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龙胥陈思梵慕诗雨全本无弹窗

admin
19591
文章
2
评论
2020年3月24日08:06:17 评论 29 views

绝世龙胥陈思梵慕诗雨是小说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淡泊名利,小说又叫做《傲婿临门》,讲述了陈思梵家庭显赫,本是豪门富少,和慕诗雨是门当户对的未婚夫妻。然而陈思梵父母却被对手陷害,欠下了巨资,最后被逼迫而死,最后陈思梵家中树倒猢狲散,亲戚霸占财产,联姻的慕家也撇清关系,心灰意冷的陈思梵绝望的去国外当了雇佣兵,竟然十年后成为了雇佣兵王,财富亿万美元,后来机缘巧合的被华夏接引回国,荣耀归来,想要再次求婚慕诗雨,复仇当年的仇人。

绝世龙胥陈思梵慕诗雨

>>绝世龙胥陈思梵慕诗雨全文阅读<<

绝世龙胥陈思梵慕诗雨免费章节

月光下,楚人豪死死咬着牙齿,满脸的怒容,一双眼睛通红,两行泪水不断从眼眶流出。

他的手指紧紧勾着扳机。

越来越紧。

只要再加一点力气,一颗子弹便会击穿陈思梵的脑袋。

他好恨陈思梵。

想不到陈思梵竟然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喜欢他老婆直说啊!?

为什么背着他玩他老婆?

楚人豪哭的很伤心。

感觉慕无双的身子脏了,他们再也不能回到以前了。

慕无双是他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

他毁了他们珍贵的友谊。

楚人豪从茶几上拿起一张面巾纸,噗的一声醒了鼻涕,用手狠狠抹去流下的眼泪。

陈思梵依然熟睡。

楚人豪心里激烈的挣扎着。

杀不杀他?

这可是天下第一高手,世界级霸主,一颗子弹就会死在自己面前。错过了这次,很难再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可杀了他也得不到什么,自己反而落下杀人的罪名,拥有的二百亿楚家公司毁了。

陈思梵是个亡命徒。

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

不能为了他毁了自己的前途,要让他好好活着,痛苦的活着,活着比死了还难受。

他要让陈思梵身败名裂。

楚人豪收回了手枪。

陈思梵松了口气。

他对危险很敏感,刚刚感觉到了楚人豪身上的危险,能感觉楚人豪对他动了杀心,想不到楚人豪还有一丝良知。

到了第二天早上,陈思梵醒来时楚人豪已经走了。

沈柔满脸欢喜,正与大家开心的分赃。

“比开公司还赚钱。”沈柔说。

“快,把楚人豪给的礼物拿出来,我们好好分一分。尤其是你,蓓蓓,你姐夫给你的五百万赶紧交出来。”

“妈,那是我姐夫给的零花钱。”慕蓓蓓不高兴的扁着嘴巴。

“别墨迹。”沈柔说。

她把楚人豪给的礼物放在了一起,算起昨天的收获,昨天楚人豪给了两辆豪车,七百万现金,价值两千万的手表,名贵化妆品和衣服若干。

“真的发财了啊,慕蓓蓓之前收的天龙老板彩礼我还没动,加上那两千万现金,还有这七百万,我们有两千七百万了,比老太太家还有钱啊!”

沈柔说。

“这两千七百万,有两千五百万是我的。”慕蓓蓓不高兴的说。

“你才二十岁,又是个女孩儿,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天龙那边给你一年五百万年薪呢吧?赚了钱都给我。”沈柔说。

“是。”慕蓓蓓没好气的说。

“老婆,你没发现陈阳很旺财吗?自从来了我们慕家,我们生活一天比一天好。”慕天风说。

“他旺什么?害得无双和人豪都离婚了。要不是他,现在无双和人豪在一起,楚家的两百亿都是我们的。”沈柔说。

“妈!”慕无双说。

她心想没有陈思梵,哪有楚人豪今天?如果不是陈思梵,她们慕家现在已经破产了。

陈思梵还送了她们价值十几亿的礼物呢。

慕天风现在戴的九眼天珠就价值十亿。

“陈阳,你对我们慕家还算忠心,最近做家务辛苦了。”沈柔冷着脸对陈思梵说,“妈再交给你一个任务。”

“你上午时去趟二手车市场,把咱俩的两辆奥迪买了。以后不开了,开你姐夫给的迈巴赫和阿斯顿马丁。”

“妈给你一万块钱零花钱,这点小事你能做好吧?”

