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婚在即:老公,你的马甲掉了穆漓夕唐擎全章节目录阅读

admin
20862
文章
2
评论
2020年4月29日11:53:28 评论 139 views

试婚在即:老公,你的马甲掉了穆漓夕唐擎全章节目录阅读,《试婚在即:老公,你的马甲掉了》穆漓夕唐擎全章节目录阅读,主角叫《穆漓夕唐擎》的小说名字是试婚在即:老公,你的马甲掉了,是作者浮烟若梦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小说,截止到目前小数连载中,小说主要讲述交往一年的平凡男朋友,突然变成顶级大佬是什么感觉?穆漓夕,女,二十六岁,大学毕业后嫁给了爱情,却用三年的婚姻证明了爱情和婚姻是两回事。被渣后,她决定余生只谈恋爱不结婚!遇上家境平凡的学霸唐同学,真的是偶然,在她的眼中,唐同学很完美,和她门当户对,没有穷困潦倒也不是大富大贵,性格也是好到没话说,妥妥的暖男一枚。她觉得,如果可以,也许能尝试再婚?谁知道,突然有一天,她发现了他顶级大佬的身份。她呵呵了,原来,她不过是顶级大佬吃惯了大鱼大肉之后,用来调节脾胃的清粥小菜,换换口味而已?罢了,一个男朋友而已,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这年头,谁还交不到几个男朋友?小奶狗、小狼狗、小鲜肉,比姐长得好看的,统统来一遍!。

试婚在即:老公,你的马甲掉了

试婚在即:老公,你的马甲掉了穆漓夕唐擎全章节目录阅读

穆漓夕的目光落在她的手机屏幕上,眉头拧得越发的紧了。

阿瑶见她犹豫,赶紧又道:“漓夕,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知道周至和胡少是什么人,可是……如果能保住我外婆的命,尊严什么的,其实也不算什么,对吧?”

许是阿瑶的目光太过殷切,终于,穆漓夕还是叹了一口气转过了身。

“只是喝一杯?”

“嗯!我保证,我一会儿一定完完整整将你送回家!”

很久以后,穆漓夕回想起当时的情况,都觉得自己简直可笑,一个来自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女人的保证,她竟然信了。

而且,人性比她现象中还要现实很多。

“两位美丽的小姐,想喝什么酒?”周至微笑着问。

胡少和周至是这里的常客,他们一个眼神,侍应生就会意的递上了一份原文酒水单,而且这份酒水单上还没有标注价格。

他们用这个法子撩妹,也算是屡试不爽。

一来,一会儿当他们念出酒水的名字的时候显得很有范儿,二来,这个酒吧算是帝京数一数二的奢侈酒吧,酒水不便宜,用原文酒单,那些女人看不懂,还不得让他们来点?也就避免了哪个没眼力的女人胡乱点了昂贵的酒。

他们虽然是公司二世祖,可只有他们知道,父母是吃苦熬过来创建的公司,自己舍不得花钱,对他们也不大方,他们也没有其他女人们想象中的那么阔绰,不过是维持脸面而已。

节省必要开支这种事,何乐而不为?

阿瑶皱眉看了那原文酒水单一眼,摇摇头,羞涩的道:“还是胡少点吧,我们都可以的,是吧,漓夕?”

穆漓夕嘴角闪过一抹不着痕迹的笑,佯装没有听见阿瑶的话,接过了那酒水单,然后指着单子上面的一行小字,念了一个阿瑶听不懂的单词,又道:“谢谢。”

那侍应生怔了怔,悄悄看了看胡少和周至,只能硬着头皮又问:“小姐,你确定?这个酒有些烈,可能不太适合女士……”

“我酒量好,就要这个了。”穆漓夕淡笑,又看向胡少的方向,“酒要烈一点儿的,胡少不介意吧?”

突然被点名的胡少目光扫过那个酒单,脸上的笑有些僵硬,“不、不介意。”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瓶酒三十二万人民币!

胡少和周至互看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见了肉痛。

他们哪里能想到,穆漓夕不但认得那原文,还点了一瓶最贵的酒!

是懵的吧?

