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生牧思雨龙门狂枭小说全集哪里可以看

admin
20862
文章
2
评论
2020年4月30日14:10:58 评论 37 views

秦生牧思雨龙门狂枭的主角,这本都市逆袭小说全文讲述的是秦生永远忘不了九年前那个倍受屈辱的自己,婚礼当天被新娘退婚,理由是因为自己穷给不起彩礼,让他沦为了笑柄,也是这天,一个陌生女孩给了他温暖。九年后,秦生已经成了响当当的大人物,他出现在牧思雨的婚礼现场,只为找到当年那个女孩报恩。

秦生牧思雨龙门狂枭点击:全文阅读

>>点击阅读:秦生牧思雨龙门狂枭点击:全文阅读<<

秦生牧思雨龙门狂枭精彩章节导读

牧建业本来已经做好了下跪的准备,可是现在,牧建业突然之间发现,秦生这个废物,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心上,跪了也是白跪。

他放低姿态过来求情,没想到这边居然还变本加厉,如此不知好歹当然,牧建业也忘了,自己之前是怎么对待牧思雨的。

心里面耻辱的怒火,正在不断的燃烧。

声音都有些沙哑。

秦生,你他么给我等着!

骂了一句,牧建业终究还是害怕秦生会动手揍他,连忙跑了。

房间里面,张淑芬还有牧江相视一眼,面色古怪,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就连张淑芬都感觉有点儿扶不住了。

原本,在牧建业低声下气过来道歉的时候,张淑芬就觉得差不多了。

牧思雨可以复职,工资也能涨一点。

但是现在,事情好像已经完全闹僵了。

而且,牧江在离开的时候,那一番话明显是在威胁他们。

心里面都有些害怕,事情闹大,可能没办法收场。

就连牧思雨也有点儿担心,牧思雨很清楚牧建业父子究竟是什么人。

就是纯粹的人渣。

这种人渣,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不用担心。秦生只是很平静的说了一句,旋即转身进屋收拾桌子上的碗筷。

三个人面色古怪。

这上门女婿,好像有点儿不大对头啊。

脾气好像很生猛。

要说秦生是废物?

就之前秦生给牧建业的那两下,就绝不是废物。

说秦生是傻子?

现在相信秦生是傻子的人,才是真的傻子。

张淑芬和牧思雨也不笨,能看的出来,秦生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维护她们这一家人,不被牧山牧建业欺负。

可是,究竟为何?

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秦生究竟要这么做。

现如今他们突然之间发现,自己对秦生,居然完全没有一丁点儿的了解,只知道秦生无学历,无工作,无存款,甚至还有点儿精神上的疾病可是现在看起来,这些东西,也未必是真的啊。

这个上门姑爷,究竟是什么人?

就在秦生在厨房里面收拾碗筷的时候,张淑芬将牧思雨给拉到了旁边。

思雨,这秦生究竟是啥人啊?张淑芬小心翼翼的嘀咕着,一边说,还一边偷偷看着厨房的方向,好像生怕秦生听到了。

我咋感觉,他对你好像不太一样。

那种感觉很明显,秦生脸上的表情非常的稀少,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甚至让人怀疑是不是一个面瘫,也只有在面对牧思雨的时候,脸上才会稍微出现一些不一样的表情。

而且,不管对秦生说什么,他都不会生气。

但,如果牵涉到牧思雨,那情况就会瞬间大变。

牧思雨脸蛋儿微红:妈,你说啥呢,我和他也才认识一天时间啊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这一段时间,秦生对自己的照顾,牧思雨还是看在眼里,甚至就连自己这个家。若不是有秦生,现在不知道会被牧建业,牧山父子俩给欺负到什么地步。

你晚上,真的让他睡在你房间啊?

