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东林宛白龙焱战神小说整本阅读

admin
20834
文章
2
评论
2020年4月29日12:43:44 评论 41 views

秦东林宛白龙焱战神的主角,这本都市逆袭小说全文讲述的是秦东永远忘不了十年前的那个夜晚,他在风雪中被冻成雕像,是林宛白宛如天使一样给了他一床崭新的毛毯,才让他活了下来。十年后,他斩杀敌国死士上百,成为了万人敬仰的大英雄,此时他多么想找到当年那个小女孩报恩,没有当年的她,就没有现在的他。

秦东林宛白龙焱战神点击:全文阅读

>>点击阅读:秦东林宛白龙焱战神点击:全文阅读<<

秦东林宛白龙焱战神精彩章节导读

大伯

林曼哑巴吃黄连。

闭嘴!别叫我大伯!废物!

林宗南气的浑身哆嗦,最后,又看向了林浩:你们呢?朱家这又是怎么回事?

爸,这事情真不怪我们啊,我们能让的点,都让了,但是朱承军那老东西,根本就不理我们。

那老东西说,想要合作,就让咱们再让七个点,这还怎么谈?

妈的!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鬼东西!林宗南呸了一口,他怎么不说让咱们倒贴给他!

会议厅中,一片安静,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

这次林家,可谓是全军覆没,要是真的与青木园这个项目失之交臂,他们林家,还真要去喝西北风了!

林宗南顺了会儿气,拿起面前的茶水就喝了一口,叹了口气道:这样下去,咱们就等着破产吧!

爸,其实,我看全都怪那个林宛白!林浩在一旁阴阴地说道。

他这一挑头,其他人登时就来了劲。

对!就是她,简直就是个霉星!要不是她,咱们林家何至于此!

是啊,这个小狐狸精,她要是乖乖嫁给赵玉良,咱们林家哪里会这么狼狈。

太自私了,这么点牺牲都不愿意,妄为林家人!

大哥,现在咱们资源紧张,干脆就把林正天一家赶出我们家的市场!

对,我赞同,我们已经对他们一家仁至义尽了,这次她若是搞不定赵家,我们也就没有任何情分可言了!

林宗南脸色铁青。

这林正天一家,确实已经让他忍无可忍,这次林家这般狼狈,究其根源,还不就是林宛白的悔婚?

这种自私自利的人,必须逐出林家!

林宗南此时也是心焦,整个林家,连一份合作的合同都拿不到,就连自己去白壁集团,最后竟然连大门都没进去!

真的是草了,自己身为林氏集团的董事长,对方竟然连门都不让进,这谱摆的,也太大了吧?

林正天呢?怎么还没有来?林宗南皱眉道。

大哥,人家这是没把你放在心上。一旁的郑秋艳煽风点火道。

没错,这可是家族大会,竟然也敢迟到!

我看,这是不想在林家待下去了!

众人正议论,门口已然出现了林正天一家的身影。

林正天,你总算是来了!郑秋艳冷笑道。

这一次,他们直接就把空的椅子撤了下去,直接让林正天一家站着。

大哥,我看时间,这应该不算迟到吧?林正天知道自己女儿拿下了合同,这会儿说话,也有底气了。

哼!你还有脸说这话!

林宛白,你这个扫把星,都是你害了我们林家!

够了!

林宗南一把拍在了桌子上,神色狠厉地看着林正天夫妇,最后,又把目光落在了林宛白的身上。

宛白,大伯问你一句,赵家的合同,可曾拿到?

林宛白摇头:没有。

大伯,你看看她,这模样,估计去都没去过,我们好歹费劲了心思,可是她呢林曼看林宛白十分不爽,这会儿自然不会放过落井下石的机会。

滚出林家!

好!很好!林宗南冷笑,林宛白,你还真是翅膀硬了,说说吧,为什么不去?

大伯,要我用出卖身体这种龌龊的手段,去换合同,我真做不出来。林宛白话落,冷冷看了一眼旁边的林曼。

林曼见状,丝毫不以为意:林宛白,说这些又什么用?这次大伯早就说了,谁敢不为林家出力,那就滚出林家!大伯,对吧?

林宗南点了点头,看向林正天:三弟,这次,你不仁在先,就别怪我不义了。今天

大伯。林宛白眼中满是讥讽,打断道,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上次说的是谁没有完成任务,谁就滚出林家,没错吧?

是又怎么样?

