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灼华景灼灼重九景楚楚完本阅读大结局目录阅读

admin
20883
文章
2
评论
2020年4月27日09:07:13 评论 44 views

重生嫡女灼华》的主人公是景灼灼重九景楚楚,这是一本重生类型的言情小说。新婚夜,景灼灼正在等待相公的到来,可等来的却是新郎重轻墨和庶妹景楚楚,两人亲密的举动让景灼灼瞬间意识到处境。原来,昔日恩爱的重轻墨一直是在利用自己。景楚楚狠毒阴辣,直接联合外人将景家灭门!重生一世,竟然回到了14岁那年,前世遭受过的所有屈辱,景灼灼要全部讨回来!

重生嫡女灼华

>>点击阅读:重生嫡女灼华景灼灼重九全文阅读<<

重生嫡女灼华章节阅读

前世,在景灼灼年满十五岁的时候,京城里开始出现一个医术高超的女子。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她就像是忽然在一夜之间成为大街小巷人人传诵的女神医。

也就是那一年,京城东郊的一片贫民窟里开始爆发出一场规模极大的瘟疫,才一夜的时间就死了一百二十多余人。而她,便是在当时忽然出现,依靠自己的精湛医术,一夜穿梭在被隔离的瘟疫区然后在第二天那些患了瘟疫的人病情开始好转。到了第十天的时候,所有人都恢复了健康。

在她的主张之下,爆发瘟疫的地方开始每隔半月就用蒸煮的醋消毒一次,直到后来那一处几乎成为禁忌的地方彻底的排除了瘟疫的隐患。那之后她便在太子的引荐之下入了宫面圣,被封为国医圣手。

当年她不过是十四岁刚刚及笄的小女孩儿,然而却已经官拜四品。曾经重轻墨不止一次在她的耳边念叨,如果当年是他先发现的她,先把她送到皇帝面前,那么当初风光一时的就不会是太子。

后来,后来在景灼灼从十六岁开始帮着重轻墨在朝中周旋,也曾经去寻找过她,想要让她站在重轻墨的队伍里。景灼灼十七岁,她十六岁,朝中开始盛传她跟太子相爱,却因为皇室因为太多的缘由不能在一起。又过了一年,她在皇权的争斗中被牺牲,据说被人掳走侮辱了整整三天三夜然后五马分尸。

当时太子得知她惨死的消息,当场喷出一口血,然后大病一场至此身体再也无法恢复。也就是在那之后,重轻墨在自己的帮助之下在朝中渐渐站稳脚步,挤出了其他几个皇子成为太子唯一的竞争对手。至于后来景家灭门跟景楚楚说的重轻墨在那之后就会顺利成为太子之间有什么关系,还在等待着她去探究。

当年她死的时候不过是十七岁,正是如花一般的年纪,却在花期未绽放之前成为夏末的荼蘼。

前世景灼灼虽然欣赏她的为人,也在得知她和太子之间的事情之后暗自伤怀,但是毕竟她一心帮助的重轻墨因此得了势,所以景灼灼从未想过整件事情的背后有什么样的关联。

今生得以重逢,很多事情联系在一起,景灼灼似乎已经有了头绪。当年抓走她的,怕是就是重轻墨派去的人。因为那件事里唯一得到好处的便只有重轻墨,依照他的狠辣程度,不难做出那样残忍的事情。

想到她前世便是被蹂躏至死,跟自己的死状一样凄惨,景灼灼的心头就又多了几分疼惜。既然上天让她重生得以复仇,而自己又遇到了她,那么看来是上天注定要让自己替她讨回公道。

