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灼灼在线哪里可以看这本小说

admin
20862
文章
2
评论
2020年4月27日09:07:11 评论 33 views

景灼灼小说全文已经大结局了,这本小说名为《重生嫡女灼华》,男主是重九,讲述了女主重生复仇的故事。景灼灼是东定国第一世家的嫡女,因为小时候被人打掉包,一直生活在乡下。好不容易认祖归宗,却遭来庶妹景楚楚的嫉妒。景楚楚暗中设计布局多年,景灼灼竟然浑然不知!直到自己被她和新婚的老公害死,景灼灼才知道庶妹的狼子野心,可一切真的太晚了吗?不晚!景灼灼重生了!

重生嫡女灼华

>>点击阅读:重生嫡女灼华景灼灼重九全文阅读<<

重生嫡女灼华章节阅读

姨娘

景诚虽小,但也是一个懂得察言观色的孩子,先是看见大姐景灼灼哭着跑出去,后又是爹甩手而去,聪慧的他已经察觉气氛不对劲,这个时候也红着眼眶缩进了惠姨娘的怀中。

惠姨娘万万没有想到今日会得来这么一个结果,想她机警过人,当年东定国第一才女倾城郡主都不是她的对手,可现在却在三言两语之间栽在了一个小毛娃娃手中,惠姨娘是万分不甘心的。

想起前几日景楚楚的话,她说景灼灼亦非之前的景灼灼,当时惠姨娘还有些不信,今日看来,景灼灼果然跟之前大不相同,看来对付她的事情,并不是景楚楚那个丫头能做好的,这事还需自己亲自动手。

景灼灼出了屋子,便拭去了眼角的泪水,她的脸上可没有悲伤委屈,有的只有淡淡寒意。

这寒意让芭蕉身子微怔了一下,她不止一次在自家小姐的脸上看到这种极寒的浅笑,之前芭蕉并不能理解,何以小姐大不如前,可这段时间跟在小姐什么,亲临了她几次紧张危机时刻,芭蕉也算弄明白了,小姐脸上的寒意,是对亲情的绝望。

幼时就送去乡下,回来又要面对财狼,自家小姐果然是可怜之人。

想到这里,芭蕉竟替自家小姐红了眼眶。

才走出没两步,景灼灼就听见了身后急急的脚步声,想来应该是大哥出来寻她了吧。

果然还是大哥心疼他,上一世是自己辜负大哥的关爱,这一世她可不想错过。

景灼灼收敛寒意,低头转身,便看见一双黑色软靴在自己的身前站定。

大妹别伤心,大哥知道你的心意

景深原本想要出来安慰景灼灼两句,可又无安慰人的经验,只能讪讪的说了两句,便也找不到话说了。

大哥与我散散步可好?

景灼灼知道自家大哥是想安慰自己又找不到话来说有些尴尬了,便主动开口,解了二人当中的尴尬,但她并未因惠姨娘伤心这事,还不是时候告诉景深。

自己从来一世,到现在还分不清是幻境还是真实,这又怎么能同别人说清楚呢。

不管说不说清楚,也不管是真实还是梦境,该报的要报,该还的总归是要还的。

对于景灼灼提的这个要求,景深自然乐意陪同,只是他甚少有同女孩同行的机会,这一次跟景灼灼同行,还有些别扭。

景灼灼是有心跟大哥亲近,她抬头看一眼景深,又低下了头。

大哥近日身子可好?

呃甚好。

大哥是家中长子,日后是要继承家业的人,凡事自当思量之后而为,什么人当信,什么人不当信,大哥可要心里有数。

景灼灼原本是想问景深最近有没有嗜睡或者记忆力不好的症状,可话到嘴边又觉不妥,于是才会转了弯子提醒景深应该注意身边的人。

大妹可是想同我说些什么?