这是张淑芬最担心的。

他精神上好像有点儿问题吧?会不会有危险?毕竟是自己闺女,张淑芬很担心自己闺女的安全。

担心秦生可能会伤害牧思雨。

牧思雨稍微呆了一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虽然完全就是个陌生人,但是牧思雨心里面就是觉得,秦生应该不会伤害自己。

总之,要小心一点儿。张淑芬叮嘱着,然后不知道从哪儿,悄悄拿出来了一把剪刀,塞给了牧思雨。

出啥事儿,你就赶紧叫我。

就在这时候,突然一阵敲门声又一次传来。

牧思雨浑身上下寒毛直竖,下意识的抓住了张淑芬刚刚塞给自己的剪刀。

牧山,来了。

就连性格有点儿泼辣的张淑芬心里面也有点儿害怕了。

刚刚秦生那一番举动,可以说是将牧建业给得罪的死死的,现在谁也不知道门外究竟是什么情况,说不定一打开门,出现在门外的就是几十个手持着铁棍的混混,直接将自己家里面给砸了一个稀巴烂。

客人来了啊,开门吧。秦生从厨房里面探出来了一个脑袋。

看来牧山那边,是真的被逼到了极点,没想到这么快就过来了。

眼瞅着秦生那种轻松随意的模样,牧思雨气急,明明自己这边害怕的跟啥一样,可是这家伙愣是一点儿事儿没有。

这人,该不会真是一个愣头青吧?

心里面有些古怪的想着,犹豫了一下,走到门前,轻轻拉开了房门,入眼看到的,就是牧山,手里面还带着很多看起来都很贵的礼品。

牧山后面就是牧建业,倒是没有出现那种几十个小混混的场面。

牧山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在看到牧思雨的时候,勉强露出来了一丝微笑:思雨

那种笑容,可谓是勉强到了极点。

毕竟,心里面几乎快要恨死了牧思雨一家人,偏偏还不得不陪着笑脸,心里面别提有多不是滋味了。

思雨啊,你也知道,你大哥,他脾气不好,你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是一家人啊牧山斟酌着词语,一边还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后面的秦生。

那意思很明显,牧思雨和他们一样,都是牧家的人,而秦生只是一个外人,别被外人给挑拨了。

只是这番话,明显没什么用处。

牧思雨深深的知道牧山和牧建业究竟是什么东西,自己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日子?

在牧家公司里面,辛辛苦苦,勤勤恳恳,到头来,所有的功劳,全部都被牧建业给夺走。

最脏最苦最累的活儿交给自己做,牧建业坐享其成。

甚至这一次,龙腾集团的项目被抢走,甚至还要将自己给赶出家族?

现在知道是一家人了?

之前欺负自己的时候,咋不说是一家人?

眼瞅着牧思雨的脸色,牧山也知道自己那番话没多大用处:思雨,今天大伯,特地过来跟你道歉,你就不要计较了。

后面的张淑芬都愣住了,没想到,一直瞧不起自家的牧山,居然真的有拉下脸面,过来道歉的一天?

牧山也实在是没辙了,时间拖得越长,自己这边越是麻烦,如果龙腾集团那边真的重新选定了合作方的话,那就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真到了那个时候,自己父子两个,就等着净身出户吧。

别说继承牧家的财产,能不能生活下去就是个问题。

还愣着干什么眼瞅牧建业还站在自己后面,不动弹,牧山心里面恼火,狠狠的瞪了一眼牧建业。

牧建业脸上的表情,可谓是屈辱到了极点。

身子都在控制不住的哆嗦着,牙齿死死的咬着嘴唇,双膝一软,身体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冲着牧思雨,张淑芬,就是三个响头。

脑门在地面上,砰砰砰的响。

小妹,这一次是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弄死你,弄死你,弄死你,弄死你全家啊

就在牧建业的心里面,就像是一头凶残的野兽一般,在不断的嚎叫着,一定要弄死她们全家。

尤其是牧思雨这个小贱人,还有秦生那个废物,一定要弄死他们啊

强烈的耻辱感,几乎快要让牧建业疯掉。

在牧建业心里面,发下了最狠毒的誓言。

今日之辱不报,誓不为人!

