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连决姜媚儿姜酒小说完整版阅读

admin
20834
文章
2
评论
2020年4月29日19:00:04 评论 40 views

赫连决姜媚儿姜酒为主角的小说是作品《宫乱》。小说中赫连决表现出对姜酒的一往情深,让姜酒成了他无往不利的一把刀,可当姜酒发现姜媚儿和她同样都是赫连决垂怜的对象时,姜酒放弃了赫连决,可赫连决为了侯府的势力,不惜在姜酒面前,给了姜媚儿一剑,这一剑没有药了姜媚儿的命,却让赫连决得到了姜酒的信任,而当姜酒助赫连决成功之后,赫连决将姜酒刺死,让她从皇后之位变成了一具尸体,而姜酒却重生到了另一个宫女的身上,开始了复仇。

赫连决姜媚儿姜酒完整版阅读

>>点击阅读:赫连决姜媚儿姜酒完整版阅读<<

赫连决姜媚儿姜酒小说章节免费导读

我的心百转千回,飞快地知道姜媚儿脸被烧伤,赫连决愤怒杀掉初歌,他后悔了。

他大概没想到初歌会知道军号令在哪,更加没想到自己身边的总管太监,明知道他在找什么东西的情况下还阳奉阴违。

依照他多疑的性子,他会怀疑自己身边的人被别人收买,所以他现在对我故伎重施,想着也许初歌临死之前对我说的什么,或者说他怀疑我,初歌如同我的父亲一样,只不过是他试探我的把戏。

我头一垂,错开了赫连决的手,俯在地上:皇上让奴婢做任何事情,奴婢不怕。

你觉得朕残忍吗?他蹲着未动,声音充满了落寞,带高处不胜寒,需要一个温暖。

搁曾经的我,听到他这样的落寞,会心疼的查看他到底被谁欺负了,然后再利用自己的身份再欺负回来。

奴婢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婢,请皇上恕罪。我说着给他磕起了头,害怕恐惧表现得淋漓尽致。

赫连决越发的落寞,对于哄骗女子,他驾轻就熟就像喝凉水一样简单,蹲着的身体坐了下来,初歌很漂亮,冷宫小院的火是她放的,她妒忌。

我心中泛起了讥笑,人都被他片片凌迟,还在这里诬陷她,初歌原先跟在我身边的时候,连个鸡都不敢杀,就算她现在再恨,她也不可能去放火,她也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放火。

那是她罪有应得。我小心翼翼顺着赫连决话道:敢在皇宫纵火,死不足惜。

赫连决瞬间像得到了知己一样,你也这样觉得,阿酒,朕见你莫名的觉得带了一抹熟悉。

我的呼吸变得浅薄起来,奴婢丑女无言颜,能让皇上觉得熟悉,奴婢的福气。

他不再用别人试探我,而是直接对上我,想从我和他的对话之中,得到他想得到的。

别磕了,起来下去吧。赫连决温和的声音带着疲倦,似真的累了。

若是他的其他妃嫔在此,一定趁机给他按摩,红袖添香,可惜我不是,谢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跪趴着后退,到了门口,我故意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目光像极了怀春少女被他迷恋,想靠近又不敢靠近的样子。

他也看到我的目光,举起手恰到好处的揉了一下额间,满脸疲倦的神情毫不掩饰。

故伎重演,不换汤不换药要让人心疼,想利用女子的柔情,他真找错人了。

离开宫殿,重新返回初歌死的地方,她已经从柱子上被解了下来,就剩枯骨的身体放在了破席子里。

我双眼发红,脱下自己的宫装,裹住初歌躯体。

一根布条从泉公公嘴巴连同头一起固定在柱子上,地下骚臭遍布,他尿了裤子。

片下来的肉,在托盘上一片一片堆好,我走到刀多多面前,对他摊出手。

刀多多把手中的弯刀放在了我的手上,毫不客气的在泉公公身上下刀子,完全把他当成了赫连决,将来他要落在我的手上,我一定要让他比我凄惨数百倍。

我片肉的技术到底是不好,泉公公在我手底下没走十刀就气息全无,活活痛死。

我把刀还给刀多多,拿起了刺死初歌心间的尖刀,把随身携带的一切小物件,全部塞给了刀多多。

拿着那把细小的尖刀,离开。

刀多多是聪明人,我给了他那么多东西,他应该会找一个地方把初歌给埋了。

奸细的刀子,擦干了血,被我藏了起来。

宫里救火声依旧此起彼伏的响着,不眠的夜,自然有很多人都睡不着,都在想着这火是谁烧的。

我知道祈惊阙烧了两个宫殿,姜媚儿住的冷宫小院,我怀疑是她自己烧的,她见初歌跟了赫连决,所以迫不及待的想出冷宫。

出冷宫的最好法子,要么从获圣宠从勾引赫连决,要么就是让自己受伤让赫连决心疼。

铤而走险放火烧自己,她也是能做出来的。

谢轻吟也没有睡觉,站在走廊上,眺望着笼罩在皇宫上空的黑烟。

我带了一身血腥回来,她目光落了回来:这是谁死了,怎么沾了这一身的血腥子?