景深停住了脚步,疑惑的看着景灼灼,莫不是景灼灼发现了什么,才会这般暗示自己吧。

没有,灼灼只是有感而言,从前在乡下,人心淳朴,从未思量过这些,可回来家中,屡屡犯事,关于人心,不由的我多思考了一些。

景深当即会意了景灼灼的意思,乡下人单纯,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不会藏着掖着,可这府邸后院,女人最多,哪一个女人不是绵里藏针,稍一疏忽,就会被伤到。

景深明白了景灼灼的意思,便有些心疼自己的这个妹妹了,母亲过世时她才五岁,离府又将近八年,再回来时后院之中哪里还有她的位置。

想她回府几个月,每每经历风险,虽都逢凶化吉,可如果有一个可靠之人在旁提点她,她必然不会身陷囹圄。

原本护她的人应该是母亲,可无奈母亲已去,现在能当她靠山的也就只有他这个大哥了。

灼灼,日后你有何事都可与大哥商量,大哥无能但也必将尽力护你周全。

景深说这话的时候,一脸慎重而严肃,这话像是对景灼灼说的,却又好像是在对着自己起誓,他是她的大哥,定会护她周全。

景灼灼的眼眶不由的红了,她早就知道,她的大哥不会不管她,只是上一世自己糊涂,偏信了小人,才会让歹人有机会陷害她的大哥,今日听见景深这一番话,景灼灼心中更加坚定,这一世,她不能在让大哥这么早离去,她一定要阻止惠姨娘她们的诡计。

景深一直将景灼灼送到朝歌苑的门口,看着她走进院子,景深才退后离开。

目送着景深走远,景灼灼的眼眸中再次闪过寒光,这一世,她不会让历史再次重演,她会让她关心的人生活的很好。

朝歌苑内,荼蘼就等在屋内,看见景灼灼回来,款步迎了上来。

待二人都走进内屋,景灼灼才遣了芭蕉,跟荼蘼说起话来。

惠苑后院有一片竹林,今日景诚提出要去竹林里玩耍,我见惠姨娘神色有些不对劲,你找个机会过去探探那边竹林吧,我总觉着里面藏了些古怪。

荼蘼点了点头应下,又说起了另一件事。

另一件事是关于惠姨娘的。

前主母倾城郡主过世之后,景家后院的权利便分了三份,由三位姨娘共同管理。

可后来出了点事,权利再次集中,全部收回到了惠姨娘的手中,那件事是关于秋姨娘的。

说是权利分了三份由三个姨娘一同管理,可梅姨娘是丫鬟出身,自知身份地位,虽领了钥匙却不管实事,只要惠姨娘和秋姨娘同意的事情,她从不阻拦,渐渐下来,景家后院就只有两个人说了算。

后来梅姨娘索性交了钥匙,自己也落了个清闲,于是景府的后院,就只有两方势力了。

可没过多久,景家的后厨就出事了。

那是一个元宵节前夕,按照惯例,每年元宵佳节,城中各个府邸之间都会相互送礼。

送的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就是自家后厨做出来的一些个糕点。

景家后厨有一位师傅是从江南水乡请来的,糕点做的那叫一个绝,那年元宵节的礼盒,自然也是由那位师傅来做了。

元宵节前夕,景天成差人去取糕点礼盒,却发现礼盒的数量不对,在看里面,摆放糕点的数量也不对。

这一下景天成恼了,佳节送礼早已成为东定国的传统,这礼不讲究贵重,但讲究美味好看,现下的这份礼盒,让景天成根本就拿不出手。

景天成大怒,叫来师傅就要责罚,师傅跪在景天成的面前,一面求饶一面说出了当中原委。

原来管房先生给的银子不够,所以师傅只能做出这些个糕点来。

一听银子不够,景天成诧异了,这元宵节食材的采办款项那可是早在就拨给了后厨的,怎么到这会倒是银子不够了。

管房那边说银子给了,后厨师傅又说买的材料根本不够,这两边对不上啊。

景天成盛怒之下,开始查账,这一查之下发现,后厨采办亏空居然高达百两。

这事接着往下查,自然就查到了主管厨房的秋姨娘身上。

后面又是如何处理的,荼蘼就没打听清楚,但是知道,这件事之后,秋姨娘手中的钥匙被景天成收回来了,而秋姨娘在景家也算是失了宠了。

惠姨娘就是在那件事之后,掌管了整个景家,成为了没有主母名分的主母。

看来那个惠姨娘也是有些手段的。

景灼灼在听完荼蘼的叙述之后,眉头微蹙起来,后厨的事曝光的可真是时候,如果只是平常的什么日子,就算爆出这样的事来,也不会严查,更不可能查到秋姨娘身上。

偏偏是在一个关键的时间点爆出,这才让景天成大怒,亲自彻查到底,又牵连出了秋姨娘。

纵观整件事,这里面得到好处的就只有惠姨娘了,这样看来,她怎么可能脱得了干系呢?