上天这般美意,她景灼灼又怎忍心放过。

想了想,景灼灼忽然想到前世她的名字,恰好便是荼蘼。

荼蘼,是夏天最后的一种花。荼蘼花败也就代表着夏天的结束,而前世荼蘼死了之后她的青春美好也画上了句号。真真是应了那句开到荼靡花事了,如今想来景灼灼只有满心的欢喜。

今生她遇到了荼蘼,就可以让她永远美丽而肆意的绽放。

敛去心神,景灼灼看着荼蘼因为饥饿而消瘦的身子,眼底闪过一抹心疼。她扶着她起身,芭蕉瞧见了也赶紧过来帮忙。看了眼荼蘼身上的草标,只有一根,那便是十两银子。

想到堂堂神医竟是只在奴隶市场用了十两银子就成为甩手货物,景灼灼对凃靡又多了几分心疼。

找来车夫拿出银子交给牙婆,又从她的手里接过凃靡的卖身契,景灼灼这才跟芭蕉一起扶着她朝着马车走去。

小姐,您干吗买了她啊?你瞧都虚弱成这样了,回府之后还要请大夫来医治,到时候惠姨娘知道了岂不是又要抓住小姐的小辫给小姐难堪?

芭蕉有些担心的看荼蘼靡毫无血色的脸说道,神情之间满是对景灼灼的担忧。

放心,回去之后让她多调养几天就好。小心点把她放在马车里,你再去那些牙婆哪儿转转,找一些家事简单,最好是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的那种,买三四个回来就成。

是,小姐。

芭蕉虽然担心,却也知道小姐既然吩咐她这么做就必定有自己的打算。做丫鬟的,尽管替主子担心,却不能逾矩到替主子做决定。

待芭蕉走了之后景灼灼才上了马车,去过一旁的水壶倒了杯水,扶着荼蘼喝下,又仔细的替她擦拭了嘴角然后才又扶着她躺好。瞧着眼前几乎处于半昏迷状态的荼蘼,景灼灼的心底开始生出一丝丝的好奇来。

既然荼蘼有那么高超的医术,就算是一个人孤苦无依行走江湖也不至于沦落到牙婆子的手上被卖为奴。且前世她更是忽然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之前一直都是从未听闻过的。

综合这些细小的方面,景灼灼肯定荼蘼身上肯定发生过什么。不由得,对这个清冷的女子愈发心疼起来。

那边,芭蕉按照景灼灼的吩咐,一个个的问过去,还真找到了四个无依无靠的丫鬟。给牙婆付了银子又拿了卖身契,芭蕉便领着四个小丫头回到马车旁。

因为来的时候只有一个车夫一辆马车,所以景灼灼又命芭蕉去租了马车和车夫来,拉上新买的四个丫鬟,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往回走。

芭蕉瞧着景灼灼时不时的低头看一眼凃靡,而且眼神里还流露出一股心疼,心底不由的就疑惑起来。

小姐这是怎么了,才见了这丫头第一面就总像是很心疼她的样子。那种感觉,就好像小姐跟她是认识的,而且还知道她一些事情。可她家小姐明明是回府之后第一次出门,又怎么可能会认识外头的人,更何况还是个被牙婆压制的卖身奴。

察觉到芭蕉疑惑的视线,景灼灼不紧不慢的抬头,勾唇轻声问道:你买那些丫头的时候问清楚了,她们家里可是没人了?

小姐放心吧,芭蕉办事还能不牢靠么。奴婢可是都问过了,她们四个都是从各处逃难来的,家里人早就死了。

恩,那就好。

景灼灼浅浅的应了一声,然后拿过一旁的茶杯倒了杯水润了润口。

芭蕉原本还对景灼灼和荼蘼之间有些好奇,现下被景灼灼转移了话题忽然就又对自己买来的四个丫头感兴趣起来。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好奇的看着景灼灼:小姐,你为什么要让芭蕉买这些家事简单的丫头呢?

