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千凝墨庭琛整本小说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都市异能 5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4 08:03

洛千凝墨庭琛是什么小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柠檬狐,小说的书名是《墨总的硬核小娇妻》,小说全文讲述的是洛千凝原本是杀手集团的王牌杀手,但是因为被自己所爱的男人背叛,情敌杀上门来,导致了无奈惨死,却重生成为了洛家的三小姐,却是个蠢笨胖如猪的女人,如今洛千凝占据身体,自然开始了减肥和锻炼,并且顺利的变身为超级美女,还将墨庭琛顺利拿下,得到了帝国总裁的帮助开始了复仇。

洛千凝墨庭琛

>>洛千凝墨庭琛全文阅读<<

洛千凝墨庭琛免费章节

看着洛千凝怔愣的样子,萧文渊微微一笑,说道:”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我保证不会有任何人任何事情能够影响你在陆家的地位,我保证。”

是啊,他保证,这一次一定把洛千凝抓的死死的,绝对不会再让这个女孩离开他半步,从今往后,什么陆薇,什么联姻,都不重要,他只要这个女人。

可是对于洛千凝来说,萧文渊的保证没有任何意义,他曾经也保证过会给Rose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可是直到Rose惨死,都没能等到这一天。

所以说,萧文渊只是一个为了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可以说出任何话,做出任何承诺的男人,而洛千凝,宁愿被拆穿,都不可能重新回到萧文渊的身边,或者说,她原本就从来都没有在他身边停留过。

洛千凝笑了笑,说道:”萧总。即便你拿着照片昭告天下也没有用,我不是Rose,外公会相信我的。”

萧文渊微笑着看着她,仍旧是那一脸的绅士模样,可是说出的话,却让洛千凝胆寒,他问道:”再加上我们之间的过往呢?老爷子要是知道,他宝贝的外孙女,曾经是暗渊的杀手,和我在一起,现在回到陆家,也是图谋不轨,会怎么想呢?千凝,别人没看出来你回来的目的,我倒是看的挺清楚的,你不就是想霸占陆家吗?”

洛千凝觉得太可笑了,萧文渊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这样,实在是太过自以为是了,永远觉得自己握住了真相的钥匙。

她笑了笑,说道:”萧总,错了。”

“错了?什么错了?”萧文渊愣了愣。

洛千凝往前一步,凑近了萧文渊,说道:”我回到陆家的目的,错了,我不是回来霸占陆家的,对于陆家的家产。我没有任何想法。”

“哦?”萧文渊笑着看向她,似乎完全不相信洛千凝所说的话,他问道:”那你是回来做什么的?”

洛千凝微微一笑,说道:”我啊,我是回来报仇的!”

“报仇?”萧文渊这下子愣住了,他没跟上洛千凝的脑回路,如果她是Rose,那她和陆家从来没有什么过多的交集,更不可能有什么深仇大恨,她大老远的跑回来,折腾的乌烟瘴气,报什么仇?

洛千凝笑了笑,说道:”萧总对我这么感兴趣。没查过我的身世吗?”

萧文渊喝了口酒,说道:”洛家第三女,母亲早逝,十八岁以前以痴傻示人,四年前清醒之后,迅速的建立了自己的公司,把其余的洛家兄妹全都赶出了洛家,离开的离开,坐牢的坐牢,连赵家的千金小姐,都被你折磨疯了。”

萧文渊的描述十分短暂,让洛千凝觉得,原来自己这四年多,也没有做什么太多的事情,无非就是清理了洛家而已,而且被萧文渊这样一概括,显得更加无所事事了。

萧文渊倒是说的理直气壮,他对暗渊的情报能力有着绝对的信心,所以他对洛千凝的身世了解的一清二楚。

洛千凝笑了笑,说道:”基本差不多,但是漏了一点,漏掉的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

“是什么?”萧文渊饶有兴趣的问道。

洛千凝指了指自己的脸,说道:”我,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姐。”

“你说什么?”萧文渊愣住了,这一点,可是没人查出来,也没人跟他汇报。

洛千凝笑着说道:”萧总心心念念的那位Rose,是我的双胞胎姐姐,所以我们俩长的一模一样。”

“不可能!”萧文渊立刻否定了洛千凝的这个说法。

这不仅仅是对暗渊情报能力的质疑,同时也是对Rose得而复失的心痛,如果洛千凝真的有个双胞胎姐姐,那么眼前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就真的不是他的Rose,那么他苦苦寻找了四年之久的女孩到底在哪里?

洛千凝笑了,她问道:”为什么不可能?萧总,我姐姐受过什么样的训练,有什么样的本事,我很清楚,相信你比我更清楚,我不是她那样的杀手,我几乎算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人,我怎么可能是Rose呢?”