那个秋姨娘也有些太贪了,不然也不会被拖下水。

荼蘼说道,她虽知道这事惠姨娘脱不了关系,但如果秋姨娘自己没有把柄的话,这火也烧不到她身上。

非也非也,秋姨娘或许有些贪心,但这贪心说不定也是被人养出来的。

只怕惠姨娘早就发现秋姨娘在做手脚了,但她一直默不作声的在旁看着,直到养肥这只硕鼠,再编了个大网,将她死死网住,事后这么多年,秋姨娘再无一子半女,可见景天成是彻底的冷落了她去。

对了,还有一事,是发生在这件事之后没多久的,就是红莲的事。

荼蘼又想到了什么,接着说道。

景府实际上并不是只有三个姨娘,其实还有差点多了一位五姨娘,只是这个五姨娘的运气着实有些差了。

秋慧娘被收了钥匙之后,自然哭闹不已,多次闹到了景天成的书房,大喊自己是被人陷害的,这让景天成颇为烦恼。

那日秋姨娘又来闹了半日,被景天成赶了回去,许是被姨娘闹得心烦,这天夜里景天成留宿在了书房。

后半夜,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景天成迷迷糊糊的睡着,突然听见书房里有响动,起身一看,是一个小丫鬟藏在屏风后面换衣服。

兴许是被雨淋湿了衣服,她以为这书房夜里没人,就想着在这里避避雨,却没想到这天景天成居然留宿在了这里。

卿本佳人,杨柳细腰,景天成看见小丫鬟的时候,她的头发上挂着水珠,一副娇媚羞涩的样子。

那段时间,景天成被秋姨娘闹的心烦,自然不会去她院子,惠姨娘又正来了葵水,梅姨娘自交出钥匙之后,景天成总觉得对她不住,自然也甚少去她院子里。

身边的几个女人都有段时间不能服侍了,这突然出现的小仙女让景天成一时移不开眼眸,之后的事情就在半推半就中结束,从此景家人都以为会引来第五个姨娘。

可是没成想到,这五姨娘没等到提位,就被人一把推进了井里,据说捞上来的时候,肚子里还有一个未成形的娃娃。

红莲就像是景家的一个插曲,悄悄的出现,又悄悄的褪去,在这个世上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这些事已经过去多年,景灼灼那个时候还在乡下,自然不知道,她回来之后,也不会有人故意跟她提及,是以今日要不是荼蘼说来,景灼灼还不知道这件事。

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呢,荼蘼。

荼蘼到不知道哪里有意思了,她只是按照景灼灼的安排去听了些墙根而已。

景灼灼没有理会荼蘼疑惑的眼神,她自顾自的倚在窗边,思索着刚才荼蘼讲的那两件事。

那两件事咋一听似乎没什么联系,可是算算时间,红莲出现的时机可真是巧呢。

恰巧就在秋姨娘犯事之后,估摸着秋姨娘被彻底冷落跟这个红莲也有关系,红莲出现的时机很是微妙,死的时机更是微妙,想必她死的时候,景天成并不知道她已经怀有身孕,不然就算是冲着那个孩子,她在景家也会有一席之地。

那么除去她的那个人,会不会也是因为那个孩子呢?

景灼灼看着窗外,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窗外阳光明媚,可在景灼灼的眼中,这些明媚似乎都跟她没有关系。

景诚昏迷的消息是在第二日的下午传到朝歌苑的。

消息是荷月带回来的,她一进朝歌苑就一路小跑到景灼灼的房门口,正巧撞上了抬了帘子准备出门芭蕉。

自从院子里来了这么的丫鬟之后,芭蕉自知要帮着小姐打理院子,是以人也稳重的很多,这回被荷月撞上,顿时沉了脸要教训她。

跑什么跑,小姐还在屋里头呢,怎么越发的没了规矩。

芭蕉姐姐,不是荷月没了规矩,是这事真的着急。

荷月被芭蕉训了一句,头也低下了,但也知道这事很是急迫,遂小声的顶了芭蕉一句。

我教训你难道还错了不成,你现在长了能耐了,都敢与我顶嘴了,看我不告诉小姐,撕了你的嘴。

这一众人没来之前,芭蕉是院子里唯二的丫鬟,涟漪、荷月、浅裳、琳琅来了之后,芭蕉也就顺理的被提为了一等大丫鬟,可实际上她并不懂得该怎么做大丫鬟,平日里也多和涟漪她们打成一片,她原本只是想唬一下荷月,没成想荷月竟然顶嘴了,一时之间芭蕉也没了主意,只能用这种方式彰显自己大丫鬟的不同。