景灼灼脸上闪过一抹笑意,看着芭蕉温和的说:那是因为一来她们家中没有牵挂到时候才不会轻易的被威胁,或者因为要养家糊口而拿人手软。二来这样的丫头体会过失去亲人的痛苦,正是渴望温暖和关怀的时候,到了府上咱们对她们好些。到时候她们也会对咱们好,这样一来就能够保证她们对咱们衷心。

所以到时候惠姨娘就算是想要收买这些丫头,也找不到门路了。哎呀,小姐您可真是聪明呢,芭蕉怎么就没有想到。

芭蕉一拍脑袋,一副忽然顿悟的摸样笑嘻嘻的瞧着景灼灼。

一路上主仆二人也没再说话,很快马车就到了景家大门口。芭蕉下车又扶了景灼灼,然后才招手让新买来的四个丫鬟上前扶着凃靡回府。而租来的马车早就由车夫上前付了租金,离去了。

回到朝歌苑,景灼灼命粗使丫头烧水,又给四个新丫头指了指房间这才跟芭蕉一左一右的扶着荼蘼进了自己的屋子。也好在朝歌苑够大,就算是忽然多了五个人也还宽绰。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的时间,热水烧好了,由着小厮抬到门口。几个粗使丫鬟合力抬了些热水和冷水把浴桶给添上水然后躬身退去,景灼灼让芭蕉去给荼蘼洗了澡又换了衣服,然后又合力扶着她躺在自己的床上。

看着梳洗过后露出全貌的荼蘼,芭蕉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早就知道荼蘼有多惊艳的景灼灼只勾唇露出一抹浅笑,然后让芭蕉去拿前些日子景天成赏的那支千年人参。

芭蕉原以为景灼灼要她拿了去煎药自己喝,却听到景灼灼说那人参竟是熬了给荼蘼喝的。

芭蕉当下就愕然了,怔愣的跟景灼灼重复了好几遍,得到的答案都是同样的。捏着手里虽然小却已经有千年的人参,芭蕉很是不解的看着景灼灼问:小姐,这可是千年人参,您怎么能让一个丫鬟给吃了呢。

那有什么,不过是一支人参罢了,没了日后还可以有啊。再说我如今身子也不弱,用不着。

可是小姐,这人参就算不吃搁着那也不会坏啊。若是万一你日后有个好歹需要急用怎么办?

芭蕉还是不解,即便现在用不着谁又能保证以后不会用。按照她家小姐如今在景家的地位,能得到下一支人参都不晓得是什么时候了。这么珍贵的药材,小姐竟然要让一个刚刚买回来的丫头吃了。

芭蕉,连我的话都不听了么?

芭蕉张张嘴原本还想说什么,可是在瞧见景灼灼眼底的厉色之后立刻就闭了嘴。

她知道,虽然景灼灼不会端大小姐的架子,对她们这些奴婢也温和的很,但是不代表她家小姐就没有自个儿的威严。从明月的事情之后芭蕉就知道她家小姐已经变了,变得大气沉稳有时候还会带着几分威严。

刚刚小姐的样子,活脱脱第二个家主。

芭蕉纵然再多的意见,平日在景灼灼面前再没大没小也深知自己的身份。于是也不再多言,而是拿着人参默默地转身退下。

待芭蕉离开之后景灼灼才收了浑身的戾气,转头看向已经醒来的荼蘼。

从她的神情里,瞧不见丝毫的惊讶畏惧和恐慌。那双如冰的眸始终是清冷的,像是丝毫都不在意自己所处的环境。

景灼灼暗自在心底赞许着,这就是荼蘼。面对荣辱不喜不悲,面对皇权无畏无惧,面对危机不慌不忙,从来都是淡如云烟的气度。她就像是世间独立的一抹荼蘼花,妖娆盛放却从不过多的展现自己的妖媚,颇有一股清风自来的气势。

荼蘼。

景灼灼柔柔的唤了一声,在一瞬间瞧见荼蘼眼底闪过的波动,可是很快她就恢复一贯的淡漠如水。只是侧过头,安静的看着景灼灼。

荼蘼不问景灼灼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景灼灼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就仿佛那一声凃靡不过是随口一唤,就像是景灼灼兀自发出的一声叹息。