萧文渊知道,洛千凝说的没错,他都不用试探,都能看得出来洛千凝和Rose的不同,Rose看起来是那样的英姿飒爽,因为她身上想没一块骨骼,每一块肌肉,都经历了最严密的锻炼,她看起来是不同于寻常女孩的轻盈,可是洛千凝看起来就是个普通女孩,最多只是身材很好而已,她真的不会搏击,不会格斗,什么都不会。

萧文渊和洛千凝在宴会厅里的拉拉扯扯,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很多人时不时往这边看着,萧文渊拉着洛千凝,把她拉出了宴会厅,走到了后花园,问道:”Rose呢?她人呢?她在哪里?”

洛千凝抿了抿嘴,说道:”死了,四年前就死了。”

“呵!”萧文渊几乎是不加任何思考的冷笑出声,在他眼中。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他亲手带出来的王牌杀手,有多大的本事,他很清楚,Rose曾经执行过那么多的高难度的任务,经历过那么多生死一线的事情,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安然无恙的回到他的身边,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还是这样悄无声息的死了?

“Rose不可能死掉的,她是我手下最强的人,她是王牌……她……”萧文渊唠唠叨叨的想要证明Rose的强大。

洛千凝却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的话,她说道:”就算她是王牌,是顶尖,但是她终究是个人,十八岁的一个小姑娘罢了,总会有失手的时候,更何况是被人算计的情况。”

“被人算计?被谁算计?”萧文渊十分准确的捕捉到了洛千凝话里的重要信息。

洛千凝看向萧文渊,说道:”这就要问问你高高在上的未婚妻了,问问陆大小姐,是怎么把我姐姐骗到柬埔寨,又是怎么划花了她的脸,一枪把她打死,扔进了柬埔寨的丛林里喂了狼!”

“你在胡说什么!”萧文渊猛的攥住洛千凝的手腕,眼神阴鹫的盯着她,他一向是温文尔雅的模样,却在这一刻露出了暴虐的眼神。

洛千凝的手腕被萧文渊抓的生疼,萧文渊的眼神也十分吓人,可是洛千凝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说,是陆薇杀了Rose,她骗了你四年!Rose早就死了!你的王牌杀手,死在了柬埔寨的丛林里,尸骨无存!”

“证据呢?”萧文渊恶狠狠的盯着她,像是吃人的饿狼,他问道:”证据拿出来!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

洛千凝冷笑一声,说道:”你要证据是吗?”

她从随身的手包里摸出手机,拨通了电话,打开了免提,电话那边传来清晰的男声,说道:”千凝?”

萧文渊愣住了,问道:”谭阳?”

电话那边久久的沉默,然后谭阳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伤感,说道:”萧哥,是我。”

萧文渊彻底迷茫了,谭阳几个人四年前忽然间消失,本以为是他们是叛逃了,可是他们走后也并没有伤害暗渊利益的事情出现,萧文渊派出的其他人都没能找到谭阳他们的下落,这件事就逐渐不了了之了,哪里知道谭阳他们竟然和洛千凝混在一起,他们又是怎么走到一起去的?

洛千凝对着电话说道:”谭阳,萧总想知道Rose的下落,你告诉他吧。”

萧文渊屏住了呼吸,等着谭阳说出一个让他惊喜的答案,良久,谭阳叹了口气,说道:”萧哥,Rose死了,你去查查四年前陆薇的行踪和她调动的国际上的雇佣兵杀手之类的,就知道了,其余的我也不便都说了。”

这句话说完,谭阳又问了一句:”千凝,你还好吗?”

洛千凝笑了笑,说道:”我一切都好。别担心我。”

谭阳”嗯”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洛千凝看向萧文渊,萧文渊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连双眼都有些失神了。

萧文渊觉得,现在有些头晕,有些天旋地转的,准确的说,是谭阳说出Rose死了的那句话的时候,他就像是内心的天空一下子塌陷了,那个原本透漏着一丝光芒的内心变得暗无边际,他的脑袋像是被重拳暴击了一样,痛的快要裂开。

而这一切,仅仅是源于谭阳说的一句话。

他说,Rose死了。

就像是多年的问题终于获得了答案,可这个答案对于萧文渊来说,还不如不知道,他苦苦的寻找了那个女孩四年之久,不是为了得到她已经死掉的消息,他想看到她,想把她抓回来,问问她当初为什么要走。

可是现在,困扰他四年的问题终于有了解答,他的女孩,从未背叛过他,而他那个看起来落落大方的未婚妻,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他把这个凶手放在自己身边四年之久,听着她编织了一个又一个的谎言,像个傻子一样,苦苦的等待着Rose的归来。

却又何曾想过,那忠心不二的女孩,再也回不来了。

萧文渊看向洛千凝,看着这张那么熟悉那么想念的脸庞,却更加抓紧了她的手,他说道:”不是这样的,Rose没死,你就是Rose,你在骗我,听话,快回来吧,好不好?”