“我能。”陈思梵说。

“行,等我晚上回来把钱给我。”沈柔站起来收拾去了。

陈思梵也去忙活卖二手车了。

他去山上看了元彬,看见元彬正和杨群一起训练。家里有两个高手,把元彬和杨群指点的不错。

等元彬休息时,陈思梵问,“你认不认识卖二手车的,我有两辆二手车想卖。”

“老大,你这么有钱还卖车?”元彬吃惊。

“岳母让卖的。”陈思梵说。

“那卖我吧,我买了。”元彬说。

“别闹了。”陈思梵说。

“猪哥倒是认识卖二手车的。我圈子里都是富二代,不认识那些小混混。”元彬说。

“猪哥?”陈思梵问。

“猪哥其实挺不错,大能耐没有,做埋汰事倒是一个顶俩。大哥,你可以找猪哥问问。”元彬说。

“我不想看见他。”陈思梵说。

两个人坐在一起安静了一会儿,陈思梵给了元彬一支烟。

“一辆五年奥迪A6,一年奥迪A4,五十万差不多吧?”他问。

“差不多。”元彬说。

“算了,我自己买下吧。”陈思梵说。

他把慕天风和慕诗雨的车开到了山庄停车场,在慕诗雨的车里坐了一会儿。慕家挺疼爱慕诗雨的,没什么钱的情况下,给慕诗雨买了奥迪A4。车子慕诗雨开得很新,一点刮碰痕迹没有,里面有慕诗雨身上的香味。

想到楚人豪给自己老婆换了阿斯顿马丁,他不太烦楚人豪了。

人有两面,一面天堂,一面地狱。

他已经打听过了,楚人豪有了钱后,对两个哥哥和嫂子很不好,对楚山河却十分孝顺。昨天与楚人豪一起睡了一夜,楚人豪没杀他。有了钱后,没去找女人,还想着对岳父和岳母好。

楚人豪现在正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学好学坏只是一念之差。

倘若他能做个好人,可以劝慕无双原谅他。

下午回到慕家后,他看见楚人豪正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

楚人豪越长越凶了,看着他的眼神凶狠。

陈思梵没说什么,蹲在门口给沈柔、慕无双、慕诗雨擦鞋。

“玩别人的老婆感觉很好吧?”楚人豪笑了。

“我不解释。”陈思梵说。

“我草你吗!”楚人豪站了起来,向陈思梵走来,用手枪紧紧抵着陈思梵的后脑。

“你信不信我一枪就能打穿你的脑袋!?”

陈思梵安静的擦着鞋。

“让你死了便宜你了。”楚人豪想了想坏笑着收起手枪。

“我不杀你,要让你活着,看着我是怎么成为第一的,我会让你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陈思梵不说话。

陈思梵做家务时,楚人豪无聊的在家里走来走去。过了一会儿,他给沈柔打了电话。

“岳母啊,我今晚请你们吃饭。楚州第一酒店,吃鲍鱼龙虾,你们下班就来吧,我和陈阳在一起呢。”

“狗东西,和我一起去吃饭!”楚人豪放下电话对陈思梵说。

陈思梵去卫生间洗了个手,和楚人豪一起出门上了他的劳斯莱斯。

到酒店后,兄弟俩等了半个小时,看见慕天风、沈柔、慕诗雨、慕无双和慕蓓蓓一起来了。

楚人豪赶紧坏笑着迎了过去,“爸、妈,你们来了!”