好了,芭蕉,叫荷月进来吧,许是她确有急事。

景灼灼在屋内把两个丫头的对话听了个真切,她知道芭蕉不是那种没事找事的人,这次荷月莽撞,撞到的是芭蕉,被她编排两句自不会有事,可是如果下一会荷月不小心撞到了其他的什么人,那就不是说两句能过去的了,所以别看芭蕉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实际上是对荷月好呢,只是这种好,并不是人人都能理解的,她景灼灼,也是重活了一世才算看明白了这些。

荷月得了景灼灼的话,低着头冲芭蕉轻福下身子之后,慌忙走进里屋。

小姐,奴婢是确有急事,诚少爷昏迷了。

什么时候的事?

荷月带回来的消息让景灼灼猛然站了起来,昨天去惠苑探望景诚的时候,他还生龙活虎的,怎么才过了一天就传出他昏迷的消息?

说是昨夜又开始发烧,说了一夜的胡话,早上的时候人已经陷入昏迷了,惠姨娘早已经把京升堂的陈大夫请来了,可还是没有办法,现下老爷亲自入宫,希望能请来太医为小少爷诊病。

景诚的这病来的蹊跷,白日里还好好的一个人,入夜就突然病了,而且还这么严重,这让景灼灼不由的多想了一些。

知道了,你再去探探,看看现在都是些什么人在惠苑。

看着荷月福了福身子退了出去,景灼灼才又叫来荼蘼。

我总觉得这事不太对劲,诚儿昨天可是精神的很,怎么我去探望之后,就突然病了呢?

上一世并没有景诚出事这一段,是以景灼灼一时之间也想不透这里面的蹊跷,只能蹙眉跟荼蘼商量。

你昨晚去惠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荼蘼问道,她也觉得这里面有些问题,照理说虎毒不食子,惠姨娘应该不会对自己的儿子下狠手,莫非是昨天景灼灼去惠苑做了什么刺激到了惠姨娘,逼的她动手了。

景灼灼细细想来昨天的事,最后她突然意识到了,总不会是自己最后的反击让惠姨娘紧张了,才迫使她主动出击吧。

跟荼蘼大致讲了讲昨天的事,最后两人将关注点都放在了惠苑的竹林里。

莫不是惠姨娘以为你知道了竹林里的什么秘密?所以想早点除掉你?

不光是荼蘼有这样的猜测,景灼灼也是这样想到,似乎也没有别的什么事,能让她迫不及待的出手,而且还是以自己的亲儿子做这个饵。

走一步算一步吧,今晚你再去探探竹林,看看那里面到底藏了什么。

夜茫茫,繁星点点,景灼灼却了无睡意,她斜斜的趴在窗棂边上,心里还在想着景诚的事情。

景诚的病来的突然,据荷月打探回来的消息,景诚现是发烧,陈大夫来了之后,烧是想办法退了,可是却昏迷了,下午的时候,太医院的人也来了,说景诚脉搏什么的都是正常,可人却还在昏睡,似乎只是睡着了。

可他这么睡着,总是叫人不能安心,景灼灼总觉得后面还有事情等着她,那个惠苑似乎还在酝酿着什么更大的阴谋。

想什么呢?

一道低浅的声音飘进景灼灼的耳朵,她的身子猛然一怔,四下张望一圈,却未见人影。

那声音景灼灼是熟悉的,就是那个登徒子面具男,可环视一圈,却没有看见他的身影。

我在这里。

他的声音再次飘来,这一次景灼灼听出了方位,声音是从屋顶飘下来的。

果然是个登徒子,夜里跑女孩子闺房上面做什么?

景灼灼沉声说道,有意激面具男下来。

一声清浅的笑意之后,一个黑色人影飘落在景灼灼的面前。

面具男在景灼灼的面前站定,目光如炬的落在她的身上。

在想什么?