这次,我确实没有拿到赵家的合同。林宛白丝毫不退地与林宗南对视道。

不过,我确实拿到了南疆秦家,白壁集团的合同,你要不要?

说着,林宛白从包里掏出了一份合同,扬了扬。

什么?林宗南神情一滞。

南疆秦家,白壁集团的合同!

这是林宗南,做梦都想得到的合同!

不过让他很受伤的是,他连白壁集团的大门,都没有进去。

那林宛白,又是怎么拿到这份合同的?

和林宗南一样,林家的其他人,也全都是一付不可思议之色。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郑秋艳率先开口:林宛白,你怎么可能拿到白壁集团的合同?该不会是伪造了一份,拿回来骗人吧?

没错,我爸亲自出马都失败了,你凭什么拿到?林浩这会儿,也是愣头愣脑地说道,这事原本就不光彩,林宗南最忌讳的就是在林正天面前丢脸,这会儿却是被这个没脑的儿子坑了。

大伯,这可得看清楚啊,林宛白这个狐狸精,这是想拿假合同来忽悠我们,你可不能上了她的当!林曼也是马上朝林宛白开火。

秦东站在一旁,看着林家人的嘴脸,心里也是感到一阵恶心,这自己失败就算了,难道被人成功了,就一定是在作假?

这合同是真的,还是假的,验验不就知道了?秦东淡淡说道,目光平静地看着林宗南。

你他么是谁啊?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莫名其妙,真把自己当成林家人了?

目无尊长的东西,三哥啊,你可得好好管教管教!

眼看着秦东因为替自己说了一句话而遭到了围攻,林宛白心里也是莫名地一阵恼怒,直接将手里的合同扔在了桌面上:大伯,这合同的真伪,别告诉我连你也看不出来!

林宗南闻言一愣,在内心深处,他是怎么都不敢相信林宛白的,只是,看着林宛白充满自信的模样,他还是起身,上前,拿起了合同。

随着林宗南的动作,林家其余人的目光,也全都落在了林宗南手里的那份合同之上。

现在,满场之内,也只有林宛白拿回了一份合同,这要是真的,那是不是说,其他人,都要滚出林家?

公章,字迹,全部的条款,没有问题,连一点可疑的地方,都没有

真要说有的话,那也只有一点,那就是这个合同,对他林氏集团,实在是太过有待了。

大伯,你说,是真的,还是假的?

林宛白淡淡问道,这些年,她在这个地方,实在是被压的太久了,就在刚刚,她才有了那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林宗南毕竟是一家之主,真要把这份白壁集团的合同说成是假的这种事,他还真做不出来。

所以,他在看完了合同之后,重重地吸了一口气,点头道:诸位,这合同,确实是真的,我们林家,现在,已经是白壁集团的合作伙伴!

嗯??

真没想到啊!

这怎么可能?

爸,你确定没看错?

都给我闭嘴!林宗南被一阵议论声搞的脑袋都大了,一拍脑袋就道,你们以为我眼瞎吗!

话落的同时,他的内心也是激荡不已,林家憋屈在二线家族这么些年,这次,若是真的能够搭上南疆秦家这条线,那林家势必会咸鱼翻身,一跃成为云州的一线家族!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林宗南一脸的激动。

大伯,现在,合同已经放在你的面前了,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才履行自己的诺言?林宛白并没有就此放过林宗南的意思,眼神冷漠道。

当初说好了的,谁要是没有完成任务,那结局,就是滚出林家。林小萌也是在一旁补刀道。

林宛白,林小萌,你们想做什么!林浩当先开口,神色惊怒。

就是,你们这话,究竟几个意思?林曼也是阴阳怪气道,还是说,拿到了这么一个小合同,就想六亲不认了?

是啊,你们两姐妹,做的,可不要太过分了!

林宛白闻言,心里简直恶心的要命,当初逼着自己嫁给赵玉良的时候,就不过分了?冲进自己的公司,打砸着要赶人的时候,就不过分了?现在,自己才说了一句,这就很过分?

大伯,这规矩,是你立的,你自己,看着办!林宛白根本就没去在意其他人,而是把矛头,都对准了林宗南。

林宗南此时,哪里会在意当初说过什么?他现在只在意手里的合同。

大伯,可别听林宛白瞎胡扯了,您才是林家家主,我们只认您!

就是,爸,咱们林家,为您马首是瞻!

