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子卿华天元都市狂医小说整本阅读

admin
20862
文章
2
评论
2020年4月29日12:43:35 评论 39 views

董子卿华天元都市狂医的主角,这本现代言情小说讲述的是董子卿为了救祖父的命特意上山去请医圣,只要他答应出山,她愿意做任何事,然而医圣毫无回应。这时华天元出现了,他认出了董子卿的声音,这是当年那个用参汤救他命的女人,虽然医圣的身份不能暴露,但是华天元的身份可以,他必须救活董子卿的祖父才能报恩。

董子卿华天元都市狂医点击:全文阅读

>>点击阅读:董子卿华天元都市狂医点击:全文阅读<<

董子卿华天元都市狂医精彩章节导读

他是医圣,传下医技,活人无数。

在他眼中,人命最珍贵,当然,亦可如草芥。

正是因为看透了生命的真谛,他要杀人之时,才不会有半点不适。

银针在手,可救你性命,亦可送你往生!

天元,我求你了!好不好!董子卿再次泣声祈求。

好。

华天元沙哑的应了一声,手腕翻转收起银针,同时也拾起白龙手臂上的银针。

我最后放过你一次,再有下次,同样的,必取你狗命!

言罢,他转身,提起衣物、包包,轻声开口:子卿,我们走吧。

嗯嗯。

董子卿急忙跟上。

后方,白龙狠狠的咬着嘴唇,恨意滔天,怒火喷张。

该死!

这混账,竟然真的要杀他!

简直不可饶恕!

下次?好,等着吧,下次你不死,我踏马就一头撞死!白龙发狠。

地下停车场。

董子卿平静下来: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取车。

好的。

华天元缓缓放下衣物,不禁得长长出了一口气。

此时,若是细看的话,定会发现他的额头上已然浮现出细密的汗珠。

刚才打的那一架,他并不轻松,甚至可以说劳累至极,险些虚脱瘫倒。

身体太虚弱了。

他暗自苦笑。

等那个所谓的参王到手后,得想办法彻底根治这个病。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么多年,远离人世,行走于大山之间,当然不是他不想轻松的过活。

实在是身体的状况不允许。

以现在这个状态,十有八九都无法生儿育女,更别提接触女人了。

回去的路上,车内安静着。

哪怕回到家,董子卿也没说一句话,就那么坐在沙发上,面目沉寂的有些可怕。

她忽然发现,好像被华天元欺骗了。

随随便便拿出百万现金,瘦弱的身躯又能打得过七八个壮汉,再加上把病入膏肓的老爷子治醒。

这些,叠加起来,她实在没办法把华天元跟普通的流浪汉联系在一起。

为什么?过了许久,她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嗯?华天元眨了眨眼。

你,为什么要蓄意接近我?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没有目的,也不是蓄意接近你。

华天元轻笑: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可能、是我看上你了吧。

董子卿羞愤,狠狠的瞪了华天元一眼,却也没纠缠下去。

回归初衷,她是因为报恩,才愿意跟华天元假装在一起的。

现在,华天元不一定是流浪汉,她,就不报恩了吗?

当然不会。

她叹了口气:你要留下也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以后不可以乱来。

没问题。

华天元也未在意。

房间中,又安静了一会。

董子卿故作气鼓鼓的样子,想到华天元随身携带银针,问道:这么说来,你是真的会医术喽?

会一点。

十天后跟白家的医术比斗,你能行吗?

可以试试。

好!就这么说定了。董子卿傲娇的侧仰着头。

华天元不禁觉得好笑。

这丫头,真是傻的可爱。

喂,要不要拉钩啊?他玩笑似的问。

好啊!

董子卿伸出手,却是比出了一根中指。

华天元同样伸出中指,儿歌似的唱着: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

幼稚。

董子卿撇嘴,面色不知觉红了起来。

因为某个混蛋竟然拉着她的手指不放手。

叮铃铃!

静谧的气氛下,董子卿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忙低头,接起电话。

喂,大伯?