屋内正安静,门外适时的传来敲门声。

景灼灼应了声,屋门被由外推开,进来的是芭蕉,在她的身后还跟着四个丫头。她们已经洗了澡,也换了干净的衣裳,在芭蕉的身后站成一排,安静不语。

从左到右一一望去,瞧着四个丫头清秀的脸蛋,满意的点点头。

既然你们如今已经被买来做了我景灼灼的丫鬟,那么我便给你们四个一人取个名字。从左到右,依次是涟漪、荷月、浅裳、琳琅。

奴婢谢小姐赐名,日后奴婢定然好好好伺候小姐忠心于小姐。

听到四个丫鬟整齐的回答,景灼灼知道她们曾经在被牙婆带出来贩卖之前都曾是学过一些规矩的。虽然不是那种专为富贵家准备的高等丫鬟,好在请个婆子教一教规矩还是可以的。毕竟她们都有过底子,看摸样倒也机灵,应该不难。

既是如此,那你们四个便先从二等丫鬟做起。以后谁做的好,便会升为一等丫鬟。我对你们好,同时也希望你们真心效忠我这个主子。做得好,便是有奖励,做的不好自然的也会有惩罚。朝歌苑里的事情,你们眼瞧见就好,不该说的话别说。若是日后有什么困难,不要隐瞒统统告诉我。我可以解决的,自然会帮着你们。可是,以后谁因为自己的事情被旁人抓了把柄威胁或是拿了银子收买,那就休怪我不客气。

景灼灼说这番话的时候神情是威严的,不过刚刚及笄半年却像是经历了风霜洗礼磨难冲刷,眼神里的冷厉更是让四个丫鬟噗通一声纷纷跪在地上,齐齐的表明自个儿的心意。

瞧见她们这般,景灼灼这一出震慑也算是做到了位,遂收敛了满身的戾气让她们起来。

芭蕉,带她们熟悉一下朝歌苑的事物,顺便交代一下府中的事情。今日晚了,明日开始安排她们做活。

是,小姐。

芭蕉仔细的应了一声,然后才带着四个丫鬟离开。

屋子里又一次剩下景灼灼和荼蘼,她缓步走到床边,坐在椅子上看向荼蘼。

从即日起,你留在我身边可好?

荼蘼没有说话,而是淡淡的看向景灼灼,眼神依旧清冷的很。

景灼灼笑了笑才又接着说:你的卖身契我已经撕了,你现在是自由身。关于你的过去我现在不会问,将来也完全由你自己做主。这段时间你身体还没痊愈,若是不嫌弃就留在这儿。待身子好了,要走要留你便自个儿拿主意吧。

这一次,荼蘼的眼皮又动了动,眼底同样闪过一抹疑惑。然而景灼灼还是没有解释,只是笑了笑就说让她好生休息。

转眼便过去了几日,新来的四个丫鬟对于朝歌苑的事物开始上手。有了她们的帮忙,芭蕉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而荼蘼在身体无碍之后也选择了留下,跟当初约定好的那般,景灼灼从来不过问她的过去。

在芭蕉看来,荼蘼根本不是丫鬟而是跟自家小姐平起平坐的朋友。虽然疑惑,却还是安分守己的做自己分内的事情。

这天,才刚刚卯时,景灼灼便已经在芭蕉的伺候下换好了衣衫。一袭简单的粉色拖尾软绸衫裙,外罩一件白色的半透明纱衣,腰间用紫绸软烟罗结成漂亮的蝴蝶结,垂落的流苏环绕着玉佩随着走路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声响。三千青丝用简单的梅花白玉簪随意的挽着,虽然简单却不失优雅。