萧文渊的眼神中尽是痛楚,和难以自拔的绝望与哀求,像是在用眼神祈求洛千凝点点头,承认她就是Rose,承认她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骗人的。

洛千凝看到了,也看懂了,她想,也许萧文渊比她想象中,更加喜欢Rose,可是这一切对她来说都不重要,因为她爱的人。是墨庭琛。

所以洛千凝毫不犹豫的甩开了萧文渊的桎梏,她抹了抹被抓过的手腕,说道:”萧总,事实真相我已经告诉你了,我不是Rose,我叫洛千凝,是墨庭琛的未婚妻,我不需要回到任何人身边,我唯一的归宿,只有一个人,他叫墨庭琛。”

听完这句话,萧文渊却没有说话,而是楞楞的看着洛千凝的身后。洛千凝顺着他的目光转过身,看到了西装革履的墨庭琛,正站在花园的小路上,身披月光,俊美如谪仙。

洛千凝所有的坏心情都消失殆尽,她看着墨庭琛,笑的眉眼弯弯,甜腻腻的叫了一声:”琛琛!”

墨庭琛大步走过来,把洛千凝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十分自然的勾起她的下巴,轻啄了一下,问道:”在聊什么?”

洛千凝的小脸红扑扑的,说道:”聊聊我对你的忠贞不二,非君不嫁!”

墨庭琛笑了,他不像萧文渊总是绅士的微笑着,他很少笑,多数时候都冷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能够吓退一票的小姑娘,可是他对洛千凝笑起来,总是温柔的,那双黑曜石一般的双眼,像是盛着星辰大海,又总是笑着笑着,如洛千凝一般有了夫妻相,带着一点淡淡的眉眼弯弯。

看到墨庭琛站在洛千凝身边,那样自然的搂着洛千凝的腰身,和她甜蜜的耳语。洛千凝的小脸粉粉的,娇羞的靠在他怀里,完全不像是刚才那个咄咄逼人的洛千凝。

萧文渊忽然想,Rose陪伴他的那十几年中,他们从未有过这样亲密的互动,又或者说,还没来得及有这样的互动,而这一切,应该怪谁呢?

这一次,还没有等到墨庭琛撵人,萧文渊就自己离开了这场他主办的庆功酒会,萧文渊都走了,洛千凝自然也就走了。

回到车上,洛千凝爬进后座,问道:”你怎么来了?”

墨庭琛却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吻了上去,洛千凝已经习惯了这男人这样如狼似虎的模样,老老实实的窝在他怀里,等到一吻结束,才问道:”做什么?”

墨庭琛虽然一向都热情的很突然,但是还是第一次这么突然。

墨庭琛笑了笑,没说话,把她拉进怀里,又亲了亲那张漂亮的小嘴,才说道:”奖励。”

洛千凝愣了愣,问道:”什么奖励?”

墨庭琛笑着没说话。司机开着车返回陆家,一路上墨庭琛都笑眯眯的,看起来心情很好,洛千凝一脸的莫名其妙,就是不知道这男人在高兴什么。

回到家,墨庭琛直接把洛千凝拉进了卧室,扔到了床上,说道:”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洛千凝听着这句没头没脑的话,问道:”刚才的哪句话?”

“花园里的那一句。”墨庭琛说道。

洛千凝眨了眨眼,说道:”我对你忠贞不二非君不嫁?”

墨庭琛一下子黑了脸,这算是哪门子的情话,他想听的可不是这句话,洛千凝偷着笑了笑,又揽住墨庭琛的脖子,小脸红扑扑的说道:”我唯一的归宿,只有一个人,他叫墨庭琛。”

墨庭琛露出了笑容,再次堵住了洛千凝的呼吸,温柔如水,又热情如火。

他原本是知道了洛千凝只身前往萧文渊的酒会,带着吃醋,又带着担心,才会急忙赶到会场去,好不容易在花园里找到了洛千凝,却看到萧文渊和她拉拉扯扯。

他原本怒气冲天,可是准备冲过去的那一刻,却听到了洛千凝的那番话。

她说,我是墨庭琛的未婚妻。

她说,我唯一的归宿只有一个人。

她说,他叫墨庭琛。

他满心的怒火像是一下子被浇灭,余下的只有一汪柔情,和眼前这个穿着晚礼服的小女人,如第一次见面一样,那一次,她也穿着黑色的晚礼服,从窗户一跃而下,落在他怀里,仿佛命运。