“等久了吧?”慕天风微笑着说。

“不久,就是陈阳有点不耐烦了。”楚人豪坏笑着向陈思梵看来。

“他还敢不耐烦?”沈柔怒了。

陈思梵眼中露出惊讶。

“妈,你别看他表面老实,其实背后可坏了。刚才跟我一起等着你时,说了你很多坏话呢。”楚人豪说。

“我没有。”陈思梵说。

“他怎么可能说我妈坏话呢?他跟我在一起都没有。”慕诗雨说。

“你是女儿啊,他怎么说你妈坏话?”楚人豪问。

“小子别挡路!”

楚人豪与沈柔胡言乱语时,一群人从酒店外面走进来,一把推开了楚人豪。

“我草,你敢推我!?”楚人豪怒了。

陈思梵眼神微微一愣。

竟然是阮月和他的几名手下。

阮月看见陈思梵也是微微一愣。

阮月和陈思梵的身份差不多,陈思梵是雇佣兵,阮月是军阀,在金山角养着二十万人的军队,资产几千亿美金。

他带着副官、老婆和几个娘家兄弟来了华夏后,脱下身上的军装,换上名牌西装,整日一副纨绔大少打扮。

“竟然遇见熟人了。”阮月脸上露出坏笑,由身上拿出一支香烟点燃。

向陈思梵骄傲的扬起下巴。

“被我们打跑的那个小子。”陨石脸上也是露出坏笑。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南红、砗磲和琥珀全都穿着名牌西装,身体强壮。

翡翠穿着一条白裙。

几个人看见陈思梵坐在酒店大厅的散台,刻意向陈思梵身边的空桌走来。

阮月每天都带着亲戚们来楚州第一酒店吃饭。

今天正好遇见了陈思梵。

“你吗的,刚才推谁呢?”楚人豪大怒,向阮月追来。

阮月他们平时说话时喜欢说越语,楚人豪听不懂。

向他们追来时,陨石一把抱住楚人豪,将手枪抵在了他的肚子上。

“臭小子,别惹麻烦。”陨石以生硬的汉语说道。

大家都是混国际的,都懂得十几国语言,沟通起来没有任何障碍。

楚人豪的脸色白了。

他看见阮月、南红、琥珀等人腰间全都鼓鼓的,这些人走路轻盈无声,强壮的身体蕴含着爆发力,明显道上的高手。

他现在有钱有势,身边却没有一个高手,立刻后退几步不敢招惹了。

“人豪,今天我们一家吃饭的日子,你别惹事。”慕天风在身后说道。

“是。”楚人豪白着脸说。

“陈阳,和我们一起点菜吧。”慕天风说。

“妈,那就是天龙老板陈思梵。”慕蓓蓓小声对沈柔说。

“这就是陈公子?他怎么不和你说话?”沈柔问。

“他从来没来过公司,我和他上次见了一面,赵纯和不少女生都缠着他,他可能把我忘了。”慕蓓蓓说。

“那群小贱蹄子。”沈柔说。

“原来是一家人聚会。”阮月微笑着说。

“这小子武功不俗,算半个宗师级高手了。竟然装成普通人与家人吃饭,看看他搞什么鬼。”陨石说。

“他好像是陈思梵。”翡翠说。

“他不可能是。”阮月没好气道。

陈思梵与慕家人点过菜回来了,不一会儿服务员端上了鲍鱼、龙虾等昂贵菜品,还有拉菲红酒。

阮月这桌吃的也不错,一直偷偷打量陈思梵。

“老公,你吃点。”慕诗雨给陈思梵夹菜。

“好。”陈思梵想了想站起来走了。

给虎子打电话报警。

“看见他们了,你带手下拿人吧。”陈思梵说。

“是阮月吗?”虎子问。

“是。”陈思梵说。

“阮月不能拿了。”虎子说。

“为什么?”陈思梵问。

“老大,昨天蓝雨来卫戍了,他把阮月的事告诉我了。阮月这次来华夏有两件大事,一件是找你报恩,第二是与华夏建立友好合作关系。”

“阮月那小子不错的,继承了蓝将军的势力后,一把火把所有的罂粟烧了,为国际缉毒事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外交部很支持他,允许他和家里的亲戚们在华夏游玩。”虎子说。

