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阳慕诗语小说最新章节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4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4 08:07

陈阳慕诗语小说叫做《傲婿临门》,此书由作者淡泊名利创作,小说全文讲述的是主角陈阳慕诗语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未婚夫妻,但是陈家遭遇巨变,陈阳的父母都被对手害死,公司也被人抢走,而亲戚们却都来瓜分财产,没有人来帮助陈家,慕家也袖手旁观,还给了陈阳退婚书。奈何慕诗语人微言轻无法帮助陈阳,最后陈阳只能逃避去国外当了雇佣兵,一心求死,没想到十年浴血奋战,陈阳一跃成为了雇佣兵王,财富数之不尽,功业不朽,之后被华夏招致麾下,荣耀而归,化名陈思梵,为了未婚妻慕诗语,为了复仇,陈阳低调而行。

陈阳慕诗语小说

>>陈阳慕诗语小说全文阅读<<

陈阳慕诗语小说免费章节

“老婆,我被小区保安拦住了,他是昨天找我事的快递员。他说我不是这个小区的,要我给小区的业主打电话才行。我跟他整不明白,你跟他说吧。”陈思梵给慕诗语打了个电话。

把电话交给了小区保安。

“你怎么回事?没完了是吗?我老公性格好不与你见识,你欺负人吗?”

“信不信我给物业打电话投诉你?”

慕诗语在电话那边对保安一顿批评。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让他进去。”保安把电话给了陈思梵。

他又让陈思梵登记,写的身份证号码,才让陈思梵进去。

陈思梵走进家里时,身上的电话响了。

元彬找他玩。

“我在我老婆家,你来我老婆家吧。”陈思梵说。

放下电话,他在家里洗了个澡,坐了会儿家务,感觉昨天和阮月打过一架身上有点酸痛。

阮月是高手。

他一宿也没睡好,躺在沙发上迷糊了一会儿。

重新睡醒时,元彬已经来了。

他换了拖鞋,在陈思梵家里好奇的参观。

“我以前去过慕家,你们老太太家的四合院,慕天风家还是第一次来。房子不算大,但也算优雅别致。”元彬说。

“简装修,没花多少钱。”陈思梵燃起一支香烟。

“大哥,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吧。”元彬说。

陈思梵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竟然十一点了,岳母说的快递还没来,公司那边还等着他送过去呢。

很明显,他又被快递员卡了。

“我想对付我们门口的快递员。”陈思梵想了想说。

“啥?”元彬愣住了。

“他是送快递的,也是我们小区的保安。”

“我俩结仇了,他搞得我好烦。”

陈思梵便把这两天的事说了。

“吗的,我刚才开着路虎,向保安一按喇叭就进来了。你人好不爱说话,这保安是看你好欺负啊!”元彬听陈思梵说完立刻怒了。

“咱俩打他一顿不就完了?”

“怎么能随便打架?”陈思梵说。

“老大,你太懦弱了!”元彬说。

“不是懦弱,我有官面身份,打那些恶霸、悍匪可以,欺负普通人,如果被上面知道,肩章肯定摘了。我不在乎肩章,可能在华夏居住,是用肩章换的。我在国际时很有名,手上有很多血。”陈思梵说。

他杀过很多人。

以他这种人是不能在华夏的。

他能在华夏居住,是他被华夏招安了,若他不为华夏做事,马上被赶出华夏。

他已经成家了。

怎么能随便离开?

“我找几个兄弟教训他,打得他当不了保安,把他快递站点也砸了。”元彬说。

“有没有和平解决办法?”陈思梵问。

“你想怎么解决?”元彬问。

“买下他的快递公司,把他的物业公司也买下来,就能把他赶走了吧?我昨天想了一下,他的快递公司和保安公司还挺赚钱的。”陈思梵说。

“老大,你的天龙公司可是做房地产的,市里的龙头。买这两个小公司干什么?浪费精力啊。”元彬说。

“也挺浪费钱,不值得。”陈思梵说。

他想了一会儿,看饭点快到了,和元彬一起开车出去吃的烤肉。吃烤肉时陈思梵还在想,怎么对付门口的保安。

他想到了。

“跟我来。”陈思梵算了账,又带着元彬回了小区。

便将元彬开的路虎车往小区门口一停。

陈思梵向保安勾了勾手指,“送快递的。”