宛白,今天,看在你拿下了合同的份上,你大伯想来会对你们家网开一面,建材市场,你们可以继续待下去。

一旁的郑秋艳平静道。

网开一面?

林宛白只觉的胸口隐有沸腾的势态!

秦东见状,心中无奈,这人一旦不要脸起来,还真就无敌了!

宛白,咱们都是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这些年来,你自己好好想想,你们这一大家,有没有为林家的发展出过一分力?

今天你能给林家拿到这份合同,也只能够说,你还算是林家的一份子。

郑秋艳此时的心情那是着实不错,她可是知道这份合同意味着什么,以后再和那帮阔太太打牌,再也不怕被比下去了!

二婶说的对,再说了,大伯当初定的规矩,可是谁没有完成任务,谁才滚出林家。林宛白,你的任务可是赵家,你拿白壁集团的合同,又算怎么回事?严格说来,你也没有完成任务吧?林曼眼珠一转,就反驳道。

你们林宛白也是气的俏脸煞白。

行了,都少说两句。林宗南轻咳一声,宛白,这一次,你算是为咱们林家立大功了,只是前阵子你逃婚,可是害的我们林家损失不小,这一次,权当将功补过。

再说了,林曼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你觉得呢?

你林宛白也是没料到,这林宗南身为一家之主,这会儿,也是开始玩起了文字游戏。

好了,宛白,这建材市场,你们继续呆着,好歹,咱们都是林家人。林宗南呵呵笑道,至于这一次,白壁集团的合同,对我们林家来说,那是意义深远呐,我决定,大后天晚上,正是周末,我们全家一起去好好吃一顿,就选青州的西陵春大酒店!

林宗南暗自得意,这西陵春酒店,是青州最好的酒店,聚餐是假,好好显摆才是真!

他恨不得拿个大喇叭在街上喊,林家要飞黄腾达了!

大伯,明智!

爸,那我这就提前给酒店订桌了,这西陵春的位置,可不好预定。

大哥,恭喜恭喜啊!

林宗南被一群人簇拥着纷纷道喜。

反倒是林宛白一家,被彻底冷落在了一边。

这林家的势力,可见一般。

秦东见状,心中冷笑,这好戏,才刚刚开始罢了!

林家的祖宅,一片的欢声笑语。

没有人发现林宛白一家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走出祖宅大门,连一向擅长隐忍的林正天,都忍不住骂了一声无耻。

这群人,简直就是不要脸,这个合同明明就是姐拿下的,看看他们那付德行!

好了,反正这么些年,我也看透了,有些事情,那是命中注定。李秋华叹了口气,安慰道,不过还好啊,这次不用搬出建材市场,要不然,我们这把老骨头,可有的累了。

他们刚刚的话,你也听到了吧?大后天晚上西陵春酒楼吃饭,可是连我们出门,都没有人提一句,我这,是替宛白不值啊!林正天愤愤道。

爸,反正对着他们那一张张脸,我也是吃不下的。林小萌也安慰道。

可是最起码,宛白是有资格去的吧?这一次的合同,可是她拿到的。

爸,你觉得我会去吗?林宛白也是摇了摇头,爸,身体健康最重要,您可别气坏了身子。妈,小萌,你们先带爸爸回家。

真不要脸,无赖!林正天又是嘀咕了几声后,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向着大众老爷车走去。

秦东一直陪在这一家人身旁,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不过刚刚林宗南说的那场庆祝晚宴,却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大后天,那好像,是林宛白的生日?

之前在领证的时候,他特意关注了一下林宛白的生日,还真是大后天。

这些年,林宛白好像从来,都没有为自己庆生过。

也许,是心累了,也许,也是害怕,毕竟每过一年,她就离嫁进赵家越近,这种被安排好了的人生,并不是自己所喜欢的,更是她反抗不了的,这让她怎么可能像别的女孩一样,渴望过生日?

但是,又有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能够在生日那天,变成一个公主,享受众人艳羡的目光,接受美好的祝福?

林宛白不过生日,就代表着她不想要,不需要吗?

秦东脑子一转,一个想法在脑海浮现。

回到春风江南的别墅,在林宛白上楼之后,他走到了屋外,给燕冷月打了一个电话。

老板,什么事?