我站在走廊下,回她:初歌死了,姜媚儿出了冷宫,娘娘的春药下的真好。

谢轻吟脸色上那间寒了下来:怎么回事儿?

我没有一点谦卑,带了一些毫不掩饰的愠怒:娘娘的春药下的极好,初歌以企图爬上龙床之罪,被片片凌迟。

皇上不但让奴婢监看,还让奴婢看到了他对姜媚儿良苦用心,娘娘,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失去皇上的宠爱,还失去了皇上的信任。

我只字不提赫连决对我和初歌下了幻香花,我得让她知道,她下春药是一个错误,赫连决对她已经心生芥蒂了。

你在怪本宫,你在置喙本宫?谢轻吟声音陡然拔高,冷若寒冰:你只是本宫身边伺候的宫女,胆敢置喙本宫?

奴婢不敢!我缓缓地垂下头颅,带着抗拒般的妥协:奴婢只是提醒娘娘,莫要在自作聪明,聪明人不止娘娘一人,皇宫里卧虎藏龙,捧高踩低的人多的是,娘娘今日能协理六宫,他日别人也同样协理六宫。

谢轻吟气得浑身一抖,从走廊上下来,我以为她要对我发火,没想到,她倒是压着火气,低了声音道:这次是本宫想岔了,本宫太想拥有一个孩子了,没想到阴差阳错了。

娘娘没有错,只不过方法错了。我不卑不亢地抬起头颅,目光直视着她:娘娘要小心些,企图爬上龙床,和欲擒故纵是两种性质,男人不喜欢别人算计,尤其是自己的枕边人。

谢轻吟嗯了一声,随手掏了一张面额万两的银票,塞进我的手里,一个棒槌,一个甜枣的说道:本宫会多加小心,你一身的血腥,赶紧回去洗洗,睡吧。

我收拢手中的银票,福了福身,钻进自己漆黑的房间,随手摸了一瓶桌上的香料粉,走到窗户前,挑开窗户,见谢轻吟重新返回走廊,漆黑的眼盯着我房间的门,充斥着阴沉的冷意。

站在漆黑的房间里盯着她片刻,心里清楚,她如同华灼儿一样,用完我,就想把我杀了。

把瓶子里的香粉撒在窗户上,清雅的香粉味,随着夜风飘荡很远。

点上了烛光,用冷水洗净了身上的血,烟茶做贼似的钻了进来,压着声音对我道:阿酒,娘娘她是主子,无论如何,你不能跟主子置气,不然吃亏的是你。

我瞟了一眼窗户缝,主殿灯已经熄了,谢轻吟上床睡觉了,烟茶才偷偷的跑过来。

我张口出声,声音带着害怕:姑姑,说出来您可能不相信,娘娘想杀了我。

烟茶一拉我的手,把我拉到房间的角落:你在说什么胡话,娘娘能得到圣宠,你帮了不少忙,她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我反问着烟茶,眼中泪花闪烁,带着对死亡的恐惧:我能帮她,她就会想着我也能帮别人,与其把我这个不安因素放在身边,不如趁早除掉。

我的后脑勺的伤,不是摔的,是她对我下了药,让我去勾引九千岁,九千岁恼羞成怒,我就变成这样了。

烟茶震惊:你说的可都是属实?

