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以初辕祈夜无弹窗

作者: admin 分类: 言情小说 4 views 暂无评论 发布时间: 2020-03-24 09:34

颜以初和辕祈夜是哪部小说?颜以初辕祈夜结局部分章节免费阅读,这本小说名为《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又名《婚然天成:盲少宠妻无下限》,作者是不遇倾城不遇你。辕祈夜一把将颜以初搂在怀中:我要的不仅仅是一个低等的女佣,更是需要一个能应对各个酒会宴会的女人,你合格了!辕祈夜双目失明,但是却待颜以初极好。颜以初无意中发现了辕祈夜的秘密,原来她当初的走投无路,都是辕祈夜造成的!

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

>>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辕祈夜和颜以初全文阅读<<

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章节阅读

吻了良久,辕祈夜才结束了这个吻。

“以初,我知道夫妻间不应该有什么隐瞒的,所以我要告诉你,其实爷爷生日那天出现的女人,就是之前照片上的人,也就是舒苒。”

他想过了,与其让颜以初从别人口中知道舒苒之前和自己的关系,倒不如自己和她讲。

颜以初没有生气,相反的她很平静。她的表现出乎辕祈夜的意料。

“你早就知道了吗?”辕祈夜问道。

“没有啊!”而后颜以初继续玩狗。

“可是你的表现……”

颜以初有些被辕祈夜打败了,她将馒头放在地上,然后说道:“我的表现怎么了?难道我要哭着喊着和你闹吗?你跟我坦白,我已经很开心了!因为这让我知道你在乎我,说明我在你心里的地位。”

颜以初说着双手攀上辕祈夜的肩,然后在他的脖颈后面十指相扣,“我相信你!而且,现在我们都已经领了结婚证了,说明我们是合法夫妻,你要是敢和她什么什么的,我就告你婚内出轨,对妻子不忠,让你身败名裂!”

辕祈夜握住颜以初的腰,往自己的方向推,道:“放心,我是不会婚内出轨的!要是我做出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爷爷、妈妈、祈菲他们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虽然我……”

颜以初立马指着辕祈夜,纠正道:“错了,还有我爸爸!我爸爸肯定也不会放过你的!”

辕祈夜耸耸肩,道:“无所谓啊,反正我不怕他们。”

“你……你真是的!那,那你怕谁啊?”

辕祈夜擒住颜以初的下巴,道:“我啊,当然是怕你了!万一哪天你生气了离开我,我岂不是孤独终老了?”

“嘁!你放心,有你的爷爷爸爸妈妈大伯在,你一定不会孤独终老的!”

“可是……我现在只想要和你在一起。”

颜以初羞怯的看着辕祈夜,害羞的推推辕祈夜。

……

陆熙然疲惫靠在沙发上,捏捏自己的眉心。颜以瑶见陆熙然这么累,将水放在茶几上,坐到陆熙然旁边,伸手放在陆熙然的太阳穴上,轻轻的揉着。

因为颜以瑶近日看见陆熙然都非常的累,经常会头痛,于是便去学了按摩好缓解他的疲劳。

陆熙然是闭着眼睛的,有人帮他揉头,记起了颜以初以前经常会帮他揉头,便很自然的叫出颜以初的名字。

颜以瑶听见陆熙然叫颜以初,手上的动作停止了。陆熙然也回过神来,想起他早就和颜以初分手了,也已经和颜以瑶结婚了。所以她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他睁开眼抓住颜以瑶的手,道歉道:“瑶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颜以瑶的眼圈红红的,看着陆熙然笑,“没事。”

陆熙然看见颜以瑶这样的表情,心里更是愧疚,如果颜以瑶哭出来,而不是这样硬忍着又或是打他、质问他,他的心里也会好受一些,可她偏偏没有。

“瑶瑶,你不要这样,你要是想哭的话你就哭吧!你这个样我很难受……”

颜以瑶低首,摇头,道:“不行,这样会对宝宝不好,我不可以哭,不可以哭……”

可是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现在,陆熙然可以说的只有对不起。

自从结婚之后颜以初的身影总是浮现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总是会在生活中的一些细节里想起她。他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想起颜以初?

