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归来陈思梵免费阅读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3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4 08:07

战神归来陈思梵小说大结局了吗?这本小说目前尚未完结,小说全文讲述的是陈思梵本是个豪门的阔少,有幸福的家庭,美丽的未婚妻,但是没想到父母公司被夺,双亲逼死,陈思梵成为了人人厌弃的纨绔。后来一心求死,去国外当雇佣兵,谁知道十年过去,陈思梵战神归来,成为了雇佣兵之王,无人可敌,但是不愿被北美奴役而投靠了华夏,成为了少将军衔,荣耀归来,复仇雪恨,迎娶未婚妻,走上人生巅峰。

战神归来陈思梵

>>战神归来陈思梵全文阅读<<

战神归来陈思梵免费章节

慕诗语的躯体被陈思梵冰冻了,陈思梵希望钱小鸣把她救活。

即使慕诗语复活的希望十分渺茫。

陈思梵依然愿意坚持。

他与叶无欢这一战受伤不小,肋骨被叶无欢打断,胸骨被叶无欢打裂,安排好慕诗语的事他便病倒了。

在家里昏迷了整整三天。

第四天时,陈思梵醒来,钱小鸣又告诉了陈思梵一个不好的消息。

“大哥,你受伤这几天,我对你的身体进行了检查,发现你身体多处有旧伤,时间久了,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严重的影响。”

“这样的日子你不能持续太久了,这次昏迷,便是你身体发出的警告。”

“我希望你考虑退休,交出国际刑警部长的位置。”钱小鸣说。

“如果我继续受伤会怎么样?”陈思梵问。

“猝死、皮肤癌或骨癌。”钱小鸣说。

“我知道了。”

陈思梵去了地下室,陪着慕诗语呆呆的坐着。看着慕诗语躺在水晶棺里熟睡的样子,他的心情久久无法平息。

他很痛苦。

慕诗语变成了活死人,她为了他受这么大的苦。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坚持着活下去。

他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可他的身体一次次受伤,已经向他发出了警告。

“诗语,我们都不会有事的。”晚上时,陈思梵忍着身上的伤痛站起来。

他昏迷这几天,神组在全国对徐相师通缉。所有逃往国外的路线被神组封死了,徐相师在华夏境内躲了起来。

他去了慕家一趟,在慕家住了两天。

把慕诗语还有希望活下来的事说了。

然后回到金陵刑警分部做事了。

他分析到徐相师可能逃跑和躲藏的路线,让阮月、钱小鸣、火山、源樱花舞、李世熙、灵儿各带一批人寻找。

“灵儿,你确定,叶无欢和徐相师偷袭慕家时,秦储在吸引卫青的注意力?”陈思梵坐在分部的办公室里问。

“我确定,他们说话时我就在附近。”灵儿说。

“如果徐相师落在秦储手里会死,我们必须抢在秦储找到徐相师之前将他拿下。”陈思梵说。

“他死了不是活该?难道你打算放过他?”阮月问。

“我还是刑警部长,只要我在这位置一天,我便要做好工作。徐相师死了不要紧,但他有太多的事没挖掘出来。他和叶无欢是怎么合作的,与第一神魔有什么样的生意往来,我们全不知道。”陈思梵说。

“还有白麒麟,他也要被拿下。我们拿下白麒麟,徐相师是关键。小眼镜只是白麒麟的白手套,用他告倒白麒麟的面不大。徐相师华夏首富,以他作为人证,白麒麟必死无疑。”

“我知道了。”阮月说。

大家带着人去搜索徐相师时,陈思梵坐在办公室里,心里一阵空虚。

即使他现在很难受,无论身体和心里,但他还要坚持活着。

这段时间安慰陈思梵的人不少,季洁从香江回来了,约陈思梵吃了顿饭,聊了一下午。

薛雪琪、秦典、徐大力、梁星河等人也来找过他。

还有赵纯,每天下班了便来陪他。

他当着大家的面保持镇定,告诉大家他没事。等大家走后,他开始酗酒来麻痹神经,麻痹身上的痛,和想念慕诗语的痛。

江南城,郊外。

“徐相,过来干活!”有人对徐相师招呼道。

徐相师没说话,走过来将一箱箱小食品搬上车,接着坐上了副驾驶。

徐相师很狡猾,他从慕家别墅逃走后,连夜打车逃到了苏省到浙省的交界,偷了一辆自行车,连夜骑行,之后又花钱雇了一辆三轮车,逃到江南城城郊。

他想出海逃到国外,这时候神组对他抓的紧了,到处都是他的通缉画像,他不敢再逃了,找了个小混混,给他办了一张假身份证。

躲在江南城城郊的小食品批发一条街打工。

这里打工者多,鱼龙混杂,小区里到处是隔着间,他隔壁的邻居有可能是杀人逃犯,他躲在这里十分安全。

尤其他给自己找了份工作,躲半年以上没问题,等风声不紧了,他便可以逃亡国外。

他还有些钱,国外也有朋友,他可以在国外很好的生活。

他已经在这里上班两天了。

太久没干活了,他搬了一车货物便累得气喘吁吁,脸色煞白。

他脱下了革履的西装,换上了一套普通的工作服。

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他看起来十分落魄。

他故意不洗脸,不刮长出来的胡子,几天不洗头,让头发黏在一起,即使有人拿着他的画像比对,也很难认出是他。

有警车从他的身边开过,他的身体忍不住发抖。

“徐相,你怕警车啊?”司机笑着对徐相师说。

“我怕你开车超速,他抓你。”徐相师说。

“又不是交警,他管我干啥?你之前没干过活啊?看你搬了一车货,累得气喘吁吁。”司机说。

“年龄大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徐相师说。

“也是,你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出来干活?年轻时不努力,挣的钱不多?你儿女不孝,他们不养你?”司机问。

“我有过一个孩子,没出生就夭折了。之后找了几个女人,生的孩子检验了,都不是我的。”徐相师陷入回忆。

“你够绿的啊?”司机笑了。

徐相师笑了笑没说话。

他现在已经是通缉犯,亿万身家被华夏冻结,辛苦建立的商业帝国一夜倒塌,伪装成跟车工人保命。

他什么都没有了,回想起往事有些辛酸。

可能是他这辈子做的坏事太多了,五十多岁没有一个儿女。以前和正妻生过孩子,孩子没出生便夭折了,之后他看不上正妻,与正妻离婚了,找了很多年轻漂亮的女人。

那些女人不错,看着养眼,懂得讨他欢心,可惜生下来的孩子检查没有一个是他的。

他的家族亲戚,全在五年前被陈思梵杀光了。

只有一些孩子,被他送给孤儿院。

眼下他孤家寡人,海外银行有些钱,不敢取出来花,只能冒充跟车工人保命,说不出的凄惨。

司机开车到附近乡里的中学小卖部,他便下车搬货了。

搬货时,看见一群女孩子围着一个瘦弱的女孩儿欺负,他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儿。

看见那些女孩子要扇瘦弱女孩儿巴掌时,他大叫了一声。

“你们干什么呢?怎么能欺负人?”

“你们老师呢?”他大步走了过去。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