大后天,是林宛白的生日,你看情况,安排一下,弄个方案给我,我要让全青州的人,都知道。另外,包下西陵春酒楼,最好的餐厅。秦东淡淡吩咐道。

好的,没问题。

行。

那我挂了,都统你早点休息。

嗯。

秦东挂断电话,心里莫名就有了一丝期待。

这还是他,头一次生出这种情绪,有些自嘲地摇了摇头后,他走向了客厅的沙发

林宗南这些天,简直就是春风满面,整个人都好像年轻了好几岁。

林家成为白壁集团合作伙伴的消息,他用何种手段放了出去。

所以这些天,他只要出去,就能享受到别人羡慕,崇拜的目光,之前连正眼都不会看他一眼的某些老总,见了他都会郑重其事地与他握手,除了贺喜之外,更是恭维了一番:林总,听说你们公司,拿下了白壁集团的合作项目,厉害啊!

每每这个时候,林宗南便会假惺惺地来上一句:哪里,哪里,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宗南,你今天,传这套吧,这套衬你的气质。林宗南拿着剃须刀,修剪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胡子,妻子梅春芳正在给他挑着今天参加庆功宴的西装。

哎呀,就是一顿家常便饭,用不着用不着。林宗南这些天装比装习惯了,就算是在家里,也没落下功课。

那怎么行?梅春芳笑眯眯道,你可不要忘记了,今天咱们要去的,可是西陵春酒楼,那在咱们青州,可是最顶级的酒楼,能在那里吃饭的,可都是青州顶级的权贵啊。

我说就你那点出息,西陵春怎么了?咱们林家,现在可是得到了白壁集团的合同,以后啊,想去哪里吃,就能去哪里吃!林宗南得意洋洋道。

老不正经的,不过我就喜欢你这骨子与生俱来的霸气。梅春芳一笑。

这几天,不仅仅是林宗南春风得意走路带风,连带着林家一大家子,都是得意洋洋,这走路,都快带出闪电火花了!

两人正相互吹捧着,门外却是响起了林浩的声音:

爸,妈,你们准备好了吗?

行了,马上就好。梅春芳随手打开门,门外的林浩,今天也是盛装出席,格外精神。

妈,你说,咱们要不要通知一下林宛白啊?林浩随口问道。

梅春芳闻言,马上阴沉下了一张脸:叫他们做什么?你还真以为,凭着那丫头一个人,就能够拿下白壁集团的合同?她靠的,不外就是你爸和咱们公司的影响力罢了。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林浩露出了恍然之色。

在听到影响力三个字后,林宗南忍不住又是甩了甩脑袋,他甚至忘了,自己连白壁集团的大门都没进去,就被赶了出来这件事。

明白就好,这次这小狐狸精逃婚,给咱们林家闯下了大祸,咱们没有处罚她。已经是很仁至义尽了,想要一起去庆功,做梦。梅春芳冷声道。

妈,您说的是。林浩连连点头,又摇摇头,那赵玉良,也真是没用,到手的鸭子都能给飞了。

行了,我和你爸,马上就能好了,先让他们等着,咱们等会儿一起过去。

嗯,妈,你们也快点,我都好没去过西陵春呢。林浩说着,就兴高采烈地跑下了楼。

此时,在林家祖宅的门口,林家的全部成员,都已经到齐,所有人,都是正装出席,一辆辆豪车,更是清洗,打蜡,闪光耀眼。

所有的人,都穿的骚包无比,尤其是那林曼,身上的裙子,短的都能看到那啥了。

等到林宗南出得门来,一行人纷纷上车,那气势,就和黑老大出巡似的,林宗南的黑色大奔大头,浩浩荡荡地朝着西陵春酒楼出发。

林宗南拿到了白壁集团的合同之后,完全就把林正天一家给抛在了脑后,这些天,也再没有紧咬不放。

这天,暂时没了压力的林宛白,这天也早早就回到了春风江南的别墅。

再一次看到秦东躺在客厅的沙发上闭目养神之后,林宛白迟疑了片刻后道:秦东,你明天,到公司去帮忙吧,老这么闲着,也不是个事。

行,听老婆的。秦东闻言,笑眯眯地起身,我待会儿出去一下。

林宛白也没问去哪,轻轻点了点头。

秦东出了小区,打了辆车之后,就往西陵春酒楼去了,燕无双早就等在了那里。

在秦东走后没多久,一辆劳斯莱斯幻影便缓缓开进了春风江南的大门,那些保安一看是这么壕的车,连阻拦都没有,直接就放行了。

车子开到了林宛白的别墅门前之后,从里面走下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戴着白手套,手持精致水晶手杖的优雅男子。

男子来到别墅的面前按了两下门铃之后,林宛白打开了门。

您好,请问,是林宛白,林小姐吗?