居然要跪在秦生,张淑芬和牧思雨面前磕头。

牧建业这辈子都没有受到过这般折辱,心里面的那种痛苦,甚至比秦生之前那几个耳光,还要让牧建业难受。

牧建业真的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心里面怨恨到了极点,发誓一定要将今日的耻辱,百倍偿还。

那一幕,还真是将牧思雨和张淑芬都给吓了一跳,没想到这牧建业,居然真的被秦生给逼得磕头道歉。

你看,头也磕了,建业也算是领了教训了。

这事儿我也有错,没调查清楚,就把你给开除了。

公司那边,我给你安排了一个经理的职位,你回来吧,牧家需要你啊。

那个态度,非常的诚恳。

秦生只是在后面看着,依旧是那种平淡的脸色。

这家伙,到算是个人物。

被逼急了,还是可以不要脸的,商场上,这种不要脸的人,往往能混的不错。

牧山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牧思雨就算是还想要拒绝也不行了。

而且,牧思雨也需要这个工作。

不然的话,重新找工作,还需要时间,家里面的财力,支撑不了那么久。

眼瞅着面前的牧山低头弯腰,等着自己的回答,牧思雨有些着急,不知道自己究竟要怎么做。

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眼秦生,看到秦生微微点头,牧思雨这才放心,终于答应了下来。

我明天就回去上班。

牧山和牧建业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们很希望,牧思雨马上就能重新投入到工作当中去,但是没办法,牧思雨能答应已经算是不错了,如果继续逼迫的话,万一牧思雨再反悔,那就实在是没办法了。

牧山和牧建业,又说了一番好话之后,将手里面的礼品放下,这才转身离开。

一直在两人离开之后很久,牧思雨依旧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没想到,牧山居然会亲自上门道歉,牧建业居然会跪在地上磕头,态度还那么诚恳

牧江从里面的房间里面走了出来,身子都在不断发抖,老泪纵横。

自己没本事,从小父亲和大哥二哥就瞧不起自己,被欺负了几十年,从未想过有一天,大哥居然会低头道歉。

张淑芬身子也在微微摇晃着,心里面激动不已,明显是压抑了太长太长时间,这么多年,张淑芬过的真的是很不容易,情绪根本控制不住。

牧家的儿媳妇儿,说起来不错,但实际上呢,要受着老爷子的脸色,还要看大哥二哥的脸色。

就在女儿出生之后,因为自己肚子不争气,生不出来儿子,老爷子看自己更是厌恶,鄙夷,就连大哥二哥也没少笑话自己。

那种滋味,真的是难受到了极点。

这王八蛋,也有低头的一天。张淑芬的鼻子都在不断的抽搐着,嘴唇颤抖个不停,也不知道是以多大的努力,才控制住自己,没让自己放声大哭。

牧思雨也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她知道,牧山,牧建业道歉,肯定不是成心,只是想要让自己重新拿回龙腾集团的项目而已。

但是重要的是,牧建业跪下了,牧山低头了,道歉了,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就在另外一边,宝马车里,牧山的脸孔唰的一下就垮了下来,阴沉的发指。

牧建业也一声不敢吭。

妈的,他们那一家,算什么东西,居然敢逼着老子道歉你特么等着。

合同签下来之后,我弄死你们牧山也在咆哮着。

旁边的牧建业满脸狰狞,他知道,父亲是真的生气了。

父亲生气,那手段,可是让人很害怕的啊。

夜幕,逐渐降临,似乎到了快要睡觉的时候。

牧思雨有点儿慌张了。

昨天的时候,牧思雨也没想那么多,但是今天被母亲那么提醒了一下,心里面就有点儿紧张。

毕竟自己和秦生,只是刚认识了一天时间而已。

而且,貌似在秦生的履历上面,还有精神病的记录,要是秦生控制不住的话,那可怎么办?

另一边,牧思雨也在担心和龙腾集团合作的事情。

虽然说自己答应重新回到公司,但是能不能重新拿下和龙腾集团的项目,牧思雨心里面也是完全没谱。

说起来,牧思雨甚至都没能留下龙芊芊的电话号码。

这让牧思雨有些焦头烂额,坐在桌子前面,不断用手揉着自己的额头。

就在这个时候,秦生突然之间站了起来。

牧思雨被吓了一跳,身子下意识的往后靠了一下,一双目光看向秦生:你要做什么?

