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妃嫁到冷王请躺好沐云槿全章节阅读

admin
18883
文章
2
评论
2020年5月14日10:05:51 评论 16 views

狂妃嫁到冷王请躺好沐云槿全章节阅读,《狂妃嫁到冷王请躺好》小说女主是沐云槿,男主是楚厉,又名《绝世风华冷王妃》,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作者元熙。沐云槿忽然感觉到窒息,睡梦中惊醒,反手一扣将恶仆制服,将之丢入莲花池,来了一个杀鸡儆猴!大家都说原来懦弱的沐云槿变了,眼里尽含杀气!殊不知,沐云槿是现代穿越而来的杀手,既然不会放过伤害过原主的人。一道圣旨,沐云槿要嫁给冷王楚厉,阴差阳错获得了爱情!

狂妃嫁到冷王请躺好沐云槿全章节阅读

>>狂妃嫁到冷王请躺好沐云槿全章节阅读<<

狂妃嫁到冷王请躺好沐云槿全章节阅读导读

一旁有凰羽阁的部下看到有人中毒了,立即飞下了悬崖,往容岷那里跑去,花缨正抱着双臂站在原地,见有人下来了,问道,怎么样了?

有人中毒了。雷阎回答。

是吗?花缨挑眉,接着视线落在了同样中毒的容岷身上,朝他伸出了手,解药呢?

容岷完全没想到局面会反转成这样。

他也算是精通毒术了,从小自知学武能力一般,便花了心思在毒术上面,可没想到今日还未完全展露自己的毒术,就已经被人也压的死死的。

刚才自己想了很久这蛇女人的蛇毒是属于哪一种蛇毒,可硬是没有想出任何结果。

没有解药。容岷想与花缨等人周旋一阵。

哪知花缨听到这个回答后,好似一脸无谓的样子,摊了摊手,那好,同归于尽吧。

花缨这么一说,容岷开始慌了。

自己如今全部的大计划还未实现一个,若是死在这南庭国了,不仅憋屈,还顺带成全了容玖的登帝之位。

不,不行。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要解药可以,你先帮我解毒。容岷开始与花缨谈条件。

花缨冷笑,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本姑娘最讨厌人家和我讨价还价。

容岷心底又骂了一遍眼前的这个蛇女,最终还是决定赌一局,在我怀里的瓷瓶里。

雷阎听到他的话,弯腰就要去取瓷瓶,被花缨拦住,你自己拿出来!

用毒之人,浑身说不定都是毒,不得不防。

容岷终于知道沐云槿为什么有那快要通天的本事了,光她底下的其中一个部下,就有够难缠的。

于是只好在花缨清冷的眼神下,取出了怀中的瓷瓶,扔了过去。

雷阎拿过瓷瓶,再次往悬崖上而去。

悬崖上的时候,黄炎正哭丧着脸在和沐云槿说着遗言,刚才已经将自己想要葬在哪里告诉了沐云槿,现在准备说自己的遗产分配。

丁羡和宋淳一脸无语。

解药来了。雷阎飞上悬崖,将手里的瓷瓶递给沐云槿。

沐云槿接过瓷瓶,道了声谢,接着蹲下身,把玩着手里的瓷瓶,戏谑的看向虚弱的黄炎,接着说,你的遗产都在哪?

黄炎闭上了嘴,朝沐云槿投去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夫人,快,给我来颗解药。

你不是在说遗言嘛,接着说啊,正说到我最感兴趣的部分。沐云槿脸上带着揶揄,可手上动作不停,已经从瓷瓶内拿了颗药出来。

黄炎看着那黑乎乎的解药,感觉自己快要馋死了,张大着嘴,快给我吃,不然我真的随时要咽气了!

沐云槿也不敢瞎胡闹,将解药给了黄炎。

黄炎吞下解药,紧闭着嘴,一瞬间一言不发,隔了一会儿,身体忽然抽搐了几下,歪头没了呼吸。

一旁的众人惊叫一声。

沐云槿却撇了撇嘴,起身踢了黄炎一脚,别装了,不然真弄死你!

黄炎睁开眼,嘿嘿笑了笑,没劲,骗不过你。

一旁的丁羡和宋淳走来,将黄炎扶了起来,黄炎的毒虽然解了,可他身体受了重伤,行走几乎都困难。

楚厉去哪了?沐云槿解决完这里的一切,又想起了楚厉。

丁羡回答,刚才在底下对着容岷不方便说,此次计划我们分了三头行动,黄炎伪装成了殿下的样子来对付容岷,殿下一人前去铲除暗桩。

他一人?!沐云槿原本有些沉下的心又吊了起来。

你们的计划被楚清和容岷勘破了,光是在这荒地,就安排了这么多的黑衣杀手,更别说暗桩那里了!