董子卿!看看你干的好事!

那边,董仁咆哮:你跟一程商贸公司怎么签订的合同?没说清我们的人参有问题吗?

说清了啊

说清个屁!

董仁毫不留情:人参质量有问题,一程公司不收货,并且还要追究我们的责任,你知不知道我们要赔多少钱?

这、总经理,我签合同的时候,真的跟杨总说清了人参的问题

闭嘴吧!董子卿,我告诉你,你被停职了,这件事处理不好,你永远别想回到董家公司上班。

啪!

董仁挂断了电话。

董子卿神色呆滞,眼中,满是不解。

刚跟一程公司签订的合同,出问题了?

怎么会这样?

董子卿心底冰凉。

董家公司本就处于危机之中,签约合同出问题,会涉及到赔偿。

对公司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人参出问题了吗?

她的神色一动。

签约的合同是她带过去的,应该不会出问题。

问题的根源是人参的质量。

质量不合格,一程公司拒绝收货。

当即,她忙拿起手机,拨打电话。

喂,小王,我们的人参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仓库进了老鼠,人参被祸害了一大半。

董子卿傻眼。

这下糟了!

华天元的面色也不由得沉下几分,轻声问:很麻烦?

特别麻烦!

董子卿一边理顺思路,一边解释。

在签订合同之前,我并不知道人参被老鼠啃过。

现在,一程公司拒绝收货,并且还要追究董家公司的责任,到头来,一切的责任都落会我的头上。

也就是说,我要承担所有的责任,甚至包括对方可能追究下来的赔偿问题,我完了!

不行!我得给杨总打电话解释一下。

她呼吸起伏,慌乱的拿起手机,却是猛的一顿。

华天元按住了她的手。

别打,也别解释。

华天元缓缓开口:根本解释不通的,换做你是一程公司的老板,会放过这么难得的索偿机会吗?

董子卿怔住。

对的。

换做是她,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么好索偿机会的。

做一单生意才能赚多少?

但如果是追究责任索偿的话,最起码可以得到签订合同金额的一倍,甚至是两倍。

啪嗒!

手机掉落在玻璃桌面上。

董子卿双手用力的抓着头发,美眸中满是痛苦。

我就知道,合同敲定的太顺利了,其他商家都不要,只有一程公司愿意要,这是个圈套!

肯定是董仁事先跟一程公司暗中商量好,想要坑害我父亲那四成股份!

她疯狂的揉搓头发。

华天元不由得有些心疼。

他忙凑过去,轻揽着董子卿的肩膀:别着急,没事的,还有转机!

不,你不懂的!我和父亲都完蛋了!

董子卿眼角垂泪。

就算知道这是董仁的阴谋也没办法,没证据,再加上合同摆在那里,我必须要赔偿的。

而我,只能用公司股份抵债。

爷爷一手创造的基业,都没了啊!我该怎么办?

董子卿身形瘫软,倒在华天元的怀中。

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华天元呢喃似的,深深呼吸,目光冰冷。

他自然也知道董仁没安好心,要不然也不会随便拉来一个人给董老爷子治病了。

当时,他也没太在意。

可回头看来,这个董仁未免太过分了。

找死吗?

那就成全你!

他拿出手机,简单发送了一条消息,随即轻柔的捧起董子卿。

放心,一程公司是绝对不敢索偿的,而且还要求着我们不要向他们索偿的。华天元满脸真诚。

董子卿愣了愣。

不可能的,你不懂!

她唯有苦笑摇头。

华天元太不懂人情世故了。

董仁好不容易才促成眼前的大好局面,又怎会轻易放弃?

至于一程公司求她不要索偿?

呵呵,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比不懂世事的小孩子吹牛要考清北还不可思议。

其时。

一程公司。

总经理杨达人亲手端着红酒走进办公室,恭敬的给懒洋洋坐着的年轻人倒了一杯酒。

老板,您请!