没什么,出去透透气。秦生淡淡笑了一下。

出去?你还是不要出去比较好,万一

没事儿,在你拿下龙腾集团项目之前,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秦生却是不以为意,随意的拿起自己的外套,冲着外面就走了过去。

秦生的态度,真的是很随意,好像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

牧思雨张了张嘴巴,想要阻拦,但是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甚至有些迷惑自己和秦生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是夫妻吗?

可是两人,只认识了不到两天啊。

根本没有丝毫感情基础,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管秦生的事情?

而且,秦生说的也没错,在自己没有敲定这个合同之前,牧山那些人,暂时应该不敢对秦生动手。

心里面虽然是这么想的,但终究是忍不住有些担心,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牧建业那个家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牧思雨又不是不知道,那种混蛋,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万一真的不顾一切,对秦生动手?

一想到这里,牧思雨有些慌了。

下意识的站了起来,随手拎起来了自己的包包,冲着外面就冲了过去。

思雨,这么晚了,你去哪儿啊?屋子里面,张淑芬听到了动静,询问道。

吃个宵夜随便扯了一个谎,牧思雨就冲了出去。

外面,凉飕飕的。

冷风吹过,牧思雨的身子,激灵灵的哆嗦了一下。

突然之间,牧思雨想起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之前,秦生给爷爷通电话,还有跟自己说话的时候,都说过龙芊芊这个名字的吧?

秦生,怎么会知道龙芊芊的名字?

龙芊芊这个名字,整个江海市知道的人都没有多少,自己回来也从来没有说起过,秦生为何会知道?

难道说这秦生,跟龙芊芊或者说,龙腾集团,有什么关系不成?

难不成,秦生还跟龙芊芊有什么关系?

怎么可能

一个几乎是能称得上是流浪汉,居无定所的秦生,怎么会跟龙腾集团这种庞然大物扯上关系?

不管怎样,牧思雨都很难相信这一点,但是在另外一边,心里面又是忍不住的怀疑。

秦生怎么看都有点儿不太对劲,这个人,实在是太神秘了。

于是乎,牧思雨做出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

追上去。

已经夜晚,秦生一个人出去,难不成是要跟什么人见面不成?

说不定,能看出来秦生的真正来历。

跟踪人这种事儿,牧思雨自然是没干过的,心里面居然有种莫名其妙的刺激感,觉得自己似乎变成了电影里面性感的女间谍。

秦生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似乎优哉游哉的,只是在闲逛。

牧思雨悄悄跟在后面,看起来有点儿贼兮兮的。

走着走着,秦生好像突然间注意到了什么,突然间扭头过来,立马将牧思雨给吓了一跳,嘴巴里面呀了一声,连忙躲在一根电线杆子后面。

眼瞅着秦生好像有点儿疑惑的挠了挠头,继续往前走,牧思雨这才钻出来,一只小手,轻轻拍着胸口。

呼,还好,幸好自己跟踪技巧不错,差点儿就被发现了。

话说,秦生究竟要去什么地方啊?

看起来秦生只是在闲逛而已,漫无目的的那种,在路边零售店里面买了一包烟,叼在嘴巴里面,也从来没有打过电话,没有跟任何一个人说过话,这种情况,让牧思雨心里面越发的好奇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秦生的身影,出现在了一个街边摊位附近,似乎想要买几串烤串。

这家伙,难道说只是想要出来偷嘴吃吗?

咕咕咕牧思雨感觉自己的肚子,好像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脸蛋儿上面,瞬间飞上了一抹绯色。

就在这时候,牧思雨似乎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儿,有几个人,好像注意到了秦生,正冲着秦生走过去。

而且,走在最前面的,还是一个女人

牧思雨精神立马紧绷了起来。

秦生,终于要跟什么人见面了吗?

秦生?

是你吗?