完了完了,暗桩在哪,快带我去!

一行人由丁羡带路,往暗桩的方向迅速赶去。

刚下悬崖,沐云槿就看到远远飞来一个紫色的身影,沐云槿停下脚步,看着渐渐靠近的人,心底一颗大石头顿时落下,飞扑进了楚厉的怀里。

楚厉抱着她,在看到了沐云槿后,眉眼闪过异色,但看到她身后重伤由人扶着的黄炎,以及受了些轻伤的丁羡后,薄唇微抿,眉心微微皱起。

你没事吧?沐云槿原本有千言万语要问楚厉,可话到嘴边,只能问出这么一句。

楚厉淡淡的点头,视线蓦地落在沐云槿脸上的几个小伤口处,伸手轻轻的抚了抚,疼吗?

沐云槿确实感觉有些刺痛,这些是刚才上悬崖时,被滚落的小山石给打到的,当时心急如焚要上天,倒还不觉得。

此地不宜久留,先回去再说。楚厉道。

嗯!

四合院里,此时无比的热闹。

凰羽阁的众属下都待在院子里,第一次见到神秘的主子,此时都在这等候着,想等等和主子好好的打个照面。

沐云槿和楚厉此时都在黄炎的房间里,晴梦正在帮黄炎包扎伤口,黄炎此次中了两刀一剑,流了不少的血,虽然毒已经解开,但失血过多,整个人仍旧陷入昏沉。

沐云槿抱着双臂,转眸看向了楚厉,听说你一人去了暗桩那里,那里没有埋伏吗?

沐云槿觉得有些不信。

有埋伏。楚厉回答,今日似乎有人早已告知楚清他们,本王要去打掉他们的暗桩,他们早已做好准备。

沐云槿挑眉,那你是怎么逃脱的?

逃?楚厉抓住了这个字眼,似有些的不悦,轻哼一声,本王不屑逃。

那沐云槿拉长了声音,继续询问楚厉。

楚厉扬眉,你说呢?

你不会一人敌百,杀光了那些黑衣人,又打掉了他们的秘密暗桩吧?沐云槿见楚厉一副闲逸的姿态,做了个假设。

嗯。楚厉点头应了一声,表示假设成立。

沐云槿抽搐了一下嘴角,眼内仍旧闪耀着,‘我不信’三个大字。

今日,多亏了你。楚厉忽然话锋一转,低眸对沐云槿说了这么一句。

今日的事情,让楚厉第一次尝到了一种挫败感,没想到自己竟然也会有失算的时候,若不是沐云槿及时赶到,今日说不定损失重大。

沐云槿听到这句话,心里莫名美滋滋的,终于有这么一刻,感觉自己也是被楚厉需要的。

床榻上,虚弱的黄炎此时悠悠开口,公子,今日若不是夫人的话,恐怕你就再也见不到属下了

嗯。楚厉点了点头,看向黄炎的神情里也带上了几分歉意,辛苦你了。

不辛苦,只要公子将这个月漳州城的利润多分我点就行了

见黄炎这一副钻进钱眼里的样子,便知他没什么大碍了,沐云槿抿唇一笑,接着凑近黄炎,你刚才说的遗产到底在哪?

黄炎头一歪,闭眼装死。

沐云槿和楚厉走出了黄炎的房间时,见到满院子的凰羽阁部下,沐云槿抓了抓脑袋,看向楚厉,他们都是凰羽阁的

楚厉点了点头。

你们先聊,本王先去沐浴。楚厉扶了扶沐云槿的肩膀,接着往房间里走去。

沐云槿站在原地,朝凰羽阁部下笑了笑,今日真是谢谢你们了,要不是你们及时赶到,今日一定没什么好下场。

主子,你说的哪的话呀,虽然咱们是第一次见面,可你也不要太见外了。花缨开口。

雷阎等人表示赞同。

沐云槿见他们都这么好相处,扬起唇角,眉眼含着笑意,你们想吃什么,我去替你们准备。

生猪肉

青蛙

麻雀

沐云槿抓了抓脑袋,面色有些懵。

绮绮上前一步,挽住了沐云槿的手臂,忍不住吐槽一句,你们能不能别吃这么恶心的东西,像我一样吃鱼多好?