辛苦你了啊,老杨。

年轻人似笑非笑。

若是董子卿在此,一定会大吃一惊。

因为这个年轻人,赫然就是她眼中游手好闲的堂哥董子成,一程公司真正的老板。

三爷那边,联系上了吗?

董子成抿了一口酒,严肃的问。

还在努力。杨达人回应。

嗯,继续加油!

董子成皱眉深思:金三爷掌控着整个余城所有中药材市场,董家要想进步一步发展,必须要跟金三爷搞好关系

话音还未落下,门口处忽然多了一名黑衣人。

啪啪!

那黑衣人拍手:有点意思,董少、杨总,请吧!

董子成骤然敛眉:你是谁?

你刚才念叨谁来着?

三爷

不错!你们的真诚打动了三爷,三爷,要见你们!

董子成傻眼,忙起身拿出一根烟,满面笑容。

兄弟,有话好说,我们确实想要跟三爷拉近关系

那还说什么?走!

黑衣人毫不客气,扯着董子成的手臂狠狠的压了下去。

董子成趔趄,险些摔倒在地,也老实了。

他一直想巴结三爷,现在三爷的人来了,他却开心不起来。

这态度,哪里是请,分明是赶赴刑场啊。

零号公馆。

董子成和杨达人并排而立,闷着头,不敢胡乱开口。

无他,眼前这位,正是整个余城中药材市场的掌控者,金三!

我说过,余城中药材交易的秩序不可破坏,现在,你们两个坏了规矩。

落地窗前,背着手的金三转身过来,满面怒容:说吧,你们两个,想怎么死?

轻飘飘的话语,吓得董子成和杨达人头皮发麻。

噗通!

噗通!

二人接连跪在地上。

董子成吓的浑身颤抖:三爷,不是的,我们

停!

金三不耐烦的挥手:我不想听解释,我想听的是,你们两个,到底想怎么死!

咚!

董子成一头扣在地上:三爷,我错了,请您大人大量,饶命啊!

他是真的怕!

不得不怕。

这位三爷,太恐怖了。

无论是现有的成就,还是身份背景,都让人战栗!

说是一言断人生死也不为过。

这就错了?

金三呵呵呵的笑着,冷笑:可是,你们两个在破坏我立下规矩的时候,好像也没犯错的自觉呢?

对不起,三爷,我们错了,真的错了!

董子成说着,大巴掌毫不客气,啪啪的往自己脸上招呼。

唔!

金三沉吟:既然错了,就要及时悔改,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抓紧去弥补,当事人若是不满意,你们两个就准备好棺材吧。

是是!

董子成和杨达人倒退着磕头,离开了办公室。

待得安静下来,金三恢复正色,小心翼翼的拨打电话。

喂,李先生,我已经按照您吩咐的做了,那位

多嘴!

电话那边呵斥:你算什么东西?充其量不过是圣阁的边角人员,那位,也是你能打探的?

是是是!

金三忙点头,半点脾气都没有。

做好你分内的事儿!

那边很是冷漠:不妨告诉你,那位,就在余城,一旦惹得他不悦,你也给自己准备好棺材吧。

电话挂断。

金三大口呼吸,背脊已然流下冷汗。

哪位,竟然在余城?

他不由得头皮发麻。

坏了规矩?

董家书房。

董仁沉着脸,暗自咬牙。

金三的规矩很简单,不得在交易中草药之时耍诈。

而一程公司之所以跟董家公司签合同,就是想要坑董子卿一把。

没想到,被金三给盯上了。

是啊!爸!

董子成双腿仍旧打哆嗦:三爷说只给我一次机会,让我悔改弥补错误,这可怎么办啊。

怎么办?凉拌!

董仁面上闪过一抹狠厉。

好不容易坑了董子卿,若是就此放弃,以后怕是很难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他缓缓开口:你不用管了,明天早上就让人催促董子卿处理合同违约事宜,必须把那四成股份搞来。

哦哦。

董子成缩着脖子,小声道:可、金三爷那边要怎么交代啊?