林宛白有些狐疑地看了一眼这个造型怪异的男子:嗯,我是,请问您是谁?找我有什么事?

男子举止非常有礼貌,一看就是经过了非常严格的训练,微微躬身,缓缓道:是这样的,林小姐,有人在我们西陵春酒楼的邀月阁,预备了晚宴,您,就是我们西陵春今晚最尊贵的客人,我是专程来接您的。

林宛白闻言一愣,西陵春?难道是林宗南派人来接她的?

想到这里,林宛白倒是有些意外,这合同,是自己拿下的,按理说,自己去当然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一想到林宗南等一众林家人的丑陋嘴脸,她又完全提不起这个兴致。

正要拒绝之时,那男子又道:那位先生说了,请林小姐今晚,务必赏脸,有惊喜在等您哦!

务必要去?

林宛白一愣,难道说是林宗南良心发现了,要给她们一家应有的待遇?

想到这里她迟疑道:是现在就去?

是的,就是现在!燕尾服男子优雅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行,那好吧!

林宛白进去拿了个包包之后,随手就关上了门,坐进了劳斯莱斯的后座,车子启动,缓缓地朝着西陵春酒楼进发。

夜晚七点,青州滨江长廊灯火辉煌,犹如银光闪闪的长龙,长长的古城墙在草坪灯的照耀下,金碧辉煌,光彩夺目,西陵春酒楼,在彩灯的装点下显得格外气派。

西陵春之所以成为青州最顶级的酒楼,是因为它足够悠久的历史。

它的建造年代,在唐朝贞观时期,至今已经经历了几次浴.火重生般的修建,直到五年前,又被大修。

这其中的邀月阁,在西陵春酒楼的最顶层,不论是否是节假日,邀月阁总是一订难求。

林宗南的大奔缓缓停在了靠近酒店的停车场子,林家众人先后停好了酒店之后,一路兴高采烈地往酒楼里面走去。

林浩,这餐厅,都搞定了吧?林宗南问道。

放心吧爸,昨天我就定好了,还托了一个大人情呢,等会儿,只管点菜就行。

不错,办的好,我们走。

林宗南大步流星走在了最前头,走路带风的感觉简直不要太好,隔着老远,他就看到了几个老相识。

这不是林大老板吗?

林先森好啊,我听说,你们林氏集团,这一次可是成了南疆秦家的合作伙伴,以后,可要多多关照哦。

不值一提,不值一提,都是混口饭吃嘛!林宗南一脸的装比。

看看,林老板这话大气,连南疆秦家的生意,都不值一提了,现在可真是风光无限

听着一群人的奉承,走在林宗南旁边的梅春芳也经不住飘了起来,忍不住就拉了一把林宗南:行了,我们还是赶紧去吃饭吧。

林总,您这是要去用餐?

是啊,闲着也是闲着,到不如带着家人出来聚聚,在邀月阁。林宗南伸出食指,指了指头顶。

西陵春酒楼在翻新之后,加固了很多,整个层数达到了十二层,酒楼的最顶楼,就是邀月阁,面朝锦水,旁边便是青州有名的商业地标,天空之境,视线独好。

林总,您现在,可真是成了咱青州的大人物了,以后,还请多多提关照,现在,就不打搅林总用餐了。

哪里哪里。林宗南双手抱拳,正在点头致意,那边的一个穿着旗袍的酒店经理经理就走了过来,看来,人家应该是专程来迎接他的,当即就咳嗽了两声,挺了挺胸膛。

不料,那经理直接就越过了他,快步朝着门口走去。

林宗南当即就不痛快了,自己好歹也是预定了邀月阁的大人物,这一进门,不说迎接了,就连个招待的人都没有。

给了林浩一个眼神之后,对方马上会意,走到了一旁古色古香的柜台,一脸傲意地道:喂喂,我说,你们这些人,怎么就没点眼力?我们在这儿站了这么久,就没人出来欢迎一下?

实在抱歉,先生,请问您贵姓,之前是否预定?前台小姐小心翼翼地回道。

当然预定了,没预定我们来这儿干嘛的?我叫林浩,我定的就是你们这儿的邀月阁!林浩大手一挥道。

听到邀月阁,服务台小姐姐当场就吓了一大跳,能订邀月阁的人,她可得罪不起,赶紧查了一下,不过这结果却是让她有些狐疑,这邀月阁是被订了,只是这订的人,不叫林浩啊?

