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胜烟柳满皇都柳雅沧千澈全章节目录阅读

admin
20833
文章
2
评论
2020年4月27日10:56:19 评论 41 views

绝胜烟柳满皇都柳雅沧千澈全章节目录阅读,主角叫《柳雅沧千澈》的小说名字是绝胜烟柳满皇都,是作者柳雅沧千澈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小说,截止到目前小数已完结,小说主要讲述柳雅睁开眼睛就是破墙烂瓦、小土炕。可怜那瘫痪的老爹、纯良的弟弟都面黄肌瘦。这是家,还是难民营?咱上辈子是巧手,这辈子是能手;空手都能套白狼,废物也能变成宝。眼看着日子红红火火,上门的媒婆都踏平了门槛。可柳雅还没点头,那个常常来帮忙的家伙是什么意思?沧千澈说:雅儿,嫁给我吧。我的人是你的,我的房子、地契、银票都是你的,还附带一方玉玺当聘礼。...。

绝胜烟柳满皇都

绝胜烟柳满皇都柳雅沧千澈全章节目录阅读

“看病还有赊账的?要是你家人要死了,我说等等再来看,行不?”

一句话,把柳絮儿噎的说不出话来。

摸摸腰间空落落的荷包,柳絮儿的只能咬牙低下了头,一张还算清秀的脸上显出为难和无奈。

“絮儿,过来,爹这还有十几个铜钱。”隔壁房间,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柳絮儿皱皱眉头,又看了一眼不依不饶的王大夫,还是朝隔壁走了过去。

推开门,屋里一股闷热、骚臭的气息扑面而来。屋里破败的土炕上,一堆几乎要看不出颜色的棉絮当作被子,里面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

见大女儿进来,柳达成赶紧往旁边挪挪,还用那堆脏破的棉絮往身上盖了盖,试图遮掩一下身上的脏。

“行了,爹,别捂了,越捂着越臭。回头我给你打盆水,让树儿给你洗洗。”柳絮儿说着走上前来,距离炕边还有一段距离,探着头、掩着口鼻问:“铜钱在哪儿?”

“在炕头的席子下边。你自个拿吧。”柳达成指了指炕头,又尽力的把身子往后挪挪。

柳达成瘫了五、六年,他也知道自己身上臭,知道自己拖累了三个孩子。

可有自己一口气在,这好歹也算是个家,还不至于被别人欺负的太厉害。要是自己真的去寻死,剩下这三个苦命的孩子被人卖了都说不定。

心里苦闷着,柳达成叹了一口气。

柳絮儿见她爹脸上的自责,心里也跟着泛苦。没说话,走到炕边掀起了席子。

那席子破糟糟的,一掀起来灰尘四溅,还有几只小虫从席子缝隙里爬走了。惹得柳絮儿更皱起眉头,索性将席子全掀了扔在地上。

席子下面排着十几个铜板,柳絮儿全拿在手里数了数,才十四文。照王大夫说的诊金差了一半还多呢。

“爹,这不够啊。”柳絮儿实在没脸出去。

那王大夫认钱不认人,要是不给诊金,能站门口骂一个下午。

“实在没了,这还是芽儿整个夏天去打猪草卖了回来,塞到我席子下面的。”说起芽儿,柳达成的眼里就是疼惜。

“算了,我和王大夫再说说吧。”柳絮儿用手在鼻子下面扇扇风,实在不想再闻这屋里的臭味,转身出去了。

“王大夫,您看,我们家就这十四文了。您看能不能……”柳絮儿知道求人要说好听的,直接用“您”来称呼了。

“那不成。我来这一趟起码也要二十文。我就在你家门口等着,你快借钱去。”王大夫说完,真的拎着一把椅子要坐在大门口。

“哐当”院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差点撞上正往外走的王大夫的鼻子。

“柳树,你撞了我了没看见?”王大夫指着站在门口的男孩,好大一声吼。

男孩有八、九岁的年纪,长得又黑又瘦,一双眼睛却颇为有神。

柳树瞪着黑溜溜的眼睛,“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大声道:“滚!一文也没有。”

说着,顺手从门边抄起一张板凳,朝着王大夫抡了过去。

“树儿!别动手。”柳絮儿见自己弟弟和王大夫动手,吓得跑过去将柳树拦腰抱住了。

柳絮儿将柳树一抱住,柳树手里的板凳就抡空了。

那王大夫本来吓了一跳,但随后反应过来柳树就是个小孩子,如今更是被他大姐抱住了,冷笑一声,道:“臭小子还想打人?没家教的东西。我替你爹教训教训你。”

说完,王大夫上前一步,抡起巴掌左右开弓,给了柳树两个大耳光。

“王大夫,你……”柳絮儿也楞了。看着弟弟脸上通红的五指印儿,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和你拼了。”柳树吼一声就要冲过去。

柳絮儿更慌了,可还是紧紧抱住柳树不放。一对姐弟就在院子里挣扎、扭脱起来。

王大夫在一旁看了会儿热闹,周围邻居也有闻声过来指指点点的。

王大夫怕人知道他打了柳树,毕竟柳树还是个孩子。冷笑一声,过去将柳絮儿手里攥着的铜板夺走了。

掂量着手里的十四文铜板,王大夫出了门,还不忘当着邻居的面儿大声道:“十四文就十四文吧,算是我可怜你们一家子穷鬼了。以后再找我我都不来了。没钱看什么病,一个傻丫头,死了算了。”

王大夫走了,柳絮儿看看空空的手,知道家里最后的十四文也没了。

柳树却气的瞪了他大姐一眼,拎着板凳出门,朝着王大夫离开的方向就扔了过去。

可是距离远了,根本打不着王大夫。柳树气的“呸”的一口唾沫吐出去,转身进屋看他二姐去了。

柳絮儿抹抹眼泪,出门捡了弟弟扔出去的板凳,回头看了看这些看热闹的邻居,低着头回家了。

屋里,柳雅还昏迷着。额头被柳王氏打破的伤口已经结痂了,可脸上沾了好些的血。

柳树站在炕边看着二姐,含着眼泪去盆里沾湿布巾,回来给柳雅擦拭着脸上脏兮兮的泥巴和血迹。

“树儿,你出去砍柴,柴刀呢?”柳絮儿进屋问着。

“啊?听着二姐出事我就跑回来了,柴刀忘在山上了。”柳树这才想起。家里可就剩那么一把柴刀了。

要是再丢了,以后打不着柴,换不来米,全家人都得饿肚子。

想到这里,柳树把手里的布巾往柳絮儿手里一塞:“大姐,你给二姐擦擦脸。我去找柴刀。”

说完,柳树就跑了出去。

柳絮儿看看手里沾着泥巴和血迹的布巾,又看看炕上昏迷的芽儿,叹了口气。走过来将芽儿的脸擦了擦,然后洗净了布巾晾上。又到院里洗衣服去了。

看着那两大盆的衣服,再看看自己又红又粗的手,柳絮儿又抹了抹眼泪。

小说名字:《绝胜烟柳满皇都》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陈生字八荒这本小说哪里免费看 言情小说

陈生字八荒这本小说哪里免费看

陈生字八荒这本小说哪里免费看,陈生字八荒的小说名为战狱修罗又名绝武神卫,是一本都市神豪逆袭小说,讲述的是主人公陈生字八荒,是个孤儿,十三岁时从小无父无母的他选择了参军,又在部队历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