声音,在颤抖。

正在挑选烤串的秦生,手指突然间稍微停顿了一瞬。

一直以来平静的脸庞上面,稍微出现了一丝丝的波动,旋即很快就恢复了原本那种古井不波的表情。

慢慢的抬起头,目光看向左边。

就在那边,是一个身高一米六左右的女子,身上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

二十七八岁的模样。

白皙的脸庞,很清秀。

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秦生,目光甚至都有些呆滞。

小诗是你啊。秦生的嘴角微微翘起了一抹弧线,很随意的打着招呼。

毕竟,曾经爱过。

毕竟,已经过去了九年。

秦生心中,似乎也已经没有了原本那种煎熬和痛苦,因为现在,秦生有了新的,需要自己去守护的对象。

这个女人,赵清诗。

正是九年前,差一点儿和秦生结婚的那个女人啊。

交往了三年的女友,六十万彩礼已经给了,却是因为要给自己弟弟买房买车,婚礼现场索要一百万的彩礼。

对于现在的秦生来说,一百万,九牛一毛。

但是对于九年前的秦生,那是无论如何都拿不出来的一笔巨款。

重回江海,未曾想,居然会在这里遇到赵清诗。

赵清诗也未曾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秦生,九年前,婚礼的那一场闹剧之后,秦生就消失在江海,谁也不知道秦生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再次相见,相顾无言。

沉默,尴尬。

秦生的目光,悄悄落在了赵清诗的身后,就在赵清诗的身后,还有两个男人,一个女人。

那一个女人,就是九年前,用恶毒的言语,折辱自己的,赵清诗的母亲,张蓉。

一个男人,就是赵清诗的弟弟,赵嘉伟。

面皮白净,俊朗,长得高大,却是一个废物,没有工作,每天除了吃喝玩乐打游戏之外,似乎什么都不会。

九年过去了,这个男人,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长进。

至于最后一个男人,则是一个三十来岁的,文质彬彬的男子,鼻梁上挂着一个眼镜儿,眼瞅着赵清诗的模样,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看向秦生的目光当中,闪过了一抹精光。

姐,不是到对面风雨楼吃饭的吗,你跑这里干嘛?赵嘉伟从后面追了上来,有些不满的说着。

顺着赵清诗的目光,看向了秦生,脸色顿时变得有些怪异了起来:秦生,你这穷逼,又回来了?

语气,一如既往的嘲弄,就像是当初的婚礼现场。

小伟啊,这人是谁啊,朋友吗,介绍我认识一下啊?后面那个男人,笑眯眯的走上前来,询问道。

赵嘉伟噗的一下笑了:朋友?谁跟这种穷逼是朋友?

姐夫,说出来你别不高兴,这废物,九年前是我姐男朋友,差点儿跟我姐结婚了,但是拿不出来一百万彩礼就吹了。

也不想想,这年头,连一百万彩礼都拿不出来,也好意思结婚,不够丢人的。赵嘉伟哼哧哼哧的嗤笑着。

姐夫?

赵清诗结婚了吗?

那男人,眼眸微微闪烁着,脸上带着微笑:哦,是吗,认识一下,我叫方言,清诗的未婚夫

敢问兄弟在哪儿发财?

发财?就这穷酸样,还发财呢?旁边张蓉也走了过来,看向秦生的目光更是嘲弄到了极点。

阿姨,不能这么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啊。那男子,微笑着说道,貌似是在顾虑秦生的面子,却是满脸倨傲。

那也得是阿言你这种有本事的人,对这种学都没怎么上过的废物来说,注定这辈子都是被踩在脚底下的人,一辈子的穷逼。张蓉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

方言听到这话,脸上越发的骄傲了。

幸好当初没让清诗嫁给这废物,一事无成,看看阿言,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了龙腾集团的人事部副经理,将来一定是大有出息。

方言有些谦逊的说道:运气好罢了,实际上,龙腾集团比我有才能的人,多了去了。

话虽是这么说,但脸上的傲气,却是一如既往。

这位兄弟,目前在哪儿工作啊?方言继续看向秦生。

没工作秦生很爽快的耸了耸肩说道。

方言的目光当中,明显闪过了一抹嘲弄,但还是语重心长的说道:哎,没工作怎么成,男子汉大丈夫,当成家立业,怎么能没工作呢,要不这样吧,虽然我也只是刚加入龙腾集团没多久,但好歹也是人事部的副经理,这点儿权力还是有的。