众人嫌弃的看了眼绮绮。

夜晚,沐云槿从沐浴完后,就一直像块牛皮糖一样紧紧的黏着楚厉,今天的事情,现在想想仍心有余悸。

暗桩也打掉了,我们明天是不是可以回去了?沐云槿开口询问,毕竟她在西元国,还算是禁足期。

楚厉点头,轻轻的抱着沐云槿,可以回去了。

那就好。沐云槿钻进楚厉的怀里,接着又抬起头来,对了,黄炎在这儿,那水云寺那边现在什么情况?

怀远大师撑着,不必担心。楚厉淡淡一笑。

沐云槿放心了。

楚厉睨着她,接着又是一笑,翻过身将她压在了身下,眉眼含着笑意,良辰美景,要不要做些什么?

沐云槿抿唇,唇间绽开一抹笑意。

楚厉唇染浅笑,低头在她的唇瓣上轻轻一吻,原本只是一个轻吻,可双唇相碰时,似乎点燃了某种火花,轻吻变成了深吻,吻了一会儿后,唇瓣缓缓的滑向了沐云槿的锁骨。

沐云槿身体一颤,心跳的很快,仿佛能预知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红着一张脸,竟然想不出任何要拒绝的理由。

楚厉见她没有拒绝,心神一荡,伸手将沐云槿外衣的纽扣一颗一颗的解开

叩叩叩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室内的一片春光。

谁?楚厉不悦的开口,低沉的声音有些许的沙哑和愠怒,周身透散着森寒的冷意。

殿,殿下丁羡哆嗦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那个北鸣国国君和青姑娘来了

一听是这两人来了,沐云槿伸手推了推楚厉,出去看看。

楚厉叹息一声,将沐云槿脱了一半的外衣重新穿好,替她系好扣子,接着恋恋不舍的又亲了她一下,才开始起身穿衣。

沐云槿坐在床榻上,伸手捂了捂滚烫的脸,此时理智有些的清醒,刚才真是差一点

两人穿戴好出门后,丁羡正站在院子里,见楚厉冷着一张脸,气压极低,便知楚厉此时处于盛怒的边缘。

暗道一声倒霉,再看看楚厉身后走出来的沐云槿,抿着唇瓣,脸颊还有些绯红。

完了完了,丁羡感觉自己的脑袋要保不住了。

人在哪?对于突然撞破好事的两人,楚厉凉凉的开口,斜睨了一眼丁羡。

丁羡被吓的一个哆嗦,小心翼翼的指了指一侧的偏厅。

楚厉和沐云槿走了过去。

偏厅内,北堂闻风正坐着喝茶,见到进门的沐云槿和楚厉后,眉眼含上笑意,一旁的**雪坐起身来,看了眼北堂闻风。

北堂闻风会意,放下手里的茶杯,朝两人笑了笑,寡人与青雪四更天就要离开这里,想了想在离开前,与你们道别一下。

此次南庭国之行,最大的收获就是与沐云槿的关系缓和了不少,但这刚缓和,就要面临离别,且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虽然很想让沐云槿去北鸣国看看,这现在提这些,还不合适。