不好意思,林先生,我们酒楼的邀月阁,确实已经被预定,不过并不是您。

卧槽!耍我呢?不是我,还是你吗?林浩不满地吼道。

就在这时,之前穿着旗袍的经理走了过来。

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

需要?需要尼玛,老子在你们这儿定好的邀月阁,怎么转眼就说没了?

美女经理名叫华盈盈,在沉吟片刻后道:您是林浩林先生吧?

正是老子!老子就是林浩!

林先生,真的抱歉,情况是这样的,您的确是预定了我们酒店的邀月阁。但是临时有贵客,包下了全场,所以只能够取消了您的预定,当然,您要是不介意的话,我们一楼还有一个包间,您可以在里面随意用餐,用餐的费用,将由我们酒楼承担。华盈盈微笑道。

草!什么意思,当我们吃不起啊?林浩闻言就炸了,心心念念想的邀月阁,结果一来,说被人截胡了!

情绪有些失控的林浩,上前就想推开华盈盈。

这时,一直站在华盈盈身后的保安上前一步,伸手拦下了林浩。

林先生,您自重。

自重?自重尼玛啊!林浩被这么一栏,林浩是差地炸了。

怎么回事?那边的林宗南此时也是走了过来。

在听了事情的经过之后,林宗南也是不能淡定了,这他么好不容易能出来显摆显摆,你跟我说我要装比的场所,让别人给抢走了?

这事没完!

同林浩一样,林宗南此时也是炸了,对着华盈盈就道:凡事,都得又个先来后到吧?你这这么做,太不合规矩了!

面对眼前这一看就是父子的质问,华盈盈丝毫不慌。

西陵春酒楼有着千年的底蕴,这在整个炎夏境内,都是首屈一指的,可以说,西陵春酒楼的背景,放眼青州,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不过,鉴于自己所站的立场,华盈盈还是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毕竟怎么说,都是酒楼方面的失误在先。不过这种情况,在西陵春,其实也是非常常见的,这种情况,比的就是预定人的身份背景,靠的就是自身的实力。

而且今天这个晚宴,酒楼老板那是再三叮嘱,半路拿下邀月阁的人,那是绝对惹不起的,像林家这种不知道几流的家族,只能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了。

这位经理,今天你们酒店,必须要给我们一个说法!林宗南一脸的不悦,他这辈子最爱的就是面子,出风头,当初老爷子昏迷,他用尽手段,最终终于当上了林家的家主之位。

这些年,他一直想要想要以一家之主的身份好好装一把逼,眼看着晚上就能成了,没想到这临门一脚,就是射不出去,在门口,就被堵住了!

这让他一时间,怎么都接受不了。

就在此时,从电梯口那边走出来一队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为首的的中年人,相貌威严,正是西陵春的总经理周鸿祯。

怎么了?

看到了这边的情况之后,原本要走向门口的周鸿祯,先向林宗南这边走了过来。

周总,这是昨天预定邀月阁的客人。

......

点击:全章节目录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北王狂刀小说里面的主角是谁 都市异能

北王狂刀小说里面的主角是谁

北王狂刀小说里面的主角是谁,这本小说叫(北王狂刀)里面主角是宁北和苏清荷。主要讲述的是男主人十七岁被封王,却回到都市穿着一身布衣,这个女孩还嫌他难看!却不曾知道他是什么样的风云人物。令人闻风丧胆。“一...
林聪苏雨薇 绝品修仙奇才全集目录阅读 都市异能

林聪苏雨薇 绝品修仙奇才全集目录阅读

林聪苏雨薇 绝品修仙奇才全集目录阅读,《绝品修仙奇才》是一本都市修仙题材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林聪和苏雨薇,主要讲述,林聪原本是一个大学在校生,家境贫寒的他正在为如何给女神准备生日礼...
重生之寰宇独尊林云完整版阅读 都市异能

重生之寰宇独尊林云完整版阅读

重生之寰宇独尊林云完整版阅读,《重生之寰宇独尊》是一本都市重生题材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林云和林婉儿,主要讲述,男主林云本是林家大少爷,五年前父母离开家族后失去联系,妹妹也突然人间蒸...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