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大人,麻烦离我远一点!秦久悦陆泽小说最新章节

admin
20834
文章
2
评论
2020年4月27日19:14:46 评论 52 views

校草大人,麻烦离我远一点!秦久悦陆泽小说最新章节,主角叫《秦久悦陆泽》的小说名字是校草大人,麻烦离我远一点!,是作者秦久悦陆泽写的一本青春校园类型小说,截止到目前小数连载中,小说主要讲述楚大校草好,打得了篮球,耍得了帅,成绩优异,家境还优渥。偏偏他眼瞎,看上乡下来的土包子。土包子表示无福消受,挡箭牌女友的滋味太难了,前有情敌追杀,后有帅哥来撩,她只想安稳度日,学业有成啊!呐,丫头,跟了我你少奋斗20年!某人大言不惭。跟你个大头鬼,我宁愿一辈子搬砖!土包子敬而远之,当个小透明不好么?。

校草大人,麻烦离我远一点!

校草大人,麻烦离我远一点!秦久悦陆泽小说最新章节

这时,门口走进白裙的顾燃,脚步略显匆匆,“听说你到校医室,出什么……”

后半句话,顾燃看到了躺着的是秦久悦也看到了陆泽放在秦久悦额头的手,末音到了嘴边,咽回肚子里,随之皱了好看的眉头,“久悦,你怎么了?”

她说着,人已经坐到床沿,关切的神色。

“我没事。”秦久悦坐起身,声色是好听的柔软。

陆泽有一丝惊艳,余光分过去,对于一个声控灯来说,好听到声音入耳完全是享受。

秦久悦说完,掀开被子下了床,踩上了鞋子,麻溜地蹬上,冷漠地就走。

“久悦……”顾燃愕然,见秦久悦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校医处,将垂在耳际的发压在耳后,在陆泽面前低着头,轻声道,“她是我家寄养的乡下姑娘,不懂人情世故,抱歉。”

“就是那档节目的那个孩子?”陆泽望着空荡荡的门口,几分惊讶,她头是真铁啊!一点事都没有,这就走了。

“嗯。”秦久悦的事顾燃不想多延伸下去,而是话题一转,“星期天有空吗?最近上映了一部电影,我想……”

她话还没说完,陆泽单手插兜摆了摆手,“没空。”

***

秦久悦出了医务室,坐在教学楼通天台的楼梯间,想着总不会再有倒霉事寻上门,这一坐就是一下午。

“我就说她不是个好东西吧?那次上节目的时候,她就弄坏了顾燃的生日礼物,我看她就是嫉妒顾燃!”

“本来就是,跟个土包子似的,要不是顾燃把旧衣服给她穿,还不知道穿什么破衣褴褛来学校呢!”

楼梯间的脚步声伴着没署名的置喙随风灌入秦久悦的耳膜,她攥在手心的钢笔温热,心,却一片冰凉。

要说多少遍,他们的偏见才会少一点?

摸出手机,市面上最便宜的智能机型,内存运行很小,卡顿好几秒,屏幕亮起来,5点36,电量告急。

不知不觉到了下课点,秦久悦站起身,拍了拍屁股的灰。

她一定要找到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打定主意,她往教室里走去。

邹卿卿的钢笔是今天上午遗失的,看她从包里拿出同款,怀疑到她身上。或许,不小心落在了桌椅的某个角落,只要能找出来,看他们还怎么泼脏水!

上课的教室在二楼,橘色的阳光像是为瓷白的墙面镀了金,过道里空空荡荡,鬼影也不见一个,放学像出狱,没人愿意在教室多呆一秒。

“我说顾燃,帮你这个忙,你要怎么感谢我?”

刚到门外,秦久悦捕捉到“顾燃”这个名字,下意识顿住了步子,贴着墙,往教室里瞟去。

此刻的邹卿卿坐在课桌上,晃动着双腿,迎着晚霞,露齿而笑,右手搭在了另一名女孩的肩头。

顾燃真的很适合白色,长裙,长发,仙女似的。

仙女很接地气,手里拿着锉刀正磨着指甲,漫不经心道,“请你吃海鲜大咖,想点什么点什么。”

“诚意也太单薄了吧?”邹卿卿不满,双脚着地站直了身,指着莫名的一处愤然,“我可是掰断了我的那支笔,虽然是旧的,好歹买的时候两三千呢!”

秦久悦兀地收回视线,紧贴着后背的冷墙,屏住了呼吸,连同震惊和怒火一并憋在了体内。

邹卿卿和顾燃合谋陷害她,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演了一出好戏?

为什么!

秦久悦沉不住气,也不想再偷听下去了,扭头阔步冲了进去,“你们什么意思,我好欺负吗?”

她这一吼,顾燃和邹卿卿都吓了一大跳,不约而同地看向她。

“顾燃姐,你怎么可以这样?”秦久悦之所以还称她一声“姐姐”,完全是看在借住的面子上,可是她没想到的是,顾燃居然在背后害自己。

想到这点,她微微鼻酸,忍着没掉眼泪。

顾燃一愣,秦久悦的出现太过突然,她与邹卿卿相视一眼,面不改色,若无其事道,“我怎么了?”

秦久悦愤恨的视线落在邹卿卿搭在她肩头的手上,气得嘴唇直打哆嗦,“为什么要冤枉我?我是哪里得罪你了,你大可以说出来!”

“哪里?你不知道吗?”顾燃索性也就不端着无辜样,扬着下巴看她颇有些居高临下的感觉,“因为你,让我在电视节目里出丑,你家爸妈什么德行,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让我干最脏最累的活?”

她在记恨七年前身份互换节目的事。

秦久悦愕然,一时语塞。

顾燃是调到了山区农村受了不少苦,当年也闹了不少笑话丑态,但那时候她们才十一二岁而已,她在城市里难道就好受吗?

见她面色僵白,顾燃高傲得像一只孔雀笑靥如花,“主角只有一个,只可能是我,而你,永远是陪衬而已,就算你考上楚大又怎么样?呵!”

秦久悦从没想过抢夺她的光环,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她只是想努力学习,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将来将受苦一辈子的父母带出大山。

现在她算明白了,自己住进顾家就是个错误。

“我现在就去告诉辅导员!”秦久悦咽不下这口气,人穷志不短,更不是面团子任人揉捏!

“走,尽管去。”邹卿卿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看秦久悦的背影像看一个笑话,“看老师相信你还是信我。”

秦久悦脚步一僵,邹卿卿迈开从容的步子到她身后,贴着她耳畔,笑声阴测测的,“不过,你这么不懂事,就别怪我动粗了!”

“你要干什么!放我出去!”

秦久悦一路被邹卿卿拖到了生物教室,房门紧锁,房间里都是白骨架子,随着窗户透进来的风,吹得“咯吱咯吱”作响。

小说名字:《校草大人,麻烦离我远一点!》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