我给你安排一个工作吧,不过,我们龙腾集团,对学历的要求很严格,你没有学历不太好办,这样,公司里,还缺少一个搞卫生的,你去我那边扫地吧,看在你跟清诗之前认识的份儿上,我一个月给你三千块工资,怎么样?方言如是说道,弄的好像龙腾集团是他的产业,他说了算一样。

哎,你要是稍微有点儿学历,我也好给你说说话,没办法,你的学历,也就只能扫地了。

言语之中,将秦生给踩踏到了下水道。

旁边的赵清诗,贝齿轻轻咬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秦生却是不以为意,以秦生现在的地位和心性,对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一些言语上的冒犯,并不会放在心上。

只是很随意的耸了耸肩:不用了,算命先生说我肠胃不好,适合吃软饭,所以现在都是老婆在养着。

靠老婆养着?

方言眼神当中越发的瞧不起,一个大男人,居然靠老婆养着,简直丢人。

而赵清诗在听到这话,脸色陡然间变了一下:秦生,你你你结婚了?

一张小脸,微微有些煞白。

赵清诗的模样,更是让方言心中满是嫉恨,看这种模样,赵清诗明显是对秦生余情未了,九年了还忘不掉前男友,这让方言心里面极度不舒服。

自己的女人,心里面就只能有自己一人才行,怎还能想着其他男人?

哦,是吗,这位先生居然结婚了啊,恭喜恭喜,我和小诗,下个星期也要结婚了,到时候可一定要来啊。方言冰冷着声音说道:记得带上夫人

噗听他吹牛逼呢这种穷逼,谁会嫁给他啊。赵嘉伟顿时笑了。

旁边的张蓉也是笑的乐不可支:没错没错,这年头,只要不是瞎了眼,谁会看上这种废物。

我看他啊,多半也就是在这儿吹牛。

说,你回来是不是还想要纠缠我姐姐,我警告你,我姐姐马上就要结婚了,姐夫比你好一千倍,你就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你要是敢骚扰我姐姐的话,小心我弄死你赵嘉伟凶巴巴的嚷嚷着,一边冲过来,一把揪住了秦生的衣领:就你这窝囊废,还有老婆,吹什么牛逼呢

秦生,你在这儿做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就在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紧接着就是高跟鞋踩踏在地面上的声响。

一个身材高挑的曼妙女郎,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秦生的身后: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回家呢

那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啊,高挑的身材,精致的容颜,细腻的肌肤。

一双白皙的小手,圈住了秦生的胳膊,美丽的瞳孔,看向面前赵嘉伟那些人:请问,你们找我老公有什么事情吗?

赵嘉伟脸孔陡然之间僵硬了:你说什么?他是你老公?

没错,我是他妻子,有什么问题吗?牧思雨,一双美丽的眸子,看向了面前的赵嘉伟,目光微微有些冷冽:可以请你放开我老公吗?

赵嘉伟原本还抓着秦生的衣领,在牧思雨那冷漠的目光之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心头居然有些发憷,下意识的松开了秦生的领子,身子后退了两步。

牧思雨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转过身,整理了一下秦生被赵嘉伟给弄皱的衣服。

那一个模样,完全就是个新婚小妻子。

看起来好像还很恩爱的样子。

......

点击:全章节目录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北王狂刀小说里面的主角是谁 都市异能

北王狂刀小说里面的主角是谁

北王狂刀小说里面的主角是谁,这本小说叫(北王狂刀)里面主角是宁北和苏清荷。主要讲述的是男主人十七岁被封王,却回到都市穿着一身布衣,这个女孩还嫌他难看!却不曾知道他是什么样的风云人物。令人闻风丧胆。“一...
林聪苏雨薇 绝品修仙奇才全集目录阅读 都市异能

林聪苏雨薇 绝品修仙奇才全集目录阅读

林聪苏雨薇 绝品修仙奇才全集目录阅读,《绝品修仙奇才》是一本都市修仙题材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林聪和苏雨薇,主要讲述,林聪原本是一个大学在校生,家境贫寒的他正在为如何给女神准备生日礼...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