我来想办法,实在不行,托关系、花钱打点一下也就是了。

董仁摆了摆手。

董子成逐渐放松下来,想了想,眼睛一亮。

爸,我听说董子卿从外面弄回来一个野男人?

嗯!

董仁拉长声调,暗恨不已。

华天元那小子就是神经病,竟然敢用筷子扎他!

简直是奇耻大辱!

不过当着董子成的面,他自然没有将一筷之仇说出来。

一个臭流浪汉。

他这样解释,犹豫了一下,又严肃了几分:那个流浪汉有点神经质,你不要去招惹他!

知道。

董子成根本没放在心上。

第二天。

因为心中有事,董子卿几乎一夜没睡。

天色刚放亮,她就急匆匆的来到董家大院,准备跟父亲协商赔偿的问题。

呦呵,妹子,这么早啊?

董子成正在院落刷牙,见了董子卿,走了过去:听说你找了个老公,也不说带来给哥看看啊?

没你事的!让开。

董子卿毫不掩饰厌烦,闪身推门而入。

董子成脸色也沉了下来。

臭表子,装什么清高,咱们走着瞧。

他狠狠的呸了一口。

一直以来,董子卿都瞧不起他,认为他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但现在,不一样了。

董子卿,注定要会死的很惨!

你说什么?

忽而,一道声音响起,宛如幽灵似的。

董子成吓了一跳,倒退数步后,才看清来人的样子。

呦呵,你就是我妹夫吧?

他满脸不屑:你好啊,我的好妹夫,看你这么瘦,一定是流浪的时候营养不良吧?

你放心,‘嫁’入董家,我董家就管你一日三餐,无非就是把喂狗的残羹冷炙留出来一点而已,肯定能让你吃饱的。

说着,他自己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华天元冷漠的看着董子成,脸色自始至终都没什么变化。

跳梁小丑而已。

若不是答应董子卿稍微冷静克制一点,他早就大巴掌甩过去了。

当然了,他也没必要生气。

因为,这个董子成蹦跶不了多久了。

敢坑害董子卿,就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善恶终有报,我劝你善良。

华天元淡漠的丢下一句话,转身进入房间。

董子成愣了愣。

这,是警告吗?

他撇嘴。

一个臭要饭的,竟然也敢摆这么大的谱?

卧室之中。

董逊在听闻赔偿一事后,面色骤然一变,琢磨许久后,长长叹息。

按照合约,应该赔偿一个亿吧?

他缓缓开口:既然如此,也只能用股份抵债了,董家公司市值大概十个亿,我的底线是,最多两成股份!

嗯!

董子卿深沉点头,心底很是无奈。

两成股份,恐怕不够啊!

既然是抵债,对方肯定会往死里压榨她,也就不会把董家公司当做十个亿计算,极有可能让她让出所有股份。

也就是说,用四成股份抵一个亿的债务。

爸,我会努力跟对方谈的。她收敛心绪。

嗯,准备一下,去吧!

董逊挥了挥手:也不用有压力,顺其自然吧!

好的。

董子卿长叹了一口气。

出来董家院落,如影子般一直跟在董子卿身边的华天元,主动坐在了驾驶位。

你心里有事,无法静心开车,我来开吧。

行。

董子卿将车钥匙丢给华天华,上了副驾驶位。

一路上,车内很安静,二人皆是沉默。

直到抵达一程公司楼下,华天元停好车,侧头笑了笑。

我知道你可能不信,不过,这世上是真的有奇迹的,说不定对方不让我们赔偿呢。

不可能的。

董子卿摇头苦笑。

她自然记得华天元昨晚说过的话。

一程公司绝对不敢索偿?

对方公司都已经约她商谈了,又怎么会放弃索偿呢。

好了,我知道你这是安慰我,让我宽心。

她报之以微笑:放心吧,我没事的!

华天元轻轻点头,看着董子卿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

我的确是安慰你,可我说的,也都是事实啊!