“他在夜场和我打架,拿枪杀我啊。”陈思梵说。

“他已经赔了钱,给外交部写检讨书了,保证不会再乱来。老大,阮月我们对付不了了,不如你们和解吧。”虎子说。

“他是你的粉丝,你和他和解很容易啊。”

“他认定了我是身高两米一的大汉,我们怎么可能和解?”陈思梵没好气的挂断了电话。

回到座位,陈思梵看见阮月正盯着他坏笑。

阮月很嚣张。

故意拿出一把枪指着他,咔的一声勾动了扳机。

从枪里冒出火。

原来他拿的是个打火机。

接着点燃了一支香烟。

阮月和猪哥一样贱。

又过了一会儿,他从带的包里拿出一把真的冲锋枪,故意指着陈思梵发抖。

太贱了。

陈思梵总是和阮月互相看。

慕诗雨也看见阮月贱他了。

“他们真的很要好。”沈柔捂着嘴巴笑了。

“我看不像很要好,仇人还差不多。”楚人豪冷笑。

慕诗雨想了想站起来,向阮月走了过去。

“你好,你是天龙集团的老板陈思梵吧?”慕诗雨问。

慕诗雨是个大美女,穿着长裙披着针织衫,脚上踩着高跟鞋。阮月和他家的亲戚们看见慕诗雨走来微微一愣,接着阮月用力的点头。

“我是陈阳的老婆。”慕诗雨说。

“陈阳?”阮月问。

“你不认识陈阳吗?”慕诗雨问。

“他是我的左膀右臂吧?”阮月想到了什么。

“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慕诗雨问。

阮月被慕诗雨问的有点懵,一双眼睛转了起来。他长得皮肤白嫩,和陈思梵打过一架又染了一头黄发。

又看一眼陈思梵一桌坐的慕蓓蓓,有点眼熟。

他渐渐明白了。

“你说这人是我的手下吧?”阮月大声问。

“是的。”慕诗雨说。

“靠,冒充过冰川之虎,又来冒充我的手下了!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阮月大声说。

“你不认识他?”沈柔问。

“一次都没见过,这小子是谁啊?大美女,你们不会被他骗了吧?”阮月问。

听了阮月的话,慕家人全都懵了。

陈思梵脸色也变了。

前天因为阮月闹了误会,他被沈柔打了一巴掌。现在当面对质了,阮月一口咬定不认识他,他什么都不说肯定吃亏。

“阮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你敢发誓,你是陈思梵吗?”陈思梵大声问。

“有什么不敢?”阮月问。

“发毒誓!”陈思梵说。

“好,我发毒誓,如果我陈思梵敢说一句假话,就让陈阳出门被车撞!”阮月说。

“你这是哪门子毒誓?”慕诗雨问。

“他是我的手下陈阳啊。”阮月指着身边的陨石说。

“对,如果我老大敢说假话,我陈阳出门被车撞。”陨石立刻点头。

“陈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慕天风懵了。

不止慕天风,陈思梵都被阮月绕蒙了。

这阮月很不要脸,不但冒充他,还让手下把他另一个身份也冒充了。

阮月和陨石一个叫陈思梵,一个叫陈阳。

他叫谁?

陈思梵拿出一支香烟,被阮月气得手都有点抖了。

“无双姐,我那黑卡呢?”陈思梵心想今天必须拿出实力了。

“我给你放家里保险箱锁上了。”慕无双脸色微变。

陈思梵………

慕无双…………

“季洁,我在楚州第一酒店,你现在过来。”陈思梵拿出手机,给季洁打了个电话。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绝世龙婿陈思梵慕诗雨在线阅读无广告 言情小说

绝世龙婿陈思梵慕诗雨在线阅读无广告

绝世龙婿陈思梵慕诗雨是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目前还在火爆更新,小说全文讲述的是陈思梵本来是豪门子弟,所以和慕诗雨成为未婚夫妻,人人都说是金龟婿,但是没想到陈思梵父母遭难,家庭变故,陈思梵一无所有,...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