**雪看向沐云槿,手里拿着一个包袱,面色有些迟疑,最后还是在北堂闻风的眼神鼓舞下,上前一步。

云槿,我抽空给你做了几件衣裳,不知你会不会喜欢

**雪话落,又立即补上一句,这次都是用雪锦做的# $&

沐云槿身形一怔,想起前不久在水云寺的时候,自己无心的一句话,让**雪记在了心里,莫名的心绪有些复杂。

伸手接过了**雪递来的包袱,抿了抿唇瓣,谢谢

**雪见沐云槿收下了包袱,连连点头,面上抑制不住的喜色,天冷了,记得穿。

嗯。沐云槿点头。

楚厉在一旁看着沐云槿,见她面上虽然没带什么表情,可她接下了这个包袱,便说明她的心软了。%&(&

北堂闻风见母女俩破了冰,接着将视线转向了楚厉,张了张嘴,本想夸赞楚厉将沐云槿照顾的很好,可话到嘴边,忽然觉得自己的立场并不适合做这些。

毕竟这些年来,他从来没有尽过一天做父亲的责任。

云槿,这个给你,以后若是来北鸣国,可凭这个令牌直接进宫找父皇。北堂闻风递给沐云槿一枚金色的令牌。

沐云槿接过,同样道了声谢。

简单的告别之后,北堂闻风和**雪离开。

重新回到房间,沐云槿将**雪给她的包袱打开,入眼的便是一件浅蓝色的雪锦棉衣,衣摆上绣着一朵朵木槿花,针线功夫精致细腻,简简单单的样式,透着清雅脱俗。

往下翻,还有一件淡紫色的锦裙,同样样式简单,随意却不失典雅。

不得不说,沐云槿还真挺喜欢的。

将衣服收起来以后,沐云槿看向一直站在身旁看着自己的男人,微微抿起唇角,想起刚才被打断之前要做的事情,沐云槿此时稍稍回了一些理智。

累了,睡觉了。沐云槿换下衣服,躺倒在床榻上,打了个哈欠。

楚厉睨着她,轻笑一声,在她的身旁躺下,熄灭了房间内的烛火。

一室安宁。

第二日,动身回西元国的日子。

一早楚厉和沐云槿就去了黄炎的房间,观察了一下黄炎的伤势情况,黄炎整个人虽然还有些孱弱,但晴梦说,多养几日就行。

凰羽阁的所有属下都会穿梭无形空间之法,此行凰羽阁一大半的属下都在此,用无形空间穿梭回西元国,倒是省力了不少。

一行人准备齐全欲要离开时,四合院的大门被人轻轻的敲了敲,丁羡走去开门时,门外已空无一人,在大门上,贴着一张纸条。

丁羡看了眼纸条的内容,愣了一下,看向沐云槿,王妃,国师邀请你现在去府上叙话。

闻言,沐云槿翻了个白眼,扔下两个字,不去。

这个空释大师,和那容妃两人不知在琢磨些什么,这个节骨眼要她去,一定没什么好事情。

这下面还有一串符号,我看不懂丁羡将纸条递给沐云槿。

沐云槿接过字条,见空释大师在第二排写了一串拼音字母,而拼音字母拼写起来,恰好是‘天神令’三个字。

见又是这莫名其妙的天神令,沐云槿心绪复杂,往楚厉看了眼,接着将纸条撕成了碎片。

楚厉上次是见过这种拼音英文字母的,若是被他看见了纸条上的内容,一定会把这安国师和空释大师联想起来的。

还是不要让楚厉撞见为好。

楚厉见沐云槿扬手撕碎了纸条后,眉宇一挑,你怎么说?

要不我去看看?沐云槿说完,有些忐忑,让这么一大帮人等着她,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嗯。楚厉应了一声,点头同意。

沐云槿见他同意了,也不再犹豫,朝一旁众人投去一个抱歉的眼神,接着快步的跑了出去。

殿下,要不要跟上去看看?丁羡有些迟疑。

不必。楚厉笃定回答。

沐云槿出了门后,便急忙的往国师府的方向跑去,一路暗骂这糟老头子不早点叫她,非要卡在她回程的时间。

到了国师府门口后,门口的侍卫并未阻拦沐云槿。

沐云槿往里跑去。

一进门,见大厅内空无一人,便调转方向往花园的方向过去,果真见安国师和月妃坐在凉亭内下棋。

沐云槿撇嘴,大清早下棋,兴致够好的。

见沐云槿来了,安国师和月妃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月妃淡瞟了一眼沐云槿,将视线递给了安国师。

叫我来什么事?沐云槿在一旁坐下,没好气的开口。

安国师看向月妃,还是你说吧。

月妃吸了几口气,最终面含几丝愠怒看向沐云槿,听说昨日厉儿的人,在郊外受了埋伏?

嗯。沐云槿点头承认。

沐儿,本宫不是让你去搜寻天神令的下落吗?你为何让凰羽阁众属下停止搜寻,难道你不也想厉儿好吗?

月妃有些生气,当初空释卜算出沐云槿乃凰星降世,并且与楚厉红鸾星相接,她还以为沐云槿是上天派来帮助楚厉一统大业的。

可现在呢?

那么重要的一枚天神令,若是得到了,召唤出了死灵死士,也许顷刻间便可覆灭这天地。

可沐云槿居然停止了搜查,还害的楚厉昨日差点出了事情。

我能确定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楚厉好,但你,我真的不确定。沐云槿冷眼看向月妃,眼前这人,和当初自己接触的容妃完全不一样。

只能说,当初演技太好。

厉儿是本宫的亲生孩子,本宫怎么会害他!月妃急着辩解。

那是你自以为沐云槿扔下一句后,懒得理会月妃,看向安国师,这就是你今日找我来的原因?

