒痒。

这几天段玉露一直想要回来,他已经不耐烦到想要使手段了。

“既然要让裴易娶玉蔷,那么苏诗诗就必须走。这件事情你也抓紧。”

听段继雄说起这个,段振波突然想起一件事,说道:“先前,玉露说她有办法让苏诗诗那个贱丫头离开这里。”

“真的?”段继雄立即来了精神,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段振波凑近父亲身边,小声低语起来。

而苏诗诗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这阵子她一直忙着间客工程的case。

托裴易的福,自从那天她游览了京城的那些知名建筑后,他又给她找来了国外许多特色建筑的资料,让她增长了许多灵感。

一个星期后,苏诗诗终于赶在投标日期前将设计图和计划书赶了出来,顺利投了出去。

又是新的一周。周一上班的时候,整个室内设计部弥漫着一股很诡异的气氛,像是轻松,又像是有些凝重。

段玉露走到一位小助理身旁,小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还不知道啊?苏助理递出去的标书成功入选了,后天就要去进行最后的谈判。”

“什么?”段玉露眼睛立即瞪了起来,整张脸都快扭曲了。

那么容易就进入最后谈判了?不行,这绝对不行!

要是让苏诗诗那么容易拿下这个工程,她不是白忙活了!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