三年了,和颜以瑶在一起的时候他都不会想起颜以初,可是却在结婚之后经常想起,她的一颦一笑都刻在自己的脑海里。

到底是为什么?他到底爱谁!是颜以初还是颜以瑶?……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花心,结婚之后不对自己的妻子疼爱有加反而去想着其他的人,而且自己的妻子还怀着孩子,他真的是太不忠了!

“以瑶,原谅我好不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叫出你姐姐的名字……真的对不起。”

“熙然,错的人是我。我不应该拆散你们,如果当初不是我,你们应该很幸福了。

如果你想回到姐姐身边我会成全的,可是现在我们结婚了,还有了宝宝,可能会很麻烦……”

“不!不是的!瑶瑶,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忘记她的!好不好?再给我一点时间!”

颜以瑶泪眼汪汪地看着陆熙然,问:“真的吗?”

“真的,我发誓!”

“熙然,我相信你,可是如果你真的忘不了姐姐……”

“会的会的!我会忘记以初的!你不要胡思乱想,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忘记她的!”

“嗯!”颜以瑶靠在陆熙然肩头,点头。

她的手抓紧陆熙然的手臂的衣服,陆熙然以为颜以瑶是在害怕自己不要她,实际上颜以瑶正目露凶光。

她恨死颜以初了,就算现在自己已经和陆熙然结婚了,还让陆熙然这样心心念念着她

拍摄现场。

叶子衿拉着颜以初到江络翔的拍摄现场。颜以初看看四周,问:“子衿,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颜颜啊,我想今天给他探探班,可是我怕一个人来会被狗仔拍到了乱写。”

“不会啊,我觉得他们不是乱写啊!你们两个人确有其事啊!”颜以初玩笑道。

“你还是不是闺蜜啊!当心我把你和辕祈夜的事情告诉报社,还把你们的结婚证给他们看啊!”

颜以初视若无恐,挺直腰板,道:“你尽管去吧!祈夜已经跟各大报纸杂志的负责人说过了,谁要是敢登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就马上让他们关门大吉!整个M市恐怕没人会收你的那些东西。”

“哼,有个很厉害的老公了不起啊!走啦,我要去看欧巴了。”

演绎出很无奈的跟叶子衿走了。

她们两个人看见江络翔的时候,看见江络翔正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喝着饮料,他的经纪人琳达正站在旁边说着什么。

江络翔听得很不耐烦,将饮料重重的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道:“说够了没有!我只是去吃吃甜品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

琳达一身职业西装,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精致的面庞上戴着一副眼镜,是一名强干的职业女性。

“你这个家伙,老娘在这里给你当经纪人,你就要乖乖听老娘的话。你经常去那家甜品店,还喝哪里的老板娘那么亲热,你当那些狗仔眼瞎啊!”

江络翔不想对着琳达,人转到另一边,道:“那我喜欢吃她的甜品,问她怎么做不行吗?”

琳达走到江络翔的那一面,道:“你当大家都是傻子啊!我告诉你我”

“我也告诉你,我想怎么样都不关你的事情!我喜欢,啊!”

江络翔没有说完便被琳达揪住了耳朵,他疼得直叫。

叶子衿见江络翔被欺负赶紧上前,道:“喂喂,你你是经纪人,怎么可以这么欺负欧巴!”

琳达没有松开就着江络翔耳朵的手,看着叶子衿,问:“你是谁?我在跟我的艺人说话,关你什么事?”

“说话会说话,动什么手!”

“我动手,是因为。我有权利!你干嘛关我们的事情?”

江络翔推开琳达,揉着被捏得红彤彤的耳朵,“琳达你真的是越来越不会办事了,知道我有喜欢的人了,连长相都不知道,我叫我爸撤你的职!”

“真是好笑,明明是你不允许我查,现在还怪我?真是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好啊,原来她就是你喜欢的那个人啊!”

“怎么了,不行啊!”叶子衿和江络翔异口同声地问道。

……

颜以初看他们的阵仗恐怕还要吵一段时间。可是能不能不在这么多人面前吵架?不是不想别人知道吗?现在说这么大声,不想知道也难!

懒得管他们,颜以初去别的地方四处走走。

她走到一座桥上面,人倚在桥的扶手边,看看风景。

风轻轻吹过,颜以初不由得张开双臂,迎着风。她的长发飘飘,任由风随意的吹着它们。

“以初。”

颜以初往桥的另一边看去,看见舒池拓站在桥底,身上穿着古装,头发变得长长的,但是也绾了一个髻。

“学长。学长是在这里拍戏吗?”