要你管!

景灼灼蹙眉瞪了他一样,身子后退,准备关了窗户睡觉。

窗子关了一半,就被人用手挡住,只是挡住窗子还不算,面具男孩突然将双手探到了景灼灼的腋下,猛然将她一提。

景灼灼就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落入了面具男的怀抱。

他的胸膛很是强健,景灼灼突然撞进去,觉得自己好像撞上了一颗大树,只是树那里会有他胸膛里的温度呢?

清风拂过,似有似无的清凉气息让景灼灼似曾相识,她不禁茫然的看向面具男。

你是谁?

景灼灼满心好奇的问,她总觉得这个人是自己认识的,可自己认识的人当中似乎也没有一个武功这么高的人吧。

如果不是自己认识的人,那面具男身上熟悉的感觉又是从何而生呢?

我是你的主人,小猫。

面具男低沉的声音在景灼灼的耳边响起,还不等景灼灼再问什么,身子已经被他带着跃上了墙头。

你不是想知道惠苑里出了什么事吗,我带你去看看。

面具男抱着景灼灼轻点墙头,身子再次跃起,朝着惠苑的放心射去。

景灼灼什么也问不出来了,她脸色苍白的贴在面具男的胸膛上,虽然眼睛已经紧闭,可是耳边满是呼呼的风声,这已经足够让她害怕了。

这个时候景灼灼才知道,原来自己是会恐高的,而且他这一跃一起的,让景灼灼感觉到了头晕。

这个面具男不会是跟惠姨娘一伙的吧,他这是想要自己的小命吗?景灼灼在心中这样想。

他的这一招可真是有够狠的,不用刀不见血,自己就被他吓死了。

到了。

面具男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景灼灼愣了反应了一会才怯怯的睁开眼睛。

果然已经落地了,只是落的位置

是惠姨娘的屋顶上。

景灼灼蹙眉恨恨的瞪了一眼面具男,面具男回给她的确实一抹清浅的笑意。

面具男目光流转,示意景灼灼看下面。

景灼灼低头看去,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面具男已经移开了屋顶的瓦片,下面正好能看见景诚的床。

惠姨娘靠坐在景诚的床边,她正低头看着床上的景诚,背影看来满是担心。

师妹不用担心,只要剂量不错,诚儿不会有危险的。

一个男人的声音穿进景灼灼的耳朵里。

这么晚了,房间里怎么还会有男人?

景灼灼眉头紧蹙,身子轻轻移动,想看看清楚那男人究竟是何人,可是无奈男人站在背光的地方,只能看见他身穿玄色长衫,却根本看不清他的脸。

诚儿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三天之后,自会醒来,所以你要做什么事,必须在这三天之内完成。

惠姨娘看着床上的景诚,轻轻的点了点头。

早就怀疑景诚的病是有人故意为之,现下看来,这个惠姨娘为了对府自己,还真是不择手段,连自己的亲生子都舍得用来做饵。

再看床上躺着的景诚,脸色正常,除了是睡着的,真看不出于正常人又什么异样。

他们走了。

身边面具男的声音再次响起,景灼灼知道,自己也该走了。

在离开之前,景灼灼的目光不由的往竹林方向探去,今夜,荼蘼会去那里,不知道能不能发现点什么。

害怕的话,就抱紧我。

男人的声音拉回了景灼灼的视线,他声音中若有似无的笑意让景灼灼有些抓狂,可现下的境地,似乎也不适合发作。

一路回去,景灼灼确实如面具男所说的,紧紧的抱着他,因为景灼灼觉得,自己的生命还是要珍惜的。

方才落在惠姨娘的屋顶是,景灼灼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这一次是落在自己房间的地面上,这一落地到让景灼灼感觉不真实起来。

你可以放开我了。

面具男语气中的笑意更加的明显,景灼灼蹙眉看过去,这一回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了真实的笑意。

......

全章节目录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北王狂刀小说里面的主角是谁 都市异能

北王狂刀小说里面的主角是谁

北王狂刀小说里面的主角是谁,这本小说叫(北王狂刀)里面主角是宁北和苏清荷。主要讲述的是男主人十七岁被封王,却回到都市穿着一身布衣,这个女孩还嫌他难看!却不曾知道他是什么样的风云人物。令人闻风丧胆。“一...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