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媚儿姜酒祈惊阙全结局哪里可以阅读

admin
20834
文章
2
评论
2020年4月29日19:00:00 评论 40 views

在和姜媚儿的角逐中,姜酒败了,成了赫连决利用完就丢弃的刀刃,当姜酒被火烧死在了宫里之后,姜酒重生成了丑陋的宫女阿酒,更是亲自收了尸,而姜酒没有想到,自己前世的死对头竟然是唯一一个愿意给她收尸的人,而在她成为阿酒之后,更是只有九千岁祈惊阙愿意帮助她复仇,哪怕九千岁祈惊阙并不知道她的重生,而当姜酒的报复成功,姜媚儿和赫连决生不如死的时候,祈惊阙告诉了姜酒他的心意。

姜媚儿姜酒祈惊阙全目录阅读

>>点击阅读:姜媚儿姜酒祈惊阙全目录阅读<<

姜媚儿姜酒祈惊阙小说章节免费导读

我略微挣扎了一下,姜媚儿松开了我,我把手中的托盘毫不客气的往明月手上一放,

大胆。明月出口就对我斥责:小小贱婢,竟敢让我给你拿东西?

我无视着她,对姜媚儿告状道:娘娘,奴婢拿的东西,无法向你验证是不是真的可以除掉你脸上的疤,故而才让明月帮忙拿一下,还请娘娘见谅。

姜媚儿急切的伸手狠狠的拧了一把明月:让你拿的你就拿着,哪里那么多废话,再多说一句,本宫拧了你的脑袋。

明月惊恐的应了一声:诺。

我故作得意的一笑,明月气的双眼直冒火,恨不得把手上的托盘,砸在我的头上。

姜媚儿急不可耐的催促着我:快点证明向本宫看,只要把本宫的脸弄好了,本宫大大的有赏。

她被打入冷宫,没有被废除位份,但是怎么着也不该自称于本宫。

明月之前还提醒她,现在不提醒她,我也不会提醒她。

她最好错漏百出,在皇宫里成为别人眼中滴肉中刺才好。

娘娘您看。我撩起了衣袖,自己烫伤的手臂,露了出来给她看:奴婢的手臂被烫伤,我家娘娘赏赐了一点生肌膏给奴婢,

烫伤的手臂,疤还没好全中间一块却如玉光亮,和旁边的肤色形成对比。

姜媚儿激动的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指甲都抠在了我的肉里,血一下子冒了出来,她喘着粗气:快把生肌膏拿来给本宫。

娘娘。我伸手扣在她的手背上,把她的手拿离我的手臂,我的手臂被她抠出一个血洞来,我无视着疼痛和血流道:想要比曾经更好,没有一点伤痕,不知娘娘可否受得了苦。

什么意思?姜媚儿瞬间警惕起来。

我掏出装香料粉的瓶子,奴婢没有什么意思,娘娘听奴婢把话说完。

姜媚儿盯着我手中的瓶子,眼中闪过贪婪和小心:你说。

想要光洁如玉,就必须重新把长好的伤疤,再重新揭开,原来怎么伤的就怎么揭开。

揭开之后,按照纹理,把生肌膏抹在里面,才能达到光洁如玉的效果,娘娘可是吃得了苦?

你骗本宫,本宫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治疗法。姜媚儿漂亮的眉眼,满是戾气,没有任何一丝柔美赫连决喜欢的样子。

不对,也许赫连决一开始就知道她是什么人,就喜欢她这样呢。

奴婢骗您做什么?我垂下头颅不去看她的双眼,把装有香料的瓶子重新放入袖笼处:您若不信,奴婢回去便是,奴婢先行告退。

说完,我转身就走。

心里默念着一二三,念到第四声,姜媚儿声音响起,回来,本宫谅你也没有这个胆子,胆敢对本宫的脸生事。

嘴角划过一抹冷笑,回身之际,恭敬谦卑的麻痹她:娘娘所言极是,给奴婢雄心豹子的,奴婢也不敢,请娘娘并退左右,奴婢给娘娘医脸。

漂亮的脸上有疤痕,会影响她得圣宠,她当然希望自己的脸好的越快越好。

她把太医全部轰到院子里,留下明月和我在内室里,燃烧的烛台被我拿了起来。

我端着烛台向姜媚儿走去,她眼中闪过胆怯和对火的恐惧,等烛台到了她的面前。

突然之间,我发现了一件事情,一个人被火燎了,她的头发不可能没有事儿。

姜媚儿的头发没事儿,也就是说我先前的揣测,是她自己想出冷宫,故意放了一把火,把自己脸烧伤的。

可又不对,她应该烧伤到别处,不应该对着脸烧,这不符合她的个性,因为她就靠这一张脸引赫连决对她的怜惜。

等等!姜媚儿突兀出口制止了我。

我拿着烛台后退一步,她把自己的衣袖一撩,我瞳孔一紧,她的手臂上是火燎的痕迹。

经过十几天的医治如同她的脸一样已经长出嫩肉,但是凹凸不平,跟完好无损的肌肤是两个颜色。

你可以在本宫的手臂上先试,试完之后,在对本宫的脸做。姜媚儿指着手臂上的伤痕道。

我脚下的步伐迟疑了一下,看了她的手臂,再看了她的脸,手臂上的火燎和脸颊上不一样。

手臂上的伤更像她自己所为,脸颊上的伤像别人所为,会是谁,能进皇宫如无人之地伤了她,她却又没有告诉赫连决?