舒池拓提了提裙摆走了上去,真的像是一名清秀的书生。

颜以初走上去几步,拍拍舒池拓的肩膀,道:“没想到学长穿起古装也这么好看!这么帅!”

舒池拓第一次被颜以初夸帅,面色不由得泛起两片红晕,“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跟子衿来看络翔的,不过发生了一点小事情,所以我就一个人来随便走走了。”

“哦。对了,我的剧组就在不远处,要不要过去看看?”

“这……不好吧?”

“没事,他们不介意的,走,我带你去。”

颜以初和舒池拓来到剧组,正巧赶上舒池拓演,舒池拓便让颜以初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一会儿。

颜以初坐在位置上,百无聊赖地四处看看。一不小心和一旁转过来看她的舒池拓对上眼。

颜以初对着舒池拓笑笑,示意他加油。舒池拓点点头,也回了一个笑容给她。

在旁边的导演无意间看见颜以初的笑容,仿佛被惊艳到了,很想上去和颜以初聊聊。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他让副导帮忙监拍,自己走向颜以初的方向。

颜以初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剧本,这部剧的名字叫做《不遇你,何以倾城》。随便翻开来,看看上面的台词,不自觉的读出来,“溟风哥哥,你为何如此待我?我等了你那么多年,爱了你那么多年,为什么你要因为一个何倾城而不要我?……”

“小姐。”导演唤了颜以初一声。

颜以初吓得合起剧本,将剧本放在原来的地方,有些紧张地站起来,“您,您好。”

导演和蔼的笑笑,坐在颜以初旁边,道:“小姐不用太紧张,我是这部剧的导演,刚才看见你,就想来和你打打招呼。坐。”

导演!导演来和我打招呼?

颜以初慢慢坐下,坐下来之后双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她都感觉到自己手心里一直在冒汗。

怎么办怎么办,听说这部剧的导演很厉害的,拿过好几届的奥斯卡奖项。好多电视剧、电影都出自他手。

像《许你一世》、《无缘为何相逢》、《倾我一世,爱你一生》、《负我不负卿》等等,不过他拍的好像都是古装剧。

“小姐觉得这部剧怎么样?”

“啊?我……”颜以初有些手足无措,她的眼神飘忽不定,好像很怕这个导演。

其实她是尊敬、崇拜这位导演,觉得他很有威严,不敢跟他直视。

这位导演性金,叫金路泽。

金路泽看得出颜以初很紧张,笑着拍拍她的手背,道:“不要紧张,我不是吃人的老虎。”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小姐就放松一点,我们就像一位长辈和晚辈在平心谈话一样。”

“好,好的。”

金路泽拿起剧本,翻到颜以初刚才读的那一页,推了推眼镜,再次问道:“小姐觉得这部剧?”

“对不起,我没有看过这本书,所以我……不知道好不好。”

金路泽尴尬的笑笑,道:“没关系没关系,坦白直说,其实我是想让你出演这部剧的女二号,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颜以初又激动又惊讶地站了起来。她回过神来,摆手道:“不行的!导演,我不可能的!我大学专修的是设计不是表演,我眼不好的!”

“谁说演员一定是学表演的?第一位演员她是学了表演才表演的吗?小姐,你无论是气质还是长相都非常适合演女二号。”

“不行!真的不行啊导演!我不会演戏,我怕我会给您添麻烦!而且不是已经有人演女二号了吗?”

“是又怎么样?我是导演,我看上你,就要你演女二号,难道我连这个权利都没有?”

颜以初再三拒绝,而金路泽也坚持不懈。最后颜以初让步,道:“可是我要和我先生商量一下才可以决定要不要演。”

“好的,没问题,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先生同意的话,我们就立即演。”

颜以初无奈地接过金路泽的名片,然后有些颓唐的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怎么和辕祈夜还有他的家人说呢?他们一定不希望自己抛头露面吧?但是金路泽说如果她不去演的话就不再拍摄这部电视剧。这有这么夸张吗?

