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骨危婚:甜妻太难追涂念晚贺之珩全文免费阅读正版无广告

admin
20834
文章
2
评论
2020年4月26日14:30:34 评论 44 views

噬骨危婚:甜妻太难追涂念晚贺之珩全文免费阅读正版无广告,主角叫《涂念晚贺之珩》的小说名字是噬骨危婚:甜妻太难追,是作者涂念晚贺之珩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小说,截止到目前小数连载中,小说主要讲述一年前,涂念晚为救眼睛受创的男人,甘愿捐献眼角膜,为此,男人许她一世光明幸福。可等男人稳坐家族掌权人之位后,他却向她同父异母的继妹提亲!继妹为隐藏真相,一次次陷害置她于死地!她无数次解释换来的只是男人越来越深的憎恶和仇恨。直到被爱人亲手送进监狱,她彻底心寒,设计假死。五年后,涂念晚铩羽而归!一心只为复仇,手撕继母继妹,暗斗渣爹。再遇男人,她漠然决绝,然而男人却对她纠缠不休!贺之珩,我和你早就离婚了!我说过要许你一生光明幸福,余生才刚刚开始,不准离开我身边!。

噬骨危婚:甜妻太难追

噬骨危婚:甜妻太难追涂念晚贺之珩全文免费阅读正版无广告

只有岑晚晚的命是命,她孩子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你要是想打掉这个孩子,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涂念晚,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嫁给我吗?”贺之珩蹲身,语气冰冷:“既然你不择手段,作为交换,必须打掉肚子里的野种!”

男人说的每个字,都如同剜心般痛!

“对你而言,他就只是个野种吗?我被那些人打到濒死,千辛万苦护下来的孩子就这么不堪卑贱?!”涂念晚声音嘶哑,泪滚滚而下。

贺之珩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意掐着她的下颚,迫使她抬头。

“你以为你是谁,随便怀个野种也敢冒充我的孩子?!”

咬牙切齿,听得人遍体生寒。

不......她没有......

涂念晚根本说不出话来,双眼充血,视线里那张俊冷面孔残忍又绝情。

他明明不是这样的......

一年前他双目失明,可他眉眼间透着的温柔笑意闯入了她的心。

他说,有朝一日带她看遍世界风景。

之珩,你醒醒......你好好看看我啊,我是晚晚啊......

她强吊的神志终于在小腹剧痛下,越来越模糊,好像要被拖进深渊,身下湿漉漉的一片。

闻到空气中的越发浓郁的血腥味,贺之珩心下一坠!

一股没由来的惊慌笼罩了他,垂眸,只见女人腿间血红一片......

他忙抱起涂念晚,疾步步向门外走去。

“医生呢?!医生在哪!”

恍惚间,涂念晚闻到男人胸膛上淡淡的烟草气味。

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攥着他的衣襟,干裂苍白的唇轻声嚅嗫:“如果我死了,你愿不愿意信我一次......”

轻飘飘的一句话,贺之珩却听得分明

到底要多深的绝望,才能让她用命去自证清白?这个谎话连篇、恶毒至极的女人,说的话到底几分真、几分假?

贺之珩整颗心都揪了起来,眸中情绪晦暗不明,终究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把她送去医院,他冲洗着满手触目惊心的血渍,心底不安感越来越浓。

——

涂念晚似乎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梦里徐徐蔓延的血色,铺天盖地,仿佛隐约中听到婴儿啼哭的声音。

是那样洪亮,那样清晰......

等她醒来时,触目皆是雪白的天花板,还有医院特有的消毒水气息。

心里倏然不安,她下意识往小腹摸去,一片平坦。

孩子,她的孩子呢?!他们对她的孩子做了什么?

她几乎是触电般从床上坐起,翻身瞬间跌落下床,推车上的药盒噼里啪啦被撞了一地。

玻璃瓶摔碎成渣。

她不顾满地碎渣,扶着病床要起身,却因为胯部开合根本用不上力气,一下栽进碎渣之中。

密密麻麻的刺痛袭遍全身。

鲜血四溢......

“你在干什么!”门口传来一声厉吼。

没等看清,她就被男人从地上拽起狠狠丢回床上!

涂念晚不死心地抓着他的手,无论如何都不肯放开。

“孩子呢?我的孩子在哪?”

男人的声音冰冷,毫无温度:“我已经把他送去做亲子鉴定了,医院的人马上就会过来,准备移植你的眼角膜给晚晚。”

捐赠协议书她明明没有签字!

她惊恐地喊着他的名字,“贺之珩!你不能这样对我!”

孩子才刚出生,她还没来得及看他一眼就要彻底失去视力,何其残忍,简直要在她心上活生生地剜下一块肉来!

“贺之珩......”她无神的眸子里流下大颗大颗的泪珠,声音都在发着抖,她求他,“我连孩子都没看过一眼,求求你,起码让我抱抱他......”

第三章岑晚晚下跪!

这女人还想得寸进尺!

贺之珩眸光森寒,薄唇紧抿,丝毫没有因为她的乞求而心软半分:“涂念晚,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说完,他看都不愿再多看她一眼,大步离开病房。

只剩下她一个人瘫坐在病床上,心脏抽痛,寒意丝丝蔓延到全身。

不过提前离开的那一晚,竟是这样的结局......

拼着半瞎的眼睛,到头来为他人做了嫁衣,多讽刺!

她一向不信命,苦苦撑到这个时候,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像只受伤的小兽,她蜷缩在病床上,泪无声下滑。

咔哒一声,病房门开了。

涂念晚愣了一下,以为是贺之珩口中的医生来了,下意识地往里缩了缩。

出乎意料的是,来人竟是岑晚晚。

岑晚晚右眼缠着厚厚的纱布,被一个护士搀扶着缓缓走了进来,比她这个半瞎的人都要柔弱。

“念微姐姐,听阿珩说,你愿意给我捐眼角膜......”

“是吗?”她嘴角挑起一抹讥诮的笑意,只觉满心都是讽刺。

贺之珩那样的人,居然也如此在乎他在爱人面前的形象吗?

或许是她一开始就想错了,只是他独独对她残忍而已。

她无力地闭了闭眼,不想去看岑晚晚脸上刺眼的纱布,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岑晚晚身旁的小护士一顿,面有不甘地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岑晚晚拦下了。

小说名字:《噬骨危婚:甜妻太难追》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