安国师摇摇头,淡淡的笑了笑,带着几分神秘的开了口,你可知

当初是我用天神令将你从二十一世纪召唤来此的。

轰的一声,沐云槿感觉自己的脑袋忽然间炸开了,一股钻心的疼痛钻向她的脑海里,让她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

脑中蓦地想起风玄道人曾经提起过,在空释大师的遗书里,曾经写到圆寂时见过天神令。

算了算日子,空释大师圆寂的日子,和自己初来这异世的日子,还真吻合。

你把我弄来这里干什么?沐云槿瞪着眼,虽然在现代每天也是过着喊打喊杀的生活,可至少比这里安宁多了。

这里才是你真正的归属,我只是将你带回来而已。安国师神秘的一笑,不过,你来了之后,那枚令牌便消失了

沐云槿微微眯起眼,眸色如水又暗藏着火光,半晌冷嗤一声,睨着安国师,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吗?

安国师投去疑问的一眼。

像个江湖神棍,满口胡言乱语,你如今这样子也不像是缺钱花,整日在这神邹邹的耍我玩做什么?!

放肆!月妃见沐云槿话语刁蛮,伸手拍了下桌子。

沐云槿同样瞪了眼月妃,不顾自己是晚辈的身份,起身怒骂,你俩都提前老年痴呆了,在这装神弄鬼的!

话毕,沐云槿拂袖转身离去。

月妃虽是听不太懂沐云槿说的什么意思,但也勉强能联想个大概,起身伸手指着沐云槿的背影,这就是你找的人?

安国师喝了口茶,没有应下沐云槿的话,一双眸内闪过幽深。

沐云槿快速的回到四合院,一进四合院,便见众人都在等着她,当即投去歉意的一眼。

不好意思,久等了。

黄炎坐在一把椅子上,身上还盖着毯子,见沐云槿回来了,忍不住开口询问,那国师找你说什么了?

那人有病,故意耍我。沐云槿想想还是生气,大清早叫她过去,就是被那月妃训了一顿的。

偏偏还是楚厉的亲娘,名义上还是她的婆婆。

想到有这么一个婆婆,沐云槿心里一阵恶寒,走到楚厉身旁,挽起楚厉的手臂,我们先回去吧?

楚厉见她刚才脸上表情异常精彩,缓缓勾起唇角,点了点头。

那好,出发。绮绮走上前,将珍珠链子递给沐云槿,沐云槿接过珍珠链子,在自己的手指上绑了一下,接着又替楚厉绑好。

待一切准备就绪后,只见四周光芒一闪,原本一群站在四合院内的人,一刹那凭空消失在了院子内。

另一旁的石墙后,楚清目睹了众人凭空消失的这一幕,暗道一声不可思议

weinxin
十点书会
关注后发送小说名字阅读
古灵精怪太子妃沐云槿小说完结版 穿越重生

古灵精怪太子妃沐云槿小说完结版

古灵精怪太子妃沐云槿小说完结版,这本小说名字叫《古灵精怪太子妃》,主要讲述了女主沐云槿穿越到古代的爱情故事,又名《古灵精怪太子妃古灵精怪太子妃》,情节很精彩,作者是元熙。沐云槿出京城出了名的蠢笨小姐,...
夜班保安赵东被醉酒女业主苏菲强推 古代言情

夜班保安赵东被醉酒女业主苏菲强推

夜班保安赵东被醉酒女业主苏菲强推,这本小说名叫《美女的超强近卫》,主角赵东,女主角苏菲,一次苏菲醉酒后,保安赵东送她回家的时候被其强推,结果没想到苏菲背景惊人,同时还是另一个公子哥的未婚妻,因此卷入了...
范建明李婧婧小说全章节目录 古代言情

范建明李婧婧小说全章节目录

范建明李婧婧小说全章节目录,这本小说名叫《烈血狂枭》,七年前,范建明也被人称为“犯贱”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范建明,王者归来! 欠下的债,迟早是要还的!范建明为了隐藏自己富可敌国的身份,...
烈血狂枭范建明全文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

烈血狂枭范建明全文在线阅读

烈血狂枭范建明全文在线阅读,七年前,范建明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范建明,王者归来! 欠下的债,迟早是要还的!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 烈血狂枭范建明全文在线阅读 话虽这么说,范建明估计他们...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