若有半句虚假,我天打雷劈。我举手发誓:给九千岁送东西,要不是我命大,就不止摔后脑勺,而是没命了。

烟茶呼吸粗了些,往后要多加小心,谢谢你给我提了个醒。

我的话很容易让人相信,我脸上有疤长得这么丑,送给祈惊阙那是对他的侮辱。

祈惊阙被侮辱了,他第一件事情就要杀人,所以烟茶只要想到这一点,就会信我。

姑姑也多加小心,别在我房里久呆了,不能让娘娘防着你。我加重提醒烟茶,让她知道谢轻吟对我这个贴身丫鬟都可以下手,对她这个半道过来伺候的姑姑,下手起来绝对不会手软。

我更加要让烟茶知道,她和我能扳倒一个华灼儿,就能再扳倒一个谢轻吟。

一夜在嘈杂中度过。

昨夜的火势蔓延,烧了五个宫殿,有数十个宫女太监死亡,姜媚儿左脸颊被烧了有手心大的印子,太医院的太医一夜没睡,如何给她治理脸上的烧伤。

初歌死的惨烈,也成了众多妃嫔们争先恐后诉说的对象,谢轻吟听着她们说,像个没事人似的,时不时的评上了几句。

我看着她,协理六宫,众多妃嫔的阿谀奉承让她膨胀,认为自己铁板钉钉是这后宫之主了。

一连几天过去,我的后脑勺已经结痂,手臂上的烧伤也好了大半。

把桌子上的香料粉,往自己的手臂上一擦,掩盖住伤疤,手臂看着光洁如玉。

随后用湿帕子一擦,丑陋凹凸不平的手臂,再次呈现。

姜媚儿脸上的烧伤,已经结痂,变成了粉嫩的肉,但是终究变不会曾经的光洁。

我拿着装着香料粉的瓶子,跟着谢轻吟去给皇贵妃苏慕华请安。

一直没有动静的贤妃,像知道谢轻吟的行踪一样,我们去了昭华宫她已经在了。

苏慕华气色好多了,眼瞅着就能出小月子了。

贤妃故意把话往姜媚儿身上引,谢轻吟眼珠子转动,跟她一搭一唱,把赫连决对姜媚儿特别的宠爱说的独一份。

我不自觉的觉得谢轻吟有些蠢,苏慕华有没有真怀孕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她在这里附和贤妃,以为拉了苏慕华对姜媚儿的恨,其实不是,她只会让苏慕华觉得她是一个强劲的对手,一个会危害自己地位的对手。

苏慕华不动声色,看着她们讲。

贤妃觉得说的差不多了,就起身告辞,她坐下的位置上,留下了一块玉佩。

我见状,低头告知苏慕华。

苏慕华浅笑道:赶紧拿去给贤妃,随身之物掉了,你一下她该着急了。

因为我的提醒,所以我上前拿起玉佩,应了一声,退了出去,去追赶贤妃。

贤妃就在宫道拐弯处等我,位置很好,可以看到两边的宫道,不用担心任何人偷听而看不见。

我把玉佩给她,她随手拿过,眼神温和:本宫帮你找了不少幻香花,你还要吗?

要的。面纱下的嘴角露出一抹浅笑:不知花在哪里?

贤妃看了一眼她身边的春香,春香从衣袖里拿出已经晒干了的幻香花花蕊。

贤妃道:本宫已经找人问过了,干的花蕊和湿的花蕊,没有什么区别,更善于保存。

本宫就命人晒干了,这几朵花蕊,就当本宫送给你的礼物。

我双手接过,多谢娘娘厚爱,我家娘娘用的时候,我一定告知娘娘。

贤妃掩唇一笑:真是一个懂事的人儿,不用告诉本宫了,前几日的片片凌迟,本宫害怕着呢,忙去吧。

诺!

贤妃越是这样没所求,就越表示她憋着大招,等着风向呢。

她走了没多大会儿,谢轻吟带着烟茶款款而来,看了我一眼,什么话也没讲,带着我溜达在晨曦宫外。

晨曦宫内太医扎堆,谢轻吟轻噗了一声,不屑之中带着妒忌,赫连决这些天来一直都在晨曦宫,没有宠幸任何女子。

谢轻吟路过这里的目的,是她坐不住了,她拿不准赫连决对初歌爬上他的龙榻,知不知道她吃药。

我摸了摸幻香花的花蕊,我吃了两回,不能就这样算了,跟谢轻吟说了几声,并向她保证赫连决今天晚上会找她。

谢轻吟眼睛瞬间亮了,高兴的不得了,以为她给我的银票起了作用。

天刚刚擦黑,我就踹着香料粉,去了晨曦宫。

......

点击:全文阅读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宫乱赫连决姜酒完整版阅读 都市异能

宫乱赫连决姜酒完整版阅读

宫乱是一本讲述了赫连决姜酒宫斗故事的小说。小说中前世赫连决和姜酒虚与委蛇,获得了姜酒的信任,在姜酒将他捧上了皇位之后,却让姜酒被烧死在了宫中,成为了被他利用完后毁了的女人,可赫连决...
姜媚儿姜酒祈惊阙全结局哪里可以阅读 都市异能

姜媚儿姜酒祈惊阙全结局哪里可以阅读

在和姜媚儿的角逐中,姜酒败了,成了赫连决利用完就丢弃的刀刃,当姜酒被火烧死在了宫里之后,姜酒重生成了丑陋的宫女阿酒,更是亲自收了尸,而姜酒没有想到,自己前世的死对头竟然是唯一一个愿...
姜酒赫连决 宫乱小说全目录结局 都市异能

姜酒赫连决 宫乱小说全目录结局

宫乱是一部十分虐心的古代言情小说,本站可阅读全文。男主赫连决为了拥有万里江山对女主姜酒无尽的宠爱,身为身份尊贵的侯府的嫡长小姐姜酒让赫连决成为了北凌的皇上,可是姜酒却不曾想到赫连决会砍下自己的四肢和双...
姜酒祈惊阙名宫乱小说作者是谁 言情小说

姜酒祈惊阙名宫乱小说作者是谁

姜酒祈惊阙小说名字叫做宫乱,是一本重生复仇类型的古代言情宫斗小说。姜酒被火刑活活烧死,而下令烧死他的竟然是她最爱的男人赫连决。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的赫连决在姜酒的面前刺伤姜媚儿表达自己的专情,可到头来全...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