启奏娘娘。她不让我弄她的脸,我就吹灭手中的烛台,随便找了一个由头道:手臂上的纹理跟脸颊上的纹理不一样,不必手中的生肌膏是专门针对脸颊的。

娘娘要先治手臂,奴婢得先回去请示我们家娘娘,从娘娘手中重新拿生肌膏。

你在骗我?姜媚儿对我生疑道:手臂和脸颊同一个人的肌肤,怎会生的不一样?

不一样的。我镇定地说道:娘娘您若不信,太医还在外面,您可以问问。

姜媚儿看了一眼明月,明月后退出去。

不多大一会儿,明月回来对着她耳边低语了几声,她脸上的颜色稍齐,算是信了我的话。

我把烛台放在一旁,奴婢先行告退,回头再过来。

姜媚儿嗯了一声摆了摆手让我走。

我后退,退到门槛转身,就见到不知何时来的赫连决站立在门口。

我心神一凝,提起裙子就要下跪,赫连决伸手一托,拖住了我,在我的手腕上轻捏了一把,跟调情似的。

我把小女儿家惊像兔子的神色,恰到好处的表现出来,声音磕巴道:奴婢参见皇上,给皇上请安

不必多礼。赫连决跨了进来,手一带我,把我扭转的身体,压着眼底的生疑,不露声色地问我:你今日所来何事?

我垂着头颅如实道:我家娘娘得知皇上忧心媚嫔娘娘脸上被烧伤的伤,从嫁妆里面找出来生肌膏,特意命奴婢前来给娘娘医治烧伤。

赫连决眼神冰冷,抓住我手腕的手,猛然一个用力,差点把我的手腕给捏碎,沉沉的问道:媚嫔已经医治好了?

手腕上传来的疼,让我的后背一下子爬上了冷汗,刚要回答他,姜媚儿脸上覆盖的面纱,柔弱娇滴的走出来,接下赫连决的话道:还没有皇上,阿酒说生肌膏是有区别的,不同部位的肌肤,要不同的生肌膏对症下药才能好。

我眼珠子转动了一下,微微抬起眼帘,小心翼翼的看着赫连决,努力让自己的眼神带着一丝委屈,回禀皇上,我们家娘娘得知是媚嫔脸上有伤,只拿了医治脸上的生肌膏,媚嫔有些不相信,要用手臂先试,奴婢正准备回去,换一种生肌膏。

赫连决一听到我手中的药,可以把姜媚儿的脸治好,当下拍板,不让我走了。

让我直接医治姜媚儿的脸,至于手臂回头再去拿药,也是一样的。

如此,赫连决到来,让我顺利的按照原计划进行,可以让姜媚儿脱一层皮。

赫连决都拍板让我现在就医,姜媚儿也不好说什么,她也不敢说什么,她的手臂和脸颊烧的伤痕是不一样的。

我重新点燃烛台,火光还没有燃烧的姜媚儿脸颊,赫连决就一把擒住了我的手,眼带凶狠: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痛得低呼了一声,手中的烛台脱落,另外一只手掐了一把大腿,疼痛让我的一双眼有些发红,带着泪光。

回禀皇上,生肌膏就跟刮骨疗伤一样,要把里面的东西清除干净,上药重新长,才能变回曾经的模样。我说的断断续续,眼睛越来越红,带了一丝控诉的看着他。

他想撩拨我,勾引我,那我绝对要做成被他撩拨到手,对他完全痴迷的样子,这样我能麻痹他,让他知道我是一个好操控的。

赫连决一扫眼中凶狠,原来是这样,朕小题大做了,你继续,朕坐在外面看着。

因为背对着姜媚儿,他松手之际还用手掌揉了一下我的手,此番动作是在告诉我,他抓疼我,他是很心疼的。

而我恨不得把他抓过的地方全部挠破了,被他触碰既肮脏又恶心。

弯下腰,把烛台捡起来,又舍弃烛台,只拿了蜡烛,明月把姜媚儿双手按住,蜡烛的火光,直接烤在她的脸上。

姜媚儿被烤得痛呼连连,我的眼睛余光看着赫连决,他的手扣在桌子上,手上的青筋露了出来,他在压抑着自己,没有冲上来。

眼中毫不掩饰对姜媚儿的心疼,但是他知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竟然在他面前敢如此烧姜媚儿,就是有十成十的把握能把她的脸治好。

所以他才会忍耐,忍耐看着我烧着他心爱女子的脸。

我一边烧着,一边用手去抠姜媚儿脸颊上的肉:娘娘,想要完好无损,肯定是会疼痛的,等疼痛过后,不出半月,娘娘的脸颊,肯定会好。

姜媚儿脸被我抠的血淋淋的,她痛的咬着明月的胳膊,差点把明月的胳膊咬下肉来。

我把她的脸上烧得比她曾经的口子更大,手指钻到她肉里触碰在她骨头里抠。

抠完之后,我把香料粉撒在她的伤口里,血刹那间止住了,姜媚儿整个人就跟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全身都是痛出来的汗水,双眼通红我见由怜,全身虚脱的躺在床上,喘着粗气。