一程公司门前。

董子卿深呼吸,努力平复紧张的心情。

接下来的谈判,非常重要。

若是谈不妥,一程公司就会起诉董家公司,董仁就会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她的头上。

等待她的,极有可能是牢狱之灾。

很快,在前台人员的带领下,董子卿见到了杨达人。

杨总,您好,我是来跟您商议赔偿问题的。

董子卿开门见山:对于董家人参出现的质量问题,我十分抱歉,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还请您万万海涵。

我呢,是带着诚意来的,所以也请您多多留情啊。

说着,董子卿礼貌的鞠了一躬。

董小姐,赔偿问题我做不了主。

杨达人不冷不热:所以,还请您跟我老板详谈吧。

老板?

杨达人不就是老板吗?

董子卿惊诧。

等下您见了就知道了。杨达人在前面带路。

二人经由玄关,转角来到一个较为私密的办公室门前。

杨达人打开门,伸手示意:您请吧。

好!

董子卿走了进去,抬头一看,眼瞳急速放大,震惊不已。

是你!董子成!她脱口而出。

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啊!你眼中一事无成的富二代,摇身一变,成了你要央求的人,刺不刺激?

董子成慵懒的翘着二郎腿。

好了,话不多说,董子卿小姐,关于赔偿问题,我只有一个原则

他放慢语速,一字一顿:四成股份,半点不能少!没得商量!

董子成,你还是人吗?

董子卿气急!

哪怕她早就预料到董家公司跟一程公司有暗中交易。

可亲眼看到董子成赫然就是一程公司的老板,憋了许久的怒气终于控制不住。

从头到尾,都是董子成的圈套。

公司是爷爷一手创办的!

她的眼睛,一瞬间就红了:即便爷爷已经把股份分给大伯和我爸,可终究还是董家的公司,你们不想着发展公司,一心只为坑那四成股份,真的好吗?

你错了!

董子成满不在意:公司的确是董家的,可是,不是我父亲跟你爸的董家,而是我和我爸的董家,跟你们,还有什么关系吗?

你董子卿气的呼吸起伏。

我怎么?

董子成哼了一声:我告诉你,那四成股份我要定了,少一点都不行!

他的态度很坚决,暗自欣赏董子卿气愤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

合同已经签订,除了用四成股份抵债,董子卿别无原则。

难不成要去坐牢吗?

啪!

他将一份协议丢在办公桌上。

这是赔偿协议,上面写着你同意用董家公司四成股份抵偿一亿元的赔偿款,你看看,没问题的话,就签了吧。

你做梦!

董子卿捡起赔偿协议,用力的撕碎,将纸屑甩在董子成的脸上。

想要四成股份是吧?好,我告诉你,没门!我就算去坐牢,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她愤然甩手,夺门而去。

董子成面目阴冷,咬着嘴唇发狠。

自命清高的臭表子,跟我装是吧?

说着,他看向杨达人:老杨,以一程公司的名义给董家公司发律师函,要求赔偿一亿元,我倒要看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是!杨达人拿出手机联络律师。

其时。

楼下停车场。

华天元见董子卿气呼呼的回来,暗自诧异。

没谈拢吗?他问。

混蛋,一群混蛋!

董子卿的泪水夺眶而出:我辛辛苦苦为了公司努力,他们却设圈套坑我,一群白眼狼。

华天元眉头收敛。

奇迹,没有发生吗?

那些人,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而且还把董子卿气成这样?

欺人太甚!

他侧头,问道:董子成怎么说?

他说要那四成股份!

董子卿心烦意乱,随口一说。

浑然没有注意到,华天元怎会知道董子成就是一程公司真正的老板。

好,我去跟他们谈谈。

华天元下车,大步而去。

很快,他来到一程公司门外,也不敲门,直接走了进去。

你找谁?

杨达人背着手,喝问。

滚开!

华天元拨开杨达人,径直坐在沙发之上:董子成呢?让他出来见我!