穆漓夕也优雅的笑,心中的不快总算是消散了一些,不过只有她自己清楚,心底的角落里,依旧有一个地方静悄悄的疼着。

曾经,孟杵发迹了之后有了一个爱好,就是收藏各种名贵的酒,他的酒窖里,就有不少这样的酒。

想到孟杵,穆漓夕的视线有些游离,不知不觉,竟然过了一年了,时间,果然是治愈伤痛最好的良药。

等着上酒的时候,胡少和周至先聊着,阿瑶陪着笑,不时还能搭上几句话。

由始至终,穆漓夕都像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和周围的喧闹显得格格不入。不过她的冷,是公司里出了名的,所以她不出声,反倒没有人觉得奇怪了。

侍应生开了酒,替几人倒上,还贴心的送上了小熏香,点点香气飘散,让气氛越发朦胧暧昧。

胡少和周至提议先和女士们喝一杯,借口充足,让人没有拒绝的理由。

穆漓夕目光扫过那深红色的液体,勾了勾唇角,缓缓端起了酒杯。她知道,今天晚上想要从这里走出去,要么把这两人喝趴下,要么被这两人喝趴下。

阿瑶不剩酒力,三杯下肚就嚷嚷着头晕。

穆漓夕脸颊发红,眼神也看似酒醉的朦胧,在胡少和周至每每以为只要再灌她喝一杯,就能将她放倒的时候,她竟然又一杯接一杯的喝了不少,反倒是胡少和周至,两个人都已经堪堪醉了。

瓶子里的酒还剩半瓶,穆漓夕拿起瓶子将胡少和周至的杯子斟满,自己举了个空杯子,道:“胡少,周总,我再敬你们一杯。”

胡少和周至摇摇晃晃的举着酒杯,端起来就喝了,这杯之后,两人越发醉得厉害了。

穆漓夕估摸着差不多了,拿了包,又将阿瑶扶了起来,然后冲两人道:“胡少,周总,我们去去洗手间,马上就回来。”

胡少和周总摇摇手,目光都快要涣散了。

一切都是按照穆漓夕的计划进行,只要她扶着阿瑶走出这一百米的距离,走出酒吧的门口,今天晚上的危局就算解除了。

可是,天不遂人愿,她刚走了两步,迎面就碰上了一行人。

为首的,赫然就是孟杵。

孟杵穿着黑色的西装,似乎是从饭局上下来的,脸色微红,显然已经喝了一些酒,身边跟着一个身穿红色低胸连衣裙的女人。

“漓……”孟杵脚步顿住,眼中不知是惊讶还是欣喜,他嘴唇微动,似乎想要叫住穆漓夕,可到底还是将那个“夕”字咽了回去。

“孟总?”红衣女人见他停下,疑惑的转过头。

孟杵的视线落在穆漓夕的脸上,想移开,眼睛却有些不听使唤。

穆漓夕扶着阿瑶,只微微顿了顿,又抬起脚往前走,鬼使神差的,已经罪晕了的阿瑶突然指着孟杵的方向叫了起来,“小夕,你看,帅哥!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帅哥,在哪里呢……”

阿瑶突然激动,说话的时候往前走了两步,穆漓夕着急去扶他,踉跄之下就撞到了旁边的一个侍应生。

那侍应生端着一杯红酒,被阿瑶这么一撞,他躲闪不及,手中的酒往孟杵身上泼去。

深红色的酒液瞬间在孟杵的白衬衣上晕染开来,他还没说话,他旁边那个妖娆的女人先绿了脸,指着那侍应生吼道:“你怎么做事的?叫你们经理出来!你知道这件衣服多贵吗?是我专程从巴黎带回来的!”

原来,孟杵的贴身衬衣,是这个女人从巴黎专程带回来的。

虽然早有准备,穆漓夕心中还是痛了一下,即便已经是陌生人,可毕竟,曾经爱过,说完全没有波澜,是不可能的。

只是,也仅仅一秒的时间而已。

“哦。”侍应生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将穆漓夕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这才看清了那个闯了祸的侍应生,二十出头的年纪,个子很高,身材比例也很协调,只是长相偏普通,看上去像一个青涩的大学生。

“一句哦就完了?”那红衣女人不依不饶,又道:“这件衣服二十五万,零头不要了,你给二十万就行,你没钱让你们经理替你赔!”

“二十万……”那侍应生笔直的站着,不知道想什么,呢喃了几个字便没了动静。

一个酒吧的侍应生,一个月能挣多少钱,一开口就要让人陪二十万,这不是把人往死里逼吗?

穆漓夕不是一个爱出风头管闲事的人,可那侍应生是被她撞到才闯了祸,这里面也有她很大的责任。

如果是一般人,面对那红衣女人的指责,难免不推脱几句,说些是她撞到人才洒了酒的之类的言辞,可是那侍应生竟然一句辩解都没有,就这一点,反倒让穆漓夕心中多了一丝钦佩。

因为钦佩,而越发内疚。

穆漓夕犹豫了一下,还是往前站了一步,不看那红衣女人,反倒是看向孟杵,平静的问:“这个衬衣……你需要赔偿吗?”

孟杵的身价,穆漓夕知道,一件衬衣而已,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她相信他不会计较。

小说名字:《试婚在即:老公,你的马甲掉了》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