赫连决见我结束,三步并成一步而来,我拿面纱覆盖住她的脸,恭敬的退到一旁。

赫连决坐在床沿边,低声细语,问着她。

姜媚儿疲惫柔弱慢慢的回着他。

郎情妾意,旁人就落了陪衬,成了多余。

我用眼睛余光看着他们俩,心中冷笑,好好的恩爱,我是什么样的下场,我是怎么死的,他们俩最后就是这么死。

半炷香过去,赫连决把姜媚儿哄睡着了,带着我就离开了晨曦宫,我瞧见了他身边新进了一个总管太监石公公。

石公公头发有些斑斓泛白,平静的双眼中泛着精明,我没猜错的话,石公公应该是祈惊阙的人。

我已经杀了赫连决两任的总管太监,他有足够的时间,安插他的人,来做这个总管太监,最贴近赫连决身边位置的总管太监。

手怎么这么凉?赫连决伸手握住了我的手,把我的手包裹在他的手里,揉了揉,还在怪朕刚刚对你的凶?

赫连决最大的本事,他为了哄骗女子,可以把自己放得很低,只要他一低了,没有女子能受得了。

我惶恐地抽回手,把手背于后面,使劲的往自己的衣裙上蹭了蹭:没有怪皇上,奴婢刚刚在想,皇上今日会不会留宿桃之夭夭殿,这样的话,奴婢早晨也可以看到皇上。

赫连决轻笑一声,宠溺拍了一下我的头,只要你想,告诉朕,朕都可以满足你。

我眼中浮现娇羞的低下头,成功地把他弄到桃之夭夭殿。

谢轻吟见我说到做到把他弄过来,高兴的跟什么似的,得知他还没有吃饭,亲自去厨房炒了几个小菜。

在她炒菜的途中,我把幻香花花蕊扔进了酒里。

等她把小菜弄好,幻香花花蕊化在酒里,我拿着酒壶摇晃了一下,抓了一小撮子桂花干,当着谢轻吟的面洒在了酒里:娘娘,您闻闻,是不是既有酒的醇香又有桂花的干香呢。

谢轻吟凑过来轻嗅了一口:加了桂花,的确又是一番味道,皇上一定会喜欢。

我嗯了一声,跟她好像从来没有过芥蒂一样,把酒壶的盖子一盖,拿了两个杯子,放在托盘上。

桂花浓郁的香气可以盖住幻香花花蕊化进酒里不易察觉但又存在的一丝怪味。

精致的小菜摆在桌子上,赫连决夸奖了谢轻吟心灵手巧能干,谢轻吟一脸羞涩,满眼欢喜。

而后赫连决状似不经意的提起生肌膏,谢轻吟抿唇一笑,道:家里面送来什么东西,臣妾也不知道,生肌膏还是前几天臣妾整理私库,整理出来的。

她说着停顿,把生肌膏的事全部推到了我身上,阿酒跟臣妾一起进宫,正好知道用法,臣妾不忍皇上忧心,就想着无声无息的去把媚嫔脸上的伤给医好,让皇上开心些,这不就派了阿酒过去,阿酒没闯祸吧?

......

点击:全文阅读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宫乱赫连决姜酒完整版阅读 都市异能

宫乱赫连决姜酒完整版阅读

宫乱是一本讲述了赫连决姜酒宫斗故事的小说。小说中前世赫连决和姜酒虚与委蛇,获得了姜酒的信任,在姜酒将他捧上了皇位之后,却让姜酒被烧死在了宫中,成为了被他利用完后毁了的女人,可赫连决...
赫连决姜媚儿姜酒小说完整版阅读 都市异能

赫连决姜媚儿姜酒小说完整版阅读

赫连决姜媚儿姜酒为主角的小说是作品《宫乱》。小说中赫连决表现出对姜酒的一往情深,让姜酒成了他无往不利的一把刀,可当姜酒发现姜媚儿和她同样都是赫连决垂怜的对象时,姜酒放弃了赫连决,可...
姜酒赫连决 宫乱小说全目录结局 都市异能

姜酒赫连决 宫乱小说全目录结局

宫乱是一部十分虐心的古代言情小说,本站可阅读全文。男主赫连决为了拥有万里江山对女主姜酒无尽的宠爱,身为身份尊贵的侯府的嫡长小姐姜酒让赫连决成为了北凌的皇上,可是姜酒却不曾想到赫连决会砍下自己的四肢和双...
姜酒祈惊阙名宫乱小说作者是谁 言情小说

姜酒祈惊阙名宫乱小说作者是谁

姜酒祈惊阙小说名字叫做宫乱,是一本重生复仇类型的古代言情宫斗小说。姜酒被火刑活活烧死,而下令烧死他的竟然是她最爱的男人赫连决。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的赫连决在姜酒的面前刺伤姜媚儿表达自己的专情,可到头来全...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