这世上能将他哄得这样服服帖帖的,大概只有洛千凝了,这个小女人,就像是他身上挂着的锁链,让他心甘情愿的被困在这一腔深情之中。

萧文渊在离开宴会厅之后,直接驱车前往了陆家郊区的别墅,他现在就要立刻,马上,见到陆薇。

他的车急刹停在别墅门口,正准备往里面走的时候,却看到了罗西走出来,罗西一如既往的恭敬有礼,问道:”萧总,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

“我来看薇薇。”萧文渊边说边往里面走,他没工夫跟罗西扯皮,他现在就要知道真相。

罗西却伸手拦住了萧文渊,说道:”萧总,大小姐已经休息了,她现在情绪不稳,医生嘱咐不能打扰她。”

其实陆薇并没有休息,可是罗西出自私心,十分不想让萧文渊见到陆薇,这些日子以来,他和陆薇相处的很好,陆薇对他也一直是和颜悦色的,罗西甚至觉得。他和陆薇住在这里,就像是新婚燕尔的小夫妻,他不希望任何人来打扰陆薇。

萧文渊却完全没有理会罗西,径直往里面走去,罗西有些恼火的拦住他,说道:”萧总……”

“滚开!”萧文渊转头,冷眼看着罗西,说道:”我探望我自己的未婚妻,老爷子都没意见,还要经过你的同意吗?”

话说到这份上,罗西只能让开,萧文渊立刻走进别墅,径直走上了二楼。推开了陆薇的卧室门。

陆薇还在床上坐着,看到萧文渊走进来,眼神亮了亮,却没说话,她现在还在扮演一个疯子,该不该在萧文渊面前恢复正常,她还没有考虑清楚。

萧文渊走到陆薇的床边,坐了下来,自从那天两个人在酒店分开之后,就没有再见过面,萧文渊对这个女人,没有任何的想念。

他坐在陆薇的床前,问道:”薇薇。你真的疯了吗?”

这话一问出来,陆薇愣了愣,没说话,木木的坐在床上,抱着膝盖,她在琢磨萧文渊突然跑到这里来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你要是没有疯,我倒是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萧文渊接着说道。

陆薇还是坐着不说话,也不看萧文渊,萧文渊这个男人太精明,她担心自己多看一眼,都会露出破绽。

萧文渊微微一笑,问道:”四年前,Rose去柬埔寨执行任务的时候,你在哪里?”

陆薇的心里,简直心跳如擂鼓,她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才能勉强维持住自己不动弹,不发抖了,如果被萧文渊看出破绽,她毫不怀疑这男人会一枪崩了她!

陆薇静静的坐着,萧文渊去凑近了陆薇,伸手挑起她的下巴,逼着她和自己对视,萧文渊的眼神带着审视,带着压迫,死死的盯着陆薇,陆薇却双目空洞,似乎完全不认识眼前的男人。

这样的对视持续了一分钟之久,陆薇都觉得自己被逼迫的快要无法呼吸了,萧文渊终于放开了她。

陆薇立刻不漏痕迹的低下头,继续抱着膝盖沉默着,像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萧文渊的声音忽然响起,他说道:”有人跟我说,Rose去柬埔寨的时候,你也去了,我还以为你能给我一点线索,可是你这个样子,根本没办法帮我找到她。”

萧文渊站起身,临走前,叹息了一句,说道:”她到底在哪里?”

直到萧文渊下楼,汽车的声音响起来,陆薇才摸到了床边,看着萧文渊的车开走,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今天她真的被萧文渊吓坏了,萧文渊说有人透漏了她也去过柬埔寨的消息,是谁说的?别人是怎么知道她也去了柬埔寨的?萧文渊还知道什么?

陆薇吓坏了,她太害怕了,绝对不能让萧文渊知道是她杀了Rose,否则别说是联姻了,萧文渊杀了她都有可能!

罗西走进房间,看着跌坐在地上的陆薇,立刻走过去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问道:”薇薇,你怎么了?萧文渊跟你说什么了?”

陆薇却一把抓住了罗西的手,说道:”你让医生明天过来一趟!”

“叫医生?你受伤了吗?哪里不舒服?”罗西紧张的问道。

陆薇摇摇头,说道:”你别问了,你把医生叫来就行了,别让别人知道,明天我一定要看医生!”

看着陆薇紧张又着急的模样,罗西只能点了点头,答应一定帮她请医生过来。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