自己和他也只是第一次见面,自己也不是什么大明星,也没有知名度,又不是表演系毕业,而且比自己好的人肯定有很多,可是偏偏……

就在颜以初还在苦恼自己该怎么办好的时候,身着一袭白裙的舒苒走了过来。颜以初低头看着地板的时候,看见一双白鞋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抬头看,看见舒苒正微笑着看她,左手温柔的摆摆,对颜以初打招呼。

颜以初也跟着舒苒做了同样的动作,算是回应她。说真的,她不可能不嫉妒,虽然辕祈夜现在和自己在一起,和他结婚的人也是自己,但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还不到半年,而舒苒和辕祈夜却相处了将近十五年。

论对辕祈夜的喜恶、性格、习惯、禁忌,颜以初都已经输给了舒苒。他们是青梅竹马,彼此间欢乐、甜蜜的回忆也一定很多。而且辕祈夜曾经因为她还打了自己,可见她在辕祈夜的心里很有份量。

如果她不嫉妒就说明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辕祈夜,自己根本就不爱他。但是她现在嫉妒,真的很嫉妒。她嫉妒舒苒能够和辕祈夜那么久,如果她想要抢回辕祈夜,一定会有很大的胜算。

舒苒心里又何尝不嫉妒呢?她以为自己在辕祈夜心里的地位根深蒂固,没有人可以动摇,可是三年过去了,她回来了,而他的身边却有了别人。

如果说舒苒和辕祈夜在一起十五年,可是颜以初现在已经是他的妻子了,他们会有第一个十五年,第二个十五年,第三个十五年甚至是第四个十五年!而她只有唯一的一个十五年。

这样看来,颜以初呆在辕祈夜身边的时间比她自己要多得多!

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舒苒都没有表现在脸上。

“以初,刚才看见金导在和你谈话?”

颜以初颔首,假装在看剧本,眼睛不去看舒苒可是剧本里的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金导找你有什么事吗?”

一提到这个,颜以初就犯难了。现在管他是对着谁说,有个人诉诉苦也好。

“金导让我当女二号,可是我又不是演员!”

“金导让你当女二?我是这里的女一。”

这句话除了透露着颜以初只配当舒苒的陪衬,和她争东西只能落败收场以外,还有什么关联吗?

颜以初只是淡淡回了一句,道:“是吗?恭喜啊。”

舒苒忙解释道:“以初,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多想。”

颜以初很轻松的耸耸肩,道:“没有啊,我没有多想,舒苒,是你想多了吧。”

舒苒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以初,那你来不来演呢?”

“不知道,我要问问祈夜才可以给你准确答复。”

提到辕祈夜,舒苒不由得僵了僵。那样绝美的男子到最后还是不是自己的。

不!还没有到最后,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我是不会放弃的!

“……哦,是吗?如果祈夜答应你来的话,我觉得可能会有冲突。”

“冲突?”

“对啊,你不知道吧,女二是蓝冰,如果导演换你演女二的话,蓝冰可能会记恨,在剧组里处处针对你,以初,你想好……”

“学长也是演这部剧,请问学长演的是男主吗?”很明显,颜以初不想和舒苒聊这些事情。

舒苒在演艺圈里打滚这么多年,又岂会看不出来?她也不自讨没趣,点点头,道:“是的。”

“那岂不是我要和你抢一个人?”颜以初刚才也知道了个大概。

这部剧的男主叫夙溟风,女主叫何倾城,而女二则是叫沅浅。

男主和女二是青梅竹马,女二对男主非常的痴情,一直爱着男主。而男主对女二只有兄妹情谊,却从来没有男女之爱。男主在见到女主的第一眼便爱上了她,而女主心里却有这其他人……

在那个人背叛了女主后,女主肝肠寸断,来到悬崖想要自杀,却被男主救下,然后渐渐对男主暗生情愫……

而痴情的女二因为得不到男主的爱,在他们成亲那晚,一夜青丝变白发,并坠入魔道……

最后,她在殷红的夕阳中,死在了男主的怀抱里。

舒苒听了颜以初说的话,尴尬点头。

“我想祈夜应该不希望我接这部戏……”

这部戏里,有几处剧情有女主和女二打架,女二经常被女主打倒在地,还有扇耳光的戏份。舒苒很想要让颜以初接,可是又害怕颜以初接。

因为她害怕辕祈夜看到了会说自己公报私仇,而实际上他她确实是想公报私仇来着。

“我还要去子衿那里。舒苒,帮我和学长说一声,我先走了。”

“好,再见。”

“再见。”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小说导航:海量小说免费阅读,点击进入,搜索小说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