杨达人冷笑。

一个臭吊丝模样的家伙,开口就要见老板?

而且还如此蛮横无理?

小子,你算什么东西,敢来我一程公司闹事?他沉声问,就要按下警报门铃。

砰!

回应他的,是玻璃茶几碎裂的声音。

华天元一脚搭在碎茶几上:我最后说一遍,让董子成滚出来!没听到吗?

杨达人大怒,就要发作。

这个时候,董子成从办公室走了出来,抬手拦住了杨达人,随即笑眯眯的看向华天元。

好妹夫,你找我有事啊?

我来跟你谈赔偿的问题,应该怎么赔偿来着?华天元问。

哦。

董子成缓缓点头。

原来是替董子卿谈赔偿问题的,有点意思。

他拧着眉头,一副很不解的样子:既然是来谈判的,你上来就打砸我的办公室?谁给你的胆子?嗯?我们董家养的一条狗,脾气这么大吗?我怎么不知道啊?

你这是侮辱我?华天元站了起来。

侮辱你?错错错!我明明是夸奖你啊!

董子成咧嘴笑着:当我董家的狗,总比在外面当一只流浪狗要好得多吧?

啪!

话音还未落下,巴掌声骤然而起。

华天元面容平静宛如不带人类感情:如你这种渣滓,我根本懒得理会,可你却总在我面前狺狺狂吠,惹人厌烦!

董子成勃然大怒,指着华天元:你敢打我?

我岂止敢打你!我还能打死你!

华天元随意抬手。

啪!

啪!

啪!

大巴掌接连甩了过去,打的董子成晕头转向。

现在,服了吗?

董子成用力晃了晃脑袋,勃然大怒。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猛然想起老爹交代过的话。

这个臭乞丐,精神似乎不正常。

冲动之下就算杀了他,估摸着也不用负责。

无奈,他只好强行压下怒火,咬着牙开口。

好,你来谈判赔偿问题吧?我的要求是四成股份,你想怎么跟我谈?

四成股份吗?也可以!华天元点头。

嗯?

董子成愣了一下。

什么意思?

这家伙竟然同意了?

精神果然有问题。

用嘴硬的态度办最怂的事儿?

他忍不住笑了出来:老杨,我这位妹夫说什么?我没听错吧?同意用四成股份赔偿了?

是的。

杨达人也是没想到,这个一言不合就动手的精神病会同意:老板,您这个妹夫倒是挺通情达理的。

是啊,很懂事。

董子成暗自咬牙。

只要将四成股份搞到手,董子卿和董逊也就一无所有了。

等待着这个精神病唯一的下场,就是重新沦落街头。

到时候,他有无数种办法折磨死一个垃圾流浪汉。

既然我妹夫同意赔偿了,老杨,你快不点去打印赔偿协议?董子成吩咐。

好嘞。

杨达人屁颠屁颠的转身。

慢着!华天元忽而开口。

怎么了?杨达人定住。

华天元平声道:我的意思是,你们要赔偿给我妻子四成股份,怎么,很难理解吗?

什么?

同一时间,董子成和杨达人都惊呆了。

开什么玩笑。

让他们赔偿?

这小子脑子进水了吗?

你逗我吗?

董子晨目光冰冷:臭乞丐,稍微忍让你三分,你就开染坊?你踏马算哪根葱?

就是!

杨达人急忙补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号码。

他偷偷看了董子成一眼,转身出门接听电话。

喂,你好,哪位啊?他有些不耐烦。

寂静了数秒后,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

刹那间,杨达人呆愣当场。

棺材,准备好了吗?

杨达人傻眼了。

昨晚董子成给他打电话,说不用在意金三爷那边的问题,他也就放松下来。

可现在,金三爷的人再次找上来,说明麻烦还没解决啊。

当即,他来不及多想,不断道歉。

挂断电话,他深深呼吸,返回办公室。

怎么了,老杨?董子成见杨达人脸色苍白,忍不住问。

然而,杨达人根本没理会他,直接走到华天元身前,双手下垂,腰部弯曲,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

这位先生,实在对不起!