“干嘛?”保安惧怕的看了元彬一眼,向他走了过来。

“我要送快递。”陈思梵说。

“照顾我的生意,行啊。”保安笑了。

“我现在买超市一百箱啤酒,你给我送到山上的半山别墅去。”陈思梵说。

他便真买了一百箱啤酒,让保安给他打单号,往陈家山庄送。保安一开始心里挺高兴,觉得这是个傻逼,拿钱跟他装逼。

保安在小区里还有个快递三轮车,送快递时挺高兴的。

送了一会儿心里回过味了。

这是拿钱打他的脸,羞辱他啊。

他送了两趟回来不送了。

“你们太侮辱人了,我不送了。”保安说。

“吗的!你是送快递的,我们花钱给你送,这是你的本职工作,你为什么不送?”元彬一把拎住了保安的衣领。

保安不说话。

“我今天是不是还有份快递,你给我扣下了?”陈思梵问。

保安低下了头,脸色有点难看。

“把快递给我,我不和你见识。下次再敢嚣张,我买一千箱啤酒让你送。”陈思梵说。

保安去门岗里把陈思梵的快递拿出来了。

被陈思梵耍了一顿,他不想和陈思梵斗了。剩下的啤酒陈思梵在超市退了,陈思梵的快递钱保安也给他退了。

陈思梵不想和这保安见识,是这保安无聊,非和他找事。

元彬又陪他去慕家的公司,把沈柔买的打印机、办公用品搬进了公司。回来后,他们俩在半山别墅呆了一会儿。

陈思梵给元彬写了一张一亿的支票。

“大哥,你干什么?”元彬问。

“我收你为徒了,算我给的红包吧。”陈思梵轻轻叹口气。

元彬有点小脾气,在楚州是有名的恶少,但对他好。他和元彬接触了这么长时间,被元彬打动了。

元彬之前参与打架被他抓了,他本可以不抓,抓了元彬后,元彬对他一点怨言没有。元彬被楚人豪带人给打了,他不让元彬与楚人豪斗,元彬也没有怨言,在心里忍下了。

这是他的第一个徒弟。

他对这徒弟的忠心很感动,给了他一亿拜师红包,当补偿他的。元彬练拳的拳馆没了,他让元彬以后每天来半山别墅,向源樱花舞和火山学习武功。

源樱花舞和火山都是世界顶级高手,能把元彬指点得很出色。

到晚上时,沈柔请陈思梵在外面吃的饭。

沈柔确定了,陈思梵不是天龙老板的手下,但和天龙老板有关系,给她的合同不是假的。昨天打了陈思梵一巴掌,看他依然很孝顺,什么都没说。人心都是肉长的,沈柔觉得对不起陈思梵。

这女婿不错。

便请陈思梵吃饭当赔罪。

一家人在外面吃饭还算开心,回到家后,慕诗语小声告诉陈思梵,“今晚别打地铺了。”

“嗯。”陈思梵点点头,脸有点红。

陈思梵这天晚上有点激动,终于要和慕诗语睡在一起了,可以和慕诗语像正常的夫妻了。

他去卫生间洗了个澡,回来给慕诗语铺的新床单。

他铺床单时慕诗语静静的在一边看着,脸有点红,偷偷的笑。

她知道陈思梵心里一定很高兴。

一晃和陈思梵结婚快一个月了,都没和陈思梵在一个床上睡过。

陈思梵对她不主动。

她只能对陈思梵主动点。

这天晚上慕诗语穿着一条丝质的吊带裙,皮肤雪白,俏脸带着一抹潮红。她放下了扎了一天的长发,柔软的黑色长发有些卷曲,自然的披在峰前。

她的身材极好,有着一米七二的身高,一双玉腿又细又长,小巧的双脚犹如白玉,晶莹剔透的指甲说不出的诱人。

慕诗语的娇躯很软,犹如牛奶,陈思梵感受着过。

房间里充斥着一种暧昧的气氛。

陈思梵知道。

只要他俩睡在一个床上,今晚会发生什么。

陈思梵铺好了穿后,慕诗语让他坐在床上,然后躺在了陈思梵的身边,害羞的对陈思梵说,“盖被,关灯睡觉吧。”

“好。”陈思梵白天和慕诗语躺了一会儿。

两个人在温暖的被子下感觉十分美好。

他感觉自己身子热了,心也跳的厉害。

突然,慕家的客厅传来争吵声。

“怎么了?”慕诗语问。

“下楼看看吧。”陈思梵说。

他和慕诗语走下楼,看见楚人豪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他穿着一身华贵的西装,正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

慕无双和慕蓓蓓、沈柔、慕天风穿着睡衣看他。

“我们已经离婚了,请你离开慕家!”慕无双指着楚人豪说。

“我妈在我小时候没的早,岳母虽然毒舌刻薄,但对我也算不错,没嫌弃我是楚家的废少,逼无双与我离婚,是我敬重的女人。”楚人豪淡淡的说道。

“无双,我们确实离婚了,但我仍然把岳母当成母亲,我来看看我的母亲不行吗?”