芭蕉围着景灼灼来回转了两圈才满意的笑弯了眼角,开心不已的说道:小姐今日的装扮可当真要惊艳世人了呢,想必在那上山拜祭的官家小姐里属第一呢。

景灼灼瞥了一眼镜子里颦颦婷婷的自己,娇嗔的白了芭蕉一眼:小丫头,就你嘴甜。快去准备准备,待会儿怕是要出发了。

是,小姐。

芭蕉听命,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景灼灼微眯着眼睛看着窗外已经开始泛白的天空,想到昨日景清儿邀自己去仙灵山佛陀寺时眼底的急迫和阴暗,景灼灼勾唇露出一抹冷笑。她真以为自己和景楚楚的眼神交换的神不知鬼不觉么?可偏偏,她景灼灼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上山拜佛祈福是假,借机陷害自己才是真。

暂且不管景楚楚和景清儿是什么时候结盟的,她倒要看看这两人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你不担心么?

听到身后的声音,景灼灼回头,瞧见在脸上贴了特殊药材而使得原本倾城容貌被掩去的荼蘼,微微一笑。

该担心的是她们才对,因为不管今天等待我的是什么,最终都会成为我的棋子。

在荼蘼面前,景灼灼从来都不掩饰自己的真心和目的。

荼蘼,你一定会帮我的。所以,我根本不用担心。

忽然之间景灼灼又收回所有的强硬,瞬间变得俏皮起来,冲着荼蘼卖乖的眨巴着眼睛。她说的是肯定句,料定了荼蘼会帮自己。尽管不知道她那儿来的自信,荼蘼却知道眼前的女子已经看透了自己。

这个尚且不足十五岁的女子,却已经拥有了冠绝天下的心智和气度。如此女子,她荼蘼自叹弗如。这,也是她甘愿留在景灼灼身边的原因。

小姐,咱们走吧。

门外,芭蕉欢快的声音传来。景灼灼应了一声,提着裙摆往外走去。走到珠帘前,荼蘼很自觉的帮着景灼灼撩开,然后景灼灼才挺直着脊背走了出去。

涟漪、荷月、浅裳和琳琅被景灼灼留在朝歌苑,她只带了芭蕉和荼蘼两人。主仆三人到景家大门口之后不久,景楚楚和景清儿景婉儿才带着各自的丫鬟磨磨蹭蹭的赶来。因为景天成跟景深有事要处理所以会在傍晚的时候前往仙灵山,而景诚则因为略染风寒在府中休息。

门口,四辆马车并排等着,顺序按照长幼分开。一眼望去,那马车皆富丽堂皇,四角垂着七彩的缨络随着清晨的威风摇曳生姿。每辆马车旁边都跟着四个侍卫,两个婆子。

见人到齐了,景灼灼便跟众姐妹点头然后走到最前面的马车旁,在芭蕉的帮助下踩着小马扎上了车。之后芭蕉跟荼蘼也相继上车,其他几位小姐依次也上了自己的马车。待她们坐稳,车轮便轱辘着滚向城郊。

仙灵山佛陀寺位于北侧的城郊,是东定国最有名的寺庙。哪儿接待的全都是朝中的达官贵人以及宫中那些尊贵主子,香火年年旺盛。

昨个晚饭前,景清儿便是以上山替景灼灼祈福让她的身体早日康复为由头跟景天成提出的。景清儿到底是得宠,略微一撒娇景天成就同意了。

因为仙灵山距离京城差不多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景灼灼上了车之后便恹恹的眯着眼睛假寐。芭蕉好奇心重,便悄悄的掀开车帘瞧着沿途的风景,荼蘼安静的坐在角落微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个时辰转瞬即逝,马车略微摇晃了一下便停下。

景灼灼听到芭蕉在唤自己,遂睁开眼睛。三人相继下车,身后景楚楚等人也已经下了车。因从山脚下往佛陀寺一路修建的是宽阔平坦的官道,所以景灼灼她们下车之后只需要走上百级的台阶就可以到佛陀寺。