他鞠躬不起:这一切,都是董子成的算盘,我只是一个小打工的,跟我没有直接关系啊,您就原谅我吧。

说到后面,他的声音哽咽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

金三爷那边有要求,必须要取得当事人的谅解,他不得不低头。

老杨,你这是做什么?

董子成低声喝问,心底却也咯噔一下。

能把杨达人吓成这样,只有一种可能。

绝对是金三爷出手了。

无形之间,他的心里骤然多了一层压力。

可想到老爸声称能搞定金三爷那边,他也就暗自释然。

挺胸抬头,把杨达人扯了回来。

老杨,你怕什么?

董子成哼了一声:你一副奴才样子,倒好像我们犯了错似的!

错了,错了!

杨达人腿软,摊到在地:老板,你就放我一条生路吧,我错啦!

次呜嗷!

董子成这个气。

杨达人怕的狗一样,让他心里厌烦,不免多了几分疑虑。

滚犊子!

他一脚踹了过去,愤然望向华天元:臭乞丐,我告诉你,没得商量,董子卿必须要赔偿给我四成股份,要不然,她就去蹲大牢吧!

华天元忽而笑了,抬手指了指:你接了电话再回复我,也来得及。

嗯?

董子成错愕,摸了摸兜,发现手机正在震动,不由得一个激灵。

他小心翼翼的拿出手机,颤抖着手,按下了接听键。

还不等他开口,话筒便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

你的棺材,准备好了吗?

董子成傻了。

咚!

手机掉落在地,他却浑然不知。

足足缓和了三十多秒,他忽而奔向华天元,噗通跪地:妹夫,妹夫,我错了!我不要赔偿了,好不好?

四成股份。

董子成大急,也害怕到了极点。

金三爷再次震怒,他已经不敢存在侥幸心理、认为老爸能通过关系摆平一切了。

事关身家性命,他怎能不急?

妹夫,四成股份太多了,能不能少点?两成,行不行?

现在知道怕了?

华天元微微低头:早知如此,当初又何必坑害子卿呢?

我错了,妹夫,我真错了!

董子成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但摆在眼前问题是,他必须要取得华天元的原谅。

要不然,等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行吧。

华天元厌烦的瞥了一眼:关于赔偿问题,你主动去找子卿谈吧,只要她原谅你,我就没有意见。

好好。

董子成连忙点头。

华天元下楼,回到车上。

董子卿眯着眼,假寐,也没有过问华天元谈判的结果。

直到车子开了一半的路程,她揉了揉额头,开口道:你没对董子成动粗吧?

没有,怎么可能,我不是那种人。

华天元否认三连。

咦?

董子卿讶异。

看样子,华天元的心情,不错?

难不成是谈判的结果不错?

董子成同意两成股份赔偿了?

她试探着问,实在不敢奢求太多。

刚才,在一程公司,她实在是太生气了。

现在回头想来,事情,还是要解决的,总不能去蹲大牢吧?

事实会证明我说过的话。

华天元笑了笑,也没解释。

......

点击:全章节目录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北王狂刀小说里面的主角是谁 都市异能

北王狂刀小说里面的主角是谁

北王狂刀小说里面的主角是谁,这本小说叫(北王狂刀)里面主角是宁北和苏清荷。主要讲述的是男主人十七岁被封王,却回到都市穿着一身布衣,这个女孩还嫌他难看!却不曾知道他是什么样的风云人物。令人闻风丧胆。“一...
林聪苏雨薇 绝品修仙奇才全集目录阅读 都市异能

林聪苏雨薇 绝品修仙奇才全集目录阅读

林聪苏雨薇 绝品修仙奇才全集目录阅读,《绝品修仙奇才》是一本都市修仙题材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林聪和苏雨薇,主要讲述,林聪原本是一个大学在校生,家境贫寒的他正在为如何给女神准备生日礼...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