“你这小子会说话了。”沈柔抱着手臂冷笑。

“岳母,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楚人豪眼神一变,立刻拿出一个大袋子。

“价值两千万的百达翡丽手表。”

“几套迪奥的化妆品。”

“香奈儿、蔻驰、巴宝莉的衣服。”

“你怎么这么有钱了?”沈柔看着满袋子礼物吃惊的问。

“岳母,你不知道吗?我现在已经是楚州首富了。”楚人豪又拿出一个皮包。

哗啦一声拉开,里面有着最少两百万现金。

“感谢你的四年恩情,这两百万现金也是送给你的。”

“怎么会这么有钱?”沈柔吃惊。

“人豪确实有钱了,我今天听说了。京城那边的首富给人豪投资了一百亿,人豪最近收了不少公司,楚家公司已经市值二百亿了。”慕天风说。

“天啊!”沈柔惊叹。

“岳父,这是楚州最顶级高尔夫球俱乐部的会员卡,价值二十万。这是我送给你的车,价值三百多万的迈巴赫。”楚人豪又拿出一个小盒。

里面放着两把迈巴赫车钥匙和一张会员卡。

“姐夫,你太有钱了吧?”慕蓓蓓小脸惊喜。

“乖,姐夫送你五百万零花。”楚人豪拿出一张银行卡塞给慕蓓蓓。

“密码是你的生日。”

“这是你的礼物,三百多万的阿斯顿马丁敞篷车。”楚人豪微笑着对慕诗语说。

“我也有礼物?”慕诗语一脸迷茫。

楚人豪富贵了,送给了慕诗语、慕蓓蓓、沈柔和慕天风不少名贵的礼物。

只有陈思梵和慕无双没有。

陈思梵静静的看着楚人豪,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慕无双一脸怒容的看着楚人豪。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楚人豪眼中闪过一抹难过,深吸一口雪茄说道。

其实他心里很痛苦。

在自己最富贵时,能与自己一起分享快乐的人没了。

他没找过女人。

他才知道自己多爱慕无双,没有慕无双的日子,整个世界都没有色彩。该报复的人他都报复了,钱和势力他都有了。实在没地方花钱了,他今晚来了慕家。

“把你嘴巴放干净点。”慕无双说。

“怎么?自己做了丑事,怕别人说吗?”楚人豪眼中露出邪恶。

他恶狠狠的看着慕无双和陈思梵,舔舐了一下嘴巴。

“岳母,你知道无双为什么和我离婚吗?”楚人豪大声问。

“为什么?”沈柔问。

“因为她和陈思梵………!”楚人豪大叫。

“你给我闭嘴!”慕无双赶紧捂住了楚人豪的嘴巴。

“她和陈思梵上床………”楚人豪含糊不清的说。

陈思梵冷冷的看着楚人豪。

上你妹的床,就你想的龌龊。

“陈思梵,天龙老板怎么了?”沈柔惊讶的问。

“她和………”楚人豪一脸坏笑的说。

慕无双紧紧捂着他的嘴巴,脸色苍白。她和陈思梵没事,两个人只是好朋友。

楚人豪乱说也不太好。

容易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昨天晚上沈柔刚误会了陈思梵,打了陈思梵一巴掌,把陈思梵气走了。她感觉陈思梵很可怜,不知道陈思梵这种误会能坚持几次。

楚人豪突然狠狠咬了慕无双一口。

“贱人!”慕无双的玉手被咬疼了,狠狠打了楚人豪脑袋一下。

“看你吓的,还说你们没事?”楚人豪问。

“根本就没事。”慕无双说。

“呵呵。”楚人豪将脚上的拖鞋一蹬,大大咧咧的躺在了沙发上。

“你干什么?”慕无双问。

“想我岳母了,在我岳母家住一宿。”楚人豪说。

“好女婿,你想我没事,怎么能住在沙发上?”沈柔温柔的笑。

“那也不能睡无双的卧室啊。”楚人豪说。

“也是。”沈柔觉得楚人豪说的有道理,轻轻点头。又看向慕无双,走到慕无双身边小声说,“这孩子挺好,不如你俩复婚得了。”

“妈,他背叛了我。”慕无双说。

“都身家两百亿了,做错几回也能允许。只要下回不犯错,对你好不行?”沈柔问。

“我不会原谅他的。”慕无双的眼睛红了。

“我陪姐夫在客厅说。”陈思梵说。

“你?”沈柔问。

“是。”陈思梵说。

“也行,你姐夫发财了,以前跟你关系不好,没送你礼物,你好好陪他亲近亲近,争取被他提拔。”沈柔笑着说。

很快,一家人全都散了。

陈思梵今晚与慕诗语同床的计划失败了。

楚人豪是条疯狗,西服下藏着手枪,陈思梵不放心让他住在家里。

他和楚人豪在客厅独处时,他没看楚人豪,楚人豪也没看他,两个人都没说话。

慕诗语给陈思梵送来了被子。

陈思梵躺在楚人豪的对面睡着了。

………………

夜深人静,楚人豪躺在陈思梵对面怎么都睡不着。他的眼睛有点红,眼中一直流着泪水。

他听见陈思梵呼吸声均匀。

知道陈思梵已经熟睡。

想了想站起来,从身上拔出手枪,将枪口指着陈思梵。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