待一行人爬完台阶已经是一炷香之后了,而此时太阳也渐渐的升高,热度开始加剧。不过是从门口走到寺庙内,几个人就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在小沙弥的带领下进了禅院,捐了一百两的香油钱,接着便是上香、跪拜、许愿。末了,几个人又虔诚的跪在大殿听禅师诵经讲佛。折腾完已经到了午时,一群人又累又饿。

因为要在佛陀寺待上两天一夜,所以在寺庙用过了素斋,景灼灼等人就在主持的安排之下住进了专门为贵客准备的院子。佛陀寺常年有名门世家捐助,倒也财大气粗,景灼灼她们竟是一人一间小院,既清净又舒适。

以景灼灼为中心,左侧的院子住着景婉儿,右侧则是景清儿以及景楚楚。侍卫们在院外守着,院内只留有各个小姐的贴身丫鬟以及两个府上的婆子。

对于景灼灼来说,她可以信任的就只有芭蕉和荼蘼。不过依照芭蕉单纯的性子,她怕是并没有察觉到不妥之处。而景灼灼也没想过要提醒她,因为她害怕到时候芭蕉做的太刻意了更惹人怀疑。

且不管之后会发生什么,景灼灼眼下倒是该干嘛干嘛。

午时休息了片刻之后醒来,太阳已经不那般毒辣。听闻佛陀寺最著名的风景便是那碧波荡漾的十里荷花,景灼灼起身之后便唤来芭蕉和荼蘼陪着自己去逛逛。

佛陀寺修葺的好,绿化自然也是顶好的。出了院门,沿着一条林荫小道一直往前,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就到了后山。佛陀寺占地百亩,后山更是广袤。一路的亭台楼阁走过,周围遍布着次第开放的花朵,一路妖娆的延伸向前。

当景灼灼终于走到传闻中的十里荷花池,已经是将近一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入眼,几乎望不到边际的碧波荡漾,朵朵红莲妖娆胜过国色天香。仿佛天际同大片的荷花连接在一起,倒真是应了那句接天莲叶无穷碧。

哇,这里好美啊。

芭蕉早就已经忍不住的惊呼出声,像是叽叽喳喳的小雀似得沿着小路往前跑,在一处凉亭边站稳,然后回头看向景灼灼。又是蹦又是跳的招手,示意她走快点。

瞧着芭蕉孩子气的摸样,景灼灼不由的笑了笑,加快了脚步走到凉亭处。

小姐,我第一次见这么多的荷花呢,好漂亮。

芭蕉说着又退了几步,笑的一脸灿烂,然而下一秒却因为不小心绊到了一旁凸出的石头身体后仰。

小心。

眼看芭蕉就要落水,景灼灼下意识的伸出手一把扯过她的手腕顺势往后一甩。就在景灼灼以为危机解除的时候,她自个儿却因为惯性使然竟朝外扑去。因为还在凉亭一侧,所以只有不足人膝盖高的石刻栏杆挡着,而凉亭是建在从水底打出的几根石桩上。所以景灼灼这么一扑,势必要落入水中。

小姐。

芭蕉被吓的面容苍白,惊呼一声,伸出手要去拉景灼灼,却是晚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景灼灼往水面栽去

......

全章节目录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景灼灼在线哪里可以看这本小说 都市异能

景灼灼在线哪里可以看这本小说

景灼灼小说全文已经大结局了,这本小说名为《重生嫡女灼华》,男主是重九,讲述了女主重生复仇的故事。景灼灼是东定国第一世家的嫡女,因为小时候被人打掉包,一直生活在乡下。好不容易认祖归宗,却遭来庶妹景楚楚的...
北王狂刀小说里面的主角是谁 都市异能

北王狂刀小说里面的主角是谁

北王狂刀小说里面的主角是谁,这本小说叫(北王狂刀)里面主角是宁北和苏清荷。主要讲述的是男主人十七岁被封王,却回到都市穿着一身布衣,这个女孩还嫌他难看!却不曾知道他是什么样的风云人物